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幻的月影 《虚幻的月影》第八章:巧遇与重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黎月阳明小说名字叫作《虚幻的月影》,提供更多虚幻的月影黎月阳明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虚幻的月影黎月阳明比较完整版。虚幻的月影小说黎月阳明摘选:黎月,你在这里干嘛?”阳明只看了那鬼鬼祟祟的黑影几眼,便轻而易举识穿了她的身份。“诶…...

黎月阳明小说名字叫做《虚幻的月影》,这里提供黎月阳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虚幻的月影小说精选:“诶?你怎么出来了?黔哥那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吗?”一直在外面等待着的雪茗看到阳明出来了以后,疑惑而又紧张地提问道。“算是这么一回事吧。”阳明只是随意地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回答,然后就不顾面前的雪茗,径直沿着侧身的通道走向电梯的位置。“喂!安阳明!你现在要去哪儿?”“去医院见你的姐姐。”“哈啊?这个时候吗?”雪茗忍不住地发出了疑惑不解的声音。“但是……医院晚上在八点以后就是休息时间了啊!这时候是不接受访客看病和打搅的哦。”“植物人不…

“诶?你怎么出来了?黔哥那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吗?”

一直在外面等待着的雪茗看到阳明出来了以后,疑惑而又紧张地提问道。

“算是这么一回事吧。”

阳明只是随意地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回答,然后就不顾面前的雪茗,径直沿着侧身的通道走向电梯的位置。

“喂!安阳明!你现在要去哪儿?”

“去医院见你的姐姐。”

“哈啊?这个时候吗?”

雪茗忍不住地发出了疑惑不解的声音。

“但是……医院晚上在八点以后就是休息时间了啊!这时候是不接受访客看病和打搅的哦。”

“植物人不需要休息。”

电梯门打开了,阳明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就走进了电梯里面。在看到雪茗有点慌张地朝着他跑来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关上了电梯门………

“喂!安阳明你等等!胡闹也要有个限……度啊。”

最终雪茗只能看着电梯门快速地合上,无能为力。

“至少……也让我跟你……一起去啊,笨蛋!”

在电梯门前傻站了一会儿后,雪茗用手抱住了头用力地摇晃了几下,让自己振作了起来。

“算了…我过去可能也只是碍手碍脚。再说我也不能把黔哥一个人落下!

不过……安阳明那个家伙……不会对姐姐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熄灯以后的住院区漆黑一片,悄然无声。只有前台的值班处仍点亮着些许的光照。一名值班护士在这里待命着,一来是为了随时能够处理病患突发的紧急情况,二来也是为了警戒无关人员乃至于小偷的进入。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后者并不会发生,也无需考虑太多。

“辛苦了,阳明医生!”

护士对着背朝着他的男子自然而又有点怠倦地说道。随后她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玩弄着掌上的手机。

“说起来……这么年轻就当上主治医师还真是不容易呢!与其说是不容易,倒不如说是怪异。唔………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呢………”

然而很快,护士的思绪就被屏幕上惊险的游戏画面吸引了过去。静悄悄的病院再次恢复到了常态。

阳明打开病房的房门,在本应黑暗的房间里迎着月光走到了病床前,随后布局上的异样感让他迅速警觉地侧身,在幽暗的角落处,有一道黑影就站在那里,紧盯着他………

“………黎月,你在这里干嘛?”

阳明只看了那鬼鬼祟祟的黑影一眼,便轻而易举识破了她的身份。

“诶?这就被阳明你发现了吗?小月月我还想给你个惊喜呢!”

“惊是惊不起来了,喜的话……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吧………不是,话说回来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看着黎月曼妙的身影一步步走入皎洁月光与黑暗的交界处,动人的脸庞再一次让阳明心跳不已。

“唔……我的话,只是恰巧路过,顺便来探访下小雨茗哦。”

“在这个时间点?”

“什么嘛……阳明你不信我说的话吗?”

黎月嘟着嘴用略显生气的眼神盯着阳明看,让他不得不移开自己的眼睛。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

“乖,乖!这才是小月月家的好孩子,小阳明!”

黎月顷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伸出右手来轻轻抚摸着阳明的头。而阳明对此丝毫不抗拒,虽然很享受,但还是羞红了脸,把头侧向了一边,无法直视她。

“话又说回来………”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黎月收回了右手,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阳明你这个时候过来又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要趁着没人的时候对雨茗做什么坏事吗?背着我偷腥?”

“不不不不不!这种事怎么想都不可能吧?还有你说偷腥什么的………我们还不算是那种关系吧………”

阳明的声音愈来愈小,紧张、不安、害羞、期待的神情尽显于色。

“开个玩笑而已,别这么当真嘛阳明!”

