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当世 《龙魂当世》第九章 挥洒豪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彭辉彭耀小说名字叫作《血龙不世出》,提供更多血龙不世出,血龙不世出小说深度阅读。血龙不世出小说彭辉彭耀摘选:彭辉,指出他会完败,说没准除了性命之忧,当然在他们的确强悍无比的雨漠好像并不准备再再次干涉。虽然在那中央,全力备战的彭辉却好像…...

彭辉彭耀小说名字叫做《龙魂当世》,这里提供彭辉彭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魂当世小说精选:客栈外面,和荒山镇其他地方一样,只有有争斗就一定有一群围观者;不过此时这群围观者可不敢像平常一样大吼大叫,反而十分安静,只是不时地有几丝窃窃私语。毕竟,随着龙魂风波越演越烈,即便有各大顶尖势力的限制,但那些魂力无限接近五百的修士还是成群结队地挤入荒山镇,这些人当然是有一些见识的,知道什么该惹,什么不该惹。显而易见,中央那气得魂力剧烈波动的幻汐皇子当然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所以他们此时也不敢乱语以免触了那他的霉头…

客栈外面,和荒山镇其他地方一样,只有有争斗就一定有一群围观者;不过此时这群围观者可不敢像平常一样大吼大叫,反而十分安静,只是不时地有几丝窃窃私语。

毕竟,随着龙魂风波越演越烈,即便有各大顶尖势力的限制,但那些魂力无限接近五百的修士还是成群结队地挤入荒山镇,这些人当然是有一些见识的,知道什么该惹,什么不该惹。

显而易见,中央那气得魂力剧烈波动的幻汐皇子当然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所以他们此时也不敢乱语以免触了那他的霉头而遭池鱼之殃。

因此只有那离得稍微远些的人们才敢聚在一起谈论,不过作为代价,他们是别想完整地目睹这一场少年对决了。

“看来真如那神秘强者所说,他只是看不惯以大欺小、以强欺弱,这不,他明知对方是幻汐皇子,实力定然是新一代的佼佼者,却还是让那少年去挑战?这不是送死吗?”

“看来他还是有些忌惮啊,毕竟完全得罪了幻汐皇室的话,他如果没有与之相当的背景,那么至少在这幻汐帝国他是活不了啊!”

“唉,这少年平时虽然强硬,但对上这等新一代的超级强者,也只有饮恨哪。”

显然,这些在外围私下讨论的人并不看好彭辉,认为他会完败,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毕竟在他们看来强横的雨漠似乎并不打算再继续插手。

但是在那中央,备战的彭辉却似乎跃跃欲试。他的曾祖父曾为幻汐皇室立了很大的功劳,但却因为一次失误而被驱逐出了皇室,导致了他们这一系逐渐衰弱,而最终到了他这一代,父母早亡,整个分家就只剩他孤苦一人,而且还流落荒山镇,除了这家神秘的客栈外,他继承的东西中再无可用之物,他自己竟然之前还在为本命之魂发愁。

一想到自己的家系所受到的委屈,他自己心中也时常憋着一口气。而如今,面对皇族中新一代的不断针对,他这憋了很久的气也终于忍不住了,他想借此机会那彭耀出气!

雨漠也有着类似的经历,不过他更惨,昔年属于龙魂殿“十大洞天”中实力还偏上的年轻强者,却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加了莫须有的罪名,不光被踢出龙魂殿,还时刻面临着家族高手和他们所雇的杀手的追杀,那些年可谓是非常凄惨。

不过还好,后来听说由于他的妹妹天赋超绝,因而他的家人并未受到牵连。不过自从他知道是谁最激进地给他安罪名,派人追杀他时,他便发誓要复仇!

