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狠征服众生 1、豪门盛宴叛逆千金惹不得(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嘶!”刚有意识的赤娆倍感胃里一阵非常强烈的痉挛闷痛,立即倒吸一口凉气,她痛苦……地咬唇,眼睛强撑着睁开眼睛。眼前是一面清透的镜子。镜子里的女孩美艳动人精致优雅,璀璨耀眼夺目的眸子微光流转,气质绝佳。可她却带着痛苦……的表情,面容被扭曲面目狰狞,惨白脸上有着显眼的巴掌印。脸眼前是一面透亮的镜子。。...

“嘶!”

刚有意识的赤娆感到胃里一阵强烈的痉挛绞痛,当即倒吸一口凉气,她痛苦地咬唇,眼睛强撑着睁开。

眼前是一面透亮的镜子。

镜子里的女孩美艳精致,璀璨夺目的眸子微光流转,气质绝佳。

可她却带着痛苦的表情,面容扭曲狰狞,惨白脸上有着醒目的巴掌印。

脸上火辣辣的疼。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干的。

要让她知道,一定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座椅!

赤娆呼了口气,闭上眼睛意图舒缓胃痛。

她是个任务者,隶属于虚空冥府,原是一朵虚空红莲,生而强大,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弱点。

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迎来她的虚弱期。

为了在危机四伏的虚空里自保,她投靠了冥府,一个据说掌管虚空所有存在的组织。

主要任务是替万千位面里怨气难消的残魂完成心愿,维护位面平衡和增进气运诞生。

她微微舒了口气,胃里的绞痛稍微缓和了一些,脑海中属于原主的记忆席卷而来。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原主名叫赤娆,是豪门赤家的大小姐。

她父母双全,上面有三个哥哥,下面一个弟弟,身为赤家唯一的女孩,她应当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

可惜她命不好,爹不疼娘不爱兄弟嫌弃还叛逆。

原主的妈妈在怀孕的时候遇到个算命先生,那个算命先生说原主命格不好,是不祥之人。

他直言原主会影响赤家的气运。

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收养一个和原主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孩,这样赤家才会永远富贵下去。

本来赤家夫妻不信,可自从有了原主,家里确实发生了不好的事,先是生意出了问题,后来两个老人出去旅游又车祸身亡。

这不得不让人多想!

赤母原本打算不要原主,可去医院检查才发现自己身体太虚弱,堕胎可能会让她终身留下病根。

于是他们听信了算命先生的话,在原主生下来的第三天就收养了一个女孩,取名赤心暖。

赤心暖的存在让原主排斥,她自小不受家里宠爱,父母哥哥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赤心暖身上,她从生下来就被保姆带大。

为了吸引家人的目光,她变得叛逆,处处争强好胜,可这样的她并没有得到父母和哥哥们的侧目。

反而是赤心暖,不仅乖巧美丽自小优秀,还获得了江氏太子爷江月的喜欢,父母和哥哥们把她捧在手心,她如同真正的公主。

原主就像个多余的存在,外人只知道赤家小姐赤心暖秀外慧中,却不知道还有一个正牌大小姐赤娆。

最让原主心酸的是,赤心暖阳奉阴违,在外人面前对她友好无比,一旦两人独处,她就对她冷嘲热讽。

原主想曝光赤心暖,可她的话根本没人信。

原主的记忆里,赤心暖挑衅原主,她忍不住打了赤心暖一巴掌,却被自己十岁的亲弟弟从楼梯上推下来摔成了傻子。

赤家父母知道后非但没有责怪小儿子,还把原主送进了精神病院,之后的一切如同噩梦。

原主在精神病院三年便凄惨离世!

她的愿望是复仇,让所有害了她的人得到报应,要是可以,她还想在这个世界留下伟大的成就。

沉重的记忆如同冰冷的深渊,令人不寒而栗。

可怜的娃。

赤娆深深呼了口气,胃里酸涩难忍,说起胃酸的原因,她蹙了蹙眉。

原主虽然学习成绩良好,但她有许多狐朋狗友。

今天和几个狐朋狗友来酒吧喝酒,被人戏耍了的原主逞强喝了不少,她来的时候原主正趴在厕所的洗手台上狂吐。

此刻胃里难受的要死。

她觉得自己应该去医院洗胃,不然命没了就真的成了炮灰,还逆袭个锤子。

不管包厢里那一群狐朋狗友,赤娆拿起包包摇摇晃晃朝着外面走去,出来被冷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坐在后座,她揉了揉眉心,“去中心医院。”

司机嗅着空气中浓郁的酒味,忍不住回头道,“小姑娘,你这是喝了不少啊?”

赤娆微微一笑,“所以去医院洗胃。”

司机没有说别的,油门一踩驱车前往医院。

洗胃后的赤娆感觉身体舒服了许多。

原主的手机上多了不少未接,她并没有搭理,在医院待到半夜才打车回赤家。

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整个世界被黑夜统治,压低的天幕上繁星点点。

赤家位于城中的繁华地界,这里依旧有着车辆喧嚣。

赤娆进门后回了原主的房间,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深刻的疲惫和酒后的眩晕让她沉沉睡去。

……

次日。

赤娆神清气爽地起床洗了个澡,换上一身新裙子,看着镜子里冷白肤色千娇百媚的女孩微微勾唇。

脸上的掌印早已消失不见,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但赤娆最是记仇,可不会这么算了。

视线落在衣柜里做工精细的背包上,思索片刻,拿出所有重要的东西放了进去。

一切准备好她背包下了楼。

楼下的餐桌上,原主的父母哥哥弟弟和赤心暖有说有笑。

谁都没有理会赤娆,仿佛当她不存在,由此可见原主的家庭地位之低。

只有底下的佣人看到她下楼,忙给她拿了一份早餐。

就算大小姐不受宠但也是赤家的大小姐,不是她一个佣人可以怠慢的。

赤心暖收回和养父母说笑的状态,将视线放在她身上,仿佛才发现她来了。

她眨了眨眼睛,笑的天真无害,“姐姐,你昨天晚上好像回来的很晚,是有事忙吗?”

赤娆坐下,眸光轻抬,“你消息这么灵通,怎么不去当通讯兵?”

她语气里的嘲讽任谁都听得出来。

赤心暖咬唇,仿佛有些伤心,连忙致歉,“姐姐,我……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关心你,毕竟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也不安全。”

好家伙!

越描越黑。

果然,赤父听了怒目而视,“你妹妹只是关心你而已,用得着那么阴阳怪气吗?”

赤母不悦地看了眼她,“你爸说得对,你妹妹只是关心你,大半夜都不知道回家,你干脆别回来了!”

其他人没说话,但也用不赞同的目光看着赤娆,那目光隐晦的,活像她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

赤娆媚眼微瞥,轻飘飘地道,“既然你们都不想我回来,那我以后不回来就是了。”

“啪!”

赤母脸色极差地将筷子摔在桌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脸上带着明显的厌弃,语气低沉,“你可别后悔!”

赤娆淡淡抬眸,“求之不得。”

说完就起身转头离开,步伐平缓优雅,背影潇洒,没有半点留恋不舍。

见她真走了,赤母气到头晕。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