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狐狸精

第30章 狐狸精_相爱有多难_ 赵六月, 言楚

更新时间:2021-02-24 10:28:34
相爱有多难状态:连载中作者:阿离全文阅读

说着,赵五月便后转身离开。许誉一看,就心急了,抛下了女人,赶忙忙的冲上来把握住赵五月的手:“五月,事儿我没和你说,是我不对,可我不想和她结婚了,我要和你结婚了啊!”“和许誉一看,就着急了,撇下了女人,急忙忙的冲上去抓住赵六月的手:“六月,这事我没和你说,是我不对,可我不想和她结婚,我要和你结婚啊!”。

第30章 狐狸精 精彩章节

说完,赵六月便转身离去。

许誉一看,就着急了,撇下了女人,急忙忙的冲上去抓住赵六月的手:“六月,这事我没和你说,是我不对,可我不想和她结婚,我要和你结婚啊!”

“和我结婚?”赵六月笑着,吐了一口烟雾到许誉的脸上。

许誉并不会抽烟,被赵六月一喷,咳嗽了起来。

“六月……”他怯生生的叫着,害怕她走,又害怕她生气。

许誉就是这样一个人,和言楚截然相反的人,他文弱,很多事情没有主见,他这一生,做得最有主见的事,大概就是选择和她在一起。

可那又能怎样?经过刚才那一幕,赵六月才突然明白,她如果仅仅只是想要许誉的一个商铺而付出一生,那就太可悲。

更何况,现在对她而言,要这样的一个商铺还有意义吗?

没有任何意义了……

“许誉,我说真的,我没有闹脾气,也没有生气,我只是真的觉得咱俩不合适,你妈说得对,我就是看上你们家钱了。”

“六月,你别这么说……”许誉着急的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即便你是,我也认了,我爱你,六月。”

看着许誉那真挚的脸,赵六月的心里五味杂陈。

有多少男人,在她说出这样一番话后,依然还会这般毫无顾忌?

她笑了笑,笑意里颇有些苦涩:“许誉,实话和你说,我压根没喜欢过你,我们如果在一起,你会很难过的,所以别勉强,算了吧。”

说完,她拍了拍许誉的肩膀,抽着烟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许誉没有追上,只是在她走出几步后,突然吼了一声:“可我不在乎!”

赵六月顿了顿,片刻后,弹掉手里的烟灰,始终没有说话,只是不屑的笑了笑,继续朝前走。

走了没多久,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声。

“啊!”

……

“你说什么?许誉出车祸了?”

当周芳和许儒还有许誉的亲人赶到的时候,许誉正在急症室里抢救。

急症室门外站着赵六月和许誉相亲的女孩。

周芳二话不说,走上前就狠狠甩了赵六月一巴掌。

“扫把星,早知道这样,我就算是死,当初都不该让你和许誉在一起!”

这一巴掌,打的赵六月脸火辣辣的疼,可是她并不觉得委屈。

这是她该受的,要不是因为她,许誉不会想不开去撞车,如今生死未卜。

赵六月什么话也没说,周芳却喊打喊杀的要弄死赵六月。

许儒赶紧抱住她:“别闹了,儿子还在里头,你在外面闹什么闹!”

话音刚落下,身后就传来一句:“怎么回事?”

众人闻声望去,就看见言楚站在身后,眉头紧皱。

是啊……孙韵可就在楼上的病房,言楚大概也是刚刚得知消失,赶下来了。

周芳一见言楚,便哭着扑了上去:“周钰啊,许誉被车撞了,你说这可怎么办,他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得了!”

周芳哭得厉害,一双眼睛都哭肿了。

言楚的黑眸微微一转,转到赵六月的身上,看着她捂着自己的脸,桀骜的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

“先等结果。”

言楚安慰了几句,没一会,手术室的灯就按了,医生从里头走出来,许儒和周芳便赶紧迎了上去,左一句右一句的问许誉的情况。

“病人的情况比较严重,可能要做开颅手术,风险很大。”

“开……开颅手术?”周芳双眼一黑,差点倒地。

许儒扶着周芳,神色危及:“医生,你可得救救我儿子,他可不能死啊!”

医生左右为难,长叹:“他的情况非常严重,颅内出血,而且出血点还不止一个地方,必须开颅,而目前国内做开颅手术最厉害的医生是顾望湘,可他本人,并不在国内,同时,他也不轻易出诊,一旦出诊,出诊费可以出到上百万至千万。”

顾望湘这个名字,赵六月听过一回,在看电视的时候看见过,国际上极其出名,在国外有自己的医疗团队,一般不轻易出诊。

周芳从昏迷又苏醒,短短几分钟,哭得昏天暗地:“钱不算什么,就算要上百万,我们也会出,只要把许誉救活了!”

医生摇了摇头:“这不是钱的问题,他根本就不可能请得到,这种级别的医生,只会处理国际上的疑难杂症,还得是特殊人群!”

周芳一听这话,连哭都哭不出来了,脸色苍白的紧。

她的眸光慢慢转移到了赵六月的身上,‘噌’的一声站起身来,冲到了赵六月跟前,抓住她的头发怒骂:“贱人!贱人,都是你,自从你要跟许誉结婚,就发生了这么多事,都怪你!都怪你!”

许儒想劝架,可是想到自己的儿子还呆在里头,而害人的人,就站在这里,看着周芳失去理智,他也就没有拦着了。

来的全都是许誉的亲人,谁都没有劝架,都看着周芳毫无理智的对赵六月拳打脚踢,恨不得吃了她。

赵六月没有反驳,任由着周芳打骂,此刻她,只觉得像行尸走肉,不会疼,也不会难受。

言楚皱着眉头,走上前抓住周芳的手,低沉的说:“够了。”

“周钰,你放开我,要不是这个女人,许誉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怪她!”

言楚抓住周芳,黑眸阴沉:“把许誉看好。”

说完,他看着医生问:“能尽快安排手术吗?”

医生愣了愣:“可以,但风险可以说非常大,成为植物人的可能达到百分之九十。”

“尽快安排手术,明早,我会让顾望湘来。”

说完,言楚便拿起手机,按下了一个号码,没过几秒:“去通知一下顾望湘,让他明早来京州市立医院,医患的资料我会让助理发给他。”

挂断电话,众人纷纷看着言楚,就连吵闹的周芳也怔住。

“周……周钰,你……你认识顾望湘?”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周芳和许儒也是在商场混了这么些年头的人,身边不缺乏有医生朋友,偶尔聊天都会提到顾望湘。

这是和等人也,国际上知名医生,岂是言楚一个电话,说来就来的事?

周家人对言楚的底细并不清楚,自从好多年前他在外面混,到他失踪五年,鲜少和家里联系,大家都觉得他是不学无术,和孙韵可这事,他们也觉得是言楚吃软饭,高攀人家。

所以以至于言楚打这个电话,大家都觉得言楚脑子有病,拎不清,这都哪儿跟哪儿,什么一个电话就来,他以为他自己是谁?

相爱有多难状态:连载中作者:阿离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绝护枭狂 汉末传奇之旅 四少的无限宠溺 墓墟 美女总裁的贴身司机 家有甜妻闹不停 流氓神仙 冷酷帝君绝情妃:拒不为后 强者热血天下 六道衍轮回 总裁大人哪里逃 爱与恨难舍难分
推荐阅读 我的爱情,以你为名 浮生不问归期 你是迟来的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