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之洛清宁 第六章 童年秋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便,她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跟神经兮兮的苏云青说了再见了。等她处理方式好流血的膝盖,跟爷爷坐在那家喜爱餐厅的包厢里时,洛清宁还会觉得自己是在作梦,做一个她永远是都不想醒回来的美梦。她紧紧地地抱着爷爷,一脸的不舍和很想念。此时的她,怕极了这是一个梦,随时随刻会醒等她处理好流血的膝盖,跟爷爷坐在那家喜爱餐厅的包厢里时,洛清宁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做一个她永远都不想醒过来的美梦。。...

于是,她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跟神经兮兮的苏云青说了再见。

等她处理好流血的膝盖,跟爷爷坐在那家喜爱餐厅的包厢里时,洛清宁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做一个她永远都不想醒过来的美梦。

她紧紧地抱着爷爷,满脸的不舍和想念。此时的她,怕极了这是一个梦,随时会醒过来的梦。那样,最爱的爷爷又会消失,她又会痛不欲生。

看着她的样子,爷爷心疼地问:“宁宁,你怎么了?是不是那个萧老师惹你不开心?”

洛清宁不满地说:“没有没有,爷爷,这么好的气氛,干嘛提他呀?”

“好好,爷爷错了,不提不提。宁宁,今天多吃点,爷爷有好消息告诉你!”

“爷爷那个人,让人觉得恶心,再说我和他也没关系,就是想爷爷,特别特别想!”

“好,好,不提,没关系最好,以后啊你想见爷爷,随时都能看到。今天爷爷在华大隔壁的清苑小区,看到一套房子特别适合你住。那个小区很抢手,爷爷交了定金,想明天带你去看看,要是你喜欢,爷爷就买下来送给你当生日礼物,好不好?”

“真的吗爷爷?我早就不想住宿舍了,谢谢爷爷,明天上午没课,我们一起去看看!”

“好,好,明天上午去。爷爷还打算下个月,来华市开一间洛氏诊所的分店。这样,我就可以常驻华市,咱们每天还可以在一起吃饭,宁宁你说好不好?”

“爷爷,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以后咱们再也不分开,天天在一起吃饭!”

洛清宁高兴的蹦了起来,重生后的选择,还真是个连锁反应。她刚手撕完塑料闺蜜钱思思,爷爷这边的情况,马上就有了改变。

她的老家在林市,洛氏诊所是当地一家百年诊所,很受人们的爱戴和信赖。前世,她在华市上大学,痴迷上了萧然后,便执意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很爱她的爷爷,自然答应了她的要求,没有在华市开分店,一直留守在老家林市。

这个要求,是她错误选择的开始,今生,再也不会重复了。

爷爷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说:“宁宁,你今天有点不一样,爷爷还怕你会不高兴。”

“不会呀,为什么不高兴?我就盼着跟爷爷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宁宁特别、特别爱爷爷。”

“爷爷也爱你,不过宁宁长大了嘛,那个萧老师,他?他是不是惹你生气?宁宁,感情里,可不能太委屈自己啊,你是爷爷的心肝宝贝,值得别人用心对待。”爷爷怕又惹她不高兴,便很小心翼翼的说。

只有爱你的人,才会心疼你。

爷爷爱她的样子,让洛清宁很伤心。以前的她到底有多蠢,才会为了那份瞎眼的爱情,放弃了真正爱自己的亲人?

“对不起爷爷,我错了。萧然,他是一个很懂权衡利弊、很会算计的人,他,他根本不爱我,根本不爱!”洛清宁又哭了,这次是为了曾经的自己。

“宁宁,他,他是不是欺负你了??是不是骗你钱?没事没事,舍财免祸,钱不够有爷爷在呀,爷爷给你。”爷爷又心疼又气愤地说。

“没有爷爷,您想多了,是我长大了,想明白了很多事。爷爷说的对,我应该喜欢真正欣赏我、认可我、尊重我的人。”

“宁宁,你真这么想吗?这么想就对了,咱不能钻牛角尖,喜欢宁宁的人多得是。爷爷一直很担心,他会伤害你,萧然跟你不合适。”

“爷爷,您早就看出来了,他对我没有真心,对吗?”

“宁宁,人发自内心的喜欢,藏不住。好比身边有一盆火,你不会感觉到冷,不会那样患得患失。宁宁,还记得小时候,那个叫秋子的小女孩吗?”

秋子,这个名字,让洛清宁陷入了回忆。

那个小女孩,是她小学四年级时的同桌,也曾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扎着两个小辫,长得甜美可人,总爱穿条漂亮的裙子。

四年级,是洛清宁最痛苦的时候。因为车祸,她失去了父母,一度自闭到不会说话。

爷爷把她接到林市后,想尽一切办法的弥补,满足她所有的要求。

当爷爷发现她和秋子在一起时,会偶尔开口说几句话后,便不惜一切代价的讨好那个女孩,只为了她能多陪陪洛清宁。

“爷爷,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和秋子就不在同一所学校读书了。去了新学校后,她就没有再联系过我,为此我还哭了很久呢。”

“宁宁,对不起,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爷爷只想你每天活得开心,却从没教过你要保护好自己,要去辨别人心。这个世界,不是童话王国,爷爷不能保护你一辈子,对不起。”爷爷长叹一口气道。

“爷爷,为什么对不起?为什么这么说呀?我很好,现在真的很好,爷爷你怎么了?”

“没事,爷爷没事,是心疼你长大了。还以为爷爷可以,能让你一辈子活在童话世界里,永远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黑暗!”

爷爷看着懂事的洛清宁,眼睛里泛起泪光,他多希望能替她挡住所有的风雨。可是,洛清宁的人生,终究要自己面对,他擦了一下眼边溢出的泪花,开口讲起秋子的事。

秋子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在认识洛清宁后,爷爷帮她们家做了很多事。但是渐渐的,爷爷发现秋子有问题。

她不仅没有感恩洛家的付出,反而在私下,时常威胁洛清宁。

开始的时候,她会说:“清宁,如果不这样做,我就不跟你做朋友了。如果你告诉家人,我说过的话,咱们也不是朋友啦!”

后来,她变本加厉,说:“你要给我这个,要给我那个,要不就不是朋友!”

当时的洛清宁,没有其他的朋友,面对秋子的威胁,常常会表现的很害怕。

最后,即便是自己很不情愿的事情,也会为了讨秋子的欢心,而勉强去做。同时,她也不敢告诉爷爷,自己心中的不快和委屈,她小心翼翼的维系这份友情。

当爷爷发现秋子在不断勒索、威胁洛清宁后,爷爷的第一反应,便是让她远离伤害。

因此,趁着当时小升初的机会,爷爷将洛清宁送进一家很贵的私立中学。

那是一家全封闭的寄宿制学校,爷爷的决定非常突然,洛清宁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跟秋子告别。当时,她拜托爷爷联系秋子,让对方务必跟自己保持联系,她并不知道,爷爷要做的,是让两人断了联系。

其实当年,秋子对洛清宁的突然消失很在意,曾经三番五次的到洛家找她。可是,爷爷不但没有告诉过洛清宁,秋子曾经到家里找过她,还想跟她继续做朋友。反而还警告了秋子和她家人,让她们再也不要联系或打扰洛清宁。

但是这一切真相,爷爷没有告诉过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