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天下 第二章 十七年华始离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雷克如释重负般躺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大口喘气。  伊斯在一旁很心急,急急忙忙站了出来,跑走了。当伊斯拿着一杯清水在跑回去时,意外发现雷克了他不在座位上了。伊斯左顾右盼,见他正站在厨房门口向门外不停地地吐呢。伊斯走了过去的,慢慢的的一下一下拍着哥哥的背。看“嘻嘻,是吗!哥哥可要多吃点儿啊!”伊斯看着哥哥,满脸的喜悦。。...

  “呃……挺好吃的。”兰迪斯将一大块牛排塞进嘴里。

  “嘻嘻,是吗!哥哥可要多吃点儿啊!”伊斯看着哥哥,满脸的喜悦。

  “有进步,你做得越来越好了呢,除了……除了……”兰迪斯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除了稍微……稍微……稍微稍微有点儿咸,稍微稍微没熟,呃……有点儿硬……”

  伊斯渐渐收起喜悦的笑容,“哦!简单的说就是不能吃。”

  牛排在兰迪斯的嘴里反反复复被咀嚼了很久,终于很痛苦的被咽了下去。之后,兰迪斯如释重负般躺在椅子上大口喘气。

  伊斯在一旁很着急,急急忙忙站了起来,跑开了。当伊斯拿着一杯清水在跑回来时,发现兰迪斯已经不在座位上了。伊斯左顾右盼,见他正站在厨房门口向门外不停地吐呢。伊斯走了过去,慢慢的一下一下拍着哥哥的背。看着哥哥很痛苦的样子,伊斯眼里含满了泪水。

  “难吃就别吃啦,何苦呢!”

  “呕……呕……嘿嘿,其实挺好吃的,我就是吃急了。呕……”

  等到兰迪斯吐完了,天已经蒙蒙亮了。兰迪斯爱吃牛肉,小时候他曾经有一个梦想,想要养一只飞牛。于是管父亲要,但是父亲不准。于是兰迪斯决定等长大以后自己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买一只飞牛。有了飞牛之后,自己到哪儿就把它带到哪儿,想吃牛肉的时候就可以随时在它身上割一块下来,方便。

  吃下了这块牛排,却又吐了出来,兰迪斯的想法发生了改变。因为他开始明白了,那是行不通的,除了一头牛之外,至少还要有个厨艺好的人跟着自己。

  被暴风雨折腾了一夜,兄妹俩早已筋疲力尽。好在除了牛排,伊斯做的别的菜都还勉强可以。吃过了东西,伊斯躺在兰迪斯的腿上睡着了。过了不久,兰迪斯也倚在墙角慢慢的进入梦乡。

  兰迪斯醒来时候,发现自己竟是躺在床上,屋子四壁都是白颜色的墙壁,墙上贴着兰迪斯最崇拜的战士;东西大战时代的亚斯族英雄希明的海报。床的旁边是一张红木桌子,桌子上堆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桌子旁边一个很大的橱柜,透过橱柜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尽是一些形状奇特的木头和树叶标本,还有一些放不进柜子里的,在地板上自成一堆。整个屋子里弥漫着香草的味道。错不了,是他的房间。

  兰迪斯惊讶不已,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好像自己在梦里一般。小的时候,他曾听一些年长的大人说过,说人都是有灵魂灵魂的,人死后灵魂就徘徊在自己生前最喜欢去的地方。年幼时兰迪斯半信半疑,今日眼前此景,兰迪斯却发现自己是越长大越愚蠢了。于是试图拖着自己的肉身坐起来,倒也真的坐起来了,只是觉得疲惫难挡。

  当他走出自己的房间,发现外门开着,母亲在门口在门口和伊斯说一些叮嘱的话,伊斯一边点头,一边抹着眼泪。

  兰迪斯慢慢走了过来,听到了母亲的话,“想家了的话,就请个假回来,哭什么!”

  “妈,我不想离开你……呜呜呜……”

  兰迪斯把话接了过来,“对呀,哭什么啊,都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我不是也和你一起去上学嘛!”

  伊斯见哥哥出来了,赶紧擦脸上的眼泪,但还是止不住不泣涕。

  母亲回过头来,双手握住儿子肩膀,“兰迪,想让你多睡会儿就没叫你。”

  “妈,对不起!”兰迪斯有点儿难为情。

  “傻孩子,干嘛说对不起呀!”

  “我没告诉你们,偷偷带着妹妹出去玩儿。”

  母亲放开兰迪斯的肩膀,转过身去,“没事儿,你爸不知道。幸亏他有事儿回来的晚一会儿,我看到你们不在家,厨房也不见了,就猜到你们干什么去了。知子莫若母啊!”

  兰迪斯惊喜交加,走到母亲面前,问道:“妈你知道我们去哪儿玩了吗?”

  母亲嗤的差点儿笑了出来,“恐怕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吧!”

