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而成真是为仙 第二章 标题的话,没必要那么工整,是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小猫咪妖不知道为何突然抬了头,有些激动的望着晁天。  “胸部的话……”  小猫咪妖的耳朵支楞出来,像是支起来两个雷达像。  “说起胸部……”  小猫咪妖身后的尾巴轻轻地左右摇摆出来,一脸激动的盯着晁天。  “这个胸部……倒是根本就没到足已被称作胸部的而在晁天眼里,猫是一种让人十分头疼的生物。此时,一只猫正趴在他对面的地板上,兴致盎然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猫,轻盈,优雅,灵动,悄无声息的游荡在黑暗的角落。在有些人的眼里,它们是神圣的生灵。当然也有人,把它们当作不详的象征。

  而在晁天眼里,猫是一种让人十分头疼的生物。此时,一只猫正趴在他对面的地板上,兴致盎然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为什么连自己生活都成问题的我非要再养只猫不可啊?

  晁天如是想。

  “头发……双马尾倒是不错……脸蛋……倒是挺可爱的嘛……意外的很适合双马尾嘛,这家伙……胸部……”

  小猫妖不知为何突然抬起了头,有些兴奋的看着晁天。

  “胸部的话……”

  小猫妖的耳朵支楞起来,像是支起两个雷达一样。

  “说到胸部……”

  小猫妖身后的尾巴轻轻摇摆起来,一脸兴奋的盯着晁天。

  “这个胸部……貌似根本就没到足以被称为胸部的程度吧……”

  小猫妖顿时炸了毛,轻轻一跃扑进晁天怀里,两条腿缠在晁天的腰上,双手在晁天的脸上留下十道鲜红的血痕。

  “你难道不知道一直咪咪咪咪的叫,对猫来说是很容易误会的吗?”

  晁天一时大意,被小猫妖挠破了脸,气急败坏的晁天一把将猫妖的一只手臂拉到面前,张大嘴巴一口咬了下去。

  “虽然某种意义上胸部就是咪咪,但是当我说胸部的时候你听到的怎么可能变成咪咪!你的耳朵是有同义词自动转化功能吗?你是**吗?”

  猫妖一条胳膊被晁天咬住,于是只能用另一只手在晁天的脸上半推半挠。

  “我才不想被盯着小母猫胸部幻想一些奇怪事情的**当成**呢!你这个便利店里卖两毛钱的旧轮胎!简称**!”

  晁天换成单手握住猫妖的手臂,腾出来的另一只手揪住了猫妖的一只耳朵。

  “你这是瞧不起旧轮胎吗?你了解旧轮胎的什么啊?你知道旧轮胎为了能让自己卖到两毛钱付出了多大努力吗?给我像旧轮胎道歉啊混蛋!”

  ……

  以上,一个毫无作为主角应有的自觉性的成年男子在自己家中,很认真的跟一只雌性小猫打架。

  胶着的战斗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直到撕、抓、咬、挠、揪、扯等上千种奥义被完全不重复的施放了一遍之后,这场战斗才算告一段落。

  一人一猫,疲惫的趴在客厅中间,无一例外,都是面红耳赤伤痕累累的狼狈模样。

  “呐,区区一只猫妖,怎么这么能打啊?”

  晁天脸上的血痕已经开始愈合了,此时正盘腿坐在地板上,眼神空洞的盯着猫妖。

  “我凯特可是一只野猫!你当本小姐是养尊处优的家猫啊?话说,你才是,身为修真者居然懂这么多泼妇街头打架的功夫,还用在一只小猫身上……”

  凯特消耗了不少精力,此时已经变回一只毛色黄白相间的小猫,伸出小小的粉色舌头,舔着爪子上的绒毛。

  “啊啊,不得了啦!妈妈!这里有只500岁的老女人说自己是少女!这个女人一定是想出名想疯了!”

  凯特小猫轻轻一跳,飞到晁天脸上,两只前爪有一次在晁天的脸上留下血痕。

  “罗嗦,本小姐天资聪颖,太早修成人形,虽然修行500年有余,但是身心还是停留在入道的年纪,你以为我想这样啊?”

