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之狂 第六章 寒凛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为,的话此刻与她辩驳,也没人会我相信自己,因为这时他依旧默不做声,看张夫人把这场闹剧再次一直这样。  果真张夫人见濮立默不做声,凑进身来低声地说:“你的奴隶小心肝了在我手上!”  说了这一句,她就退后了几步,接着对着各位大臣地说:“依照早先所张夫人背着手,狠狠地说道:“濮立你不念兄弟情分,下手如此之重!废了濮涛一身武脉,好!有前言在先,我也不多说了!”。...

  这时几个族内名医赶紧跑上前来查看濮涛的伤势,然后在张夫人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声,从张夫人紧缩眉毛的神态来看,濮涛的伤势要比濮立想的要严重多了。

  张夫人背着手,狠狠地说道:“濮立你不念兄弟情分,下手如此之重!废了濮涛一身武脉,好!有前言在先,我也不多说了!”

  濮立坦然一笑,知道张夫人已经另有后招,如果当时他不尽力施展‘天罗丹’的效力,那死的可能就是自己了,到时候以一句拳脚无眼就可掩盖濮涛的故意所为,如果此刻与她争辩,也没人会相信自己,所以这时他依旧默不作声,看张夫人把这场闹剧继续下去。

  果然张夫人见濮立默不作声,凑进身来轻声说道:“你的奴隶小心肝已经在我手上!”

  说了这一句,她就后退了几步,然后对着各位大臣说道:“依照先前所言,濮立可以继承族长之位,不过他必须要与那个奴隶撇清关系,如果让一个奴隶成为族长夫人,这不要让普天下的人耻笑吗?大公子濮立你能答应吗?”

  濮立看着张夫人那阴险的眼神,咄咄逼人的气势,如果他此刻抛弃阿叶,那他就可以顺利当上北域寒门的族长,但是他办不到,不管是自己,还是灵魂深处的那个濮立,都不可能办的到,而张夫人完全把握到了这一点。

  “我办不到!我可以放弃族长之位,我可以离开北域,但是我绝对不能抛弃阿叶!”濮立用斩钉截铁的态度说出了这一席话。

  那些族内的弟子,各部的堂主都不由地发出一阵唏嘘,在他们心中很不能理解大公子的决定,不就是一个女子吗?如果当上族长,有多少美丽的女子不能得到,这个大公子真是爱美人不爱江山,哎,既然为了一个女子可以抛弃一族荣誉,那大家还奉他为君干嘛!

  “滚吧!”

  “如果由你当上主君,那真是我族的不幸!”

  “支持二公子!”

  群情的气愤,引来此起彼伏的控诉,这显然是张夫人最乐意看到的情况,得意的神情自然爬上了她的脸庞,她盯着濮立看,流露出胜利者姿容。

  哎,赢了濮涛,却输给她的老娘,父亲死去的真相也没有弄清楚,现在也不是与他对抗的时候,现在先救出阿叶再说了,濮立此刻很是无可奈何,却也无能为力。

  现在你可以放了阿叶了吧!濮立虽然没有说话,只是随意地瞥了一眼张夫人,他相信这婆娘一定明白他的意思。

  张夫人呵呵一笑,又低声说到:“如果你想救她,你就滚出越远越好,你伤了我儿子,我要让那贱人好好伺候他。”

  “你!”濮立没想到张夫人会出尔反尔,其实他早该料到,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的,现在她已经掌控了局面,此刻说什么也没用了。

  张夫人呵呵一笑,扶起了地上的濮涛,带着他一步一步地走上高台,把他搀扶着坐上了族长的位置。

  “我早晚有一天会回来取回失去的一切,如果伤了阿叶一根毫毛,我会让你们死的很难看!”

  说完这一句,濮立头也没回的走了,他带来的亲随追上了他,也被他拒绝了,他此刻离开了他生活二十几年的北域寒门,没有带走任何东西,正如他所说,总有一天,他会回来取回这里的一切,他要变强,正如他以前的自己。

  就这样想着,濮立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永冻瀑布那里,看着这美丽的景色,他回想起在灭境的那段日子,那是一种无拘无束的生活,可以肆意妄为,但现在,有了感情的牵绊,真是太窝囊了,正当濮立意志消沉的时候,他脖子上一个蓝色的挂坠发出了光芒,仿佛永冻瀑布内有什么物品在呼唤他一般。

  于是濮立纵身一跃,没一会儿就进到瀑布下面,原来这里面居然还藏着一个洞穴,他鼓起勇气往里走去,而胸前的挂坠顿时发出更耀眼的蓝光。

  原来家族秘宝‘寒凛玉’就藏在这里,等到濮立走到尽头的时候,发现呈现在面前的是一面永结冰壁,里面镶嵌着一个鸡蛋大的石头,发出更幽深的蓝光,这上面有个纹路,就像用某样东西按压上去的一样。

  濮立似乎明白了什么,赶忙拽下脖子上的挂坠,把他不偏不移地按在了上面,只觉那面冰墙顷刻间就化为雾气消散了,地上只留了那个‘寒凛玉’。

  濮立把它拿在手里,然后仔细打量着这个玉石,晶莹透测不像凡间该有之物,更神奇的是,它与自己体内功法相辅相成,看来关于族内传闻是非常正确的,只有历代族长才能拥有‘寒凛玉’,但是能练上‘九天煞寒剑境’的却没有几人,因为都在修炼的过程中被活活冻死了。

  这是个好东西,濮立把他随身藏了起来,然后准备离开此地,却不料,等他折返回洞口的时候,门口却多了两个身影。

  “两位长老!”濮立没有多做废话,他明白两位长老此时跟随而来,肯定是受了张夫人嗾使,自己也正处‘天罗丹’的副作用中,现在是完全也跑不出两位长老的手掌心了。

  青长老脸色很平静,对着濮立慢慢摊出了手掌,一字一词地问道:“寒凛玉呢!”

  “我怎么知道,即使有,也不会给你!”他们两个要想濮立示范,那真是做白日梦了,濮立就是那种好东西进了口,是怎么也不会吐出来的主,青长老态度这么强硬,濮立也索性破罐子破摔。

  “那就去死!”

  在一旁的红长老,愤然出招,一出手就是携带着第五重寒境的掌法,那一掌直拍濮立胸口,把他打得飞进了洞穴的暗河中。

  “他好歹也是老族长的儿子,你出手太狠了!”长老看着暗河之中的波纹,显然对于红长老那不留情面的一掌很不开心。

  “别忘记了,我们现在的主人是张夫人!不过这样也可以回去交差了,这暗河凄冷无比,不淹死也会把这小子冻死,不过吃我一掌他也终究难逃一死。”

  说完红长老就领着青长老回去复命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