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医生,您妻子病的不轻 第3章 她可比你干净多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乔南初并不我相信林舒雅能大发善心,挂了电话后她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那就是叶家的医院,这份工作丢了就丢了,以后跟叶家桥归桥路归路彻底撇清关系关系了。现下她要找到了新工作既然是林家的医院,这份工作丢了就丢了,以后跟林家桥归桥路归路彻底撇清关系了。。...

乔南初并不相信林舒雅能大发善心,挂了电话后她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既然是林家的医院,这份工作丢了就丢了,以后跟林家桥归桥路归路彻底撇清关系了。

眼下她必须找到新工作,否则别说房租了,她连饭都吃不上。

回家后她洗了个热水澡,胸口的牙印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昨晚的屈辱,她恨恨的搓了又搓,可那排整齐的牙印像是烙印在她身上,始终挥之不去,连同昨晚的记忆。

许是太累了,洗完澡出来,乔南初沾床就着了,被角甚至还有些潮湿。

迷迷糊糊间,她做了个梦,梦到那个男人又回来了,浑身是血,掐着她的脖子问她为什么要背叛她,她很想问一个强-奸犯懂什么是背叛,可她呜咽着根本说不出话来。

等她惊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看了一眼手机,有一条林舒雅的短信,“豪世华庭酒店1912房,现在过来!”

她居然真这么好心,乔南初着实有些意外。半小时前的短信,没时间细思,她披了件衣服就出门了。

好在隔得不远,十分钟后,她站在酒店房间门口。房门没关严实,轻轻一碰就推开了。

“林舒雅。”客厅空空的,乔南初朝卧室喊了一声,没有人应。

扫了一眼沙发,是林舒雅的衣服和包没错。

“进来。”卧室里传来林舒雅的声音。

乔南初走了过去,伸手推开了门,一眼就看见卧室正中间的大床上颈首交缠的男女,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儿。

“对不起!”她本能的道歉,避开目光,转身要走的时候她忽然意识到什么。

那个男人,肖韦光!

林舒雅和肖韦光!

“韦光,南初来了!”林舒雅故作柔软的声音提醒肖韦光的同时,也给了乔南初当头一棒。

肖韦光置若罔闻,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惹的林舒雅娇声连连。

乔南初人都傻了,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僵了足足一分钟,听着他们越加火热,她终于控制不住冲到床前,朝着忘我的两人劈头盖脸打过去。

“乔南初你疯了!凭什么打人!”林舒雅躲进肖韦光怀里,像个楚楚可怜的小媳妇。

乔南初的视线全部集中在肖韦光脸上,她气的浑身发抖,声音也颤的不行,“肖韦光,你这是什么意思?”

肖韦光就那么搂着林舒雅,不慌不忙的回答,“看不懂吗?男欢女爱啊,你喜欢的,我也喜欢,跟你学的。”

粗俗的字眼,赤.裸裸的嘲讽。

“可她是林舒雅啊林舒雅!”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从小一起长大,和她亲妹妹有什么区别?他跟谁在一起不行,为什么偏偏是林舒雅?!

“林舒雅怎么了?”肖韦光凑近林舒雅,在她嘴唇上轻咬了一口,“我一直都很喜欢她!”

他掀开毯子,露出一抹刺目的红,下巴指了指说,“看到吗?她可比你干净多了!”

他意思很明了,林舒雅还是处,并且愿意把第一次给他,但她乔南初已经脏的彻彻底底!

林舒雅眼神闪了一下,连忙起身抓过床头柜上的银行卡塞给乔南初,意味深长的开口,“南初,你和韦光的事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但日子还是要过的,拿着这些钱走吧,以后别再我们面前出现。”

乔南初没有动,依旧死死的盯着肖韦光。

肖韦光被看得浑身不适,起身将林舒雅又捞进怀里,带着她一同倒进绵软的被窝,“管她去死!”他低头,吻的更加投入。

乔南初动不了,只有睫毛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她脑子一片混沌,完全失去了思考力,身体也像被抽空了力气一样绵软无力,随时都会倒下去。

安静的房间里再次铺开林舒雅愉悦的声音,以及肖韦光特殊的粗喘声。

一切都是那么的融洽,这个男人再也不属于她!

她忽然想通了,昨天不一定是她和肖韦光的结局,但今天一定是她和肖韦光的终点。

乔南初捏着银行卡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倏地一笑,回头问道,“你知道林舒雅十四岁堕胎的事儿吗?”

床上的暧昧戛然而止,乔南初满意的勾唇,“祝你们性福!”并随手关上了门。

他是想用林舒雅来恶心她吗?希望他没有被自己恶心到!

出了房间,乔南初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空荡荡的走廊和手中的银行卡,笑了!

酒店大门外的广场上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车里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慵懒的靠着,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点敲着自己的膝盖,像是在等待。

不一会儿,有人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处理干净了?”男人姿态懒散,声音却格外的肃冷。

“全都删干净了。”助理崔旭恩点头,他有点问题想不明白,“池总,所有的录像我都看了,都没拍到您的脸,为什么非要一家一家的去删呢?”

再说,删录像这种小事交待一句就行了,至于他亲自来监督吗。

池牧野长腿交叠,随意看向窗外,答非所问的开口,“聘礼准备好了吗?”

他并不关心有没有拍到自己,毕竟衣不蔽体的不是他。

得,这又是一个崔旭恩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的问题,“准备好了,明天一早就送过去!”

“嗯。”池牧野点敲的动作越来越快,他难得心情这么好,但想要另外的事,他的眸色瞬间凝肃了许多,“一定要在结婚前将雄哥等人处理干净了。”

伤着他事小,要是伤着他媳妇……想到‘林舒雅’,他双眸危险的眯起。

第二天早上六点整,林家门口齐刷刷的停下一排豪车,没等林妈询问情况,十几箱大大小小的聘礼被搬进林家。

林舒雅闻声下楼,一眼就看见为首的崔旭恩,恭恭敬敬的站在客厅中央,正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审视着自己。

她扫了一眼聘礼的数量,似乎并不少,但并不影响她要嫁给肖韦光的决心,“我不同意!除非你们是肖家的人,否则你们的东西怎么搬进来的就怎么搬出去!”

“肖家?”崔旭恩不知道她说的肖家是不是他知道的那个肖家,但不管哪个肖家都不及他们池家千分之一。

林爸没说话,只咳嗽了一声。林妈会意,将林舒雅拉到一边,“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就这样说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