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3章−螃蟹大餐(二)

更新时间:2022-11-25 18:32:51
妖界书信官状态:连载作者:季舒克全文阅读

“轻松搞定了!一模一样。明日我带试版回家去!”“一模一样?”林皆乐听着喵哥说,声音里满是提出质疑。“一模一样啊。”“你也不是看不出吗?”“我……我看不出,张师傅看的真儿真的,他说的,一模一样。”唐宁但是没接电话,也能听清喵哥的每一个字。她冲林皆乐点“一模一样?”林皆乐听着喵哥说,声音里满是质疑。。

第23章−螃蟹大餐(二) 精彩章节

“搞定了!一模一样。明天我带打样回去!”

“一模一样?”林皆乐听着喵哥说,声音里满是质疑。

“一模一样啊。”

“你不是看不出来吗?”

“我……我看不出来,张师傅看的真真儿的,他说的,一模一样。”

唐宁虽然没接电话,也能听清喵哥的每一个字。

她冲林皆乐点了点头,“张师傅可以的。”

“好,辛苦你们。”林皆乐看得到了唐宁的首肯,便也放过了喵哥。

“乐哥,你和宁宁在一起呢?”电话里的声音小了,唐宁听不清说了什么。

“嗯。”

“今天多亏了宁宁,记得请人家吃点好的。”说话的是May姐。

“嗯,先挂了。”

林皆乐挂了电话,整理着桌上的打样。

“说什么了?”唐宁好奇的问。

“你想吃螃蟹?”林皆乐说得漫不经心。

“你也想吃?”唐宁突然听他这么说,有些小兴奋。

“不想。”

什么人啊,不想吃你问我。当然,唐宁还是想想,并没有说出来。

“不过可以陪你吃。”林皆乐淡淡道。

我用你陪?哼。

唐宁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只说了一个字,“好。”

两个人并肩出了公司,唐宁暗自打量着身边的林皆乐。

大概比唐宁高出一头,如果穿个高跟鞋,也许会好点,不知道那个跑车女有多高……

就这么想着,唐宁只觉得越想越离谱,越离谱就越忍不住想。

为什么林皆乐会一直记得我的字迹?

为什么林皆乐会存了我的电话七年?

为什么林皆乐在欢迎会的时候会帮我解围?

每一个问题的答案,都只想一处——我对他来说,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特别的。

这个答案,唐宁很满意。

那为什么上次下雨,林皆乐没有送你呢?

那是因为我拒绝他了啊。

那为什么下雨的时候来接他的是跑车女呢?

那是因为……

一路上,看似唐宁一言不发。但自己心里已经写了一篇小作文了。

所以,最后的答案究竟是什么呢?

“到了。”

唐宁听到林皆乐的声音,才晃过神。悦来小筑的门口,文姐的笑别有深意。

“怎么这么半天,螃蟹都蒸好了。”文姐催促着二人赶紧进了饭馆。

“临时又有点事,辛苦文姐啦。”唐宁双手搭着文姐的肩膀,显得十分亲昵。

“您可别乱说话啊,我们俩就是碰上的。”看着亲昵,实际上是趁机在文姐耳边嘱咐。

“你放心吧,我是那种乱说话的人吗!”

唐宁和林皆乐面对面坐下,螃蟹已经端了上来。

“趁热,来,螃蟹醋,姜末,还有蟹签蟹锤小剪刀,你倆好好吃,我再让后面炒俩菜去。”文姐一通招呼,看着他俩这么坐着,好像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这儿老板娘真热情。”

“还行吧,平时也没这么热情。”这句话是自然而然回答出来的,本来唐宁没多想,又觉得这么说不太妥。

“不过,说不好。一阵一阵的,哈哈。”唐宁又尬笑了几声。

“来吧。”唐宁举起一个螃蟹,递给林皆乐。

“我不吃。”

“为什么啊?这螃蟹看着还挺大的。”唐宁看了看手里的螃蟹,金黄金黄的,所散发出的香气也层层袭来。

“不喜欢吃。”

“不喜欢?还有人不喜欢吃螃蟹啊?”唐宁喃喃道。

“我。”林皆乐依然一脸淡然,没什么表情的说。

“你真不吃?那我可都吃了。”

“嗯。”

虽然面对林皆乐,唐宁还是有一些拘谨,但是面对螃蟹,她实在拘谨不起来了。

从早上就一直心心念的螃蟹,晚上就吃到了嘴里。这种生活,啧啧啧。

边吃着,唐宁边不自觉露出陶醉的神情。

“你这么喜欢吃螃蟹吗?”

“嗯,我最喜欢吃的就是海鲜。”

林皆乐笑笑,没有回答。

文姐从后厨端出了两盘炒菜,是悦来小筑最有特色的秘制宫保虾球和小炒剁椒牛肉。

林皆乐吃着炒菜米饭,唐宁嚼着螃蟹腿螃蟹钳。

两个人都在自成一派的津津有味中。

“没想到你也学了设计。”唐宁终于在星期五把星期一就想问的话问了出来。

“嗯。因为文化课要求的分数低。”

……

真会聊天。难道他不知道对面还坐着一个和他一样因为文化课学渣而学设计的人吗?

说来奇怪,唐宁今天和林皆乐相处起来,虽然还有一些小紧张,但整个人已经放松了很多,甚至可以在心里暗暗吐槽了。

“听说,你和咱们总监是同学?”

“他比我大两届。”

“怎么样,薛老爷子在设计圈出了名的对自己带的学生要求很严。”唐宁露出一副八卦的表情。

“还好。”林皆乐回答的不咸不淡。

“哦。”

“怎么了?你要是想听像你那个导师一样对颜色那么偏执的故事,我没有。”

“那你有什么故事?”

