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姬 第二章 月绫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漠但也不是两块木头,这时看见这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居然能在自己不刻意散发出出气势时,往前跨出一步,心中大觉出乎意料,的确这小子貌似有几分骨气。有勇气很值得嘉奖,虽然还得惦量惦量自己有也没硬抗的本事,要不然也没的话,这是要对此付出过该有的代价了。突然间鸭公鸭公嗓音虽然冷漠但不是一块木头,这时看到这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竟然能在自己刻意散发出气势时,向前迈出一步,心中大觉意外,看来这小子倒是有几分骨气。有勇气值得嘉奖,但是还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硬抗的本事,要是没有的话,这就是要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了。忽然鸭公嗓音的左手为掌,聚起三分力量推向华真,他只是想重伤华真,教训教训她,在南郡城胡乱杀人他倒是不敢。随随便便一言不合就要重伤别人,也看出了此人的狠毒。。...

  华真看着鸭公嗓音冷漠的表情,浑身散发出的肃杀之气不由得让她打了个冷战,此人是个高手,高手她不是没见过,王府中都见到了很多,能在这么短时间时间结成杀气的人,绝对是个高手,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怎么可以就如此退缩了呢,这,这也太丢王府的脸了,二哥,三姐知道了,非笑话死我了,我这个王府一霸就混到家了。硬着头皮,强压着对方杀气带来的恐惧,华真真向前迈了一步。“我…我就向前了,你待怎样?”

  鸭公嗓音虽然冷漠但不是一块木头,这时看到这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竟然能在自己刻意散发出气势时,向前迈出一步,心中大觉意外,看来这小子倒是有几分骨气。有勇气值得嘉奖,但是还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硬抗的本事,要是没有的话,这就是要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了。忽然鸭公嗓音的左手为掌,聚起三分力量推向华真,他只是想重伤华真,教训教训她,在南郡城胡乱杀人他倒是不敢。随随便便一言不合就要重伤别人,也看出了此人的狠毒。

  “啊”雄浑的力道一下子将华真真推向远处,摔倒在地,华真真只觉得胸口生疼,还好母亲给他从小带着的软猬甲卸去了大部分力道,要不是,非吐血不可。她暗恨鸭公嗓音出手狠毒,言语不和就要制对方死地,冷冷的盯着罪魁祸首,揉了揉胸口爬了起来,强忍着剧痛瞪着鸭公嗓音者“你就这么点力道么,刚好给本公子按摩胸口了,真乖,哈哈。”

  鸭公嗓音暗自吃惊,没道理啊,自己的功夫,自己知道,在他的想象中,这小子应该吐血,同时飞向老远,这样一来遏制了宵小之人打少主美貌的主意,同时为本帮进驻南郡城立下威德。忽然听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对自己的耻笑,没想到来到南郡的第一件事就做的如此失败,而且是在大半个南郡名流的观看之下,旁边众目睽睽的窃窃私语,看来是在耻笑他,真是把人丢到老家了,心中暗恨,忽然又抬起左手,聚起五分力量,准备上前再给这小子一掌。

  看到这个狗奴才提掌向自己走来,真真心底暗凛,看来这个家伙是要不死不休了。事情的发展要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了,她的脑子飞快的运转,想着退敌之策。但她坚信,鸭公嗓子不敢在南郡城里杀人,只要不是杀人,多大的力道都没事,顶多就是疼了点罢了。雄浑的掌力劈向自己,华真真凛然不惧的挺起胸膛,大有英雄赴死的味道。旁边有不少淮南名流和世家的重要人物纷纷走出凌云楼,观看场外发生的事情。这小子是在玩火,众人纷纷想到,但是却是无人向前阻止。来到此地的都是想从长乐帮的巨大商业链条中分一杯羹,谁愿意这时候去为一个毫不相干的小人物,来冒犯长乐帮呢。

  “且慢。”一个美妙的女声在凌云楼二层响起,“九叔,你且退下,让这位公子到楼上来。”

  “是,小姐。”鸭公嗓子听到楼上小姐的吩咐后,撤回掌力,狠狠的瞪了华真一样,“小姐让阁下到楼上,请吧。”

  听到那声娇喝,看来正主出面了,华真真知道自己现在绝对是没有事情了,除非这个天生太监嗓音的家伙,脑子进水了,要一掌劈死自己,于是她拍拍身上的土,做出一个自认为十分酷的表情,“你不让我进,我就不进,你让进我就进,难道你是皇帝么,听你的嗓音,想比是从宫里跑出来的吧。我偏不进去,看你怎么样向你的小姐交待。”

  从宫里跑出来的?鸭公嗓音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小子是什么意思,愣了一下,随即想到自己天生嗓音沙哑,宫里跑出来岂不就是公公,原来他是在取笑自己,心头大怒,这一生他最恨别人取笑自己嗓子沙哑了,以前在这个方面开他玩笑的人,现在已经没有几个活在世界上了。

  旁边的好多人听到华真真伶牙俐齿的狡辩,先是哄堂大笑,又看到鸭公被气得涨红的脸色,心里都是一紧,暗叫这小子不知好歹,一再挑战人家长乐帮的底线,不会是来踢场子的吧,看起来也不像啊,踢场子至少也得会点武功吧。

  “你。。。。。。”鸭公嗓子指着华真气得说不出话来。恨不得一掌将眼前之人劈死。但是少主有令,他不敢不从。

  “呵呵,”楼上响起一声轻笑,“今日是长乐帮宴请南郡名流的日子,公子能来是给我们长乐帮面子。但公子有些面生,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小女子定要上府上拜谒一番。”月绫儿的声音很好听,比之淮南名伶亦不差,在场的不少人都是风月老手,他们的鉴别力,是有权威性的。

