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干脆叫三个算了

第20章 干脆叫三个算了_戏妻成瘾_ 杜悦, 沈家琪

更新时间:2021-01-14 14:42:00
戏妻成瘾状态:连载中作者:步步生莲全文阅读

那头,陈鸿提着军绿色大衣到门口,突然忆起要跟沈家琪交待事情。“三儿,我去趟队里,难得回去一次,早上就睡家里吧。”说着,她推门离开了了。杜兰惜瞥了杜悦几眼,笑道:““三儿,我去趟队里,难得回来一次,晚上就睡家里吧。”。

第20章 干脆叫三个算了 精彩章节

那头,陈鸿提着军绿色大衣到门口,突然想起要跟沈家琪交代事情。

“三儿,我去趟队里,难得回来一次,晚上就睡家里吧。”

说完,她推门离开了。

杜兰惜瞥了杜悦一眼,笑道:“我大嫂就那性子,冷冰冰的,也就对三儿温和些。”

杜悦不好意思地笑笑,她倒没怎么在意陈鸿的淡漠。

何况以后,她跟对方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没必要去刻意讨好。

“我说三儿,来不来啊?不来我打电话叫小李了。”王雪芮性子急,催促着。

小李是隔壁李将军的独子,二十出头的帅气青年。

沈家琪眉头一挑,挽起衣袖:“教,三婶别急着送钱啊。”

见众人兴致勃勃,杜悦实在不好推脱扫兴,只能硬着头皮上。

杜兰惜发好牌,杜悦显得手忙脚乱,牌都抓不牢。

“悦悦是个实诚姑娘啊,看这样子,第一次打牌吧?”

王雪芮笑笑,嘴上喊着筹码。

杜悦见轮到自己了,被人干巴巴看着颇为尴尬,脑门一热,随手抓了张牌就要丢。

一只修长的手阻止了她,沈家琪将她手中的牌放回,耐心解释:“炸金花不出牌,只翻牌和喊码,你这个牌,考虑跟几手。”

杜悦喉咙滚动两下,身体微微僵直,不动声色地前倾拉开距离。

沈家琪一只手撑住椅背,另一只帮杜悦翻看底牌,他们俩的姿势,倒像是杜悦被他拥在怀中。

杜悦的思绪开始混乱模糊,若有若无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让她难以集中精力。

“悦悦,你跟牌不?”

杜悦心一惊,手又不由自主想要出牌。

“你可以尝试继续跟,底牌千万不能提前让对方看到。”

沈家琪温热的手心覆盖住杜悦的手背,他嗓音缓慢地指导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虽然两人之间还隔着点距离,但是沈家琪潮湿的鼻息却打在她侧脸,酥酥麻麻,混杂着浅淡的男性香水味,挑拨她的心神。

杜悦随意地点头,感觉室内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热得她出了一身薄汗。

王雪芮喝口茶,见沈家琪还站着,好心提醒:“三儿,你干嘛不坐下?”

“怕二婶以为我趁机偷看她的底牌。”

沈家琪眼眸幽深,嘴角是笑容,伸手轻触杜悦后背:“这是最后一次跟牌机会了。”

杜悦犹豫了下,还是开口建议:“要不我在旁边看就好,实在不会……”

“那怎么行,每次跟三儿打都吃亏,谁乐意啊。”邻座的杜兰惜立马反对。

杜悦回头看向沈家琪,有一缕发丝不意扫过他的薄唇。

从这个角度看,沈家琪的五官完美无可挑剔,嘴唇的弧度尤其性感。

沈家琪温和地鼓励她:“认真点,我身上现金不多。”

“可是我真的不会……”杜悦还想垂死挣扎。

“刚学交点学费很正常的,你就别为三儿心疼钱了。”杜兰惜挤眉弄眼地打趣。

王雪芮笑吟吟地翻开底牌,加上牌面有三个K:“三儿赚那么多钱没人帮着花,你就当做好事了。”

几轮下来,王雪芮和沈佩玉赢了不少。

杜兰惜的牌运也蛮差,横了沈家琪一眼:“三儿,你这什么烂牌也跟,白拿了我的大王。”

“所以这牌有救。”沈家琪晃悠悠道,碰了下杜悦的手指:“你有三个2,虽然牌小,但是可以翻倍。”

杜悦僵硬地听他指挥,感觉短短一个小时无比漫长。

“悦悦哪一年出生的?”沈佩玉洗牌时随口问道。

“我二十五岁了。”

“话说,三儿今年三十三了吧?”王雪芮跟着搭话。

沈家琪没接腔,视线始终不离杜悦手中的牌:“这个牌,不用跟了。”

杜悦听话地把底牌掀掉。

这场牌局下来,天色已是渐晚,杜兰惜输得眼红,不免埋怨沈家琪。

“三儿,你今天太失水准!稀烂的牌也跟,净害我。”

杜悦尴尬地解释:“是我悟性太差,怪不得沈……三少。”

她将脱口而出的沈先生咽回去,两人在众人面前以朋友相称,若是言语间太生疏未免惹人起疑,想着之前高雄总三哥前三哥后地叫着,她喊他三少总不至于有错。

“这么客套干嘛,在家里跟我一样,叫他三儿就行了。”

杜兰惜大大咧咧地要她改口。

杜悦只笑笑,不敢真的照做,毕竟沈家琪是自己名义上的姨夫。

王雪芮笑吟吟地纠正:“悦悦比三儿年轻,干脆叫三哥算了。”

三哥?

