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战狼 第1章 赶紧滚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江城国际机场。T3航站楼出口,一辆宾利车领头,后面清一色大奔车助场的车队几眼望将近尽头。上百名戴墨镜,穿笔挺西服的魁梧男子,纹丝不动地站在进站口两侧,像是在耐心的等待T3航站楼出口,一辆宾利车打头,后面清一色大奔车助阵的车队一眼望不到尽头。。...

江城国际机场。

T3航站楼出口,一辆宾利车打头,后面清一色大奔车助阵的车队一眼望不到尽头。

上百名戴墨镜,穿笔挺西服的壮硕男子,纹丝不动地站在出站口两侧,像是在等待某位大人物来临一般,威严而有气势。

“少爷,您回来了!”当风尘仆仆的叶成,走到出站口时,为首的一名穿长衫,看上去有五六十岁的老者,赶紧弯腰抱拳向他行了一个大礼。

众黑西服见状,也齐齐叫了一声“少爷”。

声震长空,那场面好不壮观!

“阿忠,我昨天才回国,今天才到江城,你这么快就嗅过来了?”

叶成斜了长衫老者一眼,冷声道,“你的狗鼻子还真灵!是那个老不死的派你来的吧?”

“少爷,您对老爷有误会!”

老者微微皱眉,正欲解释,叶成脸色一凛,沉声道,“什么是误会?老忠,若不看你是长辈,我真想抽你一嘴巴子!”

“哼,杨振那个老不死的,十年前将我和母亲赶出家门,现在他的私生子出车祸死了,他就想起我了?想认我了?我可不吃这一套,让他死了这条心吧!”

原来这位老者,竟是燕城第一首富杨振的仆人阿忠!

而这个杨振,正是叶成的生父!

十年前,杨振带着后宫进入杨家,并将叶成及其生母赶出燕城时,他就不再认他!从那之后,杨成也改为了叶成!

“成儿还是不肯原谅我啊!老忠,我以前真不是个东西!”

黑色宾利车里,一个穿唐装的萎靡男子望着叶成远去的背影,泪眼迷蒙地对刚上车的阿忠说道。

“老爷,少爷只是随了先夫人的叶姓,并没有改掉您给他取的‘成’字,说明他还是念及您的!”阿忠看着主子杨振苍白的脸色,心痛不已。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杨振两眼一闪,讪讪一笑,“我与成儿之间的寒冰,在我死之前应该可以融化吧——咳咳——”

一声剧咳,一抹暗红色的血液从杨振嘴里喷出。

阿忠慌忙递上纸巾,老泪纵横道,“老爷,我一定快马加鞭,让您跟少爷坐在一起吃顿团圆饭!”

“这事儿不能强求,我了解成儿的脾性!”

杨振摆了摆手,缓缓道,“我记得你上次说过,成儿三年前在此地已经跟一个苏姓女子结婚了——”

“嗯,那个人叫苏暮烟,江城第一美女,在益康药业销售部担任副经理一职。” -

“如此说来,成儿这次回这里来,一定是来找她的!哎,我错过了成儿人生中许多次重要的场合,这次不能再错过了——你准备一下,帮我为苏家送一份厚礼吧!”

......

兰苑小区,8幢801住户外。

一个风度翩翩,穿着不凡,看上去至少有一米八的公子哥,带着两个身强力壮的保镖站在房门口。

当这位公子哥抹了抹油光的头发,又整了整衣襟时,站在他右侧的那个黑人保镖,已经迫不及待地按响了801的门铃。

“何公子来了啊!”

“哎呀,来就来嘛,干嘛还带这么多礼品?!”

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人将房门打开,喜笑颜开地将江城四少之一的何家驹迎进了房内,两名保镖则懂事地站在了房门口。

“家驹啊,你上次给我买的茅台我都还没喝完,今天你又送两瓶过来,真是太有心了!”

正坐在客厅看电视的苏大军听说何公子来了,连拖鞋都顾不得穿就飞跑到门口,双手接礼来了。

“何哥,今中午是我的生日耶,你给我爸妈和姐姐都买了礼物,就没给我买吗?”

年芳十九岁,已经读大二的苏琳儿,看到父母双手满满,何家驹却已两手空空时,不禁咂了咂小嘴。

“礼物倒是没买,因为我不知道琳儿妹妹喜欢什么——不过红包嘛,倒是准备了一个!”

何家驹微微一笑,竟从西服的内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大红包来。

苏琳儿一把抢过,偷偷地捏了一下红包的厚度,估计不少于几千块,脸上顿时笑靥如花,“谢谢姐夫!”

“哈哈哈,琳儿妹妹嘴巴真甜。”听得这个称谓,何家驹嘴巴都快笑歪了。

“何公子,您在沙发上坐一下,我马上给暮烟打电话,让她回来吃饭了!”

“家驹,请喝茶。”

放下满满的礼品包,黄秀芹和苏大军二人又对何家驹大献殷勤。很显然,他们现在已经把这个何家驹当成了乘龙快婿。

苏琳儿偷偷地跑回卧室将红包打开,数了一下里面的钱数,整整一万八千元!这个未来的姐夫出手真是太阔绰了!小Y头片子又是一阵心花怒放。

就在一家人开开心心等着苏暮烟回来,要给苏琳儿庆生时,一道高大的身影又出现在了801房门外。

叶成看了一下熟悉的环境,又看了看立在门口的两个保镖,心中甚是疑惑:难道暮烟一家搬家了?

可立在过道内仔细听了一下屋内的对话声时,他又否定了这个猜测!

暮烟没有搬家,只是她的追求者找上门来了!

“呵呵,我的老婆,不愧是江城第一美女啊!”

叶成自揄般地笑了笑时,黑人保镖已经看他不耐烦了,操起别扭的普通话怒道,“小子,鬼鬼祟祟地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滚蛋?!”

“要滚蛋的应该是你们吧?”

叶成放下包,一脸不屑地扫了二人一眼。

“出言不逊!找打?!”

立在房门左侧的那个寸头保镖似乎更没什么耐心,猛地出手就朝叶成呼出一拳。

叶成看也不看,身子一侧,揪住寸头男的右手一拉一掼,抬腿再一脚猛踹,只一阵秋风扫落叶的姿势,寸头男就飞出去,撞到几米开外的墙壁上才重重地摔落在地。

“FUCK!”

黑人保镖见同伴被踹飞,左右双拳慌忙如闪电一样击出,叶成身子再次闪到一边,右腿则朝这黑人的右后膝盖弯处猛力一踩。

“嗷!”

黑人一声惨叫时,双腿不由自主地朝地上跪去。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客厅内几人很显然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尤其是何家驹听到杰克的惨叫后,也坐不住了,跟着急急跑去开门查看情况的黄秀琴一起站在了房门口。

“是你?!”

当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人竟是三年前忽然消失的那个废物女婿时,黄秀琴那张擦满了胭粉的老脸顿时就压上了一片密集的乌云。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