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幻的月影 《虚幻的月影》第二章:兔与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黎月阳明小说名字叫作《虚幻的月影》,提供更多黎月阳明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黎月阳明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虚幻的月影小说黎月阳明摘选:黎月亲自动手写的纸条……我肯定要保护好好! 这样心里想的阳明,忽然脑海里又闪现出了不久之前的画面。 “诶嘿…...

黎月阳明小说名字叫做《虚幻的月影》,这里提供黎月阳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虚幻的月影小说精选: 热……好热啊! 夏日炎热的阳光毫不留情地灼烧着几乎渺无人烟的柏青路上,发出了令人恐惧的“呲啦”声音。空中流动的风仿佛凝固了一般,被热度转化为了上下浮动可见的气浪,给这炎热地狱再添了一份死寂。 阳明就这样,依旧身着着通体的黑衣,在这灼热的人间地狱中行走着。汗水直流,浸透全身,最终连他手上小心翼翼提着的白色纸条都被他自己的汗水打湿了半边,字迹变得模糊不可见了起来。 明园区三岩街丽柏医院。联系号码xxxxxxxx。 阳明视线下撇,最…

热……好热啊!

夏日炎热的阳光毫不留情地灼烧着几乎渺无人烟的柏青路上,发出了令人恐惧的“呲啦”声音。空中流动的风仿佛凝固了一般,被热度转化为了上下浮动可见的气浪,给这炎热地狱再添了一份死寂。

阳明就这样,依旧身着着通体的黑衣,在这灼热的人间地狱中行走着。汗水直流,浸透全身,最终连他手上小心翼翼提着的白色纸条都被他自己的汗水打湿了半边,字迹变得模糊不可见了起来。

明园区三岩街丽柏医院。联系号码xxxxxxxx。

阳明视线下撇,最后一眼确认了纸条上的内容以后,就将它小心翼翼地塞进了兜里并不打算再拿出来让它遭受过多的伤害。

黎月亲手写的纸条……我一定要保护好!

这样想着的阳明,突然脑海里又闪过了不久之前的画面。

“诶嘿嘿,阳明你最后还是妥协了不是吗?”

“才……才不是因为你才答应的呢!听好,我做这一切可都是为了自己的哦!跟黎月你的请求一点关系都没有!”

“嗯……阳明你每次都这么说呢……总感觉说的人家有点小伤心呢……”

“笨……笨蛋……别这么当真啊!”

阳明看着黎月脸上失落的表情,内心波动了一下,但这种动摇还是很快被他压抑住了。

“总而言之!这件事情黎月你就不要插手了,不要跟别人提我是受你委托才帮忙的,也不要跟过来!我一个人能够解决,懂吗?”

阳明继续保持着这种十分别扭的状态,双手叉腰,脸侧向另一边高高地扬起。

“哦,是这样的吗?阳明你一个人能够做好这件事情啊……”

黎月的声音里传递出了小失落的情绪,但这正是阳明想要看见的结果。

“没错啊!所以黎月你,千万不要跟过来哦!”

“这样啊……那实在是太好了,阳明!”

“诶?什么?”

看到黎月雀跃的样子,阳明有点不明就里不知所措

“因为今天我正好有点事情,要去买很多很多很多东西,所以听到阳明你说自己能够解决的时候稍微松了一口气呢。那么雨茗那边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失落世界最后的曙光,救世主阳明!Fighting!”

“呵啊……啊!”

听到这尘封许多年的称号,阳明几乎控制不住地战栗了起来。

“别……求你别再说这个称号了!”

“诶?是嘛?但是小月月我感觉这个称号还是十分十分十分帅气的!大家肯定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快……住手!”

……

真是一段痛苦的经历啊。

阳明哀叹道。

实际上阳明觉得自己从来不会像是一个中二病,以至于他都忘记了这样的称号到底是什么时候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但是黎月说是就是了,毕竟她从小到大一直陪伴着他长大。所以……黎月说的东西,肯定不会错的!

再一次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医院的门口了。

在庆幸自己的苦难终于到头了之后,阳明推门走进了医院……

323…….323……

阳明心中一直默念着房间名,一边抬起头来平移着视线。最终他的目光锁定在了一道房间门前。

就是这里吗?

阳明不断地把眼前的房门号和自己脑海中的记忆作比较,最终得出了准确无误的结论。但是……真的是在这里吗?

说实话,假如真的是有钱人家的话,怎么可能会把自己家的孩子送到这种穷乡僻壤的小医院里,而且还是小医院的普通病房!意识到这一点的阳明感到自己被深深地欺骗了,但既然人都已经到这里了,也实在没有空手而归打道回府的心情,所以在短暂地犹豫之后阳明还是打开了眼前的房门。

阳明扭动了门把手,感到了些许异样的感觉。但很快这种感觉就被一声沉闷的喊叫声淹没了。

“啊啊!”

