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纪 第一章 屈辱的玄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于书院,武院好像更受人们崇慕,大都城民不愿意将自家小孩医院救治武院学武。  毕竟,也有不少望子成龙者,更很愿意让小孩文武兼习,曰鱼和熊掌鱼与熊掌。  梅雨绵绵,武院恰恰短暂休息时间,多数学生正学武场内嘻戏玩闹,却在院外一条狭窄弄堂里,却传闻几丝推攘古义城,是古乌国的一个偏僻小城,城中人大都向往国都,更有甚者志向极为繁华的南笙大地,奈何人各有命,多数人依旧在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或富或贫生活着。。...

  正是梅雨时节,古城老街,绿瓦新柳,整个古义城都浸染于一幕幕的水帘之中,古城墙角的绿苔,仿佛也透着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氤氲多愁。

  古义城,是古乌国的一个偏僻小城,城中人大都向往国都,更有甚者志向极为繁华的南笙大地,奈何人各有命,多数人依旧在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或富或贫生活着。

  在城中,为了满足人们向往之心,设有书院与武院。

  书院,自然是教书育人之地,也是寻常百姓子弟科考入仕的途径;而相对于书院,武院似乎更受人们崇慕,大多城民愿意将自家小孩送往武院习武。

  当然,也有不少望子成龙者,更乐意让小孩文武兼习,曰鱼和熊掌兼得。

  梅雨绵绵,武院正是休息时间,多数学生正在习武场内嬉戏打闹,然而在院外一条狭小弄堂里,却是传出几丝推搡声。

  “玄言,你说,韵儿小姐与宫羽小姐是不是美若天仙?”弄堂之间,两个身着锦袍的少年,此刻正将一身材瘦弱的书生样少年逼至墙角,面带戏谑地问道。

  “这……小生……小生不知。”叫做玄言的书生少年,畏缩着清瘦的身体,低头颤声道。

  “啧啧,还小生,果然是书院那些老不死的最喜欢的学生,说不定以后还真有可能考取功名做个父母官呢,哈哈哈……”

  二人之中,嘴角长着黑痣的少年讥讽嘲笑道,并极为突然的甩了书生少年一耳光,“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许同宫羽和韵儿玩耍,你竟当成耳旁风,今日且让你长个记性。张裕,动手,狠狠地揍!”

  话音方落,沉闷的打击声便是传了出来,在这二人拳打脚踢之下,玄言脸颊瞬间红肿,眼泪扑簌往下掉。

  这时,身旁被唤为张裕的少年有些顾虑地说道:“庄少,您可是淬体期六层融血境了,下手可别太狠,万一将这小子打死了……”

  “本少自有分寸,这废物再不济也是铜皮铁骨境,当个沙包绰绰有余。”话未说完,雨点般的拳头又是猛然落下。

  ······

  “给本少跪好!”

  拳打脚踢好一阵子,庄姓少年提拉着瘫软在地玄言的头发,对其狰狞吼道,“若再让我瞧见,你与宫羽、韵儿在一起说话,便扒了你的皮,将你丢至城外乱葬岗,自有秃鹫与野狼收拾你!可听仔细了?”

  说完之后,此人又是一脚踹在玄言腹部,顿时,玄言整个身体斜飞出去,“砰!”的一声沉闷声响,从墙边石柱上传出,剧烈的疼痛使得少年弓起了背。

  便在此时,张裕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已经鼻青面肿的玄言,右腿突然横扫地面,使得玄言双腿倒地跪向二人,再次抓着玄言头发逼问道:“庄少问你话呢,听见没有?”

  “听……听见了,对不起,对不起,以后不敢了。”身上传来的剧痛,使得玄言的话音,也是有些颤抖。

  见得玄言如此,张裕嗤笑一声,更冲其吐了口唾沫嘲讽道:“切,废物就是废物,真特么的不经打!”

  说完,又扭头满脸谄媚的对着庄少说道:“庄少,这家伙挨了这顿打,想必不敢再有其他想法了,宫羽与韵儿岂是他这种废物能染指的,只有您这身份才般配呢,您说是吧?”

