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风雨繁花 第五章 国内公开选夫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齐王拟好征婚令,命人全城告示。今寡人舍妹可儿公主貌美如花、聪颖过人,年芳16,已到婚嫁之龄。特在全国范围为其严格筛选夫婿,有品貌不端正、宅心仁厚者皆可踊跃报名参加,寡人无论出身贫寒、国家,唯公主钟情,寡人将要舍妹嫁与此人。严格筛选可分文试、武试、独处时三大环节今寡人舍妹可儿公主貌美如花、聪慧过人,年芳16,已到婚嫁之龄。特在全国范围为其甄选夫婿,有品貌端正、宅心仁厚者均可踊跃报名,寡人不论出身、国家,唯公主倾心,寡人即将舍妹嫁与此人。。...

齐王拟好征婚令,命人全城张贴。

今寡人舍妹可儿公主貌美如花、聪慧过人,年芳16,已到婚嫁之龄。特在全国范围为其甄选夫婿,有品貌端正、宅心仁厚者均可踊跃报名,寡人不论出身、国家,唯公主倾心,寡人即将舍妹嫁与此人。

甄选分为文试、武试、独处三大环节。文试考查四书五经、诗词歌赋。武试先小组循环,后淘汰进行积分。文试、武试比分前五名者及公主倾慕者若干进入独处环节。每人可与公主独处一天,最后由公主定夺何为夫婿。

钦此!

此招募令一经张贴,全城轰动。国民自知这可儿公主天下无双,没想到大王的宠爱也是天下无双的。自古以来,未听过哪位公主招募夫婿的。这齐王帆果真异想天开。大家纷纷议论了数日。距离报名截止日期还有两天,尚未听说有何人报名。

虽说不论出身,可一般人家的公子也不敢冒然报名,何况这三大关卡,如若不是文武双全的公子,仅凭文弱书生或一介莽夫,都闯不过的,只是白费功夫。齐王见此状,大为诧异。我齐国美公主,竟无人敢娶,这天下的男子果真如此脓包?

齐国公主选夫一事势必惊动了邻国,邻国中的燕国与齐国相比较为弱小,国王听知此事。与幼子商议此事,公子熙然闻知父王欲令自己迎娶邻国公主,略微不悦。

“我燕国美女如云,为何要迎娶他国公主?何况儿儿臣年龄尚小,尚不想成婚。”熙然拒绝道。

“混账!你几个哥哥均已婚配,只有你最合适。齐国强大,我国弱小,若你真能取到齐国的公主,两国数年内将无战事,天下黎民也会感谢你的。”燕王亦嗔亦劝,希望熙然能答应此次求婚。

“父王,不是儿臣不愿,这层层选拔不说,还得公主倾心,只怕儿臣去了,也是徒丢了父王的颜面。”熙然面无表情,继续反抗,心想着齐国公主虽倾国倾城,可身份奇高,自己必然不占上风,故心有不甘。此外,政治婚姻不会有好下场。长期以来,一直喜爱贴身宫女银儿。如若真娶了这公主,怕不会允许自己三妻四妾的。就算公主开恩,那齐王也饶不了自己。

“哈哈!吾儿怎对自己如此没有信心。去,娶齐国公主回来,父王相信你有这个实力!”燕王哈哈一笑,心想儿子果然狡猾,不愿意是另有其因,素闻熙然与宫女银儿的风流轶事,区区一个宫女怎可耽误此等要事。熙然只是血气方刚、意乱情迷,以后会明白为父的用心的。何况,这银儿怎能和可儿公主相提并论,真是贻笑大方。你见过公主后定会感谢寡人今天的英明决议。

父命难违,去肯定要去,只要不惜颜面,在比试中放点水被淘汰也就罢了。

齐国这边同可儿也算青梅竹马的厚宇公子也跃跃欲试。第一次见可儿,他七岁,可儿五岁,便惊奇哪里冒出这么甜美可人的小妹妹,真想在脸颊上亲上一口。可惜她是公主,不敢轻举妄动。两人也算一起长大,在一个师傅那里习文练武,这可儿不输于一般男子,令自己刮目相看。

