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女法医 第三章 狠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邢娘抹干眼泪,声音微带些颤抖着,一咬牙道,“好,老奴不拦着,娘子倘若去了,老奴跟一直这样侍候您就是了,老奴没照料好娘子,正好向夫人领罪。”“奴婢也跟随您!”晚绿也被邢娘这一番话弄的心伤不己。冉美玉眼中闪现出一丝狠毒,不论如何,冉颜也不是自己杀掉的,身边“奴婢也跟着您!”晚绿也被邢娘这一番话弄的心伤不已。。...

邢娘抹干眼泪,声音略带些颤抖,咬牙道,“好,老奴不拦着,娘子若是去了,老奴跟下去伺候您便是了,老奴没照顾好娘子,正好向夫人请罪。”

“奴婢也跟着您!”晚绿也被邢娘这一番话弄的心伤不已。

冉美玉眼中闪过一丝恶毒,无论如何,冉颜不是自己杀死的,身边这些侍婢都能作证,那就让她死好了!

冉颜一眼洞悉她的想法,嗤笑一声,“你想用贴身婢女为自己作证?都是你自己人,谁信?堵得住悠悠众口吗!我告诉你冉美玉,就算我死了,也要让你身败名裂,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了,你自己要跑来做垫背的,怨不得别人!”

冉美玉倒也被冉颜这疯狂的模样唬住了,太平盛世,闺阁小姐,对见血之事自然怕得很。更何况,今日她在这里,冉颜要真是死了,不管真相如何,恐怕风言风语是少不了,想到此,冉美玉又有些迟疑。

冉颜哑然失笑,模样更像是有几分疯癫,“滚!要不是你欺人太甚,我也不会拉你一起死,再不走,可就别想走了!”

冉颜一通软硬兼施,一面威胁冉美玉,一面又说自己也活不了几天,明摆着是告诉她,她做这一切都是多此一举,愚蠢的自找麻烦。

冉美玉虽然鲁莽却也不笨,心中也有了些计较,身边的婢女似乎都怕惹事儿,又在旁催促劝阻,她只得色厉内荏的放了几句狠话,命婢女撑伞,急匆匆的没入雨中,连金钗都忘记索回。

冉颜脱力的瘫倒在邢娘怀里,手中还紧紧的攥着那支钗。

在原来冉颜的记忆里,这个十八妹是个欺软怕硬、喜欢狐假虎威的主儿,有些小聪明,却远远比不上她那精明的母亲,所以冉颜就唬了她一下。也亏得是这样,否则,这大下雨天的,以这具身子的状况,若真是被扔到哪个荒郊野外,准活不过一天。

冉颜用金钗刺喉,其实根本没刺到要害,不过是破了皮,流了点血没什么大碍......关键是......她穿越了!灵魂穿越!这也太荒谬了!

晚绿见冉颜呆傻的形容以及缓缓闭上的眼睛,心中猛的一紧,连忙急匆匆的跑出去叫医者。

*

不知躺了多久,冉颜再次醒来时,还未曾睁眼,便感受到了暖暖的阳光。

“娘子!”晚绿看见微微动了一下,一时悲喜交加,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全然不似那日里阻拦冉美玉时的冷厉决绝。

冉颜抬眼,看着透过帘幕照射进来的阳光,头脑依旧发蒙。

穿越的几率有多大?穿越回去的几率又有多大?日后就算有办法回去,她的尸体也早就火化,哪怕没有火化,只是处于植物人的状态,以当时受伤的地方来看,下半辈子恐怕也要瘫痪在床。

冉颜浑浑噩噩中也明白自己一时半会没有回去的可能。

深吸了几口气,冉颜平复心中的情绪,回过神来时,便听见耳边焦急的呼唤声,“娘子!娘子!”

