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以字断气

第25章 以字断气_济世玄医_ 林威, 钱明明

更新时间:2020-09-17 09:32:32
济世玄医状态:连载中作者:爱吃大豆豆全文阅读

陈老板的这话,啊不好听之极,是一点儿都没给林威面子。众人看向林威的眼神就又了份轻蔑。也不知道是哪跑出的土包子,一点儿家教都也没。是,淮王鸡狗人。也许这句话用在这众人看向林威的眼神就又了份不屑。也不知是哪跑出来的土包子,一点家教都没有。。

第25章 以字断气 精彩章节

陈老板的这话,真是难听至极,也是一点都没给林威面子。

众人看向林威的眼神就又了份不屑。也不知是哪跑出来的土包子,一点家教都没有。

也是,打狗看主人。或许这句话用在这里过份了,但林威是宁坤宇请来的客人,而且刚刚大家又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总不能不给主人家点面子吧?

得罪不起,明哲保身之道,就是沉默是金。

果然,陈老板这话一出,宁坤宇随即跟了句:

“陈叔叔,这话是不是说得重了?看来我们这些年青人,以后说话都要小心了,要不然就要惹人嫌了。”

说这话时,他脸上虽然带着笑,但绝对是阴风阵阵的那种。而且他话里的重点是“我们这些年轻人”,那他陈老板说的,可就不仅仅是林威了。

陈老板闻言,脸色顿时一变。宁家虽然不是丰城最大的家族,但相对于他们陈家来说,还是高出那么一截的。他就是知道宁坤宇喜欢收藏古字画,才把董其昌这幅家里压箱底的古字画拿来送他,好促成两家新一年的合作。

这也是他刚才刻意说“千金难买心头好”,为的就是要突显这字画的贵重。不想林威却来了一句:“假的”,那你说他这画是送还是不送?这也是他恼怒的原因,所以才忍不住说了两句,其实就是发泄一下心里的不满。

可宁坤宇这么一说,那还了得?

现场也有了片刻的寂静。

“不不不,”陈老板连连摆手,真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嘴巴,忙小心地陪着笑,“年青人嘛,都这样,我年青时也是这样过来的,我就是见林兄弟率真,所以才好心提醒,只是好心提醒……”

在场的几人也是后怕不已,看来这姓林的和宁少总交情不浅呀,不禁都在他身上多看了眼。

林威呢,像是没有听到宁坤宇和陈老板的这番话,仍站在字画前,一脸认真地盯着,那神情仿佛在说,唣不出临摹的痕迹,绝不罢休。

“年轻人,就别犟了,你看看这里,这纸张泛黄的程度,还有那画轴的材质,都是需要经过时间浸润出来,做不得假的。”

落腮胡子虽然对林威敢对他的定论提出反对的意见,心中多少有些不快,但看到他脸上那服不服输的认真劲,也是欣赏的,于是便好心指点。

“书中有云:自古书文字画,皆有中气行于其间。”

然,就在林威听了落腮胡子的话,想要放弃时,脑海中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让他精神为之一振,一双眼也亮了起来。是啊,他怎么没有留意到呢?那都是医家常理,于是便转向众人,把刚才在脑海中出现的话复述了一遍,说:

“或许我在古字画方面造诣不深,只是懂得皮毛,一时间也拿不出证据证明这字是临摹的,但若是从医学的角度来说,这字画是绝不可能出现在董其昌早年的作品中的。”

“喔,这话是什么意思?”周凯明双手环胸,看向林威的眼中有着兴味。

林威则是深看了周凯明一眼。

这个周凯明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先是在众人都一致认同陈老板的墨宝是真迹时,非把自己推了出来,而今在众人都不说话的当儿,又配合地提上这么一嘴,颇有些推波助澜的意味。

但见他脸上还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林威才又说:

“众所周知的,董其昌是个长寿老人,可我分明从这幅字里看出,写出这幅字的人中气已绝,七日必亡,药食无效。那又还怎么可能会有以后的墨宝呢。”

此话一出,还真是再次语惊四座,但更多的却仍是不信,人人都以一种看怪怪的眼神看他。

“嗯,此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在书法的鉴赏上,我们看的,不仅仅是字体字型,也要看它的筋骨正气,同时也能看出一个人的品性,这就是所谓的字如其人,诸如一个人的笔锋婉转圆润的,人就圆滑世故;如果这个人的字浑沉厚,这个人也必定会刚正不阿。”落腮胡子一边捋着自己身前花白的胡子,一边斟酌着又说:“年轻人这是另辟蹊径,说法也很合理,但可惜找不出临摹的依据,而我们都不懂医,谁也说服不了谁,。”

落腮胡子的话说得客套公允,但也是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因为自知得罪了宁坤于而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陈老板,在听到落腮胡子的这番话后,简直就恨死了林威!都是这个屁事不懂的家伙,让他讨好宁少的计划都泡汤了。

恨恨地瞪着要威,他脸色脖子粗地喊:

“假的?!这、这怎么可能,这都是我们老陈家祖上传下来的,小子,你要是不懂书法就别乱说话,你这到底是按的什么居心?”

