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丹者 第一章 万药森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晨曦,初升的太阳正慢慢的向大地渗透一丝丝微弱的光线,照着它孕育的大地、森林和山川。  这一切都显得很祥和,而被称为药材众多的万药森林此时也一改往日危险的面貌,向人们...

  晨曦,初升的太阳正慢慢的向大地渗透一丝丝微弱的光线,照着它孕育的大地、森林和山川。

  这一切都显得很祥和,而被称为药材众多的万药森林此时也一改往日危险的面貌,向人们展现着它最温柔的一面。清晨,是这个灵药众多、野兽灵兽横行的森林最安全的采药时间段,此时,附近依靠万药森林而建的万药城内所有的采药者几乎都齐聚在万药森林外围,似乎都在等待一个时机。

  采药人群都聚在一块,互相聊着天,而在人群最远的地方,一个十五六岁,身穿有点略微鼓鼓的破烂麻布衣的少年正淡漠的看着森林,他也在等着那个时机。

  突然,万药森林仿佛在晨曦的阳光下不堪重负似的,宁静的森林中一阵白雾突然向外喷出,其中还带着点刺鼻的味道。人群立刻骚动起来,这白雾正是这个时机,似乎是森林的对采药人的馈赠,这白雾对森林的外围野兽有一种催眠作用,对人则是无害,只要人们不打扰熟睡中的野兽,就可以小心的将药材采取,不用去冒险跟野兽打拼,当然这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采药的人群在白雾喷出的时候就一股脑的涌入了森林,而那个少年则是安静的站在原地,继续在哪里等着什么似的。

  过了好一段时间,少年才抬脚走进森林中。

  万药森林的外围,少年在有目的的行走,他似乎对外围很熟悉,很自然的避开了所有在外围熟睡的野兽,终于,在避开一个拦路熟睡的野熊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幽静的山涧,一条小溪流在山涧中正缓缓的流淌,没有采药的人会来这个地方,因为,外围没有很好的药材,一般的药材要么是喜阳、要么喜阴都不会在溪流中生长,普通的药材都有生长习性但是很多采药人似乎都对溪流中生长出药材都是不置可否。所以,没人会浪费时间在采药的时候还去溪流瞧瞧。而这个少年此时的举动似乎是个新手,可从他淡然的神情来看,这溪流似乎真的有草药。

  小溪依旧在静静的流淌,少年好像也没去破坏这安静的气氛,只是沿着小溪似乎在找着什么,过了一小会,少年的目光定格在小溪中一块半掩的石头上,淡漠而清秀的脸庞终于露出笑容,他脱了鞋子,挽着裤子,踩着浅浅而又清澈的溪流走了过去,带起一片涟漪,少年拿起了那个石块,一棵浑身幽兰如水的花朵好像害羞似的轻摆着两片幽兰的叶子露出了还带着水珠的真面貌。少年看着这如同少女般害羞的花也有点痴了,他是个流浪者,也是个乞讨者,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忘了自己的亲人的摸样,只剩下自己父母教的识药采药的技能,因为只有这个可以让他活下去。

  前些天他听人说万药城附近的万药森林可以采到药材而且没有多少危险,他就一边乞讨,一边流浪的走过来,为了可以更好地活下去。

  第一天在万药森林采药,他就因为没掌握好吐雾的时间,被野兽逼到了山涧,在这山涧过了一夜,发现了这朵花,她被石头压着,饥渴难耐的他喝着山泉水时看到的。当他将石头移开,这幽兰的花朵在月光下展开双叶,似乎是在对他展颜一笑,在微风中轻轻的舞动着她那幼小的身躯,似是为了他而舞蹈。他的心似乎在那一刻飞回了阔别已久的老家,父母亲人还在身旁,他还是那个文静内向的小男孩,在忘记药材习性时被父亲骂的倔强的撅着嘴的小时候。

  从此以后他每次进入万药森林都要去看看这位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为他“微笑”的“朋友”,似乎这样他才不会孤单,这样他才有活下去的意义。

  “好了,时间过得真快,吐雾时间过去了快一半了,明天我再来,对了老朋友,我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了,我叫徐木凡,都五六年没提起这个名字了,呵呵,明天见!”徐木凡,那个少年,微笑的将手中的石头轻轻的放在他那老朋友的头上,徐木凡知道,药材最好是在它生长的环境下才会更好地成长,所以并没有对此改变什么,石头依旧放上去,继续踩着浅浅清澈的溪流回到岸上,带出一串涟漪离开了这座山涧,微风吹过,石头缝隙下的花朵弯着身子摇摆着作别….