门被彻底打开以后,阳明才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自己的眼前,一名看起来一副学生打扮的女孩子现如今正紧捂着鼻子,瘫坐在了地上。

她的鼻梁上架着看起来十分厚重老旧的黑框眼镜,头发是不长不短的标准学生样式的单马尾。她身上的穿着是清一色的学生制服,稍微出点汗就能看到内衣的糟糕白衬衫配上布料极差的黑色短裤,还有一年四季任何场合皆宜的运动鞋。整体的气场上,这个女孩表现给阳明的除了丑以外还有土,老土到掉渣!

“啊…好像撞到人了。虽然这么说,但事实上我也没看见门后会有人存在,在这种场合下发生这种事情也是无可厚非合情合理的。如果你硬要让我道歉的话,我也是不会拒绝的,但这并不代表我做错了什么。总而言之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有什么负罪感,你也不要想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谢谢!”

阳明的嘴里一连串地吐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这让现在仍然在他面前倒着的女孩一脸茫然。

“那个……没关系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才滑倒的,所以您没必要道歉。谢谢您能跟我说这么多话………”

女孩一边弱气地说着,一边用纤细的胳膊支撑着地板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

听到女孩所说的话,阳明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才好。实际上在他的想象中,讲出如此失礼节的说法必然会遭到对方的强烈反击。但像女孩这样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的人,他从未见过。

“……那个,您是姐姐的熟人吗?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拜访姐姐,我先替姐姐谢谢您了!”

“能别用您来称呼我吗?听起来怪难受的。我叫安阳明,随便怎么叫都可以,只要能让我听出是在叫我的就好了。”

“啊啊……阳明先生!不好意思,我失礼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叶雪茗,是叶雨茗的妹妹,如果可以的话叫我雪茗就可以了。”

雪茗、雨茗吗?虽然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取名方式,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两者之间是姐妹的关系,总而言之……看来病房是没有走错。

阳明在雪茗站稳了之后,一只手用力地推开了她,缓缓地往着病床走去,在那上面躺着另一位女性,大概就是那位名叫叶雨茗的受治者了。

“准确的来说,我并不是你姐姐的熟人呢……你没听说过吗?有人要来这的事情。”

听到阳明提的问题,雪茗低下头稍微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很快她就用困惑的眼神和摇头的姿势告诉阳明,她对此毫不知情。

“不知道呢………最近姐姐的手机一直放在我这里保管着,并没有收到阳明先生你要来拜访的相关信息呢。”

“黎月那个家伙……果然只是把麻烦事丢给我,然后什么都不做啊!”

嘴里小声嘟囔着的阳明头脑中浮现出了黎月的招牌笑容,顿时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好意思…你在说什么?”

“不……没什么。总而言之,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阳明这时已经走到了床边。在床上躺着的是一位脸色苍白但是面容姣好的女子,与旁边的妹妹形成的反差让阳明唏嘘不已。

“把你的父母叫过来吧,我能够唤醒你的姐姐,只要你们能够给我合适的报酬就行了。”

直截了当地切入正题,这是阳明一直以来的作风,完成任务、取得报酬。除此以外没有必要和委托人有更多的言语接触。

“父母吗……”

在提及到父母的时候,雪茗的脸上流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在张口欲止半天以后,雪茗最终决定还是开口说话了。

“那个……其实,我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

“去世啊……这样啊。那么……啊?”

阳明突然间意识到了雪茗所说的“去世”一词的含义,有点惊讶地叫了出来。

“他们……在我十岁那年就出了意外去世了,一直以来都是姐姐抚养我长大的。所以……阳明先生你要让我从哪里把我父母叫来的话,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

一时之间,阳明的头脑一片空白,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袭来。

“那样的话……你父母留下的遗产,应该还会有的吧?用那些作为报酬支付给我也不是不行其实……”

“诶?但是爸爸妈妈留下来的东西很快就因为我上学的缘故花费光了,之后一直都是姐姐兼职打工来供我读书的,所以……现在阳明先生你说的遗产什么的已经没有了哦。”

不妙的感觉充盈着阳明的脑海,但是他仍然不打算放弃这最后一根稻草。

“但是……我听说你们家不是这附近的名门大户吗?家族的积蓄怎么可能就这样说没有就没有了呢?”

“名门大户?”

