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去篡位 第一章 第一次告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用肩膀夹着电话烦燥地地说。  “别别别,那个。那个我从很久以前就关注更多你了。希望能你能选择接受我。”  一个心急的声音传向叶晓晨电话那头。  “哦,我明白了,就这样吧。”叶晓晨敷衍了事的说着,就挂了电话再次涂着指甲油。  “那你。”  少年话还没一个幽静、漆黑的宿舍中传来了羞怯的声音。。...

  (求收藏,求推荐,谢谢各位了!!!)

  “喂,是。是叶晓晨吗?”

  一个幽静、漆黑的宿舍中传来了羞怯的声音。

  “恩,什么事?”

  叶晓晨是会计学院的一枚交际花,面容姣好,不仅对每个男人都热情似火,而且对每个女人都称姐道妹。人前搔首弄姿,背后却被人称作“狐狸精”或者“老绿茶”。

  “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什么啊?哎呀,你这样,我先挂了,我还在忙呢!”叶晓晨在宿舍里和室友们涂着指甲油,用肩膀夹着电话烦躁地说道。

  “别别别,那个。那个我从很久以前就关注你了。希望你能够接受我。”

  一个着急的声音传到叶晓晨电话那头。

  “哦,我知道了,就这样吧。”叶晓晨敷衍的说完,就挂了电话继续涂着指甲油。

  “那你。”

  少年话还没说完,电话就只剩下一阵令人心寒的挂机声。

  他轻缓地移开了耳边的电话,把手机面对着自己,打开了前置摄像头换着几个角度看了看屏幕中的自己,一脸失落、后悔,自言自语道:“我真的有那么招人嫌弃吗?”

  刘峰,一个标准宅男,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留着一个斜刘海,长相不属于典型的帅哥,但眉目也算清秀,五官端正。

  可是已经过三年大学生活的历练,宿舍里终剩下他一条单身狗。其他舍友一大早地出去约会、逛街、啪啪啪,偶尔听到过于亲昵的对话,也会让他眼红。

  性格内向的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自己心仪的女生表白,第一次的失败也让他心寒了起来,打开了电脑放起了伤感情歌。

  表白对他来说是三年来,一直最想做却又最害怕的事。事出有因,三年前初次进入大学的他,身边的室友一个个个性活泼早早打成一片,他常一个人坐在一边盯着手机,装作在和好友聊天的样子。然而,有一个早上令他对大学充满了动力和憧憬。

  三年前的那个早上,专业必修课每个人都抢了前排的位置,倒数最后一排便成了无人问津之地。刘峰其他三个舍友早早拉帮结派地走了,没有叫他而迟到。无奈一个人静静地从边上走到了最后一排最右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同样迟到的叶晓晨从边上小步快走了进来,靓丽的外表为她的第一次亮相吸引了不少目光。第一次的相见,许多人以为她是一个清纯、可爱的领家女孩。一个男生还给她取了一个外号“smallcute”。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被“神级绿茶”取而代之。

  “同学,坐过去一个位置。”叶晓晨对着成为“拦路虎”的刘峰说道。

  “好。”刘峰低语的声音只有自己听得见。

  叶晓晨打开了书本,随后拿出了时不时就震动的手机开始聊起了天。

  刘峰用手托着一边脸,用眼角的余光来偷瞧几眼这个初次见面,却带来心动的女孩。他可以闻见初夏汗水微醺的气息,旁边的女孩散发着一股不刺鼻、撩人心鼻的味道。这种痴汉行为,用内心解剖可能会有一些变态,可是对于青少年来说,只是旺盛的荷尔蒙在作祟。

  “你的手真好看。”叶晓晨看着刘峰的手说道。

  “啊?真的吗?还好吧。”刘峰以为痴汉行为被发现,下意识地用手挠了挠后脑勺说道。

  叶晓晨进一步地夸奖了他,还摸了摸他的手。这一摸,对叶晓晨来说是一小摸,但对他来说却是一颗爱的种子被栽入了心中。

  这件事一直困恼着刘峰,本以为是两情相悦,没想到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单相思了三年。

  他不禁地想了想,觉得自己真傻,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傻子,没有比他更傻的了。真想将世界上一切关于自己的记忆全部清除。可是这些不堪的过往如同电影般闪过眼前。一共有三部关于叶晓晨的电影。一,想为叶晓晨换一个发型,去了理发屋,找他最喜欢的韩国欧巴做了一个卷毛,最后跟卷毛狗一样,给人笑了两三个月。二,平安夜送了叶晓晨一个苹果,当场被转送了出去,还是自己的舍友。三,情人节给她匿名买了一盒巧克力,却以为是她男朋友给她的惊喜,自己却不敢明说。

  这三年里,叶晓晨不断的换了七八个男友,和无数男生暧昧不清。

  刘峰刚得知叶晓晨和现任男友分手,立马鼓起勇气希望能够“趁火打劫”一次。

  没想到这结果,感觉被现实狠狠地摔了几巴掌。

  刘峰爬上了床,用被子包裹着自己,让大脑冷静一会儿。

  与此同时,叶晓晨跟舍友们开始炫耀又有人和自己表白。凭借着吹捧自己的手段来提高在别人心目中的魅力值。这也让她成为了1B408狐媚子寝室的核心人物。“志同道合”的几个姐妹,今天说着这个有颜值的大帅哥,明天说着有权有势的土大款,大部分话题都不离开男人。她们的宗旨:不怕铁杵不成针,只怕男人不成功。

