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去篡位 第六章 轩言阁大游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快磨没了。  车轱辘的两边除了数十个戴着纱巾的妙曼女子手提花篮,统一分发给路人花生酥。  小孩伸出手胖乎乎的小手,索要糖果,痴心妄想着装着整个袖口袋。  硬生生地把长安城里最宽的一条道路,变为了最拥挤不堪的地方。  “好家伙,这是怎么回事?”  张寻问府里的丫鬟、家丁们也都挤到路边,观望路径此地的游行队伍。。...

  长安街道,水泄不通,两边站满了男女老少。

  府里的丫鬟、家丁们也都挤到路边,观望路径此地的游行队伍。

  张寻、雀儿闻声而去,眼前景象好是气派。

  人声鼎沸,夹杂着西域风情的乐声。

  五辆木制推车在大道中间,每辆都得站上四五十个人,车上的女子穿着异域服装,搔首弄姿,跳着肚皮舞,魅力十足。

  成年男子一个个哈喇子掉一地,有种想扑上去的念头。

  两三只马儿,拉着一个推车慢慢移动,显的十分吃力,铁蹄都快磨没了。

  车轱辘的两边还有数十个戴着纱巾的曼妙女子手提花篮,分发给路人花生酥。

  小孩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讨要糖果,妄想着装满整个袖口袋。

  硬生生地把长安城里最宽的一条道路,变成了最拥挤的地方。

  “好家伙,这是怎么回事?”

  张寻问着身边的雀儿,两眼上下打量远处艳丽的舞娘。

  血气方刚、年少无知,多看几眼只是身体诚实的表现。

  虽然,一个个舞娘都蒙着面纱,但眼耳口鼻的轮廓还是依稀可以看清。

  每个舞娘都有着自己的特色,各个都是美人尖。

  和现代网红如出一辙的大锥子脸相比,足足可以甩八百条大街。

  “喏,应该就是前面的轩言阁开业,装潢了足足有一年多了,没想到今天开业。”

  雀儿瞄到他不单纯的眼神,话里带着醋意。

  男人都好色?一个个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轩言阁,好名字好名字。”

  张寻站在门槛上,看着渐渐离去的游行大队,由心地赞扬着。

  与其说名字好,不如说是姑娘的品质高,看上了某个姑娘。

  说起这轩言阁,还没落好之前,就打着长安第一酒楼的称号。引得许多上档次的酒楼都笑话轩言阁只会吹牛,装潢一年多,屁都没一个。

  没想到,提前没有试营业,没有透漏过开业时间,说开就开,还来了一场这么诱惑的游行秀。

  成了长安城里时下最热门的话题。

  ....。。

  游行队伍一路宣传,姑娘们卖力的舞姿,引得路边大爷都跟着一起游走。

  赖四这老色胚自然不会放过机会,看着发糖的姑娘,也想揩揩油,。

  “小姐姐,给我两颗糖呗。”

  赖四见着一个正在发糖的少女调戏道,直勾勾地盯着少女的重要部位,舌头不自主地舔了舔上嘴唇。

  满脑子想着邪恶的事情,眼睛里闪烁着淫光,招人嫌弃。

  “给。”

  少女麻溜地丢了两块糖给他,想赶走这个老****。

  本想破口大骂,为了新店的开业宣传,为了店里的形象和服务态度,忍了下来。

  一忍二忍,三就忍无再忍,无需再忍。

  “再给两颗呗。”

  赖四主动伸出咸猪蹄,装作拿糖的样子,摸了摸少女在花篮里的手。

  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哎呦呦,花季少女的手果然不一样,一摸滑溜溜的,掐一下指不定会出多少水。

  色心大起,手慢慢地滑了上去。

  等快摸到少女手肘的时候。

  “啊!”赖四惨叫一声。

  “老娘是你说摸就摸的?给我小心点,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少女凶残了起来,变身成女汉子。

  少女纤细的手臂使出了巨大的力量,抓着赖四的臭手“咔嚓”一声,就是一个脱臼。

  赖四那只脱臼的手,无法控制,恰巧又落在了少女的屁股上。心里有些害怕,死定了。

  “还敢吃老娘豆腐,活腻了?”

  少女的咬着牙说道,眼神变得和鹰隼一般凶狠,看来差不多该送这人渣上路了。

  两人眼神相交,互相凝视了零点几秒。

  赖四晃了晃脑袋在尝试着解释,自己并不是故意的。可惜太晚了,他从少女的眼神里看见了死神的微笑。

  少女秒放一个旋风腿,把赖四踢飞了好几米。

  “哎呀”又是一声惨叫。

  别看这少女的手脚细嫩,一拳一脚都带着力道,一看从小就是习武的人才。

  杀鸡儆猴,赖四的惨况,让想上前摸一把的男人们,心里一惊,后退了几步。

  没想到,美娇娘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硬汉子的心。

  惹不得。惹不得。

  男人们摇摇头,撤了几个。

  这过程,张寻尽收眼底,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对这轩言阁起了几分兴趣。

  游行队伍前脚一走,大娘们后脚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光天化日,露腿露屁股,要死啊,还好今天没带我宝贝孙子出来。这到底是酒楼还是青楼啊?妹妹,你说是不是。”

  一个胖大娘脸上露出嫌弃的神情,一手勾着满当当的菜篮子,一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

  “没错,没错。挂着羊头卖狗肉,不知又要祸害多少人。时代还真是变了,要俺们年轻那会儿,要是这样出门,还不招鸡蛋砸啊!世风日下哟。”

  另一个瘦小的大娘说道,两手空空交叉在胸前,似乎跟胖大娘是好朋友。

  两人站在一起,一大一小,跟俄罗斯套娃一样。

  “你看看这群臭男人,口水都留下来了,都是些老色狼,还是我家相公最老实,做做木匠,读读书,劳逸结合,还最爱我。”

  胖大娘炫耀道,脸上写着自豪两个字,教夫有道,得意洋洋。

  “对啊,姐姐的相公,在俺们村最老实的男人了,怎么会和前面..”瘦大娘欲言又止,指向前方的游行大队,人堆里似乎瞥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又吞吐地说道:“姐.姐.。”

  “怎么了?”

  “那.是俺大哥吗?”

  瘦大娘也不敢确定,那可是村里最老实巴交的男人,一进城就变坏了?

  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又担心暴躁的胖大娘会不会杀人灭口,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胖大娘一眼就认出这个日夜躺在身边的男人,嘴角苦笑了一下。

  两个无形的巴掌俨然啪啪地打在胖大娘的脸上。

  “死鬼!”

  胖大娘河东狮哄道,拎着篮子追上去,路上还掉了两颗萝卜。

  这丫的看来是死定了。

  ..

  夜幕降临,灯火明明。

  张寻看着天上的月亮,思乡之情迸发而出。

  不知道为什么,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有点伤感。

  张寻想了想,事已至此,走一步算一步。用最土的话来说,开心也是一天,伤心也是一天,何不找点乐子呢?

  “对了,轩言阁!”

  他眼睛一亮,想起这个神奇的地方。

  寂寞的夜,也要去哪消遣消遣。

  要不就去轩言阁看一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