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帝妃 《清宫帝妃》第10章破勇之阵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白虎须弥芥子境小说名字叫作《清宫帝妃》,提供更多清宫帝妃小说书名,清宫帝妃。清宫帝妃小说白虎须弥芥子境摘选:白虎。这一刻,自踏进雾气后意外发现的极其之处,好像都有了基本上的解释,徽音恍然大悟想起,这片雾气中游离状态的非常特殊气…...

白虎须弥境小说名字叫做《清宫帝妃》,这里提供白虎须弥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清宫帝妃小说精选: 这一次险遭毒手,即便身怀异能的她,6岁的小身板终究是虚脱至极了。那个时候的徽音吃力地偏头看看手腕上的小镯子,怎么也不敢按下其中的一颗钻石,她害怕一旦使用定位系统,等来的不是救援,而是老头子的下一批杀手。那么,听天由命吧!若能活着,便是幸事,若死了,也只当是命该如此好了!大床上安睡的徽音猛然翻身而起,姣好的容颜上神情极端可怕,良久才抬手揉揉额头,渐渐平复了心率和精神。她轻嗤一声,口吻冰凉地自言自语:“居然会梦到那个时候…

这一次险遭毒手,即便身怀异能的她,6岁的小身板终究是虚脱至极了。那个时候的徽音吃力地偏头看看手腕上的小镯子,怎么也不敢按下其中的一颗钻石,她害怕一旦使用定位系统,等来的不是救援,而是老头子的下一批杀手。

那么,听天由命吧!若能活着,便是幸事,若死了,也只当是命该如此好了!

大床上安睡的徽音猛然翻身而起,姣好的容颜上神情极端可怕,良久才抬手揉揉额头,渐渐平复了心率和精神。她轻嗤一声,口吻冰凉地自言自语:“居然会梦到那个时候的事,真是糟透了的感觉!”

大约是被梦境刺激了某根神经,那女子一条腿屈膝,双手后撑在床上,眯着眼侧目望向窗帘缝隙的外面,心里面极为不爽。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眼眸微阖一瞬,翻身下床找起昨天丢开的那套汉家裙衫,仿佛是打定了什么主意似的。

徽音出了无涯居,举目四望,只能看到周围方圆一里的草地,再外面就是白色的雾气,仿佛在用这样的方式保护着什么一般。她忽然想起,安倍若音说过的话,这里是一个独立于世的空间,如果想要看到其他的地方,就必须破除一个个的阵法,既然如此倒不若试试看,也许能获得一些意外之喜。

想到就做,本来准备离开须弥境的少女忽然起念要破阵,她站在无涯居门口,以所在之处为圆心,随便挑了一个方位信步而去,此时此刻的司马徽音,只是从母亲那里得到了关于这个空间的寥寥数语,却敢如此大胆尝试探索须弥境,待得日后回想起来,她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比起现代那些危险和谋害,这个神秘的地方固然有很多引人贪念的存在,可终究未知不是吗?

下了小山坡,已经到了出现迷雾的地方,只要向前一步,就会融入浓雾之中,徽音心知这雾气之中说不得就有阵法,所谓处处皆是入口,亦处处皆是出口,能否成功端看她的能力和运气了。摸摸腰间藏好的软剑,一身裙衫的少女毅然踏入迷雾里,同时暗自调转体内灵力运行周身,仔细感受着四周的一切。

这片雾气中游离着一种特殊的气息,和往常接触的天地之气不同,好像失了一种平衡,某种成分多了一些。徽音正要进一步探查,突然,敏锐的直觉让她侧身倒地滚到了一边,睁眼看去时发现,刚刚站着的那里出现一只庞大的猫科动物的爪子,呈白色,有倒钩,随着爪子地抬起,连带着一块土皮都被掀起来了。

凛冽的煞气扑面而来,伏地的少女翻身而起,娴熟地抽出腰间软剑,灵力灌注其上令剑刃挺直,此时这里的雾气已略微淡了些,依稀可见那个庞大的阴影是何种模样,没想到这一看之下,让徽音震惊了。

约莫两层楼高的体型,笼罩着灵气的皮毛,黑白相间的纹路,巨大的猫科动物脸型,赫然正是一只满身灵气的白虎。这一刻,自踏入雾气之后发现的异常之处,似乎都有了基本的解释,徽音恍然想到,这片雾气中游离的特殊气息,那些使天地之气失去平衡的浓重成分,应该是金元素吧。

普天之下,万事万物均是由五行元素组成的,五行之间相生相克,循环不息,一旦失去平衡,所造成后果是十分严重的,轻则万物动荡不安,紊乱自然法则,重则可使天地间的各种成分混乱重组,彻底毁灭一切。

白虎乃是四大神兽之中的西方守护神,而西方正是属性为金,这么说来她闯入的是这头神兽的范围?还是说白虎只是这须弥境的第一个阵法?可无论哪一种可能,徽音都无暇思考了。

那威风凛凛的白虎一爪子拍下来,某少女狼狈地躲开,还吃了一嘴的尘土,实在算不得好事。

“区区人类,何以闯入此间?”白虎连续攻击,獠牙尖尖的大嘴长啸一声,不善地问道。

“本是此间主,何来闯入之说?”乘着一个间隙,徽音傲然责问。

“哼,一丝修为也无,胆敢自称是主?”白虎满是不屑的冷哼,爪子越发大力许多。

“降了你,又当如何?”什么修为不修为的,徽音自是听不明白,不过她也知道,制服了白虎,自然能够得到承认,所以说,安倍若音留下的礼物,拆封起来还真不容易啊!

