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盗!放下那个包子 《强盗!放下那个包子》第10章 剿灭飞龙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慕千尘小说名字叫作《强盗!放下自己那个包子》,提供更多强盗!放下自己那个包子小说书名,强盗!放下自己那个包子。强盗放下自己那个包子小说慕千尘摘选:慕千尘脸色凝重的而立楼台之上,对外面的喊声非常淡定从容。“各位,现在的我们飞龙寨…...

慕千尘小说名字叫做《强盗!放下那个包子》,这里提供慕千尘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强盗!放下那个包子小说精选: “出什么事了?”金宝贝不解的问。林婶只答了句“快走”就离开了,她抓了木柴进灶里,把周围易燃的东西扫开跟了上去。“剿灭飞龙寨,还我们安宁!”寨外的喊声透过厚重的墙传入,那是村民的声音。金宝贝瞪大眼看着广场上乌泱泱的人,寨里所有的人都齐了耶!慕千尘脸色凝重的立于楼台之上,对外面的喊声十分淡定。“各位,现在我们飞龙寨被人诬陷,外面的村民吵着要一个说法,从今天起,寨门关闭,任何人不得出入,直到我回来为止,切记不可与村民们发生正面…

“出什么事了?”金宝贝不解的问。林婶只答了句“快走”就离开了,她抓了木柴进灶里,把周围易燃的东西扫开跟了上去。

“剿灭飞龙寨,还我们安宁!”寨外的喊声透过厚重的墙传入,那是村民的声音。

金宝贝瞪大眼看着广场上乌泱泱的人,寨里所有的人都齐了耶!慕千尘脸色凝重的立于楼台之上,对外面的喊声十分淡定。

“各位,现在我们飞龙寨被人诬陷,外面的村民吵着要一个说法,从今天起,寨门关闭,任何人不得出入,直到我回来为止,切记不可与村民们发生正面冲突,以免误伤他们我会将诬陷飞龙寨的人查出来还我们一个清白。我不在的期间由月奴负责,大家要安静等我回来,可以做到么吗?”

“可以!”全寨的人回答的十分干脆。

慕千尘跃身而去,金宝贝看傻了,轻功啥的最酷了,她也能做到么?金宝贝看了看自己的体形,还是算了吧……

王都禁卫军总司部。

“墨!你能跟我解释一下关于飞龙寨背黑锅的事么?”慕千尘一掌拍在桌上,双目冰冷的盯着正在看文书的人。

萧墨放下手中的文书,说道:“我也是今天早晨才听说了这件事。”

“所以?”他目光逼人。

“你先冷静一下,这件事我相信肯定不是你们做的,但有人希望是你们做的,你看。”他将文书递给慕千尘说道。

慕千尘瞥了一眼,坐于他对面的靠椅上,自己倒了一杯水喝着。“云丞相那么迫不及待的要铲除飞龙寨还不是因为那些兵器,我不管,这件事,你解决。”他淡淡的说道。

“千尘!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他这是在借题发挥,他的目标是你,懂么?若只是为了兵器他何必上书皇上?他手握兵权,完全可以自己出兵,他这是逼着皇上承认你的存在。”萧墨凝视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慕千尘冷笑,“我的存在不需要他的承认,我就是我,与他无关,云丞相要来便来,随时恭候大驾。至于他出不出兵对我来说都一样。”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倔?事情过了那么多年了,这样下去有意思么?况且你母亲也不想看见你这样……”

“砰!”木桌碎成两半打断了他的话。

慕千尘瞪着他说道:“若不是看在咱们十五年的交情,这个桌子就是你的下场。”

“你去哪?”萧墨抓住欲走的他问道。

“你不帮我,我自己查,反正结果都一样,不过我希望你能在我查的期间控制好朝廷的兵,在我回来之前若是你们敢出兵,我保证会尽我一切能力毁了暮枫国。”慕千尘认真的说道。

萧墨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帮,怎么不帮?放心吧,我已经派影去查了,虽然不能保证扳倒云丞相,但那群杀人的人我想还是可以找到的,就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可以。”慕千尘转身离去,室内一片寂然。萧墨看看牺牲的木桌,檀木啊,这丫的功力又见长了。

千丈崖底,任谁都不会想到秋遗忘了外面的世界却独独宠爱着这一片净土。满树秋红,枫散发着它特有的美。

“母亲……”慕千尘伸出手轻抚着无字石碑,落下的红枫将堆起的墓覆盖的不留一丝空隙。十五年了,这里依旧红枫满树,外面却早已物是人非。

“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放心,那个人很快就会来陪你,明年的今天你就不会再寂寞了。”慕千尘目光柔和的凝视着石碑。秋风起,红叶落,那是他母亲最爱的场景。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在那个红叶飘零的季节里,他的父亲亲手杀了他的母亲。

那个素衣飘飘的女子,在长剑刺穿她胸口的那一刻,依旧笑得美丽动人。

她知道他的无奈,知道他的痛,也知道他身为一国之君的责任,所以,她不怪他的无情。在她永远沉睡之时,她的身边还有她的孩子,这对于她来说已是莫大的幸福,唯一的遗憾便是不能守护他成亲生子……

她不是一个好母亲,不能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不是一个好妻子,不能给自己的夫君分担忧愁。她不是一个好首领,不能给自己的族人带来幸福。若不是在乱世,她会是一个好母亲好妻子,却不能做一个好首领……

巫族,传说为神的使者一族,拥有预知能力,因为其能力威胁到统治者的权威,于暮枫国二十二年被灭,无人幸免,此后暮枫国再无红枫。三两句话便交代了一生的痴缠恩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