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去篡位 第四章 荷花池事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让他们挤着柴房。  雀儿引着张寻到了一片荷花池,荷花了衰落。仅有几片残荷还在苟延残喘,和他的处境有几分完全相同。  荷花池边上除了一个精致优雅的小亭子,琉璃泽瓦、圆润饱满的木料雕刻图案着细致的花纹,让人想装进口袋里都带走。  “你还记得我那里吗?”雀儿直指对于一个现代穿越回来的少年,每到大早晨四处都会冒出鸡打鸣的声响,闹得好不安逸。。...

  八月初一,多云,杜清清天还没亮就起身,带着两个贴身丫鬟秀萍和秀菊去西郊的寺庙里祈福、念经,一去就是一天。作为一个虔诚的信徒,每逢初一、十五,寺庙里都会多上一笔不小的香油钱。

  对于一个现代穿越回来的少年,每到大早晨四处都会冒出鸡打鸣的声响,闹得好不安逸。

  迷迷糊糊地起了床,雀儿开始带着他逛起了宅子。

  这宅子很大,百来间空房。

  简直是资源浪费,空房里养着蜘蛛、蟑螂,还不如便宜那些下人,何必让他们挤着柴房。

  雀儿引着张寻到了一片荷花池,荷花已经衰败。只有几片残荷还在苟延残喘,和他的处境有几分相同。

  荷花池边上还有一个精致的小亭子,琉璃泽瓦、圆润的木料雕刻着精细的花纹,让人想装进口袋里带走。

  “你还记得那里吗?”雀儿直指着一座小假山,走到假山脚上的一片泥巴地:“还有这,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过家家,说过你当老爷,我当。。夫人呢”

  一个小娇羞,给了张寻一百点懵逼伤害。

  雀儿在他面前从不遮遮掩掩,和现代的女孩相比纯真了不知多少。

  还记得他曾经参加过一次联谊晚会,大部分女孩都采用撒网捕鱼的方式,加了微信、QQ,问上几个问题。不幸,他如实回答后,对方的头像再也没亮过。

  没等他张开口,雀儿又开始妙语连珠,把他当做倾诉的树洞一样。

  从家中的母猪生了七条小崽说到府里的王姨当上了奶奶。

  听着这些家长里短,从她嘴里说出,还是蛮有趣的。

  可惜了雀儿的嘴皮,要是在现代肯定是一个金牌销售。

  “快到午饭时间了,我得去厨房打下手。”

  雀儿看了看太阳,和周围的花草的倾斜的影子。这就是古人厉害的地方,没有手表、手机,光靠着影子和第六感说出大概的时间。

  “恩,你走吧。”张寻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雀儿走两步一回头,走三步又一回头。往日,张寻可是粘着她,不愿让她离开半步,怎么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

  长大了?还是想多了?

  这边刚走远,不远处又冒出了一个声音。

  “咳咳。咳咳。”

  张寻对声音十分敏感,光听着一个咳嗽,就可以知晓这是府里的家丁赖四。靠着远房表亲管家方叔,到了张府里做了长工。平日里,在夫人老爷面前做事假装勤劳,背地里找个没人的地方偷两块瓜两个枣解解馋。

  荷花池在花季的时候,是主人纳凉赏荷的好地方。一旦过了花季,便成了下人们偷懒、谈天的地盘。

  果真,赖四手里攥着几块刚出炉的桂花糕,嘴里塞的鼓鼓的,满脸通红,可能是被呛到。

  好一会儿,才咽了几口口水,脸上的微红才退下。

  “这不是寻少爷吗?在这赏荷花?还是残荷?傻子赏残荷?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哈。”

  赖四这个小人,欺善怕恶,仗着自己叔伯是张家的大管家,经常会吃一些丫鬟的豆腐,调戏傻子少爷也成了他另一大乐趣。欺负有钱人,自己的优越感顿时爆棚。

  张寻看着他的八字胡上,沾着一些桂花糕的碎屑,像极了黄黑相间的大蟾蜍,猛地一下笑了起来。

  “哎呦,还敢在你赖爷爷面前笑。”

  赖四把桂花糕塞进麻布口袋,卷起袖子,准备在他肚子上打上几拳。赖四智商还是有一点,打人不能打明显的地方,再聪明的小九九,也怕找上半点麻烦。

  一个带着六分力的直拳冲去。

  张寻身子一偏,让赖四扑了个空。

  “好家伙,还学会躲?再给你看看我的赖家拳。”

  赖四摩擦手掌,“哼”一声,摆出大家风范。

  一个左勾拳,一个右勾拳,“哼哼”,拳拳落空。

  傻子如此敏捷?看来小看他了?怎么可能,我可是赖四,赖大爷!