  徐木凡,离开了山涧,向森林外围走去,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得采到一些药材,不然今天就没多少好的机会去采药了,毕竟危险在这森林里处处都有,他不像那些大药材商店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和武力可以在万药森林中采一整天,他必须把握早上吐雾的机会赚到一天的伙食,不然就得饿一天,这并是他想要的。

  就在路上仔细的寻找药材时,一阵喧闹声传到了徐木凡的耳朵中,他心中一阵烦躁,虽然万药森林的野兽在吐雾时的确会熟睡但是这样喧哗野兽也不是聋子啊,吵醒了都得倒霉。他不由得向喧哗的地方走去,只见在一棵大树旁,两队人似乎在对峙,似乎是有些矛盾,没忍住直接在森林外围就开始解决矛盾。这种手法,徐木凡也是见过,估计是两边看到珍贵的药材,然后为了得到它而大打出手,常见的很,徐木凡也在一旁隐蔽起来,这种对峙估计是要沾血,他现在最好是躲起来,不然被发现了不管是黑是白都难逃罪责。

  只见,两伙人中,靠近大树这一边的一队人中一个领头摸样背着大刀的中年人,气愤的对另一伙人说道:“这幽兰草是我们先发现的,你们历城药店可不要血口喷人!”

  隐蔽在一旁的徐木凡也是一惊,幽兰草!这可是六品的灵草啊,药材也是分品阶的,普通的药材,比如徐木凡经常采的一些普兰花、伤药草都是两三品的药草,而药分九品,普通的草药只能称为药草到了九品以上又变为一,就是灵草了,六品灵草那就了不得了,就算万药城这个采药大都市,六品灵草也是相当稀有。那些高高在上的炼丹师对这种灵草也是垂涎已久啊,其中巨大的利润可想而知,两队发生争执也就无可厚非了,只是他们这样吵,估计会引来跟多的人,但是这就不是徐木凡可以担心的了。

  对面那被中年人称为历城药店的领头人似乎对这个话啧之以鼻,邪笑道:“我们历城药店刚刚好掉了一个镇店之宝,你们今天就在万药森林外围就发现了这个灵草,你当我们历城的人是傻子啊。”

  “哼!看来你是确定要跟我们千味药店做对了!”那个中年人也不是好惹的,刚采到这个六品的幽兰草,自然不会让给其他人,只有手底下见真招了,只见中年人,将身后的一个装有幽兰草的竹筒交给身后的一个跟他有八分像年轻人,嘱咐了一番,就抄起背后背着的大刀,一阵气流引起一阵狂风吹起周围的树叶,似乎就是中年人身上的气劲引起的——修武者!

  随着中年人的起头,双方气氛瞬间凝聚,那个历城的领头人见到中年人这番拼命的摸样,眉头也一下皱紧,说道:“没想到,你一个后天大成的修武者,居然肯为一个小小的千味药店卖命,来我们历城吧,我们历城可是有初品八阶炼药大师的,你要考虑清楚!”

  “哼!我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千味药店对我有恩,你想都不要想!你也就是历城药店的一个小分队而已,我怕你不成!”中年人似乎铁了心要护药到底,听着中年人的话,他周围的采药人和护卫也是精神一震,只要将药材安全带回,我们千味药店未必不能成为像历城药店一样的大药店,再说对手也只是一个小分队,他们有人数优势!

  “小分队?”历城药店领头人气急,的确他们是小分队,只是晚了点进入而已,本想用身份压人,没想到碰到硬点子,但是他已经将信号都发了出去,一会其他小分队来了,不好交代,面子也过不去,一咬牙,吼道:“妈的,给脸不要脸,兄弟们一会支援就到了,先拖住他们,跟老子上!”

