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独宠:纨绔小妖妃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邪王独宠:纨绔小妖怪妃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你需要考虑很清楚了吗?”酒糟鼻子的老头坐在虎皮大椅,一双绿豆眼炯炯有神地闪着光。 他对面的女子犹疑地抓了抓脑袋,“师父,能不能够不去啊?” 老头...他对面的女子踌躇地抓了抓脑袋,“师父,能不能不去啊?”。...

“你考虑清楚了吗?”酒糟鼻子的老头坐在虎皮大椅,一双绿豆眼炯炯有神地闪着光。

他对面的女子踌躇地抓了抓脑袋,“师父,能不能不去啊?”

老头老脸一沉,女子连忙改口,“去可以,可是要过八十一劫,好难,能不能打个八折?九折也好啊!”

“西天取经也要九九之难。”老头走过来,蛤蟆爪子似的手在她头发上划拉了两下,唉声叹息一番,然后抡起脚把她踹下了昆洞:“徒儿,你好好去吧,师父等你修炼圆满那一日!”

女子伸手抓他扑了个空,掉进昆洞隧道之后还不忘为自己争取福利:“师父!别忘了给我金手指……”

酒糟鼻老头掐着葫芦灌了口酒,打了个嗝,含糊不清地道:“行,保证香艳可口!”

归元大陆,云镜山,仙缈宫。

温水四面八方涌来,九卿吞了两口才摸着底站起来。

“温泉?”她望着水汽氤氲的池面,疑惑地看着周围,那糟老头究竟把她放逐到什么地方了?

“哗啦!”水声在背后响起,她猛转过身,却正与半裸的男子对上视线,白色纱衣被水湿透贴在他身上变成半透明,隔着水雾,还是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肌肉曲线,还有半侧着身体露出来的……翘臀!

鼻子一热,一管鼻血就滴滴答答往水里滴,九卿捂着鼻子在心中哀嚎:师父,徒儿第一劫就过不了啊!

男子没有半分尴尬,他靠坐在温泉池边,双臂展放在池边,狭长的丹凤眼打量着九卿,半晌,雌雄莫辨的绝色容颜上才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风光不错。”

九卿这才回过神:她也湿透了!

捂着胸蹲进水里,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胸变大了!

不确定地捏了捏,九卿有冲回去暴揍那糟老头一顿的冲动,竟然连身体都没给她!

魂魄借居在他人身上,就意味着她的身体从此就流落在昆洞里了!

男怕入错行,女怕拜错师,那死老头竟然连身体都没给她,泪目:说好的金手指呢?

细微的水流声环绕在四周,九卿看了一会儿才看清温泉池的四角各有一个铜狮,狮口中吐着水柱,池外是假山,两边各有一条林荫小道。

“……这是什么地方?”她回头问依旧淡定无比地在泡澡的男人,两人这种情况下相处,难道是夫妻?

“那个……夫君?”

妖孽男子的眉梢一挑,开口却毒舌无比,“玉九卿,你摔傻了吧?”

水汽化成水珠顺着他的鬓角流到颈子里,再滑落到锁骨,然后啵一声汇集到泉水里。温泉水上什么都没有,九卿一眼就能将那漂浮着的白袍下的风景。在桃源仙宫修炼三千年,除了酒糟鼻老头子,她没有见过任何跟“秀色”挨上边的雄性。

“看在你让我大饱眼福的份上,原谅你。”九卿在心中说,抬头又扬起甜美的笑,“相公……”

湿漉漉的黑瞳中扇动着狡黠的光,男子心中微动,正要说什么,假山后一道嘶吼传来:“玉九卿,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大半夜竟然来跟男人私会!”

九卿的笑僵在脸上:我靠!不会是被抓奸了吧!

小道上冲出个青衣玉冠的男子,一张书生脸上全是愤怒,他指着九卿抖个不停,“你好……你做的好事!”

九卿连忙爬上水池,举起三根手指头发誓,“夫君,我保证跟他什么都没有发生!”

玉冠男子一副活见鬼的样子,“玉九卿,你叫我什么?”

难道没成亲?

九卿苦大仇深,眼睛瞟向妖孽男子:给点提示行不行?

妖孽男子却一挑电眼,冲她笑了笑。

九卿哆嗦了一下,心一横,来个恶人先告状,恶狠狠地剜了玉冠男子一眼:“就算我们有婚约,还没成亲我就是自由的,我爱喜欢谁就喜欢谁!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退婚!”

玉冠男子双眼瞪的老大,妖孽男子却拍手大笑起来,“玉城珏,玉家今晚倒是让本王看得一场好戏!”

玉城珏?九卿心中哀叫:这满身飘绿的样子分明是绿云罩顶啊,怎么会跟她同宗!

“你是我哥?”她小心翼翼地问,暗暗祈祷千万别再出现认错人的乌龙。

玉城珏额头青筋暴跳,“要我刻在脸上给你看?”

终于找对组织了,九卿松了口气,连忙挽住他的手臂道:“哥哥,我发誓我跟他没什么,我不小心掉进来的!”

玉城珏怒极反笑,“这里是仙缈宫的后苑,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怎么个不小心掉这儿的!”

九卿绞尽脑汁找借口,关键她没继承原主的记忆,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里……好吧,看情况应该是原主觊觎妖孽男子的美色,但,打死都不能承认!

“玉城珏,这个玉九卿本王很中意,不若送来本王宫中,也不必赶着把她嫁出去了。”

玉城珏满脸风雨欲来,一把捏住九卿手腕,“不嫁也得嫁,连夜给我上花轿!”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