  “你个大傻子,再接我两拳,我还不信我治不了你了。”

  赖四怒火中烧,大声喧哗道,踉踉跄跄地冲向张寻。

  一声喧哗引来了刚从集市上回来的周二娘。

  周二娘慢悠悠地走来了过去,后面跟着被各种货品压得喘不过气的丫鬟翠翠。翠翠,是府里卖相最不好,却是最老实的姑娘。周二娘这个奸诈的小女人,最喜欢选这种丫鬟来衬托自己,而且还老实,再符合不过自己胃口了。

  赖四一见周二娘,吓得跪了下来,都不敢又扭头看了张寻一眼,假装可怜道:“二夫人,误会了,误会了,我上有老下有小,望二夫人见谅,不要告诉大夫人和老爷。”

  张寻看着低三下四的赖四,心里一阵暗喜。

  敢和老子斗,老子好歹是个大少爷,只是不爱计较而已,老子不发威,真当我是傻大个。

  “呵呵,大公子生性调皮,是该好好调教调教,你做的不错,赏你一盒庆年坊的桃花糕。”

  周二娘捏着兰花指从翠翠手中高高的货堆上拿下一盒糕点递给赖四,扭着屁股,笑呵呵地走出荷花池。

  赖四当宝贝一样接了过去,塞进了自己怀里,嘴里嘟囔着:“谢谢二夫人,小的明白了,小的明白了。”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

  张寻站在一旁,傻了眼,周二娘竟是如此解决这件事。

  本以为古代三妻四妾、妻妾成群,至少能井水不犯河水,没想到其中的水这么深。

  “大傻子,这就不能怪我了。”

  赖四咧开嘴阴险的笑着,两撇胡子差点和两鬓连在一起,活像一个扑克里的大小王。

  “来啊。来啊。”

  张寻伸出食指做出挑衅的动作,一脸不屑地说道。

  在现代的时候,他刚入学不久就被一个软萌学姐骗到了跆拳道协会,交了十块入会费和三百块教学费,说好是去摔别人,却被狠狠摔了两个学期。两个学期下来,他也算有所收获,学会了一招无敌过肩摔。瘦弱的他,凭借着这招还可以打上一两个。何况,这具强健的体魄,说打十个是有点夸张,但对付这个狗奴才还是绰绰有余的。

  赖四一脸怒气地冲了上去,像一颗脱了弹口的人肉炸弹。

  没有闪躲,只是等待着时机。

  张寻注视着前方,看准了时机,抓着赖四的手臂,一个华丽的过肩摔诞生了。

  “扑通”一声。

  赖四的头就栽进了荷花池里。

  等赖四反应过来,心中的怒火顿时被打压的一干二净,反而有些惧怕。他扒了扒眼前的泥,看着站在假山旁的张寻,似乎变了一个人。

  。。

  “午饭烧好了,少爷。”雀儿一路小跑到张寻身边,音准有些微颤。

  “扑通、扑通”雀儿随着荷花池里的声音,发现了赖四在荷花池里狼狈不堪,满脸疑问道:“赖四怎么会掉到这荷花池?”

  “恩”

  张寻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要说个实情呢?还是编个故事呢?

  还没等他开始解释,赖四抢着回答:“我。我是不小心被风吹下来的。”

  “哈哈,哪来的风,真是搞笑。别管了,少爷我们先去吃饭吧。”

  雀儿左顾右盼也没感受到哪有如此大的风,当成一个笑话。赖四的事,她也不想多管,一笔带过就算了。

  相比之下,吃饭才是最重要的事。

  两人走出荷花池,赖四才敢上岸,灰溜溜地跑了回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