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6章−借酒消愁

更新时间:2022-11-25 18:32:49
妖界书信官状态:连载作者:季舒克全文阅读

唐宁醒了。钥匙还在手里,显然没按照市场预期带进梦里。窗外阴沉沉的,唐宁拉大窗帘,望着下面的人旗号一把把雨伞,行色匆匆。一场秋雨一场寒,但是并也没开窗户,唐宁了觉得到了一阵寒意。烦燥。这是唐宁唯一的觉得。自从就做这个梦,整个人在梦里都像是被人窗外阴沉沉的,唐宁拉开窗帘,看着下面的人打着一把把雨伞,行色匆匆。。

第16章−借酒消愁 精彩章节

唐宁醒了。钥匙还在手里,显然没按照预期带到梦里。

窗外阴沉沉的,唐宁拉开窗帘,看着下面的人打着一把把雨伞,行色匆匆。

一场秋雨一场寒,虽然并没有开窗户,唐宁已经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烦闷。这是唐宁唯一的感觉。

自从开始做这个梦,整个人在梦里都像是被人牵着鼻子走一样。

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写信,莫名其妙的签订了契约。

好不容易来了兴致,想去落英宴玩耍一番,自己还被别人玩耍了。

还莫名其妙的被扣了双生莲的回礼,一晚上白干。

游野,如果在现实中,应该是个值得依赖的朋友。

在梦里,似乎也成了唐宁愿意继续写信的理由之一。

不过,这个梦只有一年。

在看得到尽头的这份关系里,注入太多对朋友的依赖,换来的只是分开时更多的伤怀。

总司长,她想起来那个人似笑非笑的样子。似乎竟然感受到了一丝甜蜜。

唐宁心里暗暗提醒自己清醒一点。

可在梦里,何谓清醒?

还有那个黑衣人的背影,那个算命的说,有缘人自会相见,那又是什么意思?

唐宁把钥匙又放在了铁盒里。心里想做个了结。

这梦,不能做了。

今晚就去找那个总司长,喜乐不是说他是什么星轨的管理者吗?

唐宁只是这么想着,如果这一切真的可以说断就断,不受其乱,那她也不用烦了。

套了件薄外套,在出门的一瞬间就后悔了,外面比她想象的还冷。

可时间已经不允许她再上楼换件衣服,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打着伞向地铁站出发。

这种感觉让唐宁很难受,迫于一些外部原因,所以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她又想起了梦里的事情。

她是被迫的吗?看起来好像也不完全是,在写信的时候,自己倒是挺投入的。

恐惧和好奇相互交织,这样的体验她在之前很少有过。

那究竟是什么令她这么烦闷,对于整个梦境的一知半解还是发现在梦境中也会遇到危险?

她总觉得,前面有一个更大的谜团等着她一点点抽丝剥茧,才能慢慢显现出来。

而这个谜团,唐宁知道,和那个水雾中黑衣人一定有关。

或许,她突然领悟了什么,她去灵霄阁的意义,就在于找到那个黑衣人?

不能想了。

虽然这么告诉自己,可唐宁一整天还在想,工作也做的心不在焉,一看表,已经快到晚上8点。

一整天,居然什么都没吃?哎,唐宁决定先去悦来小筑吃点什么。

到了悦来小筑,又是熟悉的文姐的笑脸。

“怎么了?看你今天状态不好啊。”

“没事,工作有点烦。”

“新来的设计师惹你生气啦?”

唐宁听出了文姐的弦外之音,她看了看冰柜里的饮料,突然想喝点酒。

借酒消愁,对,就是这个意思。

唐宁拿出了一瓶啤酒,文姐有点意外,平时唐宁除了同事聚会,自己从不喝酒。

“一个人,喝什么酒啊。”

“随便喝点,没事儿。”

