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宠妃,太子你别跑 第3章 君淮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二日早晨,淡淡的清风席卷而来,偏远的小院中——了不适应的复活的白芷落,靠在庭院中的老檀木美人榻上,原本一个孤女,在白府也并不得宠,生活待遇本应是及差的,但此时的小白芷落看向院里的桃花树,面含笑容,“小芸,跟我说说,最近几天白府之人的动向罢。”说起她今世如此喜欢桃花,还是因为一个人呢。。...

次日清晨,淡淡的清风袭来,偏僻的小院中——

已经适应的重生的白芷落,靠在庭院中的老檀木美人榻上,本来一个孤女,在白府也并不受宠,生活待遇本该是及其差的,但此时的小院,可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差。

白芷落看向院里的桃花树,面含笑容,“小芸,跟我说说,最近几天白府之人的动向罢。”说起她今世如此喜欢桃花,还是因为一个人呢。

“是,小姐,昨天二夫人去找老爷告了状,但最后从书房被轰了出来,”小芸行礼后,如实禀报。

“扑哧——”

白芷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早就提醒她了,却不相信,哎,没办法。

之间小芸看了脸上有几分笑意的小姐,也是高兴了起来,随后又继续说道,“还有老夫人也是在昨天下午,去了净慈寺为白府祈福。”

但听到这话后,白芷落脸上笑意却骤然消失。

因为她突然想起了前世,也就是在老夫人去烧香之时,发生的一件事。

很快回过神的白芷落,打断小芸想继续汇报的念头。

“小芸,去叫一辆马车,就说咱们去静慈寺陪老夫人一同祈福。”因许久未说话,声音还有些沙哑。

“是,奴婢这就去。”被打断的小芸没有任何迟疑,行礼退下,轻声应到。

再她眼里,小姐就是她的主子,她说的话,即使有所疑问,也要执行。

很快院子里便只剩白芷落一人,她看着不断四处飘落的桃花,

突然白芷落脸上泪珠顺着脸颊不断留下,她抬头眺望远方,嘴唇微动,“君淮风——”

一处古朴华贵的屋子里——

一个身穿粉衣的丫鬟悄悄趴在一个浓妆艳抹的贵妇人耳边,说道,“二夫人,奴婢听说那个小野种出府了。”

那二夫人衣袍华丽雍贵,但行为举止却有些不堪入目,穿在她身上有些滑稽可笑。

二夫人又想起了,她昨日去老爷书房告状,结果竟是她说什么,老爷都不信,因为她脸上居然半丝被打的痕迹都没有!

结果因为这件事,还害得自己被禁足7日,不得出院。

她眉头都拧在了一起,显得更加难看,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漆木的桌子,震得整个屋子都不停回荡,“哼,这个小贱种,我这回定要她好看!”表情有些狰狞。

随后她抬手召了召之前说话的丫鬟,“桃红,过来,你去......”

二夫人露出一丝阴险狡诈的笑容,嘴唇勾了起来,显得那么诡异。

这边,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白芷落主仆二人就坐上了马车,

不得不说小芸找来的马车还算舒适,路途很是颠簸,但坐在马车里,却几乎感觉不到不适。

不久,马车行驶到了一处密林,郁郁葱葱的树木,伴随着和风煦煦,格外的寂静,甚至安静有些吓人,柳树轻轻摇摆着枝条,不断飘扬的枝叶显示着,其实并不太平静的树林。

倏然,风云突变,一道道烟尘连连卷起,就连那枝叶也不安分婆娑起来。

马车里,闻声而惊的白芷落心中瞬间做出了判断。“有人在打斗!”

她还尾做出什么动作,马车的华丽顶盖就不知被何人掀了起来,霎时间,烟风狂卷升腾,树叶沙沙作响,就连沉稳的马车此时也因此向一侧翻了过去。

白芷落拽住小芸,冲她大喊,“小芸,跟我一起跳!”

接着就见她蜷缩起身子,向外惊险一跳,侧滚而去,翻滚了许久,才停了下来,险之又险,幸好只是手臂擦伤了一些。

而被白芷落一起拉出马车的小芸因为内心有些惊恐,竟然直接晕了过去,还有命运更是凄惨的车夫,没来得及跳车,竟是直接被压在了马车的废墟之下,看来也是凶多吉少。

白芷落在经过一番激烈的动作,本来素若凝脂的肌肤,擦出一道道伤痕,就连翠绿色的纱裙也是几近破损,勾扯出一道一道的丝条,看上去有些落魄。

但她空灵不知深浅的眸子,依旧清澈的如溪水一般透亮。

她累的有些脱力,靠在一棵树根下,打算要休息一会儿。

而此时已经有些放松警惕的白芷落,又是毛骨悚然起来,凭着有些过人的直觉,她察觉到一丝杀意在她背后惊现。

她迅速提起了剩下的仅有的力气,猛地一翻,在早已经有些凌乱的地面打了个滚儿,只见一柄匕首带着寒光一般的锋利,射向了白芷落刚才所在的位置。

她心中大为所惊,若不是因为她的直觉,刚才就已经死了!

而此时面朝天的白芷落终于注意到了躲在树上的黑衣蒙面人,只见那黑衣人看见一击未中,继续向白芷落杀来。

他手持剑刃,眼神中凝出一股寒意,带着逼人的气势,向她腾空刺来,白芷落明白这次她已力竭,无论如何也逃不过这一剑了,她有些绝望,“难道重活一世,我就这样又再次死去了吗?”

可就在这时,却见从远处茂密丛林中又飞来一个黑衣人,渐渐的黑衣身影在白芷落眼中越发清晰,让她心中不由得更加心灰意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