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主人的忠犬 第三章 是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夕阳中,春叶全身沐浴在橙红色的光线里,就像童话一样美好的。忽然少女眼皮轻颤,缓缓地睁开眼睛,湿漉漉的眼眸看向周围。她被黑色如雾的长发被包围了,整个卧室,从床迅速蔓延到地板,她在一个由黑发编织成的巢里醒过来了。非常大的翅膀安然地收在了身侧,一地的羽毛和头发,铺成了纯突然少女眼皮轻颤,缓缓睁开,湿漉漉的眼眸看向周围。。...

夕阳中,春叶沐浴在橙红色的光线里,就像童话一样美好。

突然少女眼皮轻颤,缓缓睁开,湿漉漉的眼眸看向周围。

她被黑色如雾的长发包围了,整个卧室,从床蔓延到地板,她在一个由黑发编织的巢里醒来了。

巨大的翅膀安然地收在了身侧,满地的羽毛和头发,铺成了纯黑色的地毯。

春叶坐起身子,不安地走出房间,走廊上空无一人,昏暗的橙红色侵染了这一栋房子。

她的呼吸声清晰可见,这座建筑变得死寂可怕起来。

“有人吗?”

轻声的呼唤从走廊传到房屋各处,但是死寂依旧。

她走遍房屋各处,打开一扇扇门。

厕所、健身房、泳池、卧室.....一扇扇门背后都没有丝毫生气。

她最后不安地缩在玄关和墙面的夹角里,空无一人的巨大房子,仿佛是她的又一个牢笼。

孤独感、谩骂声、鞭打的声音、陌生人谈笑的声音、急促的呼吸声......

这些令她恐惧的声音,又似有若无的盘旋在她周围。少女不安地颤抖,用手抱住了脑袋。

钻心的疼痛感再一次席卷而来,第三次返祖又开始了。

无穷无尽的疼痛感让她几近崩溃,她期待着超过负荷的身体自我解脱,陷入昏迷。可是这一次,她却迟迟没有失去意识,反而她在疼痛的作用下更加的清醒。

一个在角落里泪眼模糊的瘦弱少女,这是冬泽打开门看到的画面。

凌乱的发丝混合着汗水,暧昧纠缠地贴在她的身上。

刚刚结束任务回到家的冬泽,放下手里抓着一袋彩色水果糖。

看着这个像受伤得小鹿一样微微颤抖的少女,伸开手臂,他慢慢抱住了她。摸过她的头顶,安抚着春叶。

春叶无比的清醒,疼痛感和温暖的手掌交织在一起,让她感觉格外的不习惯,但是她心底的不安感一下子就消失了。

突然她感觉到她湿漉漉的脖子一阵酥麻得疼痛。春叶睁开眼,男人的头就这样埋在她的脖颈里,轻轻得靠在她粘腻的发丝上。冬泽尖锐的牙齿咬在了她娇嫩的肌肤里。

身体的疼痛感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了,她迷茫地看着他,带着汗渍的眼皮微微颤抖。

冬泽蹭进她的发丝,把鼻尖埋在黑雾中,嗡嗡道:“我用微量的毒素暂时麻痹住了你的身体,虽然会控制不住你自己,但是再也不会疼痛了。”

慢慢的,她感觉嘴角也有液体溢出,透明粘腻的液体拉丝滴落,挂在发丝上,变成一颗一颗圆形的透明水珠,最终停在了冬泽的鼻尖上。

他跪坐在被淡黄色液体沾染得一塌糊涂的地板上,鼻尖停留着少女的唾液,但是东泽却根本不在乎这些脏乱,他盯着那些绵软细腻的发丝,那些湿粘的乌黑发丝,逐渐红了耳根。

他抬起头,看向了少女的脸庞。她杂乱不堪的情景里,却依旧美得惊心动魄,纯黑的秀发让她看起来就像神秘妖精一样美丽。

冬泽忍不住了,他伸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剪刀,找到他最钟意的发片,一刀剪下。

那缕发就这样乖巧地,毫无声息地落到了他的掌心里。

冬泽将它小心的放在了一个皮质的盒子里,然后抱起了春叶,放到了浴缸里。

他打开淋浴头,让她浸泡在温水里。

“我给你输送的毒素虽然已经很微量了。但是鉴于你还没有觉醒结束,体质太弱,还是再冲泡一下清水吧。”

春叶看着他低下头为她解开衣服,为她梳理发丝。从没有人这么温柔得对待过她,他就像她黑暗世界里的太阳,那么的温暖,那么得诱人。羞耻感伴随着奇异的眷恋感,涌上心头。

她看着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有一种想将一切都献给他的冲动。

她想成为一个,被他需要的人。

无论起到什么作用,她想被他所需要,她再也不想离开这个人了。她所体会到的温暖,已经像毒素一样侵入了她。

身体渐渐恢复,春叶慢慢的可以发出声音,几个无意义的音节响起之后,春叶看向在帮她擦拭脸庞的冬泽。

“我想一直呆在您身边,可以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