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雁南飞 第二章 嘱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众人刚要离开,王鹤岚叫住了白惠兰,“惠兰,你等一下。我除了话要同你说。”白蕙兰刚起了身又坐了回家去,“母亲但是除了什么事要叮嘱?”王鹤岚点了点头,“一会儿寿宴我怕是是没办法全程在了,你去帮我把礼部尚书的夫人请到我这院里来。”白惠兰是心思如玉的,白蕙兰刚起了身又坐了回去,“母亲可是还有什么事要嘱咐?”。...

众人正要离去,王鹤岚叫住了白惠兰,“惠兰,你等一下。我还有话要同你说。”

白蕙兰刚起了身又坐了回去,“母亲可是还有什么事要嘱咐?”

王鹤岚点点头,“一会儿寿宴我恐怕是没办法全程在了,你去帮我把礼部尚书的夫人请到我这院里来。”

白惠兰是心思玲珑的,宽慰道,“可是为了前些日子尚书大人和国公爷弄的不愉快的事?左不过就是公务上有些政建不和,这也过了许久了,兴许事情已经过去了呢。”

王鹤岚低声叹息着,“他们两人在礼部共事都十余年了,普通的争执何至于闹到何尚书要去皇帝面前参他一本。这事多亏了你娘家哥哥帮忙说道说道才缓了下来。不然治老爷一个以下犯上也未可知啊!”

白惠兰到底还是年轻,后宅内院这些事能料理清楚已经实属不易。前朝的事她一个二十来岁的妇人怎么弄的清其中的利害关系。

王鹤岚继续说着,“何尚书的夫人和我有些交情的,你把她请来,我来同她说说情。”

白惠兰点点头,“儿媳明白了。”

王鹤岚看了看白惠兰,有些心疼这个儿媳,“好孩子,我时日不多了。以后魏国公府就拜托你了!”

白惠兰一惊,“母亲说的是什么话!你这身子好好养着不会有什么事的…”

还未等白惠兰说完,王鹤岚摇着头,语气却是平静的,“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就是可怜了我们大郎!要不是我娘家获罪,他也不至于这么些年还在翰林院当个编修,也是委屈了你了。”

王鹤岚原本是骠骑大将军的嫡长女,嫁到魏国公府时也是风光无两。

七年前白惠兰的母亲也是看着宋崇砚是国公府的嫡长子加上母家身份显赫,好不容易才攀上的这门亲事。

可惜白惠兰刚嫁进来的第二年,西南节度使叛变,只因他曾是骠骑大将军的部下,连累了将军府一门。虽祸不至抄家,但也是削去了爵位,连降六级。

昔日的王大将军贬至开州那种穷乡僻壤做了个城防司,连同着大太太在国公府的日子也不好过。

宋崇砚是两榜进士又是国公府的嫡长子,却在翰林院编修这个位子上做了八年都未升迁,或多或少都和母家获罪有些关系。

白惠兰深知这些年王鹤岚的艰难,有些哽咽道,“母亲快别说这种话了。只要大爷诚心待我,没有什么委屈的。”

王鹤岚拉着白惠兰的手,“我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四郎和五丫头的婚事。四郎还好说,毕竟是男儿,功名利禄都可以靠自己去挣。可这五丫头…你可一定要帮我替她寻门好亲事啊!”

白惠兰擦了擦眼泪,“您放心吧,五妹妹是个机灵的。再说父亲也不会委屈了她的。”

从岚院出来,一路上白惠兰都心事重重的,不知不觉都走回了玉景园。

“怎么了?寿宴的事不顺利吗?”

白惠兰抬头望去才见到是宋崇砚回来了。

他一身官服,显然刚回来不久。白惠兰帮着他取下官帽,“没有,就是去母亲那闲聊了几句。对了,刚刚父亲也在呢,他早就下朝回来了,你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宋崇砚低着头让白惠兰整理着发冠,“刚刚和同僚议事耽误了些时辰。”

白惠兰细心的给他换上常服,整理着腰带,“一会儿你跟我一起去前院迎客吧。我瞧着母亲身子还是不大好,也是站不了那么许久的。”

宋崇砚紧张的问道,“母亲怎么了?”

白惠兰想起大太太都开始向她交代后事了,但也不愿意让宋崇砚担心,宽慰道,“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些老毛病了。昨夜又没睡好,今儿个没什么精神。”

宋崇砚松了口气,“那就好。我就不去前院了吧,今日来的都是母亲的旧交,大多都是女眷,还有些带着未出阁的小姐来的。我在前面多有不便。”照着镜子抚了抚前襟,“那就辛苦夫人了,我去书房了,还有公务要处理。”

白惠兰看着宋崇砚离去的背影暗自心酸,一旁的素婵替大奶奶委屈,“姑爷怎么这样啊!今儿个是他的娘亲生辰,又不是…”

白惠兰训斥道,“好啦。大爷说的也没错,那么多女眷在,他去了也是不方便。我看宾客都要来了,我们赶紧去前院吧。”

白惠兰忙着迎客,南院这边芸姨娘的院子里倒是落得清静。

芸姨娘年近四十却保养的相当好,身材窈窕,一双杏眼生的极美。

此刻正在专注的给二小姐挑着一会儿宴客的衣裳。

“我看这件淡紫色的不错,衬得我们皖婷越发的娇俏动人了。”

芸姨娘拿着件软烟罗的淡紫色衣裙在宋皖婷的身上比划了下,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这件了,给二小姐换上吧!”