室内明亮的灯光叫杜悦忍不住昏旋,竟是骑虎难下了。

王雪芮见杜悦没吱声,转头睨了沈家琪一眼:“三儿,你没意见吧?”

沈家琪勾了勾嘴角,不置可否。

杜兰惜大手一挥,颇有下定主意的气势:“叫三哥好,我就看不得人见外。”

然后,牌桌上三双殷勤的眼睛整齐地落到杜悦身上,而身侧的沈家琪,低头整理扑克牌,脸上神情丝毫未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悦悦,你甭不好意思,整个军区大院,凡是比他小的都管他叫三哥。”

杜悦太阳穴突突跳着,晕头转向,真的回过脸叫沈家琪:"三哥。"

然后,她撞进沈家琪幽深如夜色的眸光中。

"咳咳……”

沈佩玉突然干咳两声,捅着沈家琪:“三儿,我口渴了,你去倒点茶过来。”

沈家琪刚进厨房,沈佩玉就紧随而至,堵住他。

“三儿,你告诉姑姑,到底怎么回事?”

沈佩玉扫了眼四周,这才小心翼翼问道,话语里似有责备之感。

沈家琪剑眉蹙起,不解:“您这是什么意思?”

“别跟我打马虎眼。“沈佩玉白了他一眼:“真当你二婶、三婶是傻子啊?就算她们没看出来,我可是摸得到你那点心思。”

沈家琪拧了开水泡茶:“杜悦是屈润泽的媳妇。”

“不会吧?”沈佩玉唬了一跳:“刘家那个外孙?那你不是人家姨夫,三儿,你没事吧?”

沈家琪淡淡一笑,没有接腔。

沈佩玉头疼地扶着额头,咬牙道:“你没事带外甥媳妇回家干啥子,还好雨欣不在家里,不然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事来。而且……三儿啊,我们这样的家庭,做事总要多思虑些,这要是叫你爷爷知道……”

沈家琪侧脸,抬起黑眸看着客厅中和杜兰惜、王雪芮聊天的杜悦。

“姑姑,我可什么都没做呢。”

“要是你真做了什么,我在这苦口婆心也迟了!”

沈家琪瞥了眼神色担忧的沈佩玉:“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沈佩玉拦住欲离去的沈家琪:“前几天我听到雨欣跟朋友打电话,埋怨你没把她放心上,三儿,跟姑姑说实话,你到底怎么想的,结婚这么久还不冷不热的?”

她实在不明白,刘雨欣不论长相、举止,都是一等一的,当初结婚也经过沈家琪首肯,如今美人在怀,怎么反而按捺地住了?

沈佩玉叨絮中抬头,顺着沈家琪的目光瞧去,看见僵硬坐在那里的杜悦。

杜悦清隽动人,但是比之刘雨欣,还是差了一个档次。

沈佩玉有些琢磨不透沈家琪,越想越揪心。

不管出于哪方面考虑,她都希望沈家琪和杜悦保持距离。

“三儿……”

“姑姑,你坐公交车吗?”

“……”沈佩玉愣怔,而后不解道:“我们谈的事跟公交车有什么干系?”

“公交车总是被人上上下下,脏乱叫人恶心,所以我不喜欢。”

沈家琪端着茶壶到客厅,杜悦赶紧从沙发上起身。

“悦悦说约了人见面,急着走,三儿,你送送她吧。”

沈佩玉快步赶上来,抢口:“小陆不是在吗?叫他送就成了。”

沈家琪放下茶壶,淡淡扫了沈佩玉一眼,接过杜悦手里的包包。

“我带你出去。”

杜悦颔首,礼貌地同众人告别后,跟着他出去。

直到呼吸到室外自然的空气,杜悦才得以放松。

她跟沈家琪并肩而立,他脚步节奏缓慢,影子被太阳拉得好长。

“家里长辈喜欢热闹,她们没让你觉得为难吧?”

杜悦摆手:“不会,她们都很热情,是我不会牌扫兴了。”

“这有什么要紧,以后多学学,熟能生巧。”

杜悦勾嘴一笑,不远处,军绿色的吉普车边,站着个年轻的司机。

“今天打扰了,我走了,再见。”

“等等。”

杜悦止步,疑惑地看着沈家琪。

沈家琪笑容温和,递过手中的包:“回到家里,记得电话或短信报平安。”

杜悦觉得没多大必要,回去走城中心大道,又是军车送的,不会有问题的。

“对了,我们最好互留手机号。”沈家琪却已经掏出手机解锁,抬头看她:“你的是?”

杜悦犹豫了下,还是如实相告。

沈家琪手指快速敲了数字,然后打出。

杜悦从包里拿出嗡嗡作响的手机,沈家琪手机数字很吉利。

“我的号码,存了没?”

杜悦乖乖点头,忽闪的眼眸在他俊朗的脸上扫过:“存了。”

沈家琪好似不太放心,挨过去确认后,才满意地点头。

“回去吧,小心点。”

杜悦上了副驾,手机屏幕还停留在通讯录的界面,从后视镜看出去,沈家琪站立不动,自有一股俊逸绝尘的气派,然后,渐渐消失在视野内。

戏妻成瘾状态:连载中作者:步步生莲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诡闻轶事之童子命 高手闯都市 到你的心里去旅行 盛夏星晴始慕秦 校花的特级近卫 放肆,本宫是法医 神机 寻情总裁穷追不舍 天才宝宝疼妈咪 孟天帝 我在梦里超级凶 吟龙在世
推荐阅读 无爱予你言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