  这月绫儿恐怕以为我就是一个混吃混喝的骗子,居无定所,所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才如此说,让我当众出丑,同时间接也向外界传达了长乐帮宅心仁厚的形象。

  华真暗自思量着,想通此中关键,心中有了计较,略带调笑的说道:“我是谁,姑娘大可去查,但是恕本公子不奉告。刚才你说一定要去我府上拜谒,小生不胜惶恐,定将寒舍打扫的干干净净,并且沐浴三天,迎接月小姐的到来”

  “公子真会说笑,你不说,我怎知你家在何处,月儿可没有这么大本事找出你家所在。”

  说着月绫儿走下二楼,走到凌云楼下,身后跟了不少慕名而来的世家子弟与武林榜上有为青年,想要一亲芳泽的人绝不在少数。

  月绫儿,身穿五彩纱衣,冰肌玉骨,身段尤其美好,简直就是精雕细刻出来的一般,细细的腰肢盈盈一握,精致的五官与妩媚的眼神,令在场的不少四五十岁的文人,商人都略微失神,更别说那些正值血气方刚的青年了,其中有一些青年,已经开始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即上前将华真暴打一顿,已讨美人的欢心。

  乖乖,这月绫儿真是漂亮,竟然不输于三姐,果然名不虚传,她的眼睛很好看,妩媚中略带妖气,一看就是勾引人的狐媚子,华真真看到月绫儿从楼下走来,心底暗自嘀咕。

  “不说了,本公子,现在很生气,你的人打伤了我,你说该怎么办呢。”华真真将脸一横,同时将自己的话音改的无尽的市侩。

  “那你说该怎么办。”月绫儿脸孔一板。

  “没什么,只要你把这个人交给我处置,我就可以当做今天事情没有发生。”华真真忽然一改调笑的口气,指着鸭公嗓音者,冷冷的说道。她故意摆出这样的架势,这是从老爸那里学来的,只要老爸一板脸,底下的人就战战兢兢。

  众人都觉得华真真不识好歹,什么时候了,还敢在长乐帮前放狠话,这是在自寻死路,一个赵家弟子指着华真真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一个卑微的奴才,竟然敢威胁长乐帮,还不快给我滚。”

  “你的嘴巴,好臭,真该打,你叫什么。”华真真杏眼怒瞪,她真想把这个坏蛋掐死。

  “赵无极,告诉你本少爷的名字,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月绫儿听到赵无极的话后,眉头微微皱起,不自觉间与他保持了距离。

  华真真冷冷的笑了笑:“好的,我记住你了。”

  赵无极阴狠的想到,等一会人少了,到僻静的地方,我就做了你,小子谁叫你惹了本公子最青睐的仙子了。想想那月绫儿曼妙的身段,柔软的肌肤就是令人神往呀。

  月绫儿很生华真真的气,这家伙当着众人的面不给自己一点面子,真是让自己不好下台呢。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真想把这个愣小子掐死,看起来傻头傻脑的,做事也是愣头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月绫儿将怒气压在心底,吩咐下人拿出一张银票,“公子,这里是一百两银子,你拿去,我想这钱应该足够治你的伤一百次了,请你速速离开这里,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了。否则后果自负。”

  随后就是一阵附和声音,纷纷对着华真真开骂,那个赵无极竟然连华真的祖宗十八代都捎带进去了,真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她虽然大度,但是容不得别人侮辱自己的父母,这已经触犯真真的逆鳞了。

  “月绫儿,你很让本公子失望。”说着将手中一百两银票撕成了碎片,真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月绫儿看到华真将银票撕成碎片,心底暗暗吃惊,一个普通人要是看到这么大一笔钱的话,不可能像他这么视金钱如草芥的,但这样的行为太让自己下不了台了,于是更加冷漠道:“公子好自为之,我们长乐帮能做的就是这么多。”说着转身回到了凌云楼。

  一个时辰后,月绫儿的宴会在凌云楼的顶层开始了,众人把酒言欢,看着名妓美妙的舞蹈,并有月绫儿这么美丽的女子主持,宴会的气氛被推向上了高潮。

  渐渐地宴会到了实质性的阶段,音乐渐渐停了下来,月绫儿开始向大家推销长乐帮进军南郡城的计划。众人也从美妙的享受中清醒过来,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各位,想必都对长乐帮目前在淮南的地位有个大致的了解吧。”月绫儿甜甜的声音响起。

  “当然了解,长乐帮这几年发展势头很快,替代了淮阳帮成为淮南第一大派,也是众所周知的,这都是少帮主的功劳啊。”南郡河运堂副堂主李俊谄媚的说道,他们河运需要护航的镖师众多,而长乐帮高手众多,因此在这时候站对队伍,对于以后发展颇有助益。

  众人都纷纷表态,言辞中充满了谄媚,其中虽有些名流文人不屑如此,但是这种场合下又能说什么呢,指不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均蓦然闭口。

  月绫儿虽知道这些人都是言语奉承,并无多少诚意,但她所要造成的气势已经达到,对着场下嫣然一笑:“谢谢大家对长乐帮的青睐,长乐帮一定在大家的帮助下更加辉煌的。”

  看着月绫儿带着众人回到楼中,华真真站在原地,冷漠的看着他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月绫儿你太令本小姐失望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