说罢,胸脯还剧烈地起伏着,显然是气血翻涌,余怒难平。

“哎呀,老陈,这不就是年青人的一家之言嘛,况且我们这也是品鉴,各抒己见,有些争议不也是难免的嘛。”

见陈老板被气得不轻,可又碍于宁少的面子,不好去说林威,马上就有人来劝解陈老板。

“嗯嗯,在古玩界,有的是存在着争议的藏品,要是人人都像你气性这么大,不早就两眼一翻,腿一蹬,到阎罗爷那里报到了。就是个小年轻说的几句话,不至于、不至于。”马上又有人附和着劝解。

而且从他们的这番说辞中,也不难看出,他们都是偏向于认为这幅字画就是董其昌的真品无疑了。

看着仍是怒气冲冲的陈老板,林威也是皱起了眉头。

不过,他倒不是因为众人对他的否定。毕竟古玩这行水太深了,就是像落腮胡子这样,在全国都有名的鉴赏大家,那也不敢保证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他此时在意的是陈老板的气血,整张脸都已经涨成了酱紫色,额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连呼吸也是“呼哧呼哧”的,而他下意识地去捂住胸口的动作,更是说明他可能是急性心梗发作了。

“快,让开!”林威三步三作两步,来到陈老板面前,也不管众人异样的目光,便扶住他斜斜地靠在了沙发上,“是胸口发痛发闷吗?之前有过心梗史吗?”见陈老板艰难地点头,他边问有“硝甘吗?”,一边伸手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摸索着,很快就摸出了两个药瓶子。他仔细辩论了一下,便拧开倒了一些出来,全都让陈老板嘴里一塞,才改而去把他把脉。

也是直到这一刻,大家才注意到陈老板的神色不对。而此时他们再去看林威,他已经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那套“九阳针”,拿出一根就往老人鼻尖的一个穴道重重地扎了几下,直到见到一滴黑血滴了出来,他又用同样的方法,扎血陈老板左手中指的穴道,同样是直到有黑血珠滴了出来,然后又转辗到手腕的内关穴,并在施针时,边暗自渡了些灵力过去。

一直到陈老板的呼吸慢慢地平缓了过来,脸色也不再那么难看,他才收了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见到陈老板已经没什么大碍,大家也才松了口气,看向林威的眼神也较之前多了几分的肃然起敬。是呀,看他刚才那沉着冷静,有板有眼的动作,一看就不是个新手。年纪轻轻的,就有这样的医学修为,真是位神医啊!

“老陈呀,你觉得怎么样呀?”这时,有人见陈老板睁开眼,神情也没有之前那么痛苦,便上前关切地问。

“没、没事……”陈老板的声音还有些虚弱,他无力地摆摆手,随即就看向一旁的林威,脸上满是感激,哑着声音道:“小哥,谢谢……”

“这都是医者本份,举手之劳。”林威只是淡淡的一句,随后又像是在医院里叮嘱病人似的,叮嘱了两句:“你先休息会,待会救护车过来了,这种病,平时还是要注意自己保重身体,切忌不可情绪起伏过大,饮食清淡为好。”

“嗯,小哥说的是……”陈老板又感觉地应了声,随即闭上眼,遵医嘱闭目养神了起来。

救护车很快就到,看着陈老板被救护车接走,众人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真正落了地,重又回到包厢里。

“小兄弟,那、这幅画……”显然,对于刚才林威露的那一手,几位大家也是不敢再小看他,询问的语气中甚至还带了些请教的意味。

“其实想要知道这字是真是假,去打听一下真迹在谁手里,这不就是一清二楚了吗?”

想到刚才只是因为自己几句话,把陈老板气出了心梗发作,林威也不想多说,只下意识看了周凯明一眼后,波澜不起地说。

事实上,凭他对周凯明的了解,和他之前一连串的奇怪反应,林威已经隐约猜出,说不定他可能知道真相,于是才把自己推了出去。

众人闻言,又是一愣,并下意识地看向德高望重的落腮胡子。

这确实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而且以几位大家在业内的地位,只要是放出话来,很快就能收到消息。就怕到时若真还有一幅一模一样的,那究竟哪幅才是真迹呢?

济世玄医状态:连载中作者:爱吃大豆豆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神降传说副傲天 天域极巅吕牧 意乱情迷江林 叶欢墨青语小说 都市天兵 圣体通天 香都叱咤风云 兵王传奇 秦陵情咒 秦始皇的白领恋人 重生之独霸天下 婚从天降:总裁请走开
推荐阅读 人间爱恨难两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