  伊斯擦干了眼泪,问道:“妈妈,那,我们是怎么回来的呢?我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是我用你们外祖父传我的古老术法搜索到了你们的位置,再用驭屋术法把你们找回来的,呵呵呵呵。”

  兰迪斯和伊斯只觉自己才疏学浅,都不再问了。

  母亲看了看时间,然后说:“好啦!你们带上东西,上路吧!”

  “爸呢,他不送送我吗?”

  “儿子,你爸忙,你也不小了,要体谅他。”母亲显得有些无奈。

  兰迪斯哼了一声,就进房间里拿背包了。

  “妈妈,我先去拿东西了。”说完,伊斯也转身离开了。

  东西都收拾好以后,母亲把两个孩子送到门口,“有事儿,就给家里来个电话。”母亲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伊斯的手表,说:“天空联合学校的位置是‘X:—396;Y:1267;Z:93’,从家一直往西北走,路上注意安全,飞板只用太阳能就好,别用月能飞夜路,天黑了就找个地方先住下……”

  “知道啦知道啦!我们会注意的!”儿子不耐烦的将自己和妹妹的飞板拼在一块儿,将背包往上面一扔,就拉着妹妹跳了上去。

  “妈妈,我们走了!”飞板离开了科莫家的房子,母亲的身影在伊斯回头望的时间里渐渐变小了。

  离开的家,离开了故乡沙萨城,离开了这个兄妹俩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也离开了这个名为亚斯的国家。在兰迪斯无数次的出行中,这一次无疑是最远的一次。

  对于兰迪斯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最多也就是一次新鲜感十足的旅行,一次游山玩水;至于伊斯,显然她对故乡的那一片天空存在着更深的感情。离家之后伊斯一直在哭,哭着对亲人的离别;哭着对故乡的依恋,哭着这十七年里没有哭出来的所有眼泪。没过多久,兰迪斯就躺在飞板上睡着了,累了昨天大半天加上一整个晚上,再没有多少观赏风景的心情。不过从小到大,兰迪斯一直都是这样,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当妹妹还无比留恋渐渐远去的家园时,兰迪斯正憧憬着自己的美好未来。可能此时此刻他们都没有去想,接下来要在新的学校呆上五个年头,那种背井离乡,那种新鲜向往,五年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云朵在兄妹的身边越飘越远,那些乘坐飞板往来的小贩的吆喝声清晰了又模糊,成排的大雁和零星的鸟雀时隐时现。远离了城镇集中的地方,靠近了天空真正意义上的宁静。天空渐渐安静下来,飞苔和云树悬挂空中,被风吹得沙沙直响。

  兰迪斯一觉醒来,已然日近黄昏。天空安静得可怕,只有妹妹伊斯仍然没有停息的泣涕声。

  兰迪斯坐了起来,拍着伊斯的肩膀,“别哭啦!父母又不能照顾我们一辈子。再说了,这么多年,咱也没见父母几回,现在哥哥依然在你身边,你不会感觉孤独的。”

  “呜呜呜……我舍不得妈妈,舍不得咱的家,我不想离开她,呜呜……呜……”

  兰迪斯有些烦躁,“哎呀,你怎么一下子成了三岁小孩,咱是去上学,咱又不是不回去了。”

  “呜……我知道,但是,呜呜……我就是舍不得……”

  “好啦好啦,别哭了,这荒郊野外的,不定什么地方就有拦路抢劫的呢,转抢你这样娇滴滴的富家小姐。不但劫财,还劫色!”

  伊斯马上不哭了,擦干了眼泪,问道:“真的吗?”

  兰迪斯斜了一下眼睛,看着妹妹瞪大了哭得通红的双眼,说道:“当然啦!我妹妹这么漂亮,如果我是空匪,肯定不会放过。”

  伊斯抿着嘴笑了,双手拉住兰迪斯的胳膊,“哥哥你说谎,人家才不漂亮呢,人家就是一个灰姑娘。”

  “哈哈哈,才不是呢,你若真是灰姑娘,也一定是一个白皮肤的灰姑娘,是一个有金色头发、黑色大眼睛、翘鼻子、樱桃小口的漂亮灰姑娘。”

  伊斯高兴的拽着兰迪斯,“哎呀,你就是会说,嘻嘻!”

  “哈哈哈哈……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在谈情说爱,哈哈哈哈……”,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附近传来。

  兄妹俩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兰迪斯赶紧站起身来,问道:“是谁?”

  从一株圆形的飞苔后面,钻出一个长着黑色翅膀和络腮胡的中年男子和一个红色翅膀的青年胖子,“两个小毛孩子,识相点儿把你们身上的钱交出来,然后滚回家去!”中年男子说道。

  伊斯惊讶了一下,赶忙从飞板上站起来,躲在兰迪斯的身后。兰迪斯定了定神,向飞板前面走了一步,回应道:“噢!原来是一只会飞山羊和一只飞猪啊!抱歉了,我们可没带喂畜生的饲料。如果你们不建议的话,去那边吃空柳叶子如何,想吃多少吃多少,一企钱都没人管你们要,哈哈哈哈……”

  胖子勃然大怒,“混帐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你不知道我的厉害。”说完,胖子大叫着冲向兄妹俩的飞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