  话一说完,历城药店的领头人,气劲也分散开来,但是却比那中年人弱了一点,只见他手掌一张,一只黑色匕首出现在手上,是个捏匕首的修武者,走的似乎是阴柔路子。却很有效果,脚尖在地上点了几下,便冲上空中向中年人急速的扔出几个带着绿色的长针,战斗一触即发!

  躲在隐蔽处的徐木凡也心神荡漾,目光紧紧的盯着战斗中的那两个领头人,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真正的修武者只见的战斗,尽管他之前看到过类似的争端,但是,修为达到后天的武者之间的打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是这个世界的弱势群体,他更向往这些有实力的人,他也梦想有一天可以向他们这样随手一刀就可以斩破一棵几十年的大树。

  中年人跟那位历城领头人你来我往十几个回合,那历城领头的便开始气力不支,他修的是阴柔路子,暗杀可以,正面还真不是中年人的对手,他内心极为焦急,从发信号开始到现在,吐雾时间都快过了四分之三了居然其他小分队还没来支援,他很担心,其他采药小分队已经深入森林中了,他的信号毕竟有限只能在外围。

  但是身为万药城有数的几个大药店中的高手护卫,他也有药店给的杀手锏,这也是他明知道对手比他厉害但依旧敢上的原因。历城领头人,阴柔又焦急的脸上在跟中年人对了几招后变得狠厉起来,只见他向后点了几下脚尖瞬间就远离了中年人,修阴柔路子的修武者在速度上有绝对的优势,略微纤细的左手突然在手掌中冒出了一颗红彤彤冒着火光的丹药,向着中年人扔去。

  速度不及的中年人还没反应过来,目光只见到一个红色冒着红光的物体向他冲过来,也没多想就是一刀,这一刀却是闯了祸,突然中年人感觉不对,目光一凝,脸色当即大变,丹药!!连忙抽身急退但是为时以晚,那大刀仿佛在那妖异的红色冒火的丹药上停住了,一朵毫光大盛妖异的红花从丹药身上冒了出来。

  轰!!

  从丹药中冒出的妖异红花越放越大,仿佛一朵绽放的牡丹,妖异的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就那样的悄然绽放,威力从那花瓣开始释放,周围一棵棵树木一个个熟睡的野兽一瞬间被那朵妖异的丹花吞没,但花瓣快要接近徐木凡的时候似乎戏耍他一般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惊恐脸庞前凌乱的头发,几根断发丝悄然飞舞,随着花瓣渐渐消失在徐木凡惊恐的脸庞下。

  此时的徐木凡被眼前的景色完全惊呆了,那个小小的丹药却有如此大的威力!隐蔽下,他面前展现的是一片被有序切割的一块废墟,方圆大概七八十米,中间除了历城的领头人其他人都被丹药切割成一片一片,中年人更是连人都没见到,那把大刀也只剩下残破的刀柄,这一下不仅是徐木凡,就连历城领头的也惊呆了。

  “奶奶的,这这……太邪门了,难怪店主在那老家伙面前连屁都不敢放一个,随手放一个丹药在家里再厉害日子也不好过啊!只是手下都死了,这威力,估计连那幽兰草也没了吧?”历城领头人阴柔的脸上只剩下苍白和震惊,口中喃喃道,突然他脸上红光一闪大喜道:“对啊,幽兰草是灵草,最起码不会就这样没了吧,记得这灵草就在那家伙的儿子身上,找到他,我就可以将功赎罪,说不定献给那老家伙,呸!那大师我都可以讨到可以晋升到先天的丹药呢!”

  自言自语完,唯一活下来的历城领头人精神一震,连忙向中年人那一队走去,只是走路时似乎有点颤抖,不是被这血淋淋的场面吓住了,是被那丹药下软了腿,是人见到这不可抗拒力量时想来都会吓成软脚虾吧!

  徐木凡到没被丹药的威力吓住,因为,他根本来不及被丹药威力吓住,这么血淋淋的场面就差不多让他头晕目眩,哪被切割成一片一片的尸体冲击着它的视觉,从眼中冲击着他的脑袋,仿佛这就是那阿鼻地狱,到处都是尸山血海,到处都是冤魂,他似乎都看到那些死去的人再问他,你怎么不死?

