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八传 第6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张果、公西子带着不情不愿的彭侯离开了了吕洞宾的小院,这时夜了黑透,繁华热闹熙攘的西市也人迹冷冷清清,仅有零星几个晚归的小贩,除了做宵夜生意的摊子。 “老蔫、我们真所以将那个异事社的小子一同带...

小÷说◎网】,♂小÷说◎网】,张果、公西子带着不情不愿的彭侯离开了吕洞宾的小院,这时夜已经黑透,繁华熙攘的西市也人迹冷清,只有零星几个晚归的小贩,还有做宵夜生意的摊子。“老蔫、我们真应该将那个异闻社的小子一起带走。”公西子边走边道,语气里甚为不满,“此人巧舌如簧,极不老实,留下他恐怕是个祸患。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张果缓缓垂下眼皮,道:“他只是一介凡夫。”公西子指着彭侯,“一介凡夫会认识他吗?”张果停下来,正视搭档,“你很介意异闻社?”公西子奇道:“老蔫、你怎么了?你平时最是讲规矩的,绝对不会纵容人或者妖越界,怎么今天被那小子一顿忽悠,你不会是对他另眼相看了吧?”张果平静地道:“如果被我抓到他越界,我一定按规矩,绝不会对他留情面。”“他还没有越界么?他都插手我们的事了,还专接与妖有关的案子,他到底什么居心?”“他插手了妖的事情,但是却没有违反我们的规定。”“我们御城守管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插手!”公西子就是气不过。张果老实道:“我们没有抓人的权限,除非他犯了事,我们可以让长安官衙抓他。”公西子气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死脑筋,这么久了,难道都不知道凡事都是可以变通的吗?”张果固执地道:“规矩定出来,就是让人遵守的。”“你……”公西子愤怒了,“我真是要被你气死了!你的脑袋又不是木头做的,怎么就是不开窍呢?”一只浑身泛着晶莹光感,几近透明的飞鸟从夜空中飞来,落在张果肩上,化作一蓬晶屑,自行在他耳中变成一段话。这是御城守成员之间的传音秘术。张果认真听完,对公西子道:“羽溪传来消息,谭木匠没死。”彭侯闻言,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他确实是吞了砒霜要自尽。”张果望着彭侯,“谭木匠为什么要自尽?”彭侯的眼神黯淡下去,摇头。公西子不屑道:“算那异闻社小子蒙对了。”张果道:“其实、我在到那里之前就发现了。”公西子诧异的看着张果,“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怎么发现的?”“在钟鼓楼上。”在钟鼓楼的飞檐上,彭侯滴落了一滴血,张果在那滴血上嗅到了砒霜的味道,还有不属于任何一种血液的至纯至精的元灵气味。木精是山川灵木的元灵所凝结,他的一点点精华,都足以改变一个人的身体和生命。正如吕洞宾所言,一旦木精现世的消息流传出去,世人就会为之疯狂,届时将会有无数的术士、赏金猎妖师出动,人妖两界的秩序就会大乱。而这时的小院里,之前躲的严实的燊哥,正围着吕洞宾发泄着自己的不满情绪。“好你个吕洞宾啊,你身边有那么大一个大宝贝,你竟然都瞒着我,枉我对你这么好!”燊哥痛心疾首至极,“木精啊,三千岁起的千载木木精啊,随便一滴精华要是搁在我的琥珀光里,那我就发大财了,你欠我那点钱,根本就不在话下……”燊哥又蹦又叫,吕洞宾只当自己是个聋子,歪在锦垫上,倒上一盏酒,细细的品尝。一个把砒霜毫不在意放进嘴里的怪人,一个完全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在眼里的怪人,一个吃了砒霜也没有任何反应的怪人——似乎有点意思。吕洞宾笑看着满地打滚,戏精上身的燊哥,自言自语着:“怪人才好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