  晁天听到这样的说法,耳朵一抖,计上心头,伸手捏住凯特后颈上的皮,把她拎在半空中。

  “天资聪颖?那我考考你。”

  凯特小猫在半空中扑腾着两只前爪,表示抗议。

  “随……随你怎么考……总之……总之先把人家放下来啦……像这样被拎着……很难为情的……”

  晁天眯起双眼,把凯特拎到离自己的脸更近的位置,饶有兴致地打量起来。

  “诶?意外的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弱点呢……”

  见晁天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凯特又亮出了自己的利爪。

  ……

  在脸上又多出五道新伤痕之后,晁天识趣的松开了手。

  凯特趴在地上,警惕的瞪着晁天。

  “说吧,你要考我什么……”

  晁天一推眼镜,使得镜片上窜过一道耀眼的寒芒。

  “哼哼,认真听好了……一只猫吃了两只笨老鼠变成一只笨猫,两只猫吃了四只笨老鼠,变成两只笨猫,那么请问……”

  晁天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五只笨猫要吃多少新鲜的沙丁鱼罐头才能变成一只聪明的狮子?请回答!”

  疑问的言弹击穿了凯特的防线,这一刻,凯特如遭雷击,大脑瞬间空白。

  “喔……怎么办!居然一上来就是我最不擅长的数学?敌人居然对我的弱点了如指掌!开局就发动了如此猛烈的攻势……”

  “怎么样?答不上来了吧?笨猫。”

  晁天双手叉腰,得意的看着凯特。

  “闭嘴!你这个区区宅男!这种问题,看本小姐分分钟解决给你看!”

  “你就别逞强了,乖乖承认自己是笨蛋还能少受点苦,呼哈哈哈哈哈哈……”

  晁天得意的笑着,突然,房门以迅雷之势飞了过来,紧随其后飞来的还有一个满脸皱纹的中年女人和她脚上的人字拖和她嘴里叼着的香烟。

  “就算吃光全世界的沙丁鱼罐头废柴也还是交不起房租的好吧!再说猫这种东西就算不吃老鼠也是笨蛋吧白痴!”

  包租婆王盖世站定,叼起一支万宝路,叉腰往那一站,威风八面,盛气凌人。

  凯特背后的毛都炸了起来,弓着背,双眼死死的盯着王盖世。

  王盖世眼睛向下一扫,迎上了凯特的目光。

  “区区一只小……”

  “唰!”

  猫字还未出口,凯特已经飞上了王盖世满是皱纹的脸。

  晁天赶忙掀开压在身上的门板,捏住凯特后颈上的皮,将她从王盖世脸上拎下来。

  “喂喂,不过是个满脸皱纹的臭脾气老太婆,我们没必要跟她一般见识。”

  “我……我知道了啦……总之……快放我下来!”

  “哈?满脸皱纹的臭脾气老太婆?这是欠房租的人对房东该说的话吗?总之无论如何,今天立刻把房租交齐!不然就滚蛋!”

  王盖世的目光又落在了凯特身上。

  “切,连房租都交不起的废物居然还有功夫养一只猫。”

  晁天随手把凯特丢到沙发上,然后双手在自己的两边口袋摸索了一番。

  很快,一个牛皮纸信封被翻了出来。

  “房租是吧?给,绝对够了,别说之前欠的,就算租到你去世应该都够了,所以赶快拿去买块坟地吧死老太婆。”

  晁天一步步把王盖世推到门外,转身抬起门板,“砰”的一声扣在门框里。

  ……

  很快,门板被再次踢飞,王盖世手里捏着三张十元钱飞了进来。

  “废物!你以为欠了三个月的房租用三十块钱就能还清吗?你当是买了三份盖浇饭啊!”

  “哈?盖浇饭现在也涨到十二块一份了好吗!这已经是我的全部积蓄了死老太婆!不要正好!”