宋皖婷换好衣服,果然是出尘脱俗。黛眉杏目,口若朱丹,脸上还泛着少女独有的粉嫩,娇嗔道,“姨娘,今日是大太太的寿辰,我打扮这么好看干嘛?一会儿那些女眷又要嚼舌根说我们抢了嫡出的风头。”

芸姨娘不屑的轻哼一声,“要说就让她们说去呗!左不过是一些小门小户的嫉妒我们。五丫头嫡出的又怎么样!她要有那个本事,旁的人就是想抢也抢不过啊。皖婷你听好了,今天可得好好表现表现!让那些官家太太也看看我们国公府的二小姐出落的多漂亮了!”

芸姨娘又仔细看了看宋皖婷的脸,甚是满意,“你看看,我生的女儿就是好看!”

宋皖婷撅着嘴有些不高兴,“好看有什么用!我今年都十九了!都怪娘你干嘛推了我和玉哥哥的婚事啊。他去年高中现在都和大哥哥在翰林院共事了!”

芸姨娘敲了敲她的脑袋,“我的傻姑娘诶!那个张良玉不过一个穷书生,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怎么配得上我的女儿!”

张良玉是魏国公的学生,相貌生的极好,宋皖婷见过一次后芳心暗许。得知父亲也有意撮合二人,心下甚是欢喜。

张良玉那边聘书都下了,却硬生生的让芸姨娘退了回去。为此宋皖婷还跟芸姨娘闹了好一阵子的变扭,现在再听芸姨娘讽刺张良玉更加是气不打一出来,“翰林院怎么了!那大嫂嫂还是侯府嫡女呢!还不是嫁给大哥哥了。”

芸姨娘插着腰,面色难看,“我说你是真傻啊?你大哥哥如果不是国公府的大少爷,侯府能把女儿嫁过来吗?况且那会儿王家还没出事呢!”

宋皖婷撅着嘴,也知道自己说傻话了。张良玉的出身怎么能跟大哥哥比呢。

芸姨娘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跟宋皖婷说,“你从小到大,吃的穿的用的,为娘都是给你最好的。你想想看如果真的嫁给了那个张良玉,他那点俸禄,是够你买珠钗还是够你买罗裙的啊?再说了,你要是嫁给了那样的小官,五丫头还不骑在咱们头上笑话啊!听娘的话,给我争口气!不说嫁个皇子、郡王什么的,那侯夫人、伯爵夫人总是能想一想的吧!”

宋皖婷一想到能把五小姐踩在脚底下的感觉,立刻就同意了芸姨娘的想法。“对!到时候宋皖池一定气的嘴都歪了!”

芸姨娘重新为宋皖婷整理了一下发鬓,“你这么想就对了!一会儿去了前厅可要好好表现啊!”

宋皖婷四处看了看,问道,“就我去吗?三妹妹呢?”

一问到宋皖晴,芸姨娘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别跟我提她!同样是我生的女儿,她怎么就…算了,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

宋皖婷听芸姨娘这么说,面上没什么变化,心里却有丝丝得意。

她这个妹妹的确是处处不如她,不说生的样貌不如她,就说那咋咋呼呼的性格,哪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两人说话间,宋皖晴已经火急火燎的推门进来了。

看见宋皖婷穿着一身华服,更加愤愤不平,“姨娘!你是不是太偏心了!什么好东西都给了二姐姐,那我呢!我就只配穿这些她不要的破烂玩意儿吗!”

芸姨娘开口训斥道,“你还嫌不够丢脸的吗!给我回房呆着,今日哪都别想去!”

宋皖晴一听不依不饶的哭闹起来,“凭什么不让我去!难道就二姐姐是你的女儿我就不是你的女儿了吗!”

芸姨娘被她气的拍了桌子,“你再跟我胡闹这辈子都别想出门了!你是还嫌去年赏菊宴的事不够丢脸的是吗?你自己的前程不要了,可别坏了你二姐姐的好事!”

去年毅勇侯府办的赏菊宴上,魏国公府的三小姐整个人扑到了小侯爷身上的事闹的人尽皆知。

这大半年来芸姨娘都罚三小姐在府中禁足,着实是憋坏了她。这次好不容易在府中举办宴席,一听还不让她去。

宋皖晴委屈的哭喊道,“娘!我都说了很多次了,是宋皖池那个小贱人陷害我的!我没有……”

“你闭嘴!”不等宋皖晴说完,芸姨娘已经一个巴掌扇了过去,“要不是你自己蠢,人家能算计到你头上吗!”

转头就对下人说着,“翠竹翠兰你们两个把三小姐看好了,今天她要敢出了这院门一步我就扒了你们两个的皮!”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