雪茗疑惑迷茫的表情让阳明几乎不抱希望了,不过雪茗很快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哦了一声,表情释然了。

“听我姐姐说以前我们家确实是这一带有名的望族,只不过这已经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经过了数代的变迁之后,家道中落,到了我父母这一代,就已经只是普通的上班族了。所以阳明先生你指的难道是这个吗?”

彻底被欺骗了!阳明的脑海中再一次回想起了黎月那洋洋得意的微笑。竟然又一次被骗了!为什么自己唯独会只对她的笑容如此没有抵抗力啊!在短暂地懊恼之后,阳明开始意识到这里已经没有利益可得的事实,所以他当时就立马调转了身体,二话不说地朝着门外的方向走去。

“阳明先生,请你等一等!”

在阳明即将走出房门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衣服被拉扯的力度。

“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钱的话,我没有什么可以跟你好谈的。”

阳明的声音极度冰冷无情,这让拉着他衣服的雪茗略微地退缩了一下。

“但是……我记得你刚刚说你是有办法把我姐姐唤醒的,那个……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得有钱啊!”

阳明并不打算继续与雪茗纠缠下去,他稍微用点力撇开了雪茗的手,但是很快他又感受到了裤子被拉住的感觉。

“能别这样纠缠不清吗?没钱一切免谈,我难道说的不够清楚吗?”

终于有点耐不住性子了,声音不自主地提高,阳明回过头来正对着雪茗。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在他转身的瞬间,雪茗的手就已经放开了,之后她把双手握紧拳地放在大腿两侧,眼睛向下看着,嘴角颤抖。

“钱钱钱……你这个蠢货脑子里难道只有钱吗!”

突然如雷般轰鸣的叫声传入了阳明的耳中,让他禁不住地震颤了一下,随后他感知到了一种浓郁强烈的杀气缠绕在眼前这名看似孱弱的女生——雪茗的身上。

“喂……你没事吧?突然间是怎么了……”

“给我闭嘴!”

这次尖厉的叫声彻底让阳明震慑在了原地。

“钱钱钱钱!从头到尾只知道说钱!这个世上就是因为有你这种自私自利的人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糟糕的事情存在的!刚刚把我撞倒的时候我就想说了,你难道认为自己把人撞了反而还有理了吗?说句抱歉难道就这么难吗?连最基本的道德素养都不具有成天到晚就知道如何坑害别人来使自己受益,这样子的恶棍不应该从这世上彻底消失了才好嘛?不,是绝对要消失!像你这样的人渣,我连提及到名字都觉得恶心,要不是你说你有办法救雨茗,我早就把你从这里的窗户扔到楼底下送你见上帝了,你信不信?”

此时的雪茗已经完全没有抑制自己情绪的想法在了,在一连串犹如机关枪的粗语爆出之后,她的脸就如怒目罗刹般给予他人很强的震慑力,被她紧盯着的人,仿佛随时都可能会受到天谴一般,悲惨地死去。

阳明保持着沉默不语的状态,一直听着雪茗长达一分多钟的暴走怒骂,然后以一种极为平静的眼神与雪茗对视了半会儿,最后缓缓地开口了。

“所以……你有钱吗?没钱我就走了,对我发脾气也是没用的哦。”

这时的雪茗仍然面红耳赤,但是这已经不是愤怒的状态了,而是因为羞愧才引起的生理反应。她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身体不自觉地颤抖着,让人能看出她后悔不已的心情。

“那个……五千元……够吗?这是我上大学的学费,目前算是我唯一能够给出的最高价钱了……”

她战战兢兢地说着,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威迫感。

“万……万分抱歉啊,阳明先生!我刚刚说的话不是有意的……啊,也不是……就是……那个,像是被鬼上身了的感觉!对对对,刚才我的身体就像是被人操控了一般,所以那些话其实都不是我说的,请你千万不要介意,拜托了!”

“这种事情无所谓了……”

阳明丝毫不在意,轻描淡写地说道。

“五千吗……作为订金倒也不是不可以,这一趟也不能白跑,我就先答应你了吧。不过在目标完成之后,完整的金额绝对不止五千这么点,如果你已经做好觉悟的话,我就接下你这一单了!”

“真是个贪婪的家伙呢……啊,不是……这话不是跟你说的,请你忘了吧,阳明先生!”

雪茗再一次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慌忙地解释着。

“无所谓了,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一个贪婪的家伙,眼中只以金钱至上。但是这样也不代表着只要给我钱,你就什么都不用担心,我能替你摆平一切吗?”

“那就务必拜托你了,阳明先生!”

雪茗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眼前的男人说不定……真的能够帮她把姐姐唤醒!

“拜托算不上,相互获益而已。所以,你能把五千先给我吗?如果拖着不给的话,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哦!”

真是糟糕透了,这个人!

雪茗的心里默默地想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