  “我爹可是古义城城主,将来宫羽与韵儿可是我庄家的人,谁敢对他们有意思就是与我庄家作对,在此城,试问谁敢对我庄家不敬?哼……”

  庄姓少年回头看向瘫倒在地蜷缩着身体的玄言,一脸的鄙视使得其脸上的黑痣更为明晰。

  面带不屑地扫了一眼玄言,两少年挥挥衣袖,仰首阔步,有笑有说地走出弄堂,剩下身心皆痛的玄言。

  默默抬起头,玄言恶狠狠的望向外面,绵绵的梅雨已然将两人的身影淹没,依稀还能听得见武院内的嬉闹声。

  半晌之后,少年才叹了一口气,想到自己只是这古义城中一个普通人家,又怎能与威风凛凛的城主家、与声名显赫的张家对抗。

  “唉,只因韵儿小姐同我说了几句话,便将我逼成这个样子,莫非这城中真容不下我吗?”玄言自嘲,低头看着自己仍跪着的膝盖,神色有些黯淡。

  “当初与宫羽、凌亦韵一同出去探险,是你二人遇见青眼狼撒腿就跑,而我则护着她们二人逃出险地。那之后便想尽法子欺辱我,现如今,她二人同我说话理所应当,难不成还同你们见死不救的聊个开心?”

  玄言苦笑,这些话语,他也只有独自一人才敢说出。

  翻身靠在墙上,看着身上破碎的衣裤,玄言神色的茫然越来越深,茫然里有着对未来的恐惧,对自己人生的迷茫。

  玄言有些瘦弱,即使穿着习武袍也似书生一般,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不高,但是皮肤却是异常的白皙,清澈的双眼带着一抹聪颖。

  他既是书院亦是武院的学生,在书院中学习极好,很是受书院夫子们的喜欢,但在武院却是备受折磨,仿佛并无习武的天赋。

  现如今,武院多数同龄人,都达到淬体期强筋通脉甚至更高的境界,而他却依旧停留在淬体三层,铁骨境。

  “好歹还能当个沙包,不至于被打死,呵呵……”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玄言不由暗暗自嘲道。

  空中依然飘着细雨,绵绵萧萧,不知几时休。

  许久之后,玄言摇了摇头,用手抹去脸上的血迹,双臂艰难地支撑起身体,摇摇晃晃迈步走出弄堂,走向武院……

  回到习武场,浑身湿漉、脸上依稀还带有血迹的玄言,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

  “玄言你怎么了?”一道清雅的声音响起,人群忽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豁然转移至一位少女身上。

  清雅的声音源于一位身穿淡紫色衣裙的少女,此时,少女正淡雅地站立在玄言面前,相貌极美,俏脸平静而稚嫩,身上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夏荷般脱俗。

  少女温润的眸子里仿佛蕴含了某种奇异的力量,令人不知不觉便深陷其中。

  “是凌亦韵,这废物玄言到底是福气呢还是霉气呢,对旁人一向不表任何情绪的韵儿小姐,竟偏生对玄言极其友善,只是庄少……”

  “嘘,不想活了你,可别让庄少听见了。”周围的少年小声议论,视线皆汇聚在少女身上,眼神充满爱慕。

  莲步轻移,名为凌亦韵的少女迈步靠近玄言,小手伸出,淡紫色衣袖在细腻的皮肤处滑落,露出一截雪白娇嫩的皓腕,竟是伸手用一淡紫色手帕轻轻擦拭玄言嘴角的血迹。

  周围瞬时间一片寂静,人群中,一些少年盯着此时呆立的玄言,眼神中掩饰不住的嫉妒。

  “别,谢谢韵儿小姐,玄言……担当不起。”醒立过来的玄言,立马尴尬的后退一步,并担心的四处望了几眼,看着眼前这位貌美少女,苦涩说道。

  身前的俏人是为数不多对自己友好之人,如此佳人谁人不喜,只是自己哪敢有那等想法。

  面对着玄言的颓废,凌亦韵纤细柳眉微微一皱,将手帕硬塞入玄言手中,柔声道:“没事吧,明天我给你带点云安药来,想必不需几日,便可痊愈。”

