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期许终是伤 一世期许终是伤第18章 她是被人带走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本已完结啦小说一世期许终是伤讲诉了主人公霍北凌颜若希之间的事情,这是最著名作家皇后殿下的钟情巨作,一世期许终是伤精挑篇章:地上七零八落位置摆放着许多酒瓶,整个屋子里酒气冲天,分外呛鼻。霍北凌颓唐坐在颜若希曾住着的房间里,俊颜坚实的基础一片晦暗未明的阴影,他伸出手将酒瓶里剩下的褐色液体一饮而尽。霍北凌颓废坐在颜若希曾经住着的房间里,俊颜打下一片晦暗不明的阴影,他伸手将酒瓶里余下的褐色液体一饮而尽。。...
一世期许终是伤第18章 她是被人带走的

地上七零八落摆放着许多酒瓶,整个屋子里酒气冲天,格外刺鼻。

霍北凌颓废坐在颜若希曾经住着的房间里,俊颜打下一片晦暗不明的阴影,他伸手将酒瓶里余下的褐色液体一饮而尽。

他不相信,颜若希就那么死了。

怎么可能,那个女人才刚刚怀上他的孩子啊!

霍北凌揪住头发,痛苦的紧闭着双眸。

脑海闪过颜若希孤寂的躺在他的怀里,身下晕不开的血色,她甚至咳出大片大片的血来。

“啊!”

霍北凌犹如绝望的困兽一般嘶吼一声,让人颤耸。

顾小如才推开门,一个酒瓶就径直飞了过来,炸在她的脚边,吓得她惊呼一声,退后几步。

面前的男人却垂着头,对她视而不见。

“北凌,你是不是……恨我,恨我没有保住……我们的孩子?”

顾小如的脸色苍白几分,咬着唇,泪更是簌簌而下,我见犹怜。

她故意提起孩子,就是为了让霍北凌明白,颜若希曾经扼杀了他的孩子,就算她死也不足惜。

霍北凌身子一僵,五指不断收紧。

直到失去了颜若希那一刻,那种万箭穿心的感觉,才让他明白过来。

什么孩子,远比不上一个她啊!

只要让她回到他身边,这辈子让他断子绝孙都可以!

看到霍北凌的痛苦与挣扎,顾小如心中大喜,继续卖力的说道:“北凌,你忘了她吧,陪陪我去看看孩子好吗?”

霍北凌不耐抬起头,眼底一片猩红,他烦躁的扯开领带,目光更是像利剑一般射向顾小如。

“滚出去,以后不许来这间房间。”他紧抿着薄唇,冷冷的警告道。

巨大的压迫感袭来,顾小如被那不带一丝温度的话语吓了一大跳,她本能的关上门,退了出去。

她无比了解这个男人,心狠毒辣,手段残忍,也只有面对颜若希时,才会柔情似水。

想到这,心里升腾起浓浓的嫉妒,顾小如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指甲掐进肉里也不自知。

颜若希,有我在,这辈子你都没可能再回到北凌身边。

霍北凌不知又浑浑噩噩喝了多少瓶酒,浓黑的夜幕笼罩大地时,他爬上大床。

横躺在床上,感受被子上沾染的她最后一点的气息。

晶莹滚烫的泪滑过眼角,落在床上划开,消失不见。

若希,你回来好不好?

霍北凌的声音不复以往的霸道凌冽,反倒带着哽咽,染上温情。

霍北凌是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唤醒,看着亮着的屏幕,他揉着胀痛的脑袋,按下接听键。

“公司的事情不必和我汇报,你自己看着解决。”

“不是,霍总您让我调查颜小姐的事,有眉目了!”

冷声说完这句话,霍北凌刚想挂掉电话,却听电话那头的人吐出一个名字,心里一紧。

呼吸一滞,既忐忑又期待。

“她有没有事?她在哪?”霍北凌喃喃问道,听到电话那端咽口水的声音,忍不住暴怒咆哮:“你快说她怎么样了?!!”

秘书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自家老板身上骇人的气息,擦擦冷汗,斟酌着开口:“霍总,颜小姐身子状况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查到她是被霍寒霄先生带走了。”

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霍北凌眼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霍寒霄?”

“是寒霄先生的人。”秘书沉声应下,讪讪的问道:“霍总,下一步要怎么做?”

霍北凌心里掀起惊涛骇浪,霍寒霄是他舅舅,豪门的浪荡贵公子一个,竟然觊觎他的女人!

想想上一次颜若希流产也是在他车上,霍北凌的怒火高涨,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

“霍总,霍总?”许久得不到回应,秘书轻声唤道。

“给我盯住他,我倒要看看,他把人给我藏哪去了!”霍北凌咬着牙,一字一句冷冽的说道。

挂掉电话,霍北凌抓起外套匆匆出了门。

二楼落地窗前,顾小如站着看着霍北凌开着车疾驰而去。

转过头,目光阴狠的瞪着跪在地上的仆人。

“刚刚北凌说了什么?”

仆人惊恐的低下头,颤巍巍的说道:“我……听的并不是很清楚,只听提起……霍寒霄先生的名字。”

顾小如心猛的一跳,心里愤恨的想,霍寒霄竟然这么不中用,这么快就让霍北凌查到了他。

不行,她绝不能让霍北凌再找到那个贱女人,他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顾小如在心里叫嚣着,厌烦的扫了一眼仆人,挥手让她下去。

仆人的背影消失,她便迫不及待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