  “晓晨啊,你说那刘峰怎么好意思追你啊?没钱没势没长相,我就呵呵。”闺蜜A嘲笑道。

  “也不能这样说啊,我们会计老师不是说了吗。会计男,老了可吃香了。你就考虑考虑吧。”闺蜜B接了一句。闺蜜B反而希望他们在一起,这样自己的男朋友就显得比叶晓晨的强,盖过她的风头。

  “哎呀咯,女人就这几年的青春值钱。等老了谁还要啊?男人这种靠下半身思考的生物,到老了,还是会惦记着那些青春靓丽的小女孩。我们何不趁着这几年的大好时光,好好潇洒潇洒呢?”闺蜜C嗲嗲地说道。闺蜜C典型的胸大无脑,直白的可怕,因为这种口无遮拦,得罪了经济学老师,硬生生地重修到了大三。

  “不然我们整整他?让他死了这条心?”闺蜜A凑近叶晓晨身边提议道。

  “不好吧?算了,你先说来听听。”叶晓晨也闲得无聊,表面的恻隐,内心却流动着把自己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血液。

  几个闺蜜凑在一起准备好好折磨刘峰一番。闺蜜A前几天就想给自己的衣柜里添上一件夜店“战袍”,因为闷热连着几天的小雨耽搁了这个计划。当然,今晚有很大的可能继续阴雨绵绵。因此,她准备用叶晓晨的电话给刘峰发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刘峰,我想了很久,其实你是一个很好的男孩,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交往一段时间。半小时后,观星操场不见不散。

  叶晓晨一直假装要阻拦闺蜜们的胡闹,嘴上喊着不要啦不要啦。好似头顶顶着一个圣母光环,可是嘴里却发出了一连串的嬉笑。

  短信发送成功后,1B408发出了一阵狂笑直可以闹到整栋宿舍楼清晰可闻。

  “滴滴。滴滴。”

  短信刚到的时候,刘峰以为是月初了中国移动开始催缴话费了。

  他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看到这条诈喜的短信。起初,以为出现了幻觉。在床上开始疯狂地找眼镜,戴上眼镜对着短信内容和联系人,确认了数遍。一阵欣喜从脚底涌了上来,感觉世界又亮了起来。

  三下五除二,从床上跳了下来,跑进厕所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的几颗粉刺和油腻的头发,让他对自己有些不满意,一直后悔前几天连续熬夜,内分泌失调长痘。没办法,看了时间还剩下25分钟。

  他匆匆忙忙地洗了个澡,吹干了头发,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牛仔裤和短袖出了门。他不断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剩下10分钟。他计量着从宿舍出发到观星操场只要七八分钟。但是,他怕叶晓晨等着急了,小跑到镜子前扫了一眼自己的打扮,认为虽不能让自己满分的出现在别人面前,但起码也得有个八十分吧。

  宿舍楼道里充斥着急促的脚步声,这次下楼仅花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

  他生怕叶晓晨等得不耐烦,开始了暴走模式,刘海被吹成了中分,时不时的会捋一捋头发。

  五分钟后,他到了这片充满了爱的气息的操场。草地上一对对的情侣搂搂抱抱压在嫩绿密集的小草堆里,还有一些在塑胶跑道上散步,这简直就是单身狗的禁地,分分钟被秀得口吐鲜血。

  刘峰开始有些压抑不住体内的狂喜之意,开始幻想和叶晓晨坐在操场上散步或者草地上背靠背,一些小清新还有一些小黄色的事,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他看了看手机两点五十九分,离约定的时间只差一分钟。步步紧逼的时间,紧张让他的拳头攥的厉害。

  十分钟过去了,他的拳头开始松懈开来。他告诉自己可能是自己心急了。

  半小时过去了,他身上的衣服已经黏在了身上。他又告诉自己,女孩子需要梳妆打扮会迟一点。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心里开始发慌,总觉得周围的人在看着自己,认为自己是一个“异类”。他几度想过打电话给叶晓晨,却还是没打,认为路上可能有事耽搁了。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周围的人换了好几批,也到了饭点,对于一个中午饭都没吃的人来说也是饿的不行。

  到了六点,天气愈发闷热,天空乌云密布,连头发也被汗水浸透成了一撮撮的,人群也散得一干二净。

  此时的他早已困饿交加,头上还有一堆蚊子跟着他。他终于打给了迟迟未到的叶晓晨。

  “喂,小。”

  语音未落,本以为是叶晓晨的语音,没想到是一句自动回复:“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一连拨打了十几个电话,却不知叶晓晨在宿舍里吃着外卖看着电视剧,将电话塞进了被子里。

  “噼啪噼啪。”

  屋漏偏逢连夜雨,被放了鸽子的他,注定还要成为一只落汤鸡。

  刘峰失落得不行,但有一丝希望,他都不愿放过。本想跑到离这里最近的面馆吃上一碗热汤面,又怕叶晓晨万一来了错过了她。

  反复思量下,躲到了操场边的松树下避雨。

  天色好像越来越不好,一开始还是稀疏的小雨,后来变成了狂风暴雨夹杂着几道闪电。

  刘峰心一横,就算能和心中女生在一起被劈死也在所不惜。

  老天一定是听到了他的呼唤。

  不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形和叶晓晨相仿女孩撑着一把粉色雨伞,可是眼镜被雨水冲洗的看不清了。

  女孩一步步靠近,还没等刘峰看清这女孩究竟是谁。

  “轰隆”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刚好命中了刘峰。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