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独宠:纨绔小妖妃 《邪王独宠:纨绔小妖妃》第9章 当面对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九卿玉家小说名字叫作《邪王独宠:纨绔小妖怪妃》,提供更多邪王独宠:纨绔小妖怪妃,邪王独宠:纨绔小妖怪妃小说深度阅读。邪王独宠纨绔小妖怪妃小说九卿玉家节选:九卿不认帐,立马大声地大声嚷嚷出来。这番吵吵嚷嚷引得不少百姓围观,玉移山填海怕在李丘…...

九卿玉家小说名字叫做《邪王独宠:纨绔小妖妃》,这里提供九卿玉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邪王独宠:纨绔小妖妃小说精选:太子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走了,玉家的人才转道返回玉家,走到大门口,一个背着大背篓的中年汉子连忙走过来,“姑娘,你要我送的东西我送来了!”玉家的侍卫拦住他,喝道:“还不滚开,玉家门前岂是你放肆的地方!”“是那位姑娘托我送来货物,还说给我一锭金子!”中年汉子生怕九卿不认账,立刻大声嚷嚷起来。这番吵嚷引来不少百姓围观,玉移山担心在李丘面前失礼,沉下脸道:“九儿,这是怎么回事?”“爷爷别着急,确有此事。”九卿挥退两个侍卫,笑睇着玉如青,“这…

太子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走了,玉家的人才转道返回玉家,走到大门口,一个背着大背篓的中年汉子连忙走过来,“姑娘,你要我送的东西我送来了!”

玉家的侍卫拦住他,喝道:“还不滚开,玉家门前岂是你放肆的地方!”

“是那位姑娘托我送来货物,还说给我一锭金子!”中年汉子生怕九卿不认账,立刻大声嚷嚷起来。

这番吵嚷引来不少百姓围观,玉移山担心在李丘面前失礼,沉下脸道:“九儿,这是怎么回事?”

“爷爷别着急,确有此事。”九卿挥退两个侍卫,笑睇着玉如青,“这是我送给二姐的礼物。”

“我?”玉如青愣了一下,还没弄清什么意思,九卿就一脚踢翻了背篓,几颗血淋淋的人头滚了出来,其中一个扑簌簌滚到玉如青脚下,她惊叫一声连连后退,却看清乱发之下的面孔,不正是她派出去的老婆子吗?

“玉九卿,你什么意思!”玉如青知道大事不妙,立刻喊道:“这些都是大哥派去保护你的人!”

玉移山也认出这几人是玉家的武者,围观者窃窃私语,李丘也无回避之意,联系下前因后果就知道是九卿出手惩治了这几人,但家丑不可外扬,他便道:“九儿,有什么话进府再说!”

玉城珏也看出她是要撕破脸了,当即喝道:“在家门前闹这出,你不要脸玉家还要脸,来人,把九小姐请进门!”

几个彪形大汉立刻围了上来,九卿却只是抬起手,挥了挥上面的粉末,好整以暇地看着几人,“这五人就是被这东西毒死的,不怕死就尽管过来。”

围住她的几人果然迟疑了,玉城珏见状,立时就要亲自上前拿人,九卿不退不避,轻轻吹了声口哨,玉移山的雷速豹兽便扑到她前方,呲牙咧嘴地对着玉城珏发出威吓声。

玉城珏眉头紧皱,九卿却拍拍雷速豹兽的屁股,笑眯眯地道:“大哥心虚啊,大哥趁爷爷不在,把我卖给缚灵城换取丹海炼心玉露,方才张城主把玉露也给我了。”

她从袖中取出三个瓷瓶,往地上一扔,瓷瓶应声而碎,玉露也留了一地。

玉城珏此时哪顾得上玉露,脸色铁青地道:“九妹说什么胡话,这婚事明明就是你答应的。”

“是吗?”九卿好笑,抬高声音:“缚灵城城主声名狼藉,我玉九卿又不是傻子,嫁过去对我有什么好处?”

围观的人群交头接耳起来,玉九卿的名声虽然不太好,但到底也算不上十恶不赦的坏人,这么一个小姑娘竟然被兄长卖了,难怪府门不进都要当众说清楚。

不给玉城珏剖白的机会,九卿对玉移山道:“爷爷,并非我不顾玉家脸面,我怕一进府门就有人会想办法除掉我!”

玉移山气得老脸通红,“胡说什么,有我在谁敢欺负你!”

“爷爷。”九卿脸上带了些忧伤,“您也不能护我一辈子。”

玉移山愣了一下,可不是,他刚刚离开,这帮胆大妄为的东西就敢对她下死手!

他虎虎一脚踢在玉城珏腿上,只听一声脆响,玉城珏吃痛跪在地上,耳边是玉移山震耳欲聋的暴喝:“畜生,还不跟你妹妹赔罪!”

玉城珏咬牙不甘道:“爷爷都没有问过我就定了我的罪,我不服!”

九卿冷笑一声,“不然把缚灵城城主请来对质?我救了他的儿子,想必他很愿意帮这个忙。”

玉城珏不说话了,这种态势下,不说话就等于默认了。

“同胞兄妹,竟然也狠得下心,人心难测啊!”

“可不是,你还不知道那缚灵城城主是个什么角色,最喜欢的就是十四岁的小姑娘,听说进了城主府的姑娘,就没有活着出来的!”

“可见是想置人于死地啊!”

众人议论纷纷,甚至有人高声道:“玉家大公子,你家妹子虽然顽劣一些,也万不到杀之而后快的地步啊,莫不是利欲熏心,为了几瓶玉露就卖了亲妹,玉家家风严正,可惜好树也会长出歪脖子!”

玉城珏恶狠狠地盯着九卿,掌心几乎掐出血来。

玉如青已经悄悄派人去请大伯,正担心自己的事会败露,就见九卿看了过来,她心中咯噔一下,还没开口,九卿就直接撕脸了:“二姐,是不是我死了,爷爷给我求的丹海淬心丹就是你的了?”

玉移山一愣:还有玉如青的事!

“爷爷,你别相信她的话!”玉如青急忙道:“她是血口喷人!”

九卿指了指地上的人头,道:“这几人押送我到缚灵城的时候,缚灵城已经出事,他们不敢去城主府,却在返程的路上下药要杀我,这老婆子说二姐是玉家最优秀的弟子,如果我死了,爷爷就会把丹海淬心丹给她。”还有与太子的婚事。

玉移山气得发抖,指着玉如青半晌说不出话来,他看着长大的孙儿们,竟然为了蝇头小利骨肉相残!

“爷爷!玉九卿她胡说,明明是她自己不知廉耻偷偷跑去三王爷的别苑……”

“是吗?”九卿打断她,笑靥如花,“要不你去请三王爷来对质,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去别苑。”

玉如青顿了一下,反驳道:“三王爷当然会帮你……”

“那你还说什么?”九卿眸光愣了愣,“证据拿不出来,你也不过是空话一句。”

玉如青反应也不慢,“那你呢,说我指使人杀你,有什么证据!”

“没有。”九卿风轻云淡地一笑,“就是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我才请在场的人做个见证,要是我进了玉家的门又出了什么意外,他日有仁人义士为我做主,也好找人下手啊!”

周围的人哄笑起来,九卿却往玉移山面前一跪,“爷爷,九儿死里逃生,心中这口怨气实在忍不下,给玉家脸上抹黑,请爷爷原谅!”

玉移山叹了口气,这是她最喜欢的孙女,何况他也对她心中有愧,孙子孙女又做出这等忘恩负义的事情……

“来人!”他怒喝一声,“把这两个小畜生给我绑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