“晚绿。”冉颜声音有气无力,风若是再大些怕是能吹散了去。

“在,在,奴婢在这儿呢!”晚绿见冉颜终于回魂,连忙凑到跟前。

“出太阳了?”冉颜眯着眼睛,看着从细竹帘幕中投过来的明媚阳光,心头的阴霾稍稍散去了些。

晚绿看冉颜的气色好了些,方才松了口气,笑答道,“是啊,连连下了六七日的雨,可算是晴好了呢,娘子也醒了,真正是个好兆头。”

“扶我出去坐坐。”冉颜记忆中,似乎应该用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与晚绿说话,便也就照旧。

晚绿爽快的应了一声,飞快的出了帘幕,拿过一件厚厚的锦缎外衣给冉颜披上,这才扶着她到了院子里。

一踏出房门,一股子暖湿的气息中夹杂着淡淡的草木芬芳和金银花香气扑面而来。

小半亩的院子中种满各种各样的花草,花圃被打理的极好,院子西南角架起了一个凉棚,上面被金银花藤蔓爬满,黄白两色的细长小花在阳光下争相怒放,长势喜人。

凉棚周围有一小片整整齐齐的园圃,里面种了几种常见的草药,中间有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通往凉棚。

冉颜没有过去,只在从大门处沿着院墙连接厢房和主屋的抄手游廊上晒晒太阳,屋里面的湿气快让她生霉了。

冉颜靠在柱子上坐了一会儿,暖暖的阳光慢慢渗透冰冷的皮肤,身体里似乎有了些力气,只是懒洋洋的不想动弹,眯着眼睛,反复的回忆关于冉氏的内容,她继承了这身体的记忆,却发现这原主也忒没有见识,除了家中直系亲属关系之外,几乎是一片空白,旁支亲属、市井民生、天下大事全都一无所知,显然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女子。

“他们要把我送去哪里?”出于职业习惯,遇见云山雾罩的事情,冉颜定然要弄个清楚。

晚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气愤的道,“您说十八娘?她这是逼您出家去做女冠!那个道观在半山上,供奉的人也不多,娘子去了还不是,还不是……”

还不是一个死,晚绿忌讳这些字眼,意思到了就好,并未说出口。

苏州城中的道观并不像长安那样盛行,方圆十里只在西山有一座小观,上上下下加起来也不过二十余人,环境清苦,让奄奄一息的冉颜去那里,与逼她去死无异。

“嗯,不管如何,你不应太冲动,昨天你对十八娘那么无礼,她难免会记恨报复。”冉颜知道,晚绿和邢娘忠心耿耿,她又是初来乍到,以后必然有用得着的地方,出于对同盟者的保护,她不得不出言提醒。

晚绿无奈叹息,语气却是无比肯定,“此事本就是主院那位兴起的念头,她同郎君提起此事,可是郎君并未答应,十八娘这回私自跑来威逼,名不正言不顺,本家不知有多少人等着揪主院那位的错处,若非见不得人,以十八娘的性子如何会落荒而逃。”

晚绿口中“主院那位”指的是冉颜的继母,十八娘的亲生母亲,而郎君,自然指的就是冉氏的家主,冉颜的唐朝便宜父亲。

冉颜道,“但她到底是主人,想整治你,也不过是两句话的事,以后小心,不要明着冲撞她。”

不要明着,就是暗着可以了?晚绿瞠目,娘子是个聪明的,往日心里也什么都明白,可是从未宣之于口,总是逆来顺受,每每总会说:忍忍罢。邢娘也是这个调调,娘俩时常抱成团的哭,这让性子急、脾气暴的晚绿有实在恨铁不成钢,如今可算好了,纵然也只是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晚绿眼眶一红,哽咽道,“奴婢便是死也不能让娘子被人欺负了去!倒是娘子,这次受了天大的委屈,可算是长心眼儿了!您是嫡女,纵使夫人娘家不景气,但从前也是门阀大族,身份尊贵,岂是主院那个小门小户家出来的能比!只要娘子身子好起来,谁也不能把您怎么着!”

冉颜淡淡一笑,她原本想劝人,反倒是被人劝了,即使这些话是劝慰原来的冉颜,这份情,她也领了。

“娘子笑的真好看!”晚绿一双丹凤眼中含着泪,明媚的日光下,盈盈生辉,给这个清瘦的小姑娘平添了几分姿色。

明明只是个十六七岁花一般的年纪,却已经如此老成,这些八成也都是常年日久被逼出来的,冉颜想着想着,神思又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晚绿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家娘子,这样说不上几句话便呆滞的形容,也不知究竟有没有大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