齐国白家富甲一方,据不完全统计,其财产可能超过皇室。白家二公子白天生性顽劣,喜欢花天酒地,但是英俊潇洒,也算个美男子,虽吊儿郎当,但却继承白家经商的优良基因,也算半个商界奇才。白老爷欲好好管束,今后令他接管白家。有意令他迎娶可人公主。白天一听,哈哈一笑:“爹,你可真会想。不过这么貌美如花的甜美公主,怎可落入他人之手。儿必娶之。”

“你休得胡闹!如若娶了公主,必须将你身边的莺莺燕燕都处理干净,一个不留。”白家老爷表情严肃,隐隐担忧,这天儿生性顽劣,如若辱没了公主,抑或干些不良勾当搞出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爹,你放心吧!这些花花草草怎比得上我公主,我对她爱慕已久,势在必得,爹无需挂心。我要好好准备去了。”白天突然一脸正经,让人好不习惯。他认真起来的样子也蛮帅的。不如让他放手一搏吧,或许这娇贵公主能压一压他的性子。

齐王见无人报名,不免内心焦急。思来想去,决定亲自游说二人参与评选冲个数。此二人为公主身边贴身侍卫——慕容阳、慕容晨熙。两人是慕容家的公子,由于家道中落,被送进宫作侍卫。但二人仪表堂堂、教养良好、谈吐不俗,深得公主喜欢。公主拿他们当朋友、哥们,喜怒哀乐常与其分享,二人保护公主也是尽心尽力。

前年公主独自去庙里朝拜,为天下祈福。不想途中遇刺客欲绑架公主,二人拼命相守,一场厮杀后勉强击退刺客。慕容阳身负重伤,流血不止、奄奄一息,吓得公主连连落泪。慕容晨熙虽未伤到要害,但也疼痛难忍。好在二人后来并无大碍,此后公主更信任、亲近二人,有什么好吃的都想着这两兄弟。两人在公主面前也更为轻松随意,时常嬉笑打闹逗公主开心。大哥慕容阳心思缜密、成熟稳重,常为公主分担心事,面冷心热。二弟慕容晨熙幽默活泼、风流倜傥,常逗公主开心。

齐王来到公主寝殿将二人悄悄叫到一边,说道:“今天不论君臣,阳、晨,可儿要选夫婿,二人就无动于衷吗?”

慕容阳面不改色,答道:“臣等将一如既往保护公主和驸马,并监管驸马,不会让公主受一点委屈。”

“你个鱼木脑袋,我找你们会是说这事吗?我是说,这么多年,你们对可儿就没有一丝心动吗?”齐王焦急地望着二人,期待所期待的答案。

只见慕容阳嘴角微微一颤,又努力克制保持平静。慕容晨熙会心一笑,正要说点什么,被慕容阳抢言,“公主身份尊贵,臣等万不敢。”

“哥,你为何要说假话。当年保护公主,你舍生忘死护其周全,每次公主赏你一点小东西,你都开心得跟个孩子一般,爱不释手。你就真的没有一点点动心吗?”晨熙当场戳穿哥哥,实则他早想报名这次竞选,只可惜哥哥全力阻止,今日正是天赐良机。

“休要多嘴。你也没比我强到哪里去。公主落泪,你比谁都心急,变着法逗她开心,吾都不忍直视。”他嗔怪弟弟,不慎也多嘴了几句。

齐王一听,不禁喜上眉梢,微微一笑,“既然二位对吾妹早倾慕已久,就不要推辞了,权当给我个面子了。寡人了解可儿的心性,没准那些王宫贵胄和翩翩公子均抵不过二位的朝夕相处。不过双双报名,不要兄弟反目、争风吃醋就好。”齐王打趣二位,呵呵一笑。

“臣不敢!臣等遵命。”两人双手握拳抱于胸前,俯首听命,异口同声。

“免礼免礼,没准过几日,寡人要唤其中一位一声妹夫了。”这齐王游说人的功力也不是一般二般,两人心里美滋滋,面上不敢表露。想来这些年陪在公主身边,早已倾心已久,君臣有别,一直不敢妄想罢了。

截止日期一到,最后报名者共八位。

No.1 青梅竹马——厚宇公子

No.2 燕国公子——上官熙然

No.3 富商之子——白天

No.4 贴身侍卫——慕容阳

No.5 贴身侍卫——慕容晨熙

No.6 翩翩公子——李木白

No.7 文武双全——温尚

No.8 神秘人——某某

话说这神秘人得到齐王特许,不露身份,蒙面参选,直到进入最后环节,方揭开面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