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之狂 第三章 暗度陈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药的配方,幸好那些药材在这里也都能搞到,虽然外型相同,虽然药理却也大同小异。  “这鼎但是小了点。”濮立望着手中巴掌见方的小鼎,低声地嘟囔了几句。  阿叶趁势把饭盒关好,接着皱着眉头回应道:“少主,为了不被外人意外发现,这是我能偷偷的带进去的最“这鼎还是小了点。”濮立看着手中巴掌见方的小鼎,小声地嘀咕了几句。。...

  濮立这几日都呆在自己的宫殿里,他凭着身体前主人的记忆,回想着家族的功法口诀与剑法招略,期间只有阿叶被获准照顾自己的起居,就连门口的侍卫也全被撤走了,反正那些人也不过是张夫人的耳目,如果指望他们能保护自己,那真是太天真了,好在现在外面都传开了,少主只知道整天与一名女奴隶鬼混,还让那奴隶四处采购一些补肾壮阳的药材,其实这都是濮立玩的把戏,那些药材都是用来炼制‘’天罗丹‘’的素材,濮立依稀记得这款丹药的配方,好在那些药材在这里也都能搞到,虽然外型不同,但是药理却也大同小异。

  “这鼎还是小了点。”濮立看着手中巴掌见方的小鼎,小声地嘀咕了几句。

  阿叶顺势把饭盒关好,然后皱着眉头回应道:“少主,为了不被外人发现,这是我能偷偷带进来的最大尺寸了。”

  濮立其实也没有埋怨的意思,不过丹药要练得快,练得好,那首先要选大鼎,其次必须讲究火的性质,他脑海里有一本炼丹书叫‘丹典精要’,里面就说道,三昧真火虽然乃火中精品,但是如果要练出最好的丹药,那必须首推‘九幽阳火’,此火阴中带阳,练出的丹药,药性温和,药效要比三昧真火练得丹药还要强上一倍,不过眼下刚刚起步,也不能考究那么多,就先用这小鼎试着炼起来,虽然缓慢了点,但有三天时间也差不多了。

  不过小鼎也有小鼎的好处,散发的烟味淡了许多,宫殿中燃起香炉就能掩盖那种药材的怪味,不至于引起别人的怀疑,濮立初此炼丹,还是中规中矩地生火烧鼎,所以那些高级别的丹药,没有功力的支持是压根练不出来的,有的特殊的丹药需要的火性也不同,有的丹药需要的材料更是稀之甚少,所以此刻他挑的是入门级别的丹药来练。

  短短三天时间,那些想害自己的人,肯定以为自己翻不出他们的手掌心,但是我濮立绝非坐以待毙的人,我就用这三天时间,来好好地颠覆你们的人生观,到时候,不光要你们惊讶的下巴脱臼,还要你们吓得屁滚尿流。

  哈哈哈哈哈!

  濮立此时举着扇子,想想笑笑的样子,也很是滑稽,阿叶看在眼里却不敢笑,从她认识这位少主起,从没见过他这么认真地做一件事情,老族长在的时候,他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有英雄盖世的老父亲顶在前面,他要做的就是整天玩乐,但是弟弟葡涛就不同,他为庶出,本然没有继承族长的资格,但是她有一个能力出众的母亲,她为他争取一切,不过这濮涛本身却也好强的很,勤学家族不世功法,已达第二重寒劲境界,他天生就有危机感,所以如果论资质,濮立完全不是弟弟的对手,但是自从被青铜鼎撞了头,这个濮立也终于认真起来了,这让阿叶怎么能不开心,他理想中的少主一定会成为一代明主,即使现在人人都看不起他,阿叶也会默默地支持着他。

  毕竟炼丹也是一件辛苦事,阿叶拿出手帕为濮立擦拭了额头的汗水,谁知小手却被濮立一把抓住。

  “鼎火已经生好,要不我们干点其他事情如何?”

  濮立顿时一脸怀笑,把阿叶顺势搂在怀里,这已不是他第一次提出这种要求,他本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但现在却变得野蛮粗狂了许多,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濮立,阿叶都会顺从他,不过却不是现在,阿叶轻轻挣扎了下,就停止了反抗,她深情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不过即使依然是那熟悉的脸,阿叶却觉得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眼神。

  濮立察觉到阿叶的一丝迟疑,果然女人的第六感不可小看,她一定是看出了自己的一些不同,他呵呵一笑,又把阿叶小心扶好,慢悠悠地说:“这三天我要好好练功,就先放过你吧!”

  阿叶吐了一口气,笑着用手指戳着濮立的胸膛,她轻轻地说道:“外面流言蜚语,总说少主与阿叶行苟且之事,但是少主每次都是与我相敬如宾,不曾僭越半分,少主的品行,阿叶自然清楚,但是阿叶的纯洁之身,只为少主而留。”

  阿叶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是真情的自然流露,濮立万万没想到,那个被鼎砸死的真少主是如此正直的人,他能从奴隶市场买回阿叶,却一直把她放在身边给予保护,宗族内反对他迎娶阿叶,他就选择这样耗下去,为了她,即使已经二十岁也没成家,这在古代贵族家庭里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可见那家伙也是个痴情之人,此时濮立暗下决定,他一定也会如他一样珍惜眼前的这个女子,他顿时把阿叶抱得更紧了。

  “少主!”阿叶浑身一抖,整个人却埋得更深。

  濮立趁着这个机会,把前几日张兰的事情告诉了阿叶。

  阿叶听后忽然恍然大悟,她张大着嘴巴吃惊地说道:“老族长死的那晚,我也见张兰从他房里出来,难道?”

  “此话当真?”濮立浑身一震,犹如晴天霹雳一般,那是灵魂深处的震颤,那是属于另外一个自己的记忆。

  “少主!我会骗你吗?”阿叶抱着濮立的头,用自己那坚定的眼神盯着他。

  濮立明白了,原来父亲的死与张夫人也脱不开干系,这一切早就是预谋好的,濮立一拳砸在了手边的柱子上,他心中的怒火燃烧起来,他发誓只要找到证据,自己一定会为父亲报仇,绝不会放过这些人的,呵呵,啥时候这么优柔寡断了,他濮老魔办事还和人谈斯文?等回复了实力,就找他们晦气,杀人看的是性情。

  阿叶也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帮了濮立,还是害了他,不过只有除去张夫人,少主才能坐稳族长大位,自己如果隐瞒下去,那才是真的辜负了他。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