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栖山巅 道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终于等到到了京安,也确实也没人产生怀疑延岁一行人的身份,湘园是当初长留公主在京安设的,初时是专为哪些外域来做生意的人设置一的住区,但时间一久,许多异族人与周穆子民异族通婚,便有人长住于此,此处的人因大部分不都属于周穆子民,因为就可每一年交些地税,为了发展商业,“老人家,老人家”要走了,延岁想和那位老者告个别“老人家,说实话我喜欢你,不过我还有事要做,所以,来跟你告个别”。...

终于到了京安,也的确没有人怀疑延岁一行人的身份,湘园是当年长留公主在京安设的,起先是专为哪些外域来经商的人设置的住区,但时间一久,许多异族人与周穆子民通婚,便有人常住于此,此处的人因大部分不属于周穆子民,所以只需每年交些地税,为了发展商业,所以从商的税也比别处少,使得此处比京安别的地方都要繁华,宜居。

“老人家,老人家”要走了,延岁想和那位老者告个别“老人家,说实话我喜欢你,不过我还有事要做,所以,来跟你告个别”

“哦?年轻人,老身在此谢过了,不过你也不用不舍,又不是阴阳相隔,有缘总会再见的”

“呸呸呸,这是什么话,这样的话可不能胡说,有缘再见!”

“好好好,有缘再见”

进了湘园,延岁惊叹于这样的年月里,还有这么繁华的地方,长留姑奶奶果真厉害,若是她在如今的时局中,这周穆定不是现在这番模样

出了湘园,再往西走,有一座山,山上修有一座道观,延岁一行,上了山。

“有人吗?有人在吗?”陈生敲了敲道观的门,不一会儿便有一小童开了门

“请问,四位有何事?”

延安接过话茬,行了一礼“有劳道友,我与妹妹家中逢难,母亲命我们来寻沁阳道长”

“请诸位在此等候”说完便又关上了道门,过了几刻,那小童又打开门“诸位,请”

入了道观

“师傅已为几位客人布置了客房,不过还先请两位小友与师傅一聚”

“那是自然,有劳道友带路”延安接话

进了客厅,虽不大,却也宽敞,二人坐在一侧,不一会儿,一女子走了出来延岁看她似与母亲年岁一般,但又不同,脸上慈眉善目,看着和善,长相清丽脱尘,衣着朴素,唯有右手戴着一串红色的玛瑙手串,就再无其他,延岁觉得眼熟,仔细想想才想起,母亲那里也有这样的手串,只是放在一个精致的紫檀小盒中,不怎么戴,想来,这就是母亲的旧友,沁阳道长了。

沁阳盯着他们二人看了许久,喃喃道“果真是像”

“额…像什么?”延岁耳朵尖,听见了

“岁儿,不得无礼,道长我家妹妹不懂事,还请道长不要介怀”

沁阳掩嘴而笑“当然,你这小姑娘虽更像父亲,但这性子确是她的样子”

“她,道长可说的是母亲?”延岁问道

“自然”

“敢问道长,如今宫中如何,父皇母后可还安好?”延安担心了一路,终于能找个人问问

“放心吧,你们的父母安在,只是秦王早已将宫内封锁,他们虽被囚,但因太子还未找到,所以,他是不敢怎样的”沁阳,顿了顿,又说道“这一路赶来,两位小友可想到什么办法?”

“秦王的意图,早已是司马昭之心,可父亲母亲皆以被囚,若是让他们找到我们兄妹二人,父母性命堪忧,我们兄妹也会落得个傀儡的下场,”延安又接着说“不过幸好赵坤元与秦王有嫌隙,所以…”

“所以如何”沁阳追问

延安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说道“所以,应该让我去找赵坤元”他知道自己一但去了,就会受制于人,但为了父母,也只能先这样

“看来,涵儿的确将你们养的很好”

“不行,兄长,你不能去,万一你有什么闪失,就真的回天乏术了”延岁想起,郑国历史上就有一位傀儡皇帝,登基后,被下了可以令人痴傻的药,下场极惨

“两位小友,贫道,倒是有一法”

“前辈,请讲”延安很是好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