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八传 第4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晚上的光阴,在一树花荫、一坛清酒、一院子夏虫的鸣叫声中过去的了。 天上云卷云舒,榴花如火似霞,耀眼夺目耀眼夺目。 回廊上铺了一张方毯,吕洞宾散发出侧躺其上,番榴花落在他月白色的纱袍上,树上的...

小÷说◎网】,♂小÷说◎网】,一天的光阴,在一树花荫、一坛清酒、一院子夏虫的鸣叫声中过去了。天上云卷云舒,榴花如火似霞,耀眼夺目。回廊上铺了一张方毯,吕洞宾散发侧卧其上,番榴花落在他素白的纱袍上,树上的榴花都结成饱满的果实,他随手拈起一朵,放在鼻端嗅嗅,手指稍一用力,花瓣里的汁液就染在了指尖上。长安城里寻常人家的姑娘们,买不起艳丽的锦缎,就用番石榴的花朵捣汁做染料,染制衣裙。每年的这个时节,是长安最鲜艳的时候。多年之前,就在这样一个艳丽的时节,他遇见了一个像番榴花一样的人,如火似霞。从此以后,他就不再是他。再往后,他成了洞宾先生。吕洞宾将花瓣放进酒盏,一仰头,干了。天色转换,转眼间银河密布。矮墙外的世界,从熙熙攘攘到安静。一道矫捷的身影,在街道两侧的房顶上快速飞跃,那人像动物一样四肢着地,在房顶上如履平地,一边急奔,一边回头仓皇后望,转过来的脸上,一双温润的大眼睛,可脸上却糊着新鲜的血迹,尤其是那张嘴,跟刚吃过人一样鲜血淋漓。一道发着光的绳索朝他甩过去,飞奔的人影迅捷的避过,加快速度,遇到间隔相远的房子,纵身一跳,身形划过,好像一只大犬。发光的绳索落空,重新回到张果的护臂中。他与公西子追在那大犬一样的人身后,显然追的十分吃力,完全跟不上他的速度,眼见着被他跑远。公西子气得大骂:“这他妈是个什么东西,跑这么快?”就在夜幕刚刚落下的时候,张果和公西子按照惯例巡察,走到西市附近匠作坊处,捕捉到空气里一丝异常的味道。匠作坊一带靠近西市漕渠,这里汇集了金、银、石、陶、瓷、木、革等各行业大批手工业者。他们进入这里时,两人护臂上盘着的小灵兽纷纷发出预警,空气里的异常味道是血腥气。血腥气从开始的若有若无到浓郁,两人循着气味,来到这里非常有名的谭木匠处。谭木匠年纪不算太大,不过四五十岁,却凭借一手好活计,以善于治木而有名。谭木匠就住在西市匠作坊内,作坊里堆满各种木料,张果和公西子进去的时候,正看到谭木匠昏迷在地,身边趴着一个青年,不知在做什么,浓重的血腥气正是从这里散发出去的。青年听到动静,抬起头,嘴上全都是血。只一眼,两人就确定这青年不是人类,他全身的皮肤下,呈现一种诡异的异色,血管经络像密布的河流,而血管却是褐色的,正汩汩流动。谭木匠的脖子上有个血牙印,动脉处有个小口子,血还在汩汩地冒出来。青年看到俩人拔腿就跑,张果放出一个传音飞奴联络御城守其他成员,到谭木匠作坊救人,自己跟公西子去追那诡异的青年。可这青年跑的实在是太快了,这时候的西市还没有闭市,来来往往的行商,络绎不绝的小贩,华灯初上的小酒馆都还热闹着,他们不敢惊动。人虽然追不上,但却跟不丢,只要循着那股子奇特的血腥气就好。公西子和张果相继落在一栋楼阁的飞檐上,这是西市附近的最高建筑——钟鼓楼。下面一排排鳞次栉比的屋宇,人海茫茫,难以觅踪。“气味在这里稍浓,那小子应该在这里停留过。”公西子喘息着,四顾察看。“他怕是就藏匿在这附近,或者,他还有同伙接应。”张果发现脚下有一滴血,弯下腰用手指沾了沾,放在鼻端闻了闻。公西子没有注意到。“老蔫、你说呢?”张果没有回应他,闻着指尖的血迹,露出思索的表情。公西子性急,又因为追不上疑犯而焦躁,语气不善:“你能不能说句话?整天跟个没嘴的葫芦一样,显得就我自己话多!”