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之狂 第一章 北域寒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仍有胜机,虽然现在的他连逃走的机会都也没了,只觉天灵猛中一掌,眼前一黑,就丧失了知觉。  他始终我以为自己了死掉,他罪恶的一生也终于等到获了救赎,虽然一直到一片白光朝着内心的幽暗扫去,他的眼皮却能依旧颤动,的确这三个老家伙但是没能杀掉自己,心里终于有一天,他的任性张狂迎来了人生中最大的敌人,整个灭境最强的三个人,三者被冠以先天之名,他们的出现,也标示着这三位先天,已经对于这个恶徒的容忍达到了极限,于是他被三先天困于灭境麒麟峰之上,这一场厮杀终以他的失败告终,也许单打独斗他尚有胜机,但是现在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觉天灵猛中一掌,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曾今他是绝世魔头,身怀惊天的修为,拥有最稀有的神兵利器,他无恶不做,无利不图,残忍无情是他的座右铭,纵使挥下屠刀,灭绝千万生灵,也只能博得他轻描淡写的一抹微笑。

  终于有一天,他的任性张狂迎来了人生中最大的敌人,整个灭境最强的三个人,三者被冠以先天之名,他们的出现,也标示着这三位先天,已经对于这个恶徒的容忍达到了极限,于是他被三先天困于灭境麒麟峰之上,这一场厮杀终以他的失败告终,也许单打独斗他尚有胜机,但是现在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觉天灵猛中一掌,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死去,他罪恶的一生也终于获得了救赎,但是直到一片白光朝着内心的黑暗扫去,他的眼皮却能依然抖动,看来这三个老家伙还是没能杀死自己,心里的一阵狂喜,让他猛地直起了身子,顺势睁开了双眼,但是激动过后,往往伴随着失望,虽然他还能感知这个世界,但是眼前的景象全部变了样,竖立在自己面前的是形形色色的人,有敦厚的长者,有妙龄的女子,还有青壮的武士,他们虽然长得不同,但是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眼里流露出的关切神色。

  “少主!你终于醒了!”一个长者凑过脸来,急切的神情差点让他栽倒在地,要不是被边上一个年轻武士扶住,说不定他半条老命就这样去了。

  少主?自己早已立于天道常轨,修炼上千年,世俗家族早已不存在了,再说自己自幼孤苦伶仃,这又是演的哪一出戏,难道是三先天给自己下的套,企图感化自己,那是不可能的,正当他想要跳起脱身,却从额头上传来剧烈疼痛,那直钻入脑的痛楚,让他整个人又缩了回来,正在这时,他的灵魂深处涌现出一股记忆,是这个身体主人所拥有的记忆,痛苦,委屈,无奈各种负面情绪一股脑地涌上心头,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可见这个身体主人生命最后时刻的伤感。

  原来他从一个恶棍,重生到了一个显赫家族的少主身上,他叫濮立,是这个大陆上面四大家族之一北域寒门的少主,原来这里已经不是灭境了,而是被称为人境的地方,他接通自己过去的记忆,这人境是其他位面的世界,与自己所在的灭境是完全不相干的地方,也许是与三先天大战的时候,由于能量的碰撞,才导致时空的混乱,把自己传送到这里的吧,不过自己原来就叫濮立,这倒是一种巧合,至少被人称呼的时候,不会那么别扭了。

  濮立理清了思绪,又回到了眼前的人身上,想想自己侥幸没死,又重生为一名少主,那就意味着拥有了权利,那一样可以为所欲为了,身体主人的记忆是他生前被一个青铜鼎砸死的,依稀中还有一个贵妇一般的女人,那高傲的姿态另他很不爽,不过那已经是过去了,现在既然自己已经重生了,濮老魔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了,没有人可以爬到自己的头上,只有自己可以凌辱其他人,那一直是他的宗旨。

  反观那些下人看着眼前的少主,一会露出诡异的笑容,一会又沉思不语,都担心那个鼎把他砸成了傻子,不过看少主苏醒过来,生命可保无忧,他们又囔囔开了。

  “定是张夫人所为!她想杀害少主,让二公子濮涛做这个北域寒门的主人。”

  “紫光阁上那青铜鼎为何会忽然落下来,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就是那贱妇所为!”

  “说话放尊重点,没有证据不能乱讲,张夫人毕竟是老主人续弦,也算家族明面上的女主人!”

  这些家伙居然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吵了起来,濮立正是头痛,听到他们的争辩之声,那脑袋更是头痛欲裂,于是他大喊一声:“你们快出去!吵死了!”

