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去篡位 第二章 和神的交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有生之年见过唯一的太阳。很奇怪的是,太阳离得那么近,却一点儿刺目的感觉都也没。  一开始,但是很好奇这种三四线城市环境除了这么好的医院,但是设施差了一点儿,但这风景但是很值得买门票的。  风景虽美,也有看够的时候。再美的风景,也倒不如外面的世界。短暂性地失忆后,才记起好像被一道闪电劈到,全身感觉一阵酥麻,似乎电流在身体里流动。他摸了摸胸脯、双脚,看看身体是否还健全。安然无恙确认完自己的状况,便长叹了一口气。。...

  刘峰缓缓睁开双眼,眼前出现了一片云里雾里的画面。

  短暂性地失忆后,才记起好像被一道闪电劈到,全身感觉一阵酥麻,似乎电流在身体里流动。他摸了摸胸脯、双脚,看看身体是否还健全。安然无恙确认完自己的状况,便长叹了一口气。

  他的注意力转到了这个诡异的地方,自己躺在一张白色的靠椅上,四周的墙壁也是白色的,只有一扇不大窗户。走到窗户边,窗外的景色吓了他一跳,都是云云雾雾,离太阳好像只有数里之远,这是他有生之年见过最大的太阳。奇怪的是,太阳离得那么近,然而一点刺眼的感觉都没有。

  起初,还是好奇这种二三线城市环境还有这么好的医院,虽然设施差了一点,但这风景还是值得买门票的。

  风景虽美,也有看够的时候。再美的风景,也不如外面的世界。

  他在封闭的房间里四处寻找门,门好像被上帝关了起来,怎么找也找不到。他又开始找这个医院的呼叫系统在哪,找遍了房间每个角落,也没找出个所以然来。

  时间一久,他又慌又忙。

  “医生!护士!医生啊!!”他有些被眼前一切的事物惊吓道。

  呼救了许久,还是没有一个声音能够给他答复。

  本以为是一家高大上的医院,现在看来更像一个令人发指的实验室,自己是一只被迫实验的小白鼠。

  到底是谁抓我到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难道我死了?这里是天堂?不不不,我还有知觉,我还有梦想,我一定没死?可是,我会不会在出去之前就饿死了?一个个问题在他脑海里打着转,他停不下思索,蜷缩在房间的一个角落。

  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房里还有一扇窗户、一张靠椅。他异想用靠椅打破窗户,向底楼的人求救。脑子一片空白的他,已经丧失了他的本性,做事忘记了后果。如果,被砸碎的玻璃碴子、笨重的靠椅,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再加上重力加速度,会造成多大的杀伤力。这种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他竟然做出了举动。

  当他正准备举起靠椅往窗户砸去时,传了一个浑厚的女高音:“快住手,快住手。”

  刘峰惊得跟被定住一样,要发力的老腰也扭了一下。

  不过,在这里可以听到人的声音,他还是很兴奋地转过头去,可能是喜出望外,这一个回头笑有些狰狞。

  一个红发女郎,身材曼妙,精致的面庞宛如一个仙子漂浮在半空中,如同魔法秀一般。

  只是红发让他一度出戏,愣是觉得发型有些杀马特。

  刘峰慢慢放下靠椅,撑了撑眼镜问道:“这里是哪里?为什你会悬在空中?这是不是一档娱乐节目?我不想玩了。”

  他抬起头打量着红发女郎,找寻一些蛛丝马迹,例如:威亚的钢丝,针眼摄像头等等。

  “这里吗?一个休息室而已。”红发女郎落地而行道。

  “休息室?这是哪个电视台的休息室?门呢?我要出去!!!”刘峰鼻子微皱,眼镜随着鼻子的褶皱在移动,可以闻见一丝愤怒和焦急。这就是人们常说别惹老实人,老实人发起火来会吃人。

  “电视台?门?你已经死了。你不会忘记那道闪电了吧?”红发女郎瞬移到刘峰耳后说道。

  刘峰眼睛发直,摸着自己的双手,明明还有触感、听觉。又让他怀疑这里该不会是精神病院吧,难道自己真疯了,还是追爱成狂的?