张果也不恼,亮出指尖沾上的血。“他的血。”顿了顿,露出困惑的神情,“但是奇怪……”公西子性子急,根本就没有听,转喜道:“这下就好办了。”那滴血凝结成一个小小的血球,浮在半空,公西子双手虚张,血球浮在他两掌之间,形状不断变换,似有无形力量拉扯。“不,先不要伤他。”张果阻止了他,拉住公西子胳膊。不待公西子发火,张果将手放在钟鼓楼上留下的一枚脚印中,方才那被追捕的青年,在张果眼前清晰出现行迹,青年的幻影跃下钟鼓楼,越过下方一幢幢屋宇,消失在西市的某一处。“找到了。”燊哥让手下伙计搬了一个矮脚几,摆在吕洞宾铺在回廊上的方毯上,桌上有酒有菜,他谄媚的给吕洞宾倒了一盏酒。“你尝尝,这可是今年头一批出窖的,我的琥珀光啊。”吕洞宾侧眼看着燊哥忙活,琥珀光是燊哥家特有的酒酿,并不对外出售,当年要不是冲着他这琥珀光,他也不会留在此处。燊哥把酒斟好了,递过去,吕洞宾却不接。“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燊哥不屑道:“奸、你长得可不符合我高贵的审美,旁边酒馆里的胡姬比你长得肉多多了;盗、就你这穷鬼,就算把你拆了骨头零着售,也未必能比我这一杯琥珀光值钱。”吕洞宾一下子气笑了:“没文化真可怕。”燊哥把酒杯“啪”地一放,“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来虚的了。我家那事,你今晚没事就给我办了吧,我要把那偷东西的贼千刀万剐!”吕洞宾还没说话,院子大门处传来“砰咚”一声巨响,然后是一阵急迫的砸门声。燊哥奇道:“什么情况?你外面还有债主?”吕洞宾道:“你指的是感情债吗?”“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再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燊哥白他一眼,“铜锤呢?那个家伙跟你真是绝配,一样的奸猾不可靠!”吕洞宾懒得搭理他,走过去开门。门刚一拉开,外面一个人影扑了吕洞宾满怀。吕洞宾避之不及,刚换的素纱袍子上沾一身血,他一脸惋惜地看着袍子。“这是我最后一件干净衣裳……”然后他才注意到来人,那人一脸一嘴的血,却不觉得狰狞,因为他有一双温润的大眼睛,眼瞳很大,却不是黑色的,就像燊哥的那盏琥珀光。任谁看到那样一双漂亮的眼睛,都会发自内心觉得陶醉和安详。拥有这样独一无二眼睛的,吕洞宾认识。“彭侯?”彭侯一脸仓皇和焦急,指手画脚,张着嘴巴却发不出声音。“不要着急,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以慢慢说。”吕洞宾安抚他,顺便瞥一眼门上的辅首,铜锤那个家伙果然不在。彭侯急的连连摆手,指指身后,又指指吕洞宾的小屋。吕洞宾看懂了。“你是说,有人在追你,你想要在我这里躲一躲。”彭侯用力点头,吕洞宾又道:“谁在追你?为什么追你?你一嘴的血是怎么回事?”彭侯摇头,更加用力的指指身后,吕洞宾再道:“不管是谁追你,为什么追你,你为什么一嘴的血,不要躲,躲只会让事情变得更遭。”彭侯安静下来,温润的琥珀色大眼里浮现泪光。“放心交给我,好吗?”吕洞宾已经看到腾空而来的公西子和张果,他将彭侯往身后一推,自己闲闲地靠在门框上,却挡住了两位来者的路。张果和公西子对视一眼,各自感到奇怪,两人同时看自己的护臂。御城守的成员,每个人都有一个特殊的护臂,那其实是他们每一个人所豢养的灵兽式神盘于臂上,当遇到妖物或者危险的时候,小灵兽会发出预警,而且灵兽认主,与主人心意相通,性命相连,可是当他们靠近吕洞宾时,俩人的灵兽式神都没有任何反应,安静的像个装饰物。两人面对这敢收留带血妖物,还敢拦他们门的男子,不禁升起好奇。