  众人见少主发怒,于是不敢作声,叩拜了一下就全部知趣地退出了房间,边上一些丫鬟侍女也都离开了。

  濮立慵懒地躺了下来,正想休息一下,可他发现房里还留着一位女子,她有着一双烟雨含春的眸子,那犹如水上烟翠一般,明媚的晃人心神,她脑后盘着长发,似绸似锦,似墨似云,让人离得老远都能闻到那秀发上的清香,可濮立更关注的是她那峰峦起伏的身材,完美的无懈可击,这真是纯天然的美丽,濮立看得嘴角口水流下来都不自知。

  “少主为何如此直勾勾地盯着阿叶看呢?”那位少女没有丝毫怨怒之色,相反脸袋一红,难为情地低下了头。

  原来她叫阿叶,从他对自己的称呼来看,那一定就是自己的侍女了,不过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唯有她留下来,可见这位侍女平时与自己关系很是密切。

  “你叫阿叶是吧,我好像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了,你能慢慢告诉我吗?”濮立朝这个少女招了招手,希望她能靠近一点来回答自己的问题。

  叫阿叶的侍女听濮立招呼自己,立刻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她毫不避嫌地坐在了濮立身边,然后伸出手来摸着他的额头,还把小脸袋凑了过来,不停地朝着发肿的地方吹着气说道:“少主你真是命大,那么大的青铜鼎都没砸死你。”

  濮立被她摸得很是舒服,那额头的大包好像缩减了很多,他喜欢眼前的这个女子,要不是刚重生,身体还很虚弱,三先天那一掌多少对他的灵魂留下了伤害,他此刻定不会放过眼前的这个美女,要知道他昔日占有的女子,没有上万也有千数。

  濮立此时脑海里关于这个身份的记忆还不全面,于是笑着问道:“那你说说这里的情况,关于我的一些事情。”

  阿叶听濮立这么一问,顿时有点不知道如何开口,她只是一味地拨弄自己的发尾,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

  “但说无妨!”濮立心里想着,看来关于自己的传闻不是那么好听,阿叶的神情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管他呢,他的人生目标就是成为一个魔头。

  “少主!外面的传闻不代表阿叶的立场,”阿叶又重申了一遍,她吐吐舌头,显得很是调皮。

  濮立瞅了她一眼,心中更是显得好奇了。

  阿叶接着说道:“你行事古怪,不着边际,老主人前不久忽然病逝,而你的生母也早已去世,现在你是家族的继承者,不过。。”

  “不过我有个弟弟叫濮立,是父亲的续弦张夫人所生,她处处针对自己,想剥夺自己的继承权利,为了这个目的她甚至想谋害自己。”濮立听阿叶这么一说,立刻理清了当下的思路。

  阿叶点点头,走上前来又是关心地揉了揉濮立的额头。

  “行事古怪,我干过啥惊天动地的事情?”濮立接着问道。

  阿叶呵呵一笑,接着说道:“这里的人都知道少主你是十足的傻瓜,你从奴隶市场把阿叶买回来,嚷着要我做你的夫人,为此你还在大殿上与群臣争论,你好歹也是未来的一族之长,自然会被人说三道四,另外你整天语无伦次,说要征服人境,成为世界的王,但这里祖宗基业在此,你此为不孝,另外你不学无术,不读经纶典故,整天钓鱼摸虾,你好歹也已经二十一岁了。”

  濮立听完阿叶的话,终于全部明白过来了。

  “少主?”阿叶见濮立走神了,连忙轻轻地呼唤了声,她然后接着说道:“现在族内只有金长老支持你,其余青,红长老以及一些门内总管全部站在了张夫人那边,阿叶还是很担心你的生命安全,再过七天就是你的承位大典了,张夫人见你没死,一定还会有其他举动的。”

  濮立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处境是相当危险的,看来他被卷入了一起家族权利斗争中,他的生命随时会受到威胁,支持自己的也都是一些没有武力值的家伙,这让自己如何是好。

  濮立此时神态恍惚,阿叶自然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她被自己的话吓到了,担心被张夫人一伙加害才会这样紧张吧,于是阿叶知趣地退了出去,好让濮立自己可以安静地休息,这对他的伤势是有好处的。

  濮立正好也可以静下心探查自己伤势,可这一探查不要紧,差点把他吓得晕死过去,这个身体的武脉非常薄弱,各种经脉也不畅通,用句简单的话来形容,这压根就是一个废材身体,自己先前的高阶武学暂时全部无法使用,这就如晴天霹雳一样把他打闷了,要知道以前他虽然可恶,但是他的天资是灭境数一数二的,要不然他能为非作歹千年,现在他是真的悲剧了,不过虽然武学不能用,但是自己的悟性还在,多少能弥补一点身体的缺陷,想到这里濮立心里还是放宽了许多。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