  “难道是我疯了?”刘峰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不敢相信道。

  红发女郎看了他一眼,悠哉悠哉地坐到了靠椅上。

  “你算幸运的了,你是今年被雷劈死的第一万个人。”女郎安慰道。

  “我怎么可能死,被雷劈还算幸运?你快告诉我你是谁啊?你个女疯子!”刘峰被这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困恼地失了心神,连自己的本性都压抑不住了。心口合一,说出了许多出格的话。

  红发女郎眉头紧皱,手指一伸施了一个定身术。女郎因为许久都没听见有人骂她了,本想好好惩治他。后想到人性使然,便放过了他。

  刘峰抓狂的姿势定在那里,简直可以和泼妇骂街的架势作比较。

  女郎站了起来,绕着刘峰说道:“你是今年被雷劈死的第一万个人,我们这里的规章制度是每年被雷劈死的第一万个人,都可得到神的一次庇佑。我是天界负责你的神,我的任务就是帮助你完成一个小心愿。如果你懂了,就眨一下眼睛。”

  他眼睛一眨,法术便自动解开。

  此时的他已经分不清真假,现实世界和魔幻世界了,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活下去成为他唯一的心愿。

  刘峰惊喜道:“真的可以实现一个愿望?我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让我复活,你快点施法吧,快点吧。”

  女郎在原地踱了几步,咬了咬嘴唇,咽了一口口水说道:“这恐怕有点困难,我只是一个小神,只能实现你一个小心愿。我可以帮你实现下辈子投一个好人家,一副好相貌。或者,让你现在的父母过上富足的生活。”

  “那就去找个大神啊,我不想要别的,只想要活过来懂吗?youknow?”刘峰手舞足蹈诉说着内心的渴求。

  “只有一个办法。”女郎思考了数秒。

  刘峰瞪圆了眼睛,从眼镜外看,眼睛被放大了几倍跟铜铃般大小。长吸了一口气追问道:“什么办法,什么办法?”

  “那就是当皇帝!皇帝是天之骄子,具有扭转乾坤之力。这是对亡魂的试炼,如果一个人的求生意志够强的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女郎豁然开朗道。

  “你确定不是在逗我?都21世纪了,你叫我当总统、主席差不多,皇帝是什么鬼?”刘峰低下头沮丧道。

  女郎对他这种沮丧的态度、对她的质疑和对他之前的不敬,要是不是天界的规章早已弃他而去了。而且,去年和前年她因为不尊重死者的亡魂随意了事,被克扣了年终奖。所以,今年她充分吸取了教训,压抑了心中怒火,把持住了一个神的职业操守和责任。

  “恩,你要么选择接受试炼。要么选择早早许愿,赶赴黄泉路。哦,对了,当皇帝是把你送去古代,而并非让你回到21世纪推翻新政。”女郎硬撑起一个笑容道。

  刘峰不懂这皇帝如何能当,封建社会早已经成了泡影。而且就算是封建社会,这事也比登天还难,何况自己的性格和才能都难成大器,当个县令都可以拜祖坟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女郎的急性子已经挠得心急火燎了,这时间她已经够和隔壁的雨神喝上一个下午茶了。看着刘峰婆婆妈妈的劲,不耐烦道:“想死而复生,办法就这一个。我给你最后十秒,你赶紧给我想清楚了。”

  刘峰心里没有了主意,对于他来说皇帝,只是历史课本中的一个名词。不过,对于和叶晓晨美好未来的意淫,就算是一线生机也不能放过。

  “好!我答应你,快点动手吧。”刘峰挺直了腰板说道。

  女郎麻溜地画上了一个法阵在地上,示意让他站进去。

  “会不会疼?还有我什么时候复活?”刘峰颤颤巍巍地走进法阵里问道。

  “当你当上皇帝之日,不过你的魂魄只能支撑你五年切记。”

  女郎补上一句,双手合十,法阵发出一道白光。

  刘峰渐渐被白光蚕食,留下了一个问句:“五年?”

  当时,他的内心话语:五年?还不够读完一个小学六年制呢?还要夺下一个江山?我真是哔了你这个女疯子的狗了。

  最后,刘峰被卷入了炫目的时光隧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