“什么嘛……只是玩笑啊。”

阳明眼神中流露出了小小的失落之情。

“所以……你来这里真实的目的是什么呢?”

“……来解开叶雨茗的心锁。”

不知为何,气氛突然间就严肃了起来。

“需要这么着急吗?”

“当然了,毕竟离交付房租的期限已经不远了,能够解决的事情就要尽快解决。还有……用来打开心锁的钥匙总给我一种异样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来马上确认一下。”

“异样的感觉是什么?”

“这我还说不清楚……但我总感觉两者的言语过于侧向一边,有严重的误导倾向。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们说的是否真的是事情的真相。”

“诶?在你面前说谎的话不是马上就会被看出来吗?”

“话是这么说,但这仅限于主体刻意说谎的情况下而已。”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假如主体对于自己所说的话深信不疑,就算那件事情与真正的真相有所出入,那我也无法察觉出他说的到底是不是事情的真相,因为实际上他确实没有说谎。”

“唔…竟然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有点出乎意料呢。”

黎月低下头,一只手撑着下颚,认真地思考着。

“没什么好惊讶的,念感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万能,相反,局限性不少呢!”

“那阳明你真的能唤醒雨茗吗?”

“这个问题今天也真是问够了……说白了吧,叶雨茗她想不想醒来完全取决于她个人的判断,假如她打死也不想醒过来的话,就算我再怎么干涉也无济于事。相反的,假如她自己愿意醒来,就算没有我她也能苏醒过来。但是有没有我唯一的差别就在于,让她足以苏醒的“王子的吻”到底能不能好好地送达到她的心中。”

阳明竖起了食指,认真地向黎月解释起了当前的情况。

“呜哦?阳明你什么时候会用这种说辞了啊,好违和!”

“这……不算什么吧………”

阳明小声细语地说着。

“总而言之,我现在要再次进入叶雨茗的内心了。在这段时间内,黎月你就在外面给我放放风吧。要是被人发现了的话,处理起来又要花点功夫了………”

“诶?又交给我这样的事情!伦家也想一起进去玩玩嘛!”

不满于阳明的安排,黎月鼓起了腮帮子,双手叉腰。看起来似乎十分期望阳明能带她一起进去。

“不要任性!以你的能力还不能做这样危险的事情。这里就先交给我吧!下次你想试试的话,拿我作实验对象也没关系,我会陪你玩个够的。”

阳明坚决地打消了黎月的念想,而语气还是那般温柔。

“呜呜……阳明你又没意思,我不想看你的啦!不过……好吧,这次就姑且听你的好了!”

黎月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最终还是无奈地妥协了。随后她轻声慢步地挪到了房门旁的位置,朝着阳明做了个ok的手势,并且还淘气地吐了吐**。

“这家伙……还真把这种能力当儿戏一样看待了……

算了,在下次能够教育她之前,先把手头的工作干了再说吧。”

阳明心里这样想着,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之后他小步走到了床上沉睡着的叶雨茗跟前,右手慢慢地触碰到她的额头,双眼缓缓里合………

彼世界,尽显于吾目前吧!

冰冷到极点,就像坠入永无止境的深渊,声音、光、温度都如蚕丝般被剥离殆尽,只剩下一具意识的空壳在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中茫然四顾………

永恒荒芜的噩梦回廊…………

“哈啊…哈啊……哈啊!”

阳明睁开眼,感觉到了活着的实感在不停地大喘气着。眼前展示的内容,不是绝对的黑暗,也不是现实世界,他现在成功抵达的是叶雨茗的心灵世界。

“果然…我已经不适合再这样干下去了。

但是……为了她,我必须再努力这一回!”

调整好了呼吸频率,阳明手扶着脑袋从跪着的地板上站了起来,强打起精神环顾着四周。与之前一样被黑暗包裹着的区域中伫立着一座房子,在它的大门上挂着红、蓝、黑三把锁。

闭上双眼,念头一闪。待再次睁眼之时已站立在门锁之前。阳明手上拿着两把钥匙,一红一蓝,毫无疑问对应着相应的心锁。

心键由感者所配,根据自己所以为的最接近真相的叙述来构成,本质上只是感者的主观推断。键若是能为锁所接受,代表着客者内心的疑惑被解答,锁心的行为不再有意义,客者也就自然会放下心结与感者交流。

但键要是与锁不匹配的话,虽然是少数,但视情况客者或许会拒绝感者再次闯入自己的心智世界当中,也就意味着任务彻底失败!

阳明紧紧盯着手中的两把钥匙,没花多少时间考虑就下定了决心。他将红色的钥匙插进了红锁之中,缓速地转动起来。然而就在他确认键能否打开锁的时候,突如其来的目眩感让他一时之间有点意识恍惚,待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阳明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困惑至极的感叹………

“啊?