  望着凌亦韵姣如秋月的小脸,玄言知晓云安药是对伤口疗效极好的药膏,只有庄、凌、张、宫等四大家族才能握有,迟疑了一阵,捏着淡紫手帕点了点头,随后在周围人群嫉妒的目光中,走向自己的习武位。

  “站住!”忽然,人群分开一条通道,走出两位飞扬跋扈的少年,赫然正是之前弄堂外嘲笑打压玄言的庄卫龙与张裕。

  看着呆立在那的玄言,庄卫龙径直走过去,来到近前,一扒拉玄言的脑袋,恶狠狠说道:“怎么,刚说的话就忘记了?刚挨得揍就记不住了?”

  这突如其来一幕,让得玄言吓了一跳,慌忙摆手摇头道:“没有,没有。”

  “没有?”庄卫龙注视着玄言,“手上拿的又是何物?”说着一把抓向玄言的手腕。

  强劲的力道顿时使得玄言一阵吃痛,但他却没有松开手,只是声音略显颤抖:“对不起,庄少,这是韵儿小姐的手帕。”

  见他竟没有松手,庄卫龙微微吃惊,但紧接着便一甩手打在玄言的脸上,“草,还敢犟嘴了?”

  清脆的响声,顿时让得院内的学生都将目光投向这里,有的带着同情,不幸的是大部分带着幸灾乐祸。

  如此多人都在盯着自己,玄言内心苦涩,自尊心这种东西果然容易践踏,而今天,自己的自尊心已然被眼前的少年践踏得体无完肤。

  “你看看你这穷酸样,谁会同情你?”鄙视的看着玄言,庄卫龙环顾四周问道:“你会吗?你会吗?宫羽你会吗?”

  人群之中,那被唤为宫羽的少女,年龄不过十四岁左右,虽与凌亦韵相比略微逊色,不过那张尚未褪去稚气的小脸,却是蕴含丝丝妩媚,此时庄卫龙的话语让少女成为焦点。

  皱眉思虑少许,宫羽默默摇了摇头,打消了为玄言抱不平的念头,虽然于幼时,玄言曾勇救自己与韵儿免于青眼狼撕咬的危险,但现在的玄言不过淬体三层,前途堪忧,庄卫龙城中势力强大,而自己家族只是城中四大家族最弱一族,为玄言而得罪庄家,实在不可取。

  少女的沉默,引起周围一阵喧闹,然而此时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够了,你们太过分了!”

  一个格外壮硕的身影推开人群,跨步站于玄言身旁,其后还有面带愤怒的凌亦韵。

  “是凌俊峰,韵儿小姐的大哥,听说已达淬体七层金身境了,年轻一代的翘楚。”周围人群传出阵阵议论声。

  怒视着人群,凌俊峰横身挡于玄言身前,俯视着庄卫龙说道:“庄少,做人留一线,莫太过分。”

  说完转身对凌亦韵使个眼色,随后凌亦韵在众人炽热的注目以及庄卫龙恶狠的目光中,拉起玄言离开人群。

  武院之外,少女停下脚步,凝视玄言认真道:“玄言,庄家势大,我凌家对其也是有所忌惮,但我相信,日后你一定会取回属于你自己的荣耀与尊严!”

  面对眼前貌美少女,玄言沉默不语,许久之后,摇了摇头,落寞的回转过身,朝着武院之外缓缓行去。

  站在原地望着少年那瘦弱的背影,凌亦韵仿似看到幼时,独自挡住青眼狼时的孤独背影,心头不禁一痛。

  外边的天空,细雨依然稀稀落落不断,玄言缓行在街上,仰起头,分不清眼中脸上是泪水,还是这不停息的雨水。

  低头看着手中淡紫手帕,有着雨水的掩饰,玄言不禁失声痛哭。此般活着有何意思,书院备受夫子喜欢又有何用,依旧受人欺负,即使在自己喜欢的少女面前为何自己仍是这般软弱,为何不敢奋身反抗。

  雨越下越大,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的玄言收起手中淡紫手帕,整理身上早已淋湿的衣服,朝家中走去。

  雨中街上的脚印分外明显,一步一印,竟似某种决定一般。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