  晁天劈手夺走王盖世手里的三十块。

  “啊啊,我数数……一二三,啊!死老太婆!只是让你帮忙拿一下怎么就少了七张!你要怎么赔我啊,啊?”

  “这不是掌握着很不错的赚钱技术吗废物!快出去用这招骗够房租交给我啊!”

  “连你这样的蠢货都骗不到怎么可能会骗到别人啊!你当现在的年轻人都还是没经历过社会历练的单纯家伙吗?”

  “切,一无是处交不起房租的无业游民还养着一只猫,没钱的话就给我出去做些事情抵房祖好了,废物!”

  王盖世丢下一个信封,气势汹汹的转身离开。

  凯特踱到信封旁边,伸出小小的爪子,一下下点在信封上。

  “这是什么?难道里面藏着会让人不停脱发的符咒?晁天你快打开吧,宅男就应该坦然面对这种事情才对。”

  晁天身上幻化出一套箭袖长袍,顺手摘掉眼镜,然后捡起信封,揣进长袍的前襟。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符咒,再说,为什么宅男就必须坦然面对突然脱发这种残酷的事情啊......”

  “走吧,搭档。”

  晁天一边说,一边捏住凯特的后颈,拎着她走出了房间。

  “为什么我作为一只猫还要为房租的事操心啊?还有,谁是你搭档啊!再说……再说……都说了这样真的很难为情啦!”

  ……

  转眼间,二人便来到了秋叶原。

  “是这里吗?”

  凯特此时已经变回人形,好奇的瞪大眼睛,张望着周围的建筑和人群。

  “呐,呐,这种007一样的感觉……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去赌场?感觉好酷啊!”

  晁天不慌不忙的从衣服前襟掏出信封,拆开来唸道。

  “唔……茅山……旱魃出世……收服……半个月房租……啊啊!死老太婆!你以为出世的是什么啊?收服旱魃这样的活居然只能抵半个月房租?三室一厅的房子在你眼里到底是有多值钱啊混蛋!”

  “诶诶诶?怎么看都是你更奇怪好吧?之前就在想了,还没看过任务内容就乱跑地图怎么可能拿得到经验和金币啊?”

  晁天一指弹在凯特的脑门上,疼的后者“哎呦”一声叫了出来。

  “你懂什么,到这里来也是任务的一环啊,白痴……先问一下,你从秋叶原回家要多久?”

  凯特揉着发红的额头,眼角含着泪水。

  “你是白痴吗?怎么可能回的去啊!你见过会游泳或者会飞的猫吗?”

  听到凯特这么说,晁天遗憾的摇了摇头。

  “唉,那真是太可惜了……”

  这么说着,晁天翻手变出几张日元和一张照片,塞到凯特手里。

  “呐,记好,你可是这个任务当中最重要的一环。”

  “哦哦……”

  凯特激动的望着晁天,眼睛里闪烁着无限的希冀。

  “用尽一切手段,找到这个手办……”

  “哦哦……”

  凯特全神贯注的听着,生怕漏掉什么重要的东西。

  “用我给你的钱把它买下来。”

  “哦哦……等等……买……买下来?”

  凯特用茫然的眼神望着晁天,虽然很迷茫,但直觉告诉她,似乎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似乎是为了印证她的直觉,晁天一改之前一本正经的表情,换上一副邪恶的笑容。

  “对,买下来,顺带一提,我给你的钱绝对不够买飞机票或者船票的,至于沟通交流的话,日语什么的一切相关信息我已经在弹你额头的时候用灌顶术教给你了,你也可以不买,当然同理,我也可以不来接你,哈哈。”

  说到这里,晁天满意的一拍双手。

  “那么,就祝你秋叶原旅途愉快啦,保重。”

  人来人往的秋叶原,一个人突然无声无息的消失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当然,除了凯特。

  凌乱在人流中的小野猫,久久未能接受这般残酷的现实,等到她彻底回过神来,一切的不满只能化作几个自己以前根本听不懂更说不出来的单词。

  “巴嘎!啊轰!波该!西内!西內!西内!口诺巴嘎哦头口!巴嘎OTAKU!”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