这里是………”

与之前的场景不同,阳明此时此刻好像正身处在某人的房间里似的。普普通通的白色墙壁,没有任何装饰。在房间的角落处放着一张看起来粉嫩温馨的小床,床的周围包括床上都被各式各样的可爱玩偶所占据着,浓浓的少女风格与之前压抑的黑暗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进入更深层次的心智世界了吗?还是说……被拉出去了……”

阳明并不是一个盲目乐观的人,他知道键既然还没开启心锁,也就意味着自己并没有进入那间藏有着客者真实心灵的房子,再加上一开始的疑虑。果然现在……是被客者故意拉扯到了另一个孤立的空间中,为了防止他接近客者所隐瞒的真相啊!

该死!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却能做到这种地步,也未免太奇怪了一点吧?还是说……她本身就是一个感者?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阳明不自觉地咬了咬牙,心情也变得烦躁了起来。

正当阳明试图做点什么来改变自己当前状况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啊啦……是张没见过的生面孔呢!”

阳明缓缓地转过头来,惊愕地看着自己背后突然出现的女人……

“叶……雨茗?”

阳明没想到她能出现在这里,因为大多数的普通人都很难在自己的心智世界中维持个体意识的存在,更何况是在这种明显排斥他的场合出现。但是转念一想这个女人跟黎月有着些许关系,阳明倒也很快觉得没那么奇怪了。

恢复镇定以后,阳明开始打量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叶雨茗的意识体。高挑的身材,衣着着职业女性正式的制服,绑着干练利落的马尾辫,脸上画着淡淡的妆,眼前的女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女强人的气息,与房间的氛围格格不入。但是她那柔美精致的五官和细腻甜美的声线,又是那种能够让人看一眼就爱上的美人形象。

“我是安阳明,是来帮助你的。”

阳明打算单刀直入,这一向是他的风格。

“帮助?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呢。”

叶雨茗微笑的面容犹如明媚的阳光,温柔的能够使人顿时放下任何的防备。但是阳明对此却并不是很感冒。

“你的妹妹委托我唤醒处于沉睡状态的你,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我知道你在为什么而烦恼,但我相信你们姐妹间的羁绊绝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完结的。你的笨蛋妹妹已经开始反省自己的错误了,所以如果你能够原谅她的话,就醒过来吧。”

阳明面不改色地说出了违心的话,实际上他对羁绊、谅解之类的东西感到可笑至极,不过现在也只能以情说服对方了。

“是吗……雪茗她原来是这样想的啊………”

雨茗的笑容黯淡了下来,心情似乎也变得阴郁。

“但是很不好意思……安阳明先生,现在…我还不能醒来。或许我……永远也不会醒来了。所以…请你转告雪茗别白费力气了,这样的结果对于我们两个人应该都是最好的。”

为什么?

阳明还来不及开口,就感觉自己的视野在飞速地缩小,身体仿佛是被人推开似的,急速地向后退去。很快刚刚还存在于眼前的叶雨茗和白色房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在阳明的身边,又只剩下漫无边际的黑暗。

“被拒绝了吗?是那把黑色锁的缘故?还是单纯的因为红键出错了………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再滞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暂时还是先离开吧。”

语毕,阳明再次闭上了眼睛,嘴里开始念起了归途的咒语。

“彼岸之现世,重现于吾前吧!”

再次睁眼时,眼前的景象又回到了现实当中去。明月依旧朗照着,病房内依然是悄无声息,然而……似乎少了点什么……

阳明快速地扫视着四周,却始终没有找到她——黎月的身影。

一瞬间心凉了半截,阳明开始焦虑了起来。正当阳明慌慌张张打算寻找黎月的踪影时,他突然感受到自己的手中似乎紧握着什么东西,硌手。于是阳明下意识地松开了手掌,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

那是他的手机,原本应该放在口袋里,这时候却握在他的手上。打开解锁键,输入密码以后,手机屏幕开始发出亮光,随后阳明看到了手机的备忘录竟然被人打开了,而上面竟留有黎月的讯息。

“呜啪!因为小月月突然有急事,所以就先离开了,万分万分万分抱歉,阳明!希望你绝对不要怪罪小月月我绝情!改日我必将登门谢罪、悉听尊便!

——黎月”

咔嗒!

阳明读完了之后快速地按下了锁键,将手机放回口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诶……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嘛?这么一会儿也等不了,真是的………

一个人回去不会出什么事情吧?路上不会遇到什么变态、怪人被拐跑吧?”

忍不住担心害怕的阳明没有在房间里做过多的停留,便自顾自喃喃自语地走出了病房,一路朝着归家的道路直走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