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宇求生 序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一座坟场。  却在这艘飞船本来是医务室的房间里,在一张病床上却躺在一个浑身**的男性人类,此人看出来20岁左右,一头黑发,肤色偏白,身材不高,身上也没什么肌肉,给人一种瘦瘦小小的感觉。  “唔……呃……”蚩获完全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了眼睛,从天与洁净漂亮的外表相比,它的内部却显得十分杂乱,船上的照明系统还能够工作,通过柔和的光线,能够看到原本光滑的墙壁和地面上随处可见高温氧化的痕迹,地上不时能够看到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焦黑物体,从外形已经分辨不出它们原本的模样了,这里像是经受了高温的洗礼一般,没有任何生灵,安静的像是一座坟场。。...

  在浩瀚的宇宙中,一艘银白色的宇宙飞船静静的悬浮在空旷的空间中,它的外形酷似一只白色的和平鸽,安静的在空旷的空间中滑翔。

  与洁净漂亮的外表相比,它的内部却显得十分杂乱,船上的照明系统还能够工作,通过柔和的光线,能够看到原本光滑的墙壁和地面上随处可见高温氧化的痕迹,地上不时能够看到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焦黑物体,从外形已经分辨不出它们原本的模样了,这里像是经受了高温的洗礼一般,没有任何生灵,安静的像是一座坟场。

  然而在这艘飞船原本是医务室的房间里,在一张病床上却躺着一个浑身**的男性人类,此人看起来20岁左右,一头黑发,肤色偏白,身材不高,身上也没什么肌肉,给人一种瘦瘦小小的感觉。

  “唔……呃……”蚩获恢复了意识,睁开了眼睛,从天花板上射出的光线让他有些不太适应,他眯缝着眼睛坐了起来,低下头来,不去注视作为光源的天花板。

  “咦?我衣服呢?”蚩获在适应了光线后率先看到的就是自己软趴趴的趴在那里的小兄弟……

  “嗯?不对,我还没死?”蚩获下意识的寻找自己的衣服,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惊奇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体道。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从他的脑海深处涌出,让他不由得回想起了一个月前的事情……

  在大约一个月前,人类进行了第三次银河系外探险,前两次只是无人飞船的探索,在确认目标区域无危险后,才有了这次载人探索。蚩获作为人类最杰出的生物学家之一,荣幸的登上这艘“猎奇号”科考船,与各个领域的精英们一同向着未知的宇宙深处出发,成为第一批前往银河系外的人类。

  这次探索的目标是一颗最有可能孕育生命的行星,在此之前,人类已经在银河系内发现了不少存在生命的星球了,可惜这些生命大都处于进化的初级阶段,细胞结构也与地球生物的大同小异,并没有多少研究价值。

  然而这次的银河系外的科考活动却让很多生物学家期待万分,蚩获自然也是其中一个,虽然他主攻人类基因方面的技术,但他好歹也算是个学生物的,一旦发现了拥有全新结构的生命体,那他将会在人类历史上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所以当到达那颗行星的时候,他第一个冲下了飞船……

  然后失望的看着这颗除了沙子就是水坑的世界……

  从太空中看到的橙色并非植物,而是一块块橙色的粘土平原,水中所含的矿物质极少,更别提有机物了,显然这里极难孕育出生命。

  蚩获失望的走回了飞船,然而那些物理学家和化学家却一个个从飞船上传送下来,兴致勃勃的研究起那些从未见过的橙色粘土来……

  探索持续了二十个地球日,科学家们意外发现了一个小小的乳白色结晶状立方体,这个立方体极为坚固,猎奇号上现有的各种加工工具均无法对其造成伤害,就在大家讨论要不要把它带回银河系再研究的时候,一名科学家的助手不小心将一些咖啡洒在了立方体上面。

  助手的惊叫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到了立方体上,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咖啡就像是洒在了海绵上一样,被立方体吸收了。

  经过夜以继日的研究,科学家们发现,这块立方体似乎并不是矿物,而更像是一种正在休眠状态的生物,因为它会吞噬它周围的有机物!

  这个发现让蚩获兴奋了起来,与其他的生物学家一起做了一个十分作死的决定,唤醒这种生物……

  为了安全起见,立方体的唤醒实验在飞船上的特殊生物隔离间进行,立方体在吸收了大量的有机物之后,终于有了变化,在十层隔离墙外观看结果的的蚩获眼睁睁的看着立方体融化成了一滩乳白色的粘稠液体,紧接着液体开始蒸发,逐渐变小。

  没由来的,蚩获有了一种不想的预感。

  “检测到有微生物穿过第三道隔离墙!”预感在两秒钟内变成了现实。

  “微生物!?”

  “隔离墙无法阻隔微生物!请各位立刻撤离!”

  “什么!?”猎奇号的隔离墙可是充分考虑了各种未知生物的奇葩能力而建设的,想要突破隔离墙的封锁在蚩获看来是绝不可能的。

  “隔离墙被完全穿透,观察室被污染!”

  “科研区被污染!”

  “生活区被污染!”

  ……

  微生物只用了一个小时就扩散到了猎奇号大部分的区域,未知的微生物充斥了整艘科考船,这将是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严重实验事故。

  很快,开始有人出现了发烧,呕吐,意识模糊等症状,然而这还不算完,24小时后,最先出现症状的患者突然从口腔、鼻孔和耳朵里涌出大量的白色粘液,粘液像是有意识一样覆盖了患者全身,将患者包裹成了一个白色大茧,又过了24小时,白色的大茧破裂,里面只剩下了一摊不断蒸发的乳白色粘稠液体……这种死无全尸的恐怖死法让全船的人陷入了恐慌之中。

  蚩获在发现有人出现发烧症状后,十分果断的让所有人吃下了短时间内大幅增加免疫力的药,充分延长了存活的时间,也一定程度的安抚下了人们的恐惧,这段时间里他充当了一回船医,努力寻找解决办法,却发现这种微生物十分好动,甚至能够像穿渔网一样的穿过飞船的合金墙壁,根本无法像其他微生物一样老老实实的让你观察研究,唯一得到的结论就是能够通过瞬间达到300℃以上的高温来杀死它们,可是现在全船人员都已经或多或少的出现了被感染的症状,高温疗法显然不合适……

  时间毕竟是有限的,蚩获的研究就到此为止了,他的病情日益加重,最后失去了意识,在朦胧中感觉到自己嘴巴里涌出了什么东西,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