“他教给了我一些……很有趣的知识。”

“哦?比如什么?”唐宁忽闪着眼睛,等着林皆乐的下文。

“比如……大闸蟹不算海鲜。”说完这句,林皆乐抿着嘴,似笑非笑。

唐宁愣了一下,才想起刚才自己说的,喜欢吃海鲜的事。

“喂!”唐宁用一支蟹钳指着林皆乐。

“好了,快吃吧。”这句话的语气,带着几分温柔。

这不也会开玩笑吗,还知道揶揄我。唐宁想着,为什么老是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吃了四只之后,唐宁实在吃不下了,于是决定把另外四只吃不了兜着走。

“我去洗个手。”

“嗯。”

唐宁洗手回来,餐桌旁已经没人了,打包的螃蟹也不见了。

“文姐!”

“哎,怎么了?”

“我螃蟹呢?”

“嘿,你怎么不问问这人呢?”

“上洗手间啦?”

“结完账走了。”

“啊,您怎么让他结账啊,是我拉着他来的,让他结账太不合适了。”

“哦?”文姐饶有兴味地看着唐宁,“不是碰上的?”

“是……碰上之后,拉来的。”唐宁搪塞着,“螃蟹他拿走了?”

“拿走了。”

“嘿,这人。不说不吃嘛。”说着,唐宁背起包,也往外走。“先走了文姐。”

“傻孩子。”文姐看着唐宁的背影,微微笑着。

推开悦来小筑的大门,巧了,林皆乐又在长椅上坐着。

“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林皆乐抬手递给唐宁打包好的螃蟹。

“外面风吹的挺舒服的。”

唐宁听他这么说,也用心感受着风,这大概是这里最好的季节,却又最短暂。

再不出半个月,就会冷的让人不想在室外待着。

“你怎么结帐了,明明是我要吃螃蟹的……”

“谢谢你今晚不用让我加班。”这是今天林皆乐第二次说谢谢。唐宁心里默默数着。

“那,我谢谢你的螃蟹。”唐宁举起了手里的打包袋,晃了晃。

“不过,你面子还挺大的。”

“怎么了?”

“老板娘给我打了六折。”

“哦……那是因为……”唐宁想,该怎么说呢,难道说老板娘说,我带着你来,才打六折?

“那是因为我帮他们写餐牌啊。”

“写餐牌,不是打八折吗?”林皆乐抬眼看着唐宁。

“谁和你说打八折的?”

“老板娘刚刚说的,她说平时都是打八折,今天是特例。”

“哦,是吗?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特例啊,哈哈哈,哈哈哈。”一到关键时刻,唐宁总是试图用这种无害又干巴巴的笑声掩饰过去。

“大概是因为……”林皆乐话说到一半,没有再继续。

“因为什么?”

“因为今天有星星吧。”林皆乐说着,抬头看着天空。

天很高,没有云,是一望无尽的夹杂着一些蓝色的黑,这种颜色叫做浓绀。唐宁笑笑,虽然嘴上吐槽这那个老师的变态,可心里又谢谢他,教给了自己这么多。

不然,今晚,她也帮不上林皆乐的忙,还有在灵霄阁,也不会分辨出赤红和银朱两个姐妹。

唐宁也抬着头看,零星的几颗星星,远不及灵霄阁的那片星海

“只有几颗啊。”

唐宁见林皆乐还在抬头看着,侧脸仍让她觉得心动。

“我们看到的这些星星,其实都已经消亡了,好像是这样的吧。”

“嗯。”林皆乐轻答。

星星是几百光年前的星星,阳光是八分钟前的阳光,此时此刻,唐宁听到的林皆乐,又有多少延迟呢?

那么,唯一同步的,或许只剩下两个人心跳的频率。

想到这里,唐宁突然很珍惜这一刻。

这时候,林皆乐的电话响了。

虽然整通电话,他只说了一个“嗯”字,但是唐宁的直觉告诉自己,跑车女又来接他了。

“那位,朋友,又来接你了?”

“嗯,送你回去吧?”

“不了不了。我走走,吃多了。”

“好吧。”林皆乐说着站了起来,“走了。”

唐宁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着。

悦来小筑的门,从里面被推开,果然,又是文姐。

“您在里面,一直看着呢?”

“怎么又他一人走了,我还和他说,这么晚了,让他送送你。”文姐懊恼着道,坐到了唐宁边上。

“看来您没少说吧?怎么他连平时打八折,今天打六折都知道?”唐宁盯着文姐,语言中透露着绝不让步的意味。

“那个,嗨,那人家结账,我不得和人家说清楚了啊。”

“那您是怎么说清楚的啊?”

“我就说……”文姐支支吾吾。

“说什么?请这位同志老实交代,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不一定从宽,抗拒一定从严。”

“我就说,宁宁平时帮我们写餐牌,所以都是八折,”说着说着,文姐默默站了起来。

“但是,如果带了心上人来,就打六折!!”说完这句,文姐立刻跑回悦来小筑,关上了门。

唐宁去拉门,文姐把门口挂的牌子一翻——暂时休息。

唐宁也不知道该不该生气,真是拿这个女人没办法。

不过,这一句心上人,却让唐宁在想起林皆乐的同时,又想起了一个人,是那个她主动承认自己是人家意中人的人。

灵霄阁的总司长季安。

妖界书信官状态:连载作者:季舒克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洪荒长青路 我史上最快飞升者 长生从大道争锋开始 我在整个修仙界都出名了 神元 教主的退休日常 剑与殇 藏浮生 鹤舞月明 诡异修仙我有一座藏书阁 有了灵根我站在修仙界顶端 苟在神话世界
推荐阅读 在生存游戏里当菜鸟 田园山水间 第34章 这是异想天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