莫比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八章 郑四的拳头,沈惟敬——为君谈笑定江山,莫比敌,幸运星书屋),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盂兰会之后,赵士祯又醉得一塌糊涂,阿香的劝诫,他半句也没听进去,便在阿香闺房里蒙头睡了,隔天一早才出门回家。

赵士祯顶着半醉半醒的脑袋,挨着墙走,走着走着却发觉身后好像有人跟着,这四五更天的北京城,大半人还在沉睡之中,车马少行,灯火阑珊的,要是真有歹人,连呼救都不会有人搭理的。赵士祯的酒忽然醒了大半。

赵士祯放慢了脚步,走到一个十字街,猛地转到相反方向,然后往回走。

那人一开始还继续朝前挪步,可是没走出几步,也就随他折返了。赵士祯心中了然,肯定被人跟上了,正在琢磨对策,没想到差点撞到前面一人的胸膛上。

原来前面不知何时冒出一个铁塔般的汉子,拦住了去路,那人还问“是不是赵士祯赵大人”,赵士祯低头道“不知你说什么,认错人了。”就想绕开,快快跑回风满楼去,无奈那人伸出一尺长的铁臂,扇着风卷将过来,赵士祯当年在乐清也拜过几个武师,学过一两手功夫,当时是躲过去了,无奈后面跟着的人又逼了上来,前后夹击,赵士祯怎么也是个中年书生,苦不禁打,没几下拳脚就倒在了御道上。

那日日中时,郑四还在挨家挨户送水,沈惟敬却飞也似地跑来,拦住郑四的水车,将他推到墙边,低声说,“你还敢在这慢条斯理卖水!今早上赵大人在御道上被人劫道打伤了,捕快马上就到,你还不快走!”

沈惟敬眼中清醒见到郑四眼睛里闪过一丝迟疑,然后郑四将他一把推开,边收拾水车,边道“又不是我去劫的他,我跑什么跑。”

沈惟敬见郑四说的不像假话,挠挠头又道“是不是再说吧,昨晚你闹出那样的事,就算不是,捕快来了也首先拿你!”

郑四甩甩身上的土,捏起碗大的拳头“由他来,就是全北京的捕快来了,我郑四也不怕!”

沈惟敬看郑四的臂弯青筋暴起,肌肉结实,确实是一副敢打能打的模样。沈惟敬忍不住夸了几句,可是话音未落,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逼近,两个捕快捏着令纸来了,没到跟前就大喝“谁是郑四!”

郑四也不怕,挺着胸膛道“就是我。”

沈惟敬慌忙躲在一边。

那两个捕快说“你打伤的赵大人,来吧,跟我回衙门。”

郑四道“不是我做的,我早上就上西城挑水,一直忙到此间,没有闲工夫去打赵士祯。”

那两个捕快见郑四敢回嘴,大怒骂道“你这离籍入京的流贼,挟私怨打朝廷命官,再敢啰嗦半句,先折你胫骨,打烂你牙齿,看你还敢回嘴也不?”

郑四也不回嘴,只是扎开了马步,捏紧拳头,摆出了要接招的架势。

那两个捕快大概是没见过这种硬骨头,不怒反笑,相视一眼以后,便如饿虎扑食般扑上去就要打郑四。沈惟敬心中暗道“要死要死”以为郑四这下要被整死了,但只见眼前的郑四不慌不忙,身形一转,躲在一边,竟然避过了两个捕快的扑杀,然后从水车的担桶上抽出一根扁担棍,轻轻巧巧抡了开去,扁担先扫到郑四左侧的捕快,那人右腿中了一棍,当时就腿一歪倒了下去,捂着大腿疼的叫不出声来。剩下那一个知道郑四有些门道,害怕了,不过周遭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只得硬着头皮上,那人干吼了一声,抽出腰刀来,周围的人霍地一阵起哄,跟看戏似的热闹。

郑四看那捕快外强中干的模样,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一伸手,那扁担又挥了出去,捕快横刀要挡,眼前白光一晃,刀脱手飞出,直愣愣落在人群之中,但居然就没有伤着一个人,只是插在了地上,随风晃动,人们怕了,发声喊都散了。

那捕快也扭身要逃,但郑四的扁担如同长了眼睛,随着他的脚步追来,那人脑后中了一扁担,往前扑通一下倒了。

围观百姓都退出了百步外,两个捕快像虫子一般在尘土里扭动挣扎却半天站不起-->>来,郑四水桶也不收拾了,扁担一扔就脱身逃去。沈惟敬也就趁着所有人惊魂未定之际也逃开了。

沈惟敬逃回家里后,陈淡如第一个看出问题来。陈淡如问“你是做贼去了?还是被人捉奸了?怎么三魂不见七魄?”

沈惟敬哭丧着脸“老婆大人啊,你就别跟我逗闷子了,我本来带那个郑四去见赵大人,想成全一段金兰好事,结果今早郑四却把赵大人给打了,还将来拿人的捕快打得要死,这下完了,搞不好我也成连带的人犯了。”

陈淡如喝了口茶,出神似地自言自语道“郑四这么能打?”然后又将目光落到沈惟敬哭丧的脸上,呵斥道“你怕什么!遇事不能怕事,早让你不要揽着那个郑四,那家伙总是一副气鼓鼓心里有事的模样,一看就是会闯祸的扫把星。如今你果然将人家的恶给勾出来了,没办法,赶紧去善后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神石战纪凡人的逆袭神话

陈梓淇

我家的宠物是魔王

三十闲客

我是反派终结者

我帅的一匹

全球猎人

星月旅人

拖鞋传

陈家冲天炮

暗天裂

天空晴天

沈惟敬——为君谈笑定江山》相关阅读: 沈惟敬 知乎沈惟敬为什么要答应那些条件?为君故小说沈云木沈惟敬结局沈惟敬百度百科沈惟敬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