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 002 乖巧小狼狗偏执养弟x病弱美人郡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无论怎么说,她的任务是对反派好。傅挽望着面前的人,确实避无可避避免出现地心肠软了出来。她望着榻上的少年蜷成小小的一团,遍身的淤青。车帘微晃,带着寒意的春风便吹动而来。傅挽一抬手解下自己肩上的披风,当心而动作轻柔地盖在小乞丐身上,这才去几案边上煮起姜茶来。傅挽看着面前的人,确实无可避免地心软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她的任务就是对反派好。

傅挽看着面前的人,确实无可避免地心软了起来。

她看着榻上的少年蜷成小小的一团,遍身的淤青。车帘微晃,带着寒意的春风便吹拂而来。

傅挽抬手解下自己肩上的披风,小心而轻柔地盖在小乞丐身上,这才去几案边上煮起姜茶来。

这些细微的小事很有趣,她并不喜欢时时都假手于人。

傅挽不知道,身后的小乞丐眼睫微颤,从一开始就是清醒着的。

少年人悄无声息地睁开眼,冰冷狠厉的眸子警惕地地盯着面前的人,他的眼神沉得厉害,眼睛是浓稠的黑,像是从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鬼,又像深冬里的独狼。

他盯着面前忙忙碌碌,又动作优雅的少女。就这样警惕的姿势持续了好久,他才慢慢合上了眼,终于累极睡去。

等姜茶熬好了,傅挽挽起袖子倒了一碗,这才转身端到小乞丐身前。

小乞丐昏睡过去了,呼吸绵长。傅挽不忍心叫醒他,干脆抽出袖子里的帕子,给他擦了擦额角的淤泥。

傅挽出了会儿神,李景的剧本她知道。

如果不是摄政王借清君侧之名害了太子,他会是金尊玉贵的皇太孙,会享尽一切荣华富贵,最终坐上这世间最尊贵的位置。

但是太子阖府被斩,只余李景被心腹送出,却为了隐姓埋名藏于流民当中,沦为乞丐,受尽折辱与苦楚。

再后来就是被心善人美的颖宁郡主救起,养在身边。颖宁郡主于是成了李景心中的神祇,不料颖宁郡主却被摄政王害死。李景为了给颖宁郡主报仇,隐姓埋名收拢人心,最终斩了摄政王,却也因为种种原因和主角团造成冲突……

反正那些傅挽没听,她只需要走好自己和李景的剧情。

但是很可惜的是,李景是个配角,自己更是配角的配角,所以她身上的事情作者没有具体交代,到底有些什么……系统表示它也不知道。

……

虽然很坑,但是傅挽是个认真的人,她尽心尽力做好李景的白月光就行。

她发呆的当儿,没意识到榻上的人已经醒了过来。

李景是被傅挽擦到伤口疼醒的,一睁眼就看到一张皎白的脸颊,少女眉眼湛然清透,干净得像是屋檐尖尖儿上的白雪。

此刻她微蹙着眉,神态有点天真,有着骨子里带出来的清雅。

傅挽回过神来,看到对方醒了,一愣,舌头就被牙齿咬了。

傅挽:“……”

“你……是谁?”小乞丐说话说得有点艰难,他的嗓子像是伤了,说话嘶哑得厉害。

傅挽一垂眼,就看到他微攥的手,于是挑唇露出一个轻柔友好的笑来,“我叫崔颖宁,”顿了顿,“你伤得很厉害,还被我的车子撞了,我理应带你回去修养。”

他一时间没说话。

她们那样的贵人,怎么会在意他们这些蝼蚁的生死呢?可面前的人像是害怕他拒绝她一样,连帮助他的借口都编好了。

……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人无端对你好?

他在心里冷哼一声,眸子不自觉地凉起来。

傅挽看他还是极其警惕的样子,也知道能当大反派的人不可能是全无戒心的小白花,于是只把姜茶端过来,递给他。

“喝口姜茶暖暖身子。”

对面的人仍像是竖着一身的刺,没有接她的姜茶。

傅挽把姜茶凑到自己的嘴边,抿了一小口,立刻被辛辣的味道冲得咳嗽了起来。

她一边咳一边道:“喝吧……咳……我刚刚熬的。”

小乞丐仍旧是紧紧地盯着她,抿了抿唇。沉默好久,伸手接过了那碗姜茶。

他试探着喝了一口,随即一大口就将一碗姜茶灌了下去。

傅挽看着他,心里止不住地难受。

喝完姜茶,小乞丐就一言不发地缩在角落里,不言也不语。

傅挽觉得这孩子表现得也忒“自闭”了,而且自己这样把人带走,对方还以为她居心不良呢……

这样一顿胡思乱想,傅挽觉得自己得说几句话,也好打消小乞丐的顾虑。

但是说什么呢……

还没等傅挽想到说辞,对方已经开口了,“放我下去。”

傅挽:“……”

瞧着对方野狼崽子一样的眼神,傅挽忽然觉得,让自己成为对方心中的白月光这个任务,忒不是人干的了。

“你伤得很厉害。”傅挽是不可能放任他不理的,无论从良心上说还是从任务上说。

小乞丐一声不吭,自己从榻上爬起来,对准车窗一跃。

马车猛地一晃,傅挽没坐稳,头往车壁上一撞。她顾不得自己,连忙去看小乞丐是不是已经跑走了。

好在他虚弱得厉害,伏在地上半天没起身,右肩鲜血淋漓,看样子是胳膊是断了。

傅挽赶紧掀开帘子下车。

小乞丐浑身鲜血的样子让傅挽一阵心惊,她赶紧蹲下来,想要扶起地上的人。

昏厥了一瞬的小乞丐察觉到有人碰他,猛地睁开眼,目光凶狠如刀地直插傅挽的眼中。

傅挽刚要开口,对方猛地咬在她扶他的手上。他用了十成的劲儿,傅挽当即疼得脱力。

挣开了傅挽的手,小乞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傅挽的守卫们却已经涌了过来。

看见傅挽泪眼朦胧的样子,守卫们二话不说地扣押住小乞丐,一按他的肩膀,人还是不动,为首的守卫一踢小乞丐的膝盖窝,小乞丐猛地往前一跪。

傅挽的手上鲜血淋漓,衬着她雪白的肌肤,显得尤为狰狞可怕。

看着小乞丐没逃跑,她松了口气。人跑了她还怎么和他产生交集,完成任务?

但是这样把人押在身边……只能让他讨厌自己吧。

不能放也不能这么留着……真是让人头疼。

“我不会害你,你这样离开……”傅挽指了指他身上的几处要命的伤口,“是活不了的。”

对面的人自然不说话。

傅挽叹了口气,道:“你先随我回去把伤治好,之后要走要留,都随你的。”

傅挽仍不气馁,弯腰去拉起小乞丐的手,“如果你愿意留着,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好好照顾他?

呵。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