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奇缘之叶青 第二章龙宫之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临大海。一跨进村口,迎面而来一阵咸咸海风的气息,风中参杂着一丝躁热和淡淡的鱼腥味。虽然,这也抵御不了村民的热情。他们看见了外乡人,个个笑面相迎。  叶青牵着马,走在街道上。街道两旁酒肆立林,那沉闷的屋角高高地迎风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金灿灿的阳光一泻“上仙真是倔强。临死之前,都不肯说,那休怪我无情。带走。”男子脸色颇为难看,一声令下,五人化作黑雾消失在原地。。...

  “妖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上仙真是倔强。临死之前,都不肯说,那休怪我无情。带走。”男子脸色颇为难看,一声令下,五人化作黑雾消失在原地。

  与此同时,叶青准照师傅的旨意,下山后不得使用任何法术代步。但是,凭他那双小脚丫,恐怕要走几年。于是他灵机一动,“师傅说不能使用法术,买匹马总可以吧。”叶青匆匆付完钱,骑着马,光荣的踏上仙剑大会之旅。

  一路颠簸,他来到一处美丽的村落,那里鲜花盛开,面临大海。一踏进村口,迎面一阵咸咸海风的气息,风中夹杂着一丝燥热和淡淡的鱼腥味。但是,这也抵挡不了村民的热情。他们看见外乡人,个个笑面相迎。

  叶青牵着马,走在街道上。街道两旁酒肆立林,那突兀的屋角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那金灿灿的阳光一泻而下流淌在川流不息的行人中。他走进一家酒楼,迎面而来的是一名恭恭敬敬的店小二。

  “客官先吃点什么。”店小二沏了一杯茶,移到叶青的面前。

  “两斤牛肉,一斤红烧肘子,一盘肉包。”

  “好内。客观请稍等。”说罢,便向厨房奔去。

  吃完饭后,已是夕阳西下,红彤彤的晚霞融化在海面,瞬间把整个海面染得通红。

  突然,一条蓝色的鲤鱼带着一束浪花从海面高高跃起,在晚霞的照耀下,它的鳞片泛着淡淡的蓝光。眨眼之间,又游回海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叶青找了一家客栈,准备好好睡一觉。

  夜深人静,席卷开来的乌云将整个月亮吞没。

  他回想起来,临走时,师傅给他一个青铜壶和一个类似铃铛大小的小钟。

  可就在他,打开青铜壶的瓶塞时,一道蓝光从他窗外一闪而过。

  “谁。”他赶快收好,以免被奸人掠夺。

  叶青打开窗户,外面一片静谧,晚风轻抚着他的脸,波光粼粼的海面泛着点点光斑,好似鱼鳞,闪闪发亮。

  与此同时,在九荒深处,有一座高耸入云,豪华至极的宫殿。远远望去,那一座宫殿仿佛就像雪地上长出的一朵罂粟花。

  宫殿屋顶上铺满了一片片琉璃瓦,在空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辉。左右屋檐上匍匐着两条巨大的黑龙,那微微向后扬起尖锐的龙角,冰冷冷的双眼,白森森交错的獠牙,柔软的龙须在空中随风飘扬,背后的九只黑色的羽翅交叠重合。

  然而,大殿内云顶檀木作梁,范金为柱础。柱上盘着一条条盘龙,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龙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璀璨夺目。地面铺满了汉白玉石,可以说奢靡之极。

  就在大殿中央站着四个人,三男一女。

  “祭司,任务失败。”带头男子缓缓说道。再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你说什么,任务失败了。”突然,一股浓重的黑雾在大殿上冉冉升起,四周的灯火瞬间扑灭。在黑夜里黑雾中两个红色的灯笼忽闪忽闪。

  “祭司饶命。”四人立马跪下,个个心惊胆战,他们的手心和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

  “饶命,也可以。但是,如果在你们做不好,我就要了你们的狗命。听明白了吗?”黑雾突然飘到四人身边,对着他们耳边说道。

  “多谢祭司。”四人异口同声道。

  “你们去办一件事,如果这次办好了将功补过,否则……。”

  “祭司尽管吩咐,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好。我已经打听到女娲石下落,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黑雾绕着四人缓缓说道。“灵姬,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他缓缓飘到女子身边,小声嘀咕。

  “好了下去去吧。”

  “属下告退。”说罢,四人转身退下。徒留黑雾在空荡荡的宫殿里,“哈哈哈哈哈哈。”

  在九荒的另一端,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那里常年阴暗潮湿,没有什么生机的迹象,于是,祭司把深渊改召成监牢,关押仙人或者叛徒之类的。在那里将要承受无休止的痛苦。永生永世。然而,被捕的陆上仙被万年寒冰锁链穿透琵琶骨,关押于此。

  就在这时,一名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走到陆上仙面前,“老朋友,好久不见,住在这里开心吗?哈哈哈。”

  “是你,没想到你还不死心。”陆上仙一脸愤怒。身后的锁链哗啦啦作响。

  “陆寒青看在往日的情面上,只要你交出炼妖壶,我便放了你。否则,后果你应该知道。”男子蹲在陆上仙面前,突然一伸手,用力将他脖子掐住。

  “没有。”陆上仙斩钉截铁说道。

  “是上仙没有,还是不肯说。不过你嘴再硬,我用有办法让你开口。”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你想怎样。”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男子松开手,缓缓站起来,从袖中拿出一面青色玉石镜,其上携刻太乙玄纹,两边系着黄色剑穗。

  “昆……昆仑镜。”陆寒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昆仑镜拥有沟通天人两界,破开时间间隙的神力。但在一次西王母诞辰的蟠桃大会中,神镜被盗,从此下落不明。没想到居然在他手上。

  “没错。正是昆仑镜。”男子将陆寒青一滴鲜血滴在镜面上。瞬间,镜面泛起丝丝涟漪,渐渐的镜中浮现出叶青的身影。“原来如此。”

  “你想怎样。。”陆寒青双目怒视,缓缓说道。

  “哼。我想怎样,你应该知道。”他蹲在陆寒青面前,用手轻轻拭去他脸上花白的头发。“不过,放过他可以,你求我,只要我一高兴,或许可以放过他。”

  “好。我求你,我求求你,放过他。”年过百岁的陆寒青跪在冰冷的地上,苦苦哀求,只为徒儿一生平安。

  “哈哈哈哈哈哈哈。”男子大笑起来,讥讽道:“啧啧啧,堂堂一位上仙居然给我跪下,不过看你这么诚恳,想必他在你心中一定举足轻重把,作为多年老熟人应该好好招待他,等我集齐十大神器,再来找你叙叙旧。”话音未落,男子手持昆仑镜消失在九荒深渊。

  浑然不知的叶青,正在床上呼呼大睡。丝毫没有察觉危险正朝他一步一步逼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