所以他和彭辉可以说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尽管彭辉还不知,但他显然不可能像那些私下讨论的人说的一样真就这样放手不管了。

他所修炼的“雨道”中,有一法可以洞悉他人的真实水平,当然也有局限,在面对比他强的人时就没这么神了;但是用来洞悉比自己弱很多的彭辉,当然是绰绰有余了。因此在看穿彭辉的真实水平后,他也放心了,看来彭辉不仅经历和他相似,就连同一年龄段的实力也不比自己当年弱,要知道他当初可是“十大洞天”之一呀,实力可是那一代的上端啊,彭辉在外“自缚”这么久,在解除束缚后竟然也可与他当年相提并论,所以他在感到欣慰的同时,也对彭辉有了充足的信心。

战斗开始,不同于雨漠一贯的后发制人,彭辉此时战意正浓,二话不说就先出手了。双拳出击,不过却不是胡乱地挥动,仔细一看,竟还有几丝玄妙。

“哼,不过一式凡级武学,也妄想和我斗!”彭耀看出了彭辉拳风的奥秘,当下不禁嗤笑;果然在他看来彭辉不过只是好运能炼化本命之魂罢了,连仙术、神通之类的都没条件修习。

“让你看看什么是仙法!”彭耀叫嚣道,旋即他也猛然伸出了一只手,直接向彭辉攻去,看似普通的拳头上,竟有符文在闪烁。

彭辉双眼顿时一缩,他也发现了那神秘的符文,料想当是彭族的至强法术;想不到彭耀直接用出了大杀招,他是不想给自己一丝活路,要一击必杀!

也有观看的人叹息一声,没想到如此快就要分出胜负了,虽然两人魂力强度相差不大,但显然身为皇族的彭耀有太大的优势了;明眼人都看出了彭耀这一击的凶狠,而彭辉仅用凡间武学怎能相抗!

在发出这一击的同时,彭耀也不着痕迹地扫了雨漠一眼,看到他并无动作后,顿时像是少了什么心腹大患一般,攻击变得更加明快了。

不过雨漠是何等实力,怎会没注意到彭耀的细微动作,不过他还是站在原地,那目光依旧盯着彭辉的双拳动作,有异彩闪现。

“这天赋比我还强啊,竟然这么年轻就能将凡间武学整合成仙法,从而创造出自己的术了啊!”心里赞叹着,雨漠继续看着战斗,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

“看你怎么挡我的破山拳!”快与彭辉碰撞时,彭耀大笑道,这门神通所属的功法可是彭族的祖传功法之一,他现在也仅能施展第二重而已,而这破山拳便是其中之一,他全力发动的话甚至可以暂时和刚达到二阶的修士抗衡。所以在他看来,彭辉是死定了。

“那可不一定,”彭辉随意一笑,紧接着他的拳法竟然开始变得让人看不清轨迹了,”你且接下我这招,碎星拳!”

话音刚落,彭辉那不断闪现的拳影终于和彭耀的破山拳相撞。

没有任何的巨响,两人竟然同时停了下来;就在周围人还在惊骇的时候,彭耀慢慢地抬起了头,不过此时他的表情却有些僵硬,或者说流露着痛苦,他看向彭辉的目光也充满骇然之色。

“咔嚓!”

突然有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众人也都突然安静了下来,目光始终停在了两人身上,他们试图搞明是谁的骨头断了。

“啊!”彭耀终于忍不住一声惨叫,他痛苦地收回了那只手,不过发现却无法灵活运动了。他不仅被破了法,还连带这只手都受到了重创,他还是一阶修士,无法自由接骨,毕竟那是二阶修士才能做到的,可以说现在他的战力已经大幅下降。

“这就承受不住了,这还有一拳呢!”彭辉却毫不客气地说道,的确先前他也遭受了不小冲击,但显然没彭耀的惨,这顿时让他感到一丝快意;他整合凡间武学创造的仙法竟然胜过了彭族的至强神通,虽然彭耀没动用全力,但他也一样,要知道他还有一拳呢!

“轰!”

彭辉毫不留情地挥动另一拳,自下而上,直接将惨叫中的彭耀下巴给打得合拢,而后将他击飞了出去,落在了几十米远的地方。

围观的人赶紧闪开了,同时也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牙齿都被打掉几颗的彭耀,又回头看那缓步走来的彭辉,满目骇然!他们先前还不太看好彭辉,没想到几个呼吸的功夫,那本该垂死的彭辉却直接碾压了那不可一世的彭耀。

差距明显!众人一致地表态。这可不是由于轻敌啊,因为就算轻敌,对于彭族新一代的顶级强者来说也至多吃个小亏,怎会像现在这样完败?

