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姬 第一空 有女华真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光,紫气自天际而来,罩向泰山之顶,行成二十六嘉庆幕坏绕于莽身体周围,几道粗壮的紫芒与二十六道微小的白芒,化为一条紫龙与二十六条白龙,相互旋绕,相互被挤压,巨响之声自莽身体周围不会产生,撼天动地不绝于耳,信息显示出光幕中的非常大能量。莽微闭聆听,可以享受着异象消失,王莽睁开双眼,凝望天空,漆黑一片,寂静无比,好像当时产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青龙星宿印?看来仙师并未说错,朕的命性在东,属青龙星宿,可惜只获得了一方力量,传说只有得到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方星宿的能量,才能成为圣皇,一统天下,看来朕还得得到其他三种星宿的能量。朱雀星宿印已经出现,为晋帝杨宇所得,但晋国实力不下于我国,争夺起来可能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要想夺得四方星宿的力量,还得从其他两方未出世的星宿印入手。”王莽自言自语后,叹了口气,完全没有受封的喜悦,转过身来,却又微笑着对远处的群臣百官说“诸位爱卿平身,蒙上天眷顾,朕已获得赐福,可以昭告天下了。”。...

  天楚八年,天下大治,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楚帝王莽东临泰山礼拜天下贤者,夜间天空二十八星宿灼灼生辉,紫气东来,加持于泰山顶,此乃盛世之景,只有德行受到上天认可的真龙天子礼拜泰时山方有此景出现。一时间在山下等候的群贤与慕名而来的百姓,学者均受异状影响,匍匐在地山呼万岁。王莽自立于泰山之巅的峭壁绝石之上,目视星空,双手朝上做朝拜式,文武百官被呵斥于百丈之外跪行礼拜。忽然间,异象自漆黑的夜空中出现,星光,紫气自天际而来,罩向泰山之顶,形成二十九道光幕环绕于莽身体四周,一道粗大的紫芒与二十八道细微的白芒,化成一条紫龙与二十八条白龙,互相盘绕,互相挤压,巨响之声自莽身体周围产生,撼天动地不绝于耳,显示出光幕中的巨大能量。莽闭目倾听,享受着这变化的时刻,渐渐地光幕黯淡下去,化作一条青龙没入莽的眉心。

  异象消失,王莽睁开双眼,凝望天空,漆黑一片,寂静无比,好像当时产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一般,“青龙星宿印?看来仙师并未说错,朕的命性在东,属青龙星宿,可惜只获得了一方力量,传说只有得到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方星宿的能量,才能成为圣皇,一统天下,看来朕还得得到其他三种星宿的能量。朱雀星宿印已经出现,为晋帝杨宇所得,但晋国实力不下于我国,争夺起来可能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要想夺得四方星宿的力量,还得从其他两方未出世的星宿印入手。”王莽自言自语后,叹了口气,完全没有受封的喜悦,转过身来,却又微笑着对远处的群臣百官说“诸位爱卿平身,蒙上天眷顾,朕已获得赐福,可以昭告天下了。”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礼拜成功,成为千古一帝,陛下统一天下指日可待。”群臣百官齐声贺喜,声势浩大,直达天际。

  楚国淮南王,世代镇守楚地南方,这一代淮南王叫华政自家拥兵十万,可不受朝廷指派,可以说是淮南王自家的私人军队。已成为楚帝的一块心病。

  淮南王府建于南郡城,占地数十顷,气势恢宏,金碧辉煌,是个极大的建筑群。华政,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华云,乃王府世子,王位继承人,为人宽厚,尤其是对待下人属下更是宽厚,特别受到整个淮南军的拥戴。二儿子华天,练得一身好武艺,是个将才。三女儿华雨,生得国色天香,是很少见的大美人,四女儿,华真真,虽然也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姿色不逊于自己的三姐,甚至说是更胜一筹,但是被自己的父母和哥哥姐姐宠坏了,脑袋里总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总是喜欢扮演书生呀一类的角色,去府外调戏别家的黄花大闺女,因为长得本来就是祸国殃民,打扮成男装也是十分的俊美,加上刻意打扮勾引,害得不少出门逛街的小姐们,被勾起了情丝,要死要活的要与她长相厮守,华真真一看到目的达到,可不愿意留下来惹来一身麻烦,找一些托词,比如某月某日相见于某某桥上,做好约定,脱身走人,那个化名华真的青年男子根本没有可能出现在约定的地方,殊不知由于这样的情况发生,有的小姐为她害了相思病,有要投河的,有要绝食的,甚至还有要出家的,搞得这些大户人家们是鸡飞狗跳的。然而当事人却没心没肺的躲在王府里调戏小丫鬟。