  一阵微风卷过,原本滞留在原地的血腥气随着风微微的荡漾开来,徐木凡的眼眸中仿佛看到了一阵血雾向他冲来,张牙舞爪,似乎是那死去的冤魂在索命,心脏一瞬间紧缩,呼吸也瞬间困难起来,他说不了话,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他拼命的呼吸,却呼吸的比以往更加微弱,他只是个小人物,第一次就见到这种血腥的场景,完全接受不了,完全接受不了……

  一阵眩晕冲破脑海,他没有打扰任何人,就这样晕倒在那里,保持着隐蔽的姿势,就在这个角落,没人会找他,没人会管他,没人会去关心他……

  同样他也没有听到那历城领头人气急败坏的声音。

  “老子去你奶奶的,**让你儿子先跑了!我我!!!”历城领头人阴柔的脸庞此时尽是无尽的杀意,辛苦了半天就剩下他活着,结果却什么都没得到。

  突然,森林中一阵白雾从外向内慢慢袭来,历城领头人也打了一个机灵,吐雾时间到了!

  “妈的,不能回去了,回去得被惩罚死,我得另谋生路,吐雾到了,其他小分队估计已经集合了,准备一起搜寻药材,我就一个人,这里野兽太多,先走为上!”说完,只见一个黑影向外掠去,历城领头人离开了这是非之地,与他一起离开的也有那些同在外围的采药者,由于这里的战斗声息由那丹药搞得全无,也没人会在意这里,吐雾时间一过,这些尸体估计也会无声无息的消失成为大自然的养料。

  而徐木凡则是安静的晕睡在那隐蔽的地方,只是眉头紧皱,似乎是梦见了不好的事情。

  不一会一天过去了,战斗过的地方也被森林中的野兽糟蹋的相貌全无,只有一些衣物、草药和金钱没被野兽吞食,而隐蔽在树灌中的徐木凡则是一天无事,只是脸色苍白,似乎被周围的树木湿气包围,让其他鼻子灵的野兽认为是树灌而逃过一命。

  这一晕,晕了好久,梦里,徐木凡一直梦见有鬼在追杀他,一直要他还命,他只能在角落拼命的解释,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我只是个小人物,连自己都活不了的小人物…

  翌日,吐雾又到了,外围依旧是一群采药人和采药群体,只是他们的话题多了一些,比如:历城大药店一个小分队不知所踪,疑似惹到森林中的灵兽,全部覆没。千味药店有了一味六品灵草,成功让一位初品七阶炼丹师加盟,即将成为与历城起名的大药店,因为千味药店也将有丹药销售,只是似乎与历城大药店有些不对头。

  吐雾,徐木凡这个为生存而活下的少年对这个时间可是记忆极深,哪怕是昏迷,果然就在外人进入万药森林时,他才幽幽转醒,只是身在森林之中,让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想到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丹药威力太大了,以前我还幻想着可以成为一个修武者纵横天地,没想到,这一颗丹药就可以要人命,炼丹师呵呵!”徐木凡,这个一直自称小人物的家伙,又开始遐想了,他幻想着自己是一位厉害的炼丹师。

  但是他并没有忘掉他的主业,这可是他活命的基础,采药。

  连忙起身,一阵眩晕冲向他的脑袋,一天没吃东西了,他也很无奈,不过能活一命他也没什么可以抱怨的,一颠一跛的走向昨天战斗的地方,在他心里,只要有斗争,一般就会有伤亡,那么就可以发死人财,这也是他那么怕鬼的原因,因为太想有些钱了,一个人穷怕了,孤独怕了,他心里除了变强就只剩下发财了。

  也算是上天给的机遇,他还真的在那些碎布片中发现了一些钱财和药材,连忙放在破麻衣中包着的竹筒内,连经常去的山涧都没去,只是抱歉的看了一眼山涧的地方。

  “她一定很希望我去看她吧,只是现在是是非之时,希望她可以理解!”口中喃喃,一颠一跛,徐木凡熟悉的避开路上熟睡的野兽向森林外走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