要了几个小菜,就着啤酒,一口一口吃着。

唐宁虽然不常喝酒,可酒量还行,但今天不知怎么,喝到第二瓶的时候,就有点微醺了。

唐宁想着要不要再喝一瓶,于是又起来向冰柜走去。

喝到整个人有些飘飘然,时间已过9点,唐宁结了账,文姐千叮咛万嘱咐,让唐宁自己小心。

唐宁脚步飘摇,推开门,余光之处瞟到一个人,就坐在那天欢迎会时,她出来看见林皆乐时坐的长椅上。

是喝多了的幻觉吗?坐着的人正是林皆乐。

林皆乐看到唐宁,显然也有些意外。

“你怎么在这儿坐着呢?”唐宁问他。

“避雨。”

原来不知不觉,本来在白天停了的雨又下了起来。

这阵雨下得正急,悦来小筑又在小巷里,出租车也开不进来,于是刚好困住了没带伞的林皆乐。

唐宁突然想起自己的雨伞落在了办公室。想回餐厅问文姐借把伞,可却不自觉地也坐在了长椅上。

她瞟了一眼身边的林皆乐,晚风吹着他发稍轻轻晃动。

今天他倒是穿得很休闲,一件白色的圆领衫,外面套着宽松的牛仔夹克。脖子与圆领衫的贴合处掖着一条深蓝印花的方巾。

这时候,一阵冷风出来,夹带着几个雨点,唐宁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这时唐宁感觉身旁餐厅的门被人推开了,文姐探出了一个头,手里拿着一把伞。

看见唐宁刚要开口,又看到了林皆乐,于是整个人又缩回了餐厅。

唐宁立刻理解了文姐的用意,这个女人。

“这雨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唐宁开始没话找话。

“嗯。”林皆乐望着天空,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那天开跑车接你的,是你女朋友?”虽然决心要没话找话,可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底在意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林皆乐笑了出来。

“笑什么?”

“虽然好多人这么问过,可每次听还是觉得好笑。”

“有什么好笑的,是就是呗。”

“不是。”

唐宁哦了一声,酒意在冷风的吹拂中散了不少,于是更觉得凉。

她下意识的往林皆乐身边靠了靠。

这时的雨似乎小了一点,可风却似乎一点没有要停的意思,越吹越冷。

一阵电话声响了起来。

“嗯,知道了。”

林皆乐挂了电话,“走吧。我朋友来接我,顺便送你。”

“那个跑车女?”唐宁脱口而出这个称呼,让自己一句话噎在了那儿。

林皆乐又轻笑一声,似乎并不在乎这个称呼。

“嗯。”

唐宁心里犯嘀咕,不知道应不应该接受林皆乐的好意。

如果是接受,那就要直面跑车女。如果不接受,自己还可以去问文姐接伞。

在进行了短暂的思想斗争之后,唐宁选择了不战而败这个选项。

“不用了,我问餐厅借把伞,这儿离地铁站也不远。”

“唔。”林皆乐想了想,站了起来,用手抻了抻外套,“那我走了。”

一瞬间,唐宁竟然有一种错觉,以为他要脱了外套给自己披上,听到他这么说,笑了笑自己的自作多情,赶紧答了一句,“嗯。”

这条小巷距离能停车的大街大概一二百米的样子,他跑过去应该很快吧。

转眼间,林皆乐已经小跑进了细雨中。

这时,文姐从餐厅里探出了头。

“诶,这个人怎么回事儿,不说送送你,自己倒跑了。”

果然文姐一直在偷偷监视着自己。

唐宁望着雨里越来越小的背影,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是什么情绪。

梦境中的一切占据了她越来越多的精力,现实空间中的人,本应该掀起轩然大波的起伏情感,此刻却悄无声息地流失掉了。

车里的林皆乐喘着大气,旁边的黑发红唇女子,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

“怎么回事儿,跑这么两步就这么喘?”女子突然盯着林皆乐的胸口,“还是说?”

“没事。”林皆乐慢慢恢复了平稳的呼吸。

车开上高架桥,绵绵细雨在街灯之下像窸窸窣窣的小飞虫一样,盘旋不绝。

“对了,查出点眉目了。”

林皆乐等着她进一步的说明,“咱们这儿,确实有人捣鬼。”

妖界书信官状态:连载作者:季舒克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神武斗圣 刀剑镇风雪 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 大风镖局 一笔开天 寻道笔记 第九章喵,我没事 只是只狸花猫 谍血丹心 大剑 家养锦鲤小医妻 流星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