  华真真独自走在南郡城中最繁华地段的街道中,感受着俗世的纷闹与生气,大千世界就是这样,勃勃生气,充满生机。沿着街道走了一会,她抬起了头,看到远处高耸入云的凌云楼,嘴角挂起来了一丝轻笑,听说淮南第一大派,长乐帮的少主月绫儿来到了南郡,今日在凌云楼的顶层,也是南郡城的最高处,设宴款待淮南名流,为长乐帮进军南郡制造声势。这个长乐帮可是不同凡响,用了短短数年时光,吞并了淮南数十个大小门派,一举成为淮南第一大派。华真真由于是女扮男装,所以嘴上带了两撇假胡子,这让娇俏妩媚的容颜忽然平添了几分英气,一身男子长袍在身,让他人看来更有一种美男子的错觉。洁白无瑕的双手轻轻的捏着那撮小胡子,思量起来,今日这凌云楼如此热闹,我一定要进去看看,那我以什么样的身份进去呢,倘若亮明我是淮南王府的四郡主的身份出现在宴会上,势必会让他们惊诧,引起一点轰动,但更重要的是间接为长乐帮高调进驻南郡制造了声势,让人以为长乐帮的发展是经过淮南王府默许的。这么大的好处摆在他们面前,不知道这少帮主会怎么样答谢我。但是不管那个小美人会怎么样答谢,这事要是传到父亲耳朵里,非得把我禁闭起来,这样近期就不会再有偷跑出来玩的机会了。还是女扮男装大摇大摆走进去吧,恩,就这样,顺便去调戏一下月绫儿那个小美人也很有意思。

  华真真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脚步,不能这样进去,今日来到凌云楼的基本上都是南郡城的名流,以前调戏过那么多名门望族的大小姐,难保这些人里面没有几个人认得自己,万一被他们认出来,当中抓住,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不行我得乔装一下。想到这里,华真真四下环顾了一周,看见街道旁有一个卖烤番薯的小摊子,向卖番薯的老汉借了两块黑炭,涂抹在脸上,顿时一张祸国殃民的俊脸被脏兮兮的黑脸所代替,谁能看出这是淮南王府的四郡主呢。华真真“自虐”的倾向,让卖番薯的老汉吃惊不已,嘴张得老大,不知道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病,好好的一张俊脸,非要涂抹的人不人鬼不鬼,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凌云楼方圆数百丈,高十层12丈,站在顶层可以俯瞰南郡城的全景,连淮南王府亦不例外,一至八层皆是普通食客聚居区,只有身份显贵之人方能到达顶层,欣赏名妓歌舞,听名伶弹唱,但是这里有一点是难能可贵的,每名在这里的女子,都是只卖艺不卖身的。凡是到凌云楼的人不是达官贵人,就是一方豪富,挥金如土,纸醉金迷,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来得起的地方,往往在此楼上宴席中的一道菜,就得数两银子,然而普通百姓家庭往往一年的花销也不会超过十两银子,能来到此处,在淮南已经是身份的象征了,所以凌云楼虽然消费高,但并缺不少食客,反而络绎不绝。

  今日凌云楼底层下,比往日更见辉煌,马车,人群络绎不绝,人群里面有不少人都是南郡城的名流,他们身上名贵的衣服与身后跟随的仆从,显示出他们身份高人一等。华真今日从王府里穿着下人的衣服偷跑出来,着装普通,加上以前总是被父亲关在王府里读书,父亲对他严苛之极,所以并不常在大庭广众下露面,因此能见过他的南郡城中的人并不多。

  “站住!”一个鸭公嗓音在身后响起,华真真正要步入楼内大堂,一下被几个下人打扮的保镖挡住了去路,“你是何人,竟然敢擅自闯凌云楼。”

  什么叫闯,华真真心底升起无名的怒火,难道看不出来是大摇大摆往里走么。长这么大只有自己指责得别人的份,何曾有人敢当面指责她,试问她怎么能不生气呢。“你是何意?你们凭什么挡住我的去路,为什么他们可以进去,而我却不可以进入。”华真指着眼前几个人说道。

  这个鸭公嗓音者,身穿管家服饰,身材矮小,三十岁上下,一把揪住华真的背部衣服,向后一拖,冷笑道:“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由得你进入么,先明白自己的身份,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华真真天生懒散,从小就不喜欢练武,身体娇弱,是要让人疼的主,那经得起他这么拉,一下子被拉得一个咧狙,差点摔倒在地。揉了揉被拉得生疼的背部,直起身来,顿时眼里隐隐有了泪花,长这么大哪受过这样的委屈,不能哭,这样会被别人看笑话的,真真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这样的挫折反而激起了她天生的贵族傲气。仰起头,压低声音,指着鸭公嗓音者,狠狠的道“这叫狗眼看人低么,本公子今天是非进不可了。”

  “你再敢上前一步试试?”鸭公嗓子斜眼看了华真真一眼,冷酷的说道。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