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难惹:毒宠倾城嫡女 《邪妃难惹:毒宠倾城嫡女》第4章 捐了也不给你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上官初秋北堂玉珺小说名字叫作《邪妃难惹:毒宠倾世嫡女》,提供更多上官初秋北堂玉珺是哪部小说,上官初秋北堂玉珺是什么小说。邪妃难惹毒宠倾世嫡女小说上官初秋北堂玉珺节选:上官初秋朝着邓氏轻轻一笑道,“女儿知您是关怀则乱,…...

上官初夏北堂玉珺小说名字叫做《邪妃难惹:毒宠倾城嫡女》,这里提供上官初夏北堂玉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邪妃难惹:毒宠倾城嫡女小说精选:“有什么不妥当的,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多见外啊。”邓氏在一旁赔着笑脸,可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焦急和愤恨,最好的证据就是她手中的丝绢,已经被她拧成了麻花。镇王北堂玉逸看着邓氏的样子,心中是充满着鄙夷的,到底是小户人家出来的,为了嫁妆急成这样,真是上不了台面,心下对她的女儿上官丽秋也不甚看好。“主母,您今个儿似乎总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呢。”上官初夏朝着邓氏轻笑道,“女儿知您是关心则乱,只是我的嫁妆何去何从,似乎…

“有什么不妥当的,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多见外啊。”邓氏在一旁赔着笑脸,可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焦急和愤恨,最好的证据就是她手中的丝绢,已经被她拧成了麻花。

镇王北堂玉逸看着邓氏的样子,心中是充满着鄙夷的,到底是小户人家出来的,为了嫁妆急成这样,真是上不了台面,心下对她的女儿上官丽秋也不甚看好。

“主母,您今个儿似乎总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呢。”上官初夏朝着邓氏轻笑道,“女儿知您是关心则乱,只是我的嫁妆何去何从,似乎不是您能决定的吧?”

“你……”邓氏瞪大了眼睛,今天这个贱丫头是第二次给自己没脸了,她原本胆小懦弱,今日却锋芒毕露,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成王殿下,初夏的嫁妆都在成王府中,这事儿还是您给个准信比较好。”上官初夏转过身来对着北堂玉珺欠了欠身道,“初夏的这些嫁妆只是小数目,成王殿下该不会为难臣女吧?”

“自然!今日本王便命人将你的嫁妆全部搬回上官府上,并且该给的退婚礼,本王也会准备好一并送来,你可满意?”北堂玉珺都快被这个阴阳怪气的上官初夏给气炸了,她话说得漂亮,可是话中的意思却是在说自己觊觎着她的嫁妆,他堂堂一个受父皇宠爱的皇子,竟还会贪图她这些嫁妆,真是可笑!

“谢成王殿下。”上官初夏向北堂玉珺行了一个标准的官家小姐的礼,她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邓氏,多年的算计竟被北堂玉珺一句话给打回原形,怎能不让她胸闷至极?

只是上官初夏并不想就这样放过邓氏,“这退婚礼就不用再送来了,权当我这个做姐姐的,给妹妹大婚的一份贺礼,这倒真是不必再搬来搬去的麻烦了。”

“放肆!丽秋怎会需要你的退婚礼!”北堂玉珺气得站起了身来,他指着上官初夏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上官初夏丝毫不恼,她看着北堂玉珺的眼睛道,“成王殿下,您该不会是想要告诉初夏,您是仅听了丽秋妹妹的好名声就想娶她了吧?”

北堂玉珺一听到这句话,立刻就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深闺中的女子不能与男子接触,官家嫡出的女子还能出门,或是参加各种诗会、灯会等,还有见着皇孙贵族的可能,可是庶出的女子却是没有半分的机会,因此北堂玉珺若是见过上官丽秋,那就等同于承认他和丽秋有过私会。

私会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对男子来说算不上是件光彩的事情,对女子来说更是致命的,况且与姐姐的未婚夫私会,怎么说都是一件可以毁了名声的事情。

而上官初夏就是要提醒他,过分的是他和上官丽秋,若是他们逼自己太狠,她不介意随手就毁了上官丽秋的名声,到时候就算是他有心娶,他的母妃明贵妃也未必就会同意。

“好,本王就按你说得做!”北堂玉珺咬牙切齿地说道,“皇兄,我们回去了!”

北堂玉逸在一旁看着好戏,没想到自己这个不可一世的弟弟也会吃瘪,上官初夏可真是不简单,只是她这般锋芒毕露,恐怕待他们走后,她的日子不好过。

北堂玉逸能想到的事情,她上官初夏怎会想不到?她看着邓氏几乎能杀人的目光就知道,等两位爷走了,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好过,所以她还留有后招呢。

“成王殿下,您是否能帮臣女一个忙?”上官初夏见北堂玉珺要走,她开口道。

“本王为何要帮你?”北堂玉珺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这个女人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竟然要自己帮她的忙!

“哎,四弟,再怎么说都是你对不住上官小姐,先听听她要你做什么吧。”镇王北堂玉逸却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到上官初夏微微扬起的嘴角,他就知道,这出戏一定十分精彩。

见北堂玉逸开口,北堂玉珺只得悻悻开口:“什么事?”

“初夏的嫁妆,望成王殿下能直接替初夏变卖成银两,九成以上官家的名义捐予济世阁,剩下的一成给初夏便好。”上官初夏微微笑道。

“什么?你要将嫁妆捐了?”邓氏一下子跳了起来,任凭这上官初夏在这里怎么嚣张,只要人一走,关上上官府的大门,上官家的后院就是她邓氏说了算。成王将嫁妆送回来后,上官初夏说的就都不算。

可是这贱丫头竟要将嫁妆捐了,这真是闻所未闻,她绝对不会允许到手的鸭子在自己的面前飞了,今天有些事情已经没有朝着自己想象中的在发展了,她断然不会允许事情发展到自己无法控制的地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