避开虎爪的同时,徽音将灵力运用到极致,以保持身形的灵活和五感的敏锐,借着跳跃的工夫,她大致知道这一片应该是个林子,大多数的树上都有些藤蔓之类的东西,再一次借树枝弹跳而起,手中的剑径直刺向白虎的脖颈,谁知不仅没刺进去,还被一爪子拍了出去。摔到地上的徽音摇摇头让晕乎乎的脑袋清醒过来,视线扫过落地的软剑扭曲的剑刃,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些犯难,心底不由地喟叹:神兽到底是神兽,皮可真厚!

不过……认输那种事可不会发生在她身上。再度爬起身,徽音左、右手各捏了几条藤蔓,借着树干的弹力飞向白虎的位置,却在马上正面相对时急转身形,右手中的一条藤蔓直绕住那个庞然大物的左前腿,继而凭着灵活劲将藤蔓的另一头牢牢绑在一棵大树上,如法炮制,用藤蔓缠住白虎的其他三条腿及尾巴,飞快绕着它掠过一圈,狠狠将悬空地藤蔓踩到落地,顿时,庞大身躯的神兽四蹄悬空,浑然倒地趴了个展。

徽音拈着一条小藤蔓,笑眯眯地走到白虎的脑袋旁边,靠在粗壮的神兽前腿上,平复急喘的呼吸后道:“哎,我赢了哦!”

“哼!”白虎冷哼一声,全身灵气笼罩,缠着它四肢的藤蔓瞬息化为轻烟,而它本身,则优雅地站起来,抖抖身上的灰尘,骄傲地斜睨了一眼比它小那么多的少女:“金之阵法已破,你的勇气可嘉,姑且算是须弥境的主人吧!”

眼看这头老虎转身要走,徽音不满了:“喂,你到底是不是神兽啊,什么金之阵法,你倒是说明白点啊!”

白虎不耐烦地回头,如君王一样蹲坐在地上,这才娓娓道来:“看在你是小音女儿的份上,且为你解解惑。我是西方神兽白虎的后裔,是须弥境的守护兽,金之阵法是由我镇守的,你有大无畏的勇气,破此阵所需的就是勇敢,难不成你真以为小小的藤蔓绑得住我,还是以为破阵就是制住我?简直是白日做梦!”

“这么说你也不是真正的白虎嘛,那还神气什么?”徽音被一只老虎鄙视的愤懑爆发,同样赏了眼前巨物几个不屑的眼神,“这须弥境的阵法是怎么回事,且说来听听啊!”

白虎闻言一噎,大大的眼睛先是怒火难掩,随即又变成了失落:“算了,小音要我护着你,才不和你一般见识!”似乎感伤完了,这头神兽后裔抓了抓脑袋开始尽职尽责了,“须弥境的阵法共有五层,每一层一个阵法,金之阵法是第一个,要不是小音,这个阵法才没这么简单,只不过是我受小音之托给你放水了而已。”

徽音仰头,看着白虎一脸“要不然你以为破阵这么容易”的得瑟样儿,忽然有些无语了。听起来这老虎对她老妈十分依恋一样,不过说到“放水”,目前看来倒是真的,毕竟,即便是她自己也不相信所谓的阵法会这么简单。

“那这些阵法是不是按照五行生成的,如果破阵,必须要按顺序来吗?”正事上徽音绝不含糊,从这一场遭遇中,她隐约觉得想要真的成为须弥之境的主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如果不能多了解些情况,恐怕……后果难料啊!

“还行嘛,能想到这些,不愧是小音的女儿。”白虎终于正眼看了看爪边的少女,依着提问道,“因为小音不在了,须弥境的传承中断了17年,超过了血脉传承法的时限,所以它自发启动传承阵法,将一切归于迷雾之中,等待有缘人破解阵法以便重新认主。”

白虎抖抖脖子上的毛,继续解释:“大概在一个多月前,小音的灵魂唤醒我,拜托我镇守第一层金之阵法,说要将须弥之境传承给你,嘱咐我将阵法传承的奥妙告诉你,不过说起来你也很幸运,第一个踏入的就是金之阵法,没有弄错破阵的顺序,简直是意外。”

徽音听着这头老虎最后那句话中的难以置信,猛得揪住它的毛,恶狠狠地反问:“这么说,我万一弄错了顺序,就会彻底消失了,而你这头死老虎也不会管?”

白虎用爪子撸下揪住皮毛的那只手,满不在乎地说:“放心好了,踏错阵法顶多遭些罪,再重头破阵就是了,好歹须弥境被安倍家族经营多年,早已沾染了属于安倍家的血脉气息,不会要了你的命的,纵使须弥之境尚未真正认你作主,也会有限度地保护你。”

“金之阵法已破,被此阵所封的是小音移植的一片热带雨林和热带作物,位于须弥境的西北边,等我隐去后雾气就会散去,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以后非特殊情况我都不会出现,等你能够进去瀚海天音时,那里有关于须弥境的一切记载,好好努力吧!”白虎抬起右前腿拍拍徽音,差点拍得她吐血。

被拍得啃了一嘴泥的某少女恨恨地盯着那头老虎逐渐消失的身影,“呸呸”吐了两口秽物,心情实在称不上好。却在这时,周围的雾气大片消失,露出了里面的一切,热带地区生长的植被,一一裸露出来,有高大的树,细嫩的草,还有自由自在的小动物,空气中都是湿热的泥土气息,正是热带雨林给人的感觉。

徽音抬头打量四周,无意间看到一条伪装成树枝的蛇,登时就警觉了,那年被空降到亚马逊,给她的记忆实在是太深刻、太深刻了。小心避开后继续往林子里走,过了好久才穿出这一片丛林,没想到入眼的居然是一块块整齐的田地,上面种植着不同的东西,且不同成熟期的作物此时都硕果累累,实在是奇怪的现象。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