张果手中反扣无字牌,做为防备。公西子咧出一口白牙,通常他这样笑的时候,都有危险的意味。“把你身后的那个人……那个家伙交给我们,他是疑犯,我们怀疑他刚刚杀了人,并且吸食了人血,他很危险。”“我看危险的应该是你们。”吕洞宾将身子倚在门上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公西子的耐性快要耗尽,面色不善。彭侯缩在吕洞宾身后,瑟瑟发抖地抓着他的衣服。“他只是一个哑巴,他不能讲话,你们上来就说他是疑犯,杀了人,还吸了血,他没有办法为自己说话,还不是任由你们怎么给他扣罪名?”吕洞宾道,“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就算是官府拿人,也得先拿出证据,让人心服口服不是?”公西子逼近道:“你知道他是什么吗?”公西子身量修长,吕洞宾也是高挑身材,两人势均力敌,一个眼神凌厉,一个漫不经心。吕洞宾笑起来,忽然调转视线,看向公西子身后的张果:“在我这里,他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怎么了。你们刚才说他杀了人,还吸了人血,但这应该只是你们的猜测,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你们应该是看到了某一个画面,就先入为主的认定了。但是人究竟是不是他杀的,又有没有吸血,你们根本就不清楚,我说的对还是不对?”他语速不快,也没有咄咄逼人,可每句话都卡在点上,竟让公西子无法辩驳。“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吗?”张果终于开口了。吕洞宾眼光老辣,张果看上去比公西子显得老成持重,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样子,这才是说话有重量的领导者。“如果他没有来找我,自然与我无关,可既然他专门跑来找我——”吕洞宾回身,在彭侯身上打量,忽然拽下他腰间一枚木刻的犬形装饰,冲两人晃了晃。“我拿了他的东西,这件案子,我异闻社接了。”张果总是耷拉着的眼皮抬了一抬,“你就是传闻中的异闻社,专接与妖有关的案子。”公西子冷哼:“你就是那个专门跟我们御城守对着干的家伙,难怪!老蔫,别跟他废话,两个一起抓回去审。”吕洞宾长眉一挑,道:“你凭什么抓我?御城守维护人妖两界秩序,监察妖族在人间的活动,我可是人,并不在你们的执法范围中。”“老子还管不了你了!”公西子被激怒,眼看就要对吕洞宾动手,张果将其拦住。张果平静地道:“御城守执法的对象确实仅限于居住在人间的妖族,对于普通人,我们没有那个权限,但是普通人若要干扰我们执法,我们是可以采取一定的措施的。”吕洞宾漫不经心道:“比如说呢?”张果淡声道:“你尽可以自己试试。”吕洞宾神情收敛,知道张果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若要是靠抖点小机灵恐怕不能奏效。他侧头看了看身后的彭侯,彭侯一脸的忧虑,表情显得非常担心,眼神总是瞥向匠作坊的方向,似乎在担心牵挂什么。他是一个哑巴,确切的说,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妖。“他没有伤害人类,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应该是在救人。”吕洞宾回头,肯定的直视着张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