一想到这,他们看向彭辉的目光也奇异起来,没想到与彭耀几乎同龄的彭辉竟然完胜了彭族天才——这说明他的实力至少比彭耀强,可以和新一代年轻人的巅峰抗衡。

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原本刚成为修士的彭辉竟然如此强横,不仅魂力和彭耀相差不远,还硬生生地击败了他!这是一个神话啊!

想到此处,他们也把目光投向了那一直站着,始终对彭辉充满信心的雨漠,回想起先前雨漠那盖世神威,他们也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说这两人无关的话,恐怕在场还真没几人相信。

“怎么可能,我竟然败得这么彻底,还这么快!”稍微缓过一些的彭耀不甘地吼道,他出道以来,还从没败过这么惨嘞!他到现在都难以置信!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败了就是败了,”彭辉走近,直白地说道,”生死搏斗,可没人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众人也表示认同,看来顶级势力里出来的年轻人历练不足啊,明明输了还不接受,可见他们平时的生活根本就没波澜,过得太轻松了;可能由于如今同样没什么显赫背景,一些人看到顶级势力里出来的彭耀输得这么惨,竟还有一丝快意——他们也希望有人可以教训一下这类人。

“可恶!我一定要杀了你!”看到彭辉步步紧逼,彭耀也一惧,看来对方竟然是要对他下杀手了,这让他在惊惧的同时也愤怒无比,这个少年竟然敢杀他,敢杀幻汐皇子!因此他现在也准备不惜代价地灭杀对方。

心里怨毒着,彭耀迅速地摸出一块晶石,而后猛然捏碎,旋即他身边的空间开始扭曲,瞬间凝聚成一个虫洞,仿佛有什么人要从里面走出!

“哈哈,等领队的长老到了,你将尸骨无存!”看到空间通道出现,彭耀那怨毒的心声终于发了出来,让周围的人都是一惊!

“他要召唤彭族长老,有王者要来了啊!”

“天哪,他不计后果了吗,若是王者出现的话天荡山脉中的至强神兽一定会暴怒吧!”

众人顿时不安了起来,因为彭族凡是有资格成为长老的人,无一不是一名强大的王者,而这等强者前来,天荡山脉的兽王怎能放任不管!一想到这,他们开始使出了生死速度向荒山镇外跑去,像迅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近在眼前,彭辉也是一震,他没想到彭耀竟还有这等手段,他刚才动用至强一击,就是为了趁彭耀稍微轻敌而迅速让他丧失战斗了,使他有底牌也无力使出,没想到他能召唤彭族强者;更让他没想到的还是他居然这么疯狂,不计后果也要灭杀他!

然而,还不待彭辉做出反应,一道光影迅速从他身旁擦过,实在是太快了,直到它撞在了空间虫洞上,爆发出剧烈冲击波,就要将他震碎时他才发现。

不过就在那一瞬间,彭辉却被一股强大的吸力超快速地吸走,避过了危险,而那空间虫洞,则是在迅速地崩溃。彭辉依稀地见到,那原先倒地在那旁边的彭耀不知何时也被轰飞了出去,看着就要落出荒山镇。

仙光一闪,没有一点剧烈的响声,那个空间虫洞终于是消失了,而待光芒退去后,那里只插着把剑。

不知为何,彭辉光是盯着那把剑看,眼睛都流出了血;他赶紧收回了目光并迅速吞服了一枚灵丹恢复,那把剑实在是太让人心悸了,才看了一眼,眼睛就流出了血,可想而知,它的真实威力是有多么的惊人!

这时,那原先站着不动的雨漠却慢慢走近,而后拔起了那把剑,而后它迅速变化,竟化为了一把油伞,赫然是雨漠的那把——也就是说,刚才那一击是他使出的。

彭辉这时也注意到了,不过环顾四周,好在刚才的人都跑光了,除了他,没人再看到这一目。毕竟现在想也知道那把剑的不凡啊,他可不希望有人走漏了消息,给雨漠引来麻烦。

可以说,他现在更加相信雨漠了。

看到雨漠对他致以和善的笑容,彭辉也立即回笑,随后也跟着他慢慢走回客栈中。

在这过程中,回想起先前听人谈论的话,魂力五百以上的修士这次不准进入荒山镇及天荡山脉,彭辉感到诧异,因为雨漠的实力显然超出了这个限制,不过为什么他没事?

(未完待续)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