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主人的忠犬 第一章 春叶的故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尖尖的指甲,锁链,尼龙绳,晾衣架,滚烫的开水,蜡烛,细针,鸡毛掸子……春叶有一个被扭曲的家庭。痛苦是她生活……的主基调,虽然爸爸妈妈将她从噩梦一样罪恶混乱不堪的二号城区拯救出來,供她吃穿,虽然他们又将她推往了另一个更黝黑的深渊。黑色水痕的地板、污秽的痛苦是她生活的主基调,虽然爸爸妈妈将她从噩梦一样罪恶混乱的三号城区拯救出來,供她吃穿,但是他们又将她推入了另一个更黝黑的深渊。。...

尖尖的指甲,锁链,尼龙绳,晾衣架,滚烫的开水,蜡烛,细针,鸡毛掸子……春叶有一个扭曲的家庭。

痛苦是她生活的主基调,虽然爸爸妈妈将她从噩梦一样罪恶混乱的三号城区拯救出來,供她吃穿,但是他们又将她推入了另一个更黝黑的深渊。

黑色水痕的地板、肮脏的墙壁、混乱的地下室.....她的脖子上套着链子和哥哥姐姐们一起每天都挤进一个窄窄的过道里,任由一大堆穿着富贵的陌生人,用滚烫炙热的视线,探寻打量。

每过一段时间,她就会消失几个哥哥姐姐,同时又多几个弟弟妹妹。

“老杜!猎狗又来了!快点把这批货锁地道里去!”妈妈用手指拿起了钥匙,往左边转三下,打开了厚重的铁门。

“这帮土狗是不是天天闲得没事做?这都是这个月第三回了!”爸爸狠狠地推着哥哥姐姐往门里送。

春叶突然觉得的这一刻很不真实,耳朵一阵嗡嗡作响,背上一阵钻心的疼痛感让她直直倒在了地上。

“晦气!这杂种怎么倒了...不会要觉醒了吧?怎么这么早啊...”爸爸一边拎起春叶,一边骂些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滴滴滴——”银白色金属仪器一阵尖啸,几个身着白色制服的男人不约而同皱起了眉。

“大人,这对夫妇附近没有住户。”白衣梁子煜沉声对着右边的男子道,“不会有错了,这是觉醒能量波动!就是他们,近期十几起贩卖异种儿童的案子估计都是他们......”

男子摆了摆手,梁子煜低了低头,领着几个同僚快速冲进了房门。放下手的男子随后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屋子,顺着痕迹从容地走向了曾经隐蔽黝黑的地下通道。

春叶第一次睁眼见到冬泽的时候,她浑身如蝼蚁啃食一般疼痛,像坏掉的玩偶一样趴在地上,无法动弹。

冬泽就那样矜贵的站着,一尘不染的靴子就离春叶的鼻尖几厘米远。她有些晕眩,被他雪白的制服晃得睁不开眼,但是男人那双锐利的眼却死死得刻在她脑子里。

非常缓慢的,她的背上隆起两处凸起,越来越大,挣破了廉价的衣物。

一队人纷纷倒吸了一口气,一双纯黑色的巨大翅膀就这样在他们眼前缓缓的绽放。

春叶觉得额角还有尾椎骨发疯了似地瘙痒难耐,可是她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些无意识的音节。

一对稚嫩的肉粉色小角在额头上长了出来,与之而来的是一条肉粉色的尾巴,仿佛有生命一般在尾椎那不停地颤动。

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长,春叶就像一团黑色的雾,感觉用手一挥就要消失了。

“春魔种?”“还是第一次见春魔种觉醒呢......”“她的母主一定急坏了吧……”安静的地下通道传来一阵小小的议论。

冬泽盯了一会那些乌黑如雾的发丝,随即转身离开了。

春叶听着脚步声,再次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她躺在雪白色的床上,一个粉色衣服的医师按着她的手臂,对着她的脑袋低声吟唱。

不远处则传来了不大不小的交谈声。“大人,找到的儿童配对完,全给家属送去了。只剩下三个库里面没有她们,估计是要送去领养院了。”

“嗯,那六号床的记在我名字下面。”

“大人?”

“嗯?”

“这就去办。”

春叶抬起头,看向说话的男人。对方亦转头看向了她。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监护人。”

春叶盯着男人,她记得这双眼睛。

医师停止了吟唱,隐晦又羡慕地看了她一眼,按下了床头的完成键,起身退出了房间。

“假设你去了领养院,觉醒完成后将被自动划分为三等公民,直接登出领养院的系统,进入第三城区。

当然,如果你能完成歌蕾特综合素质考试,并且获得不错的分数,你也可以根据分数前往一个适合你的城区。”

冬泽俯下了身体,渐渐靠近了春叶的脸颊。

“不过,这对从未接受歌蕾特教育的你来说,其难度无疑登天。而如果我是你的监护人,你在觉醒完成至成年这段时间里将会获得高质量的教导以及......”

“我和您走。”春叶打断了冬泽的话,“我和您走,我不要去第三城区。”

她近乎惶恐地用央求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令她感到安心的男人。

冬泽直起身,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

歌蕾特第二城区 2021年7月21日春叶拥有了一个合法监护人。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