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书生 第六章 庆功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夏家现在住的地方是新买的房子。  去年那场特大洪水直接改变了南直隶无数人的生命轨迹,二砂场村的夏家也发生了一场惊天巨变。  夏家那座祖祖辈辈居住了上百年的老房...

  夏家现在住的地方是新买的房子。

  去年那场特大洪水直接改变了南直隶无数人的生命轨迹,二砂场村的夏家也发生了一场惊天巨变。

  夏家那座祖祖辈辈居住了上百年的老房子在洪水中被冲刷的连地基都没有留下一块。

  洪水退去,一家人只能住在临时搭建的茅草棚里艰难度日。

  直到重生后的夏书信卖掉新式纺纱机赚了五百两银子,夏家才在他的强烈要求下狠狠心花了一百八十两银子在上海县城不太繁华的下渔坊附近买了一座二进出的小院子。

  这样,老夏家一家人才终于又有了一个安稳的住所。

  夏书信之所以强烈要求在县城里买一座房子,实在是因为住在二砂场村太让他缺乏安全感了。

  夏书信知道,如果不出意外,按照原有的历史轨迹,朱明王朝还有三十多年就要被满清取代了。

  明朝后期,正是社会正常秩序崩塌、群魔乱舞的黑暗时代。

  沉重的赋税,恐怖的天灾,腐败、贪婪、无能的官员,还有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土豪劣绅们,一个个逼得农民们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无数人因此无家可归、背井离乡,成为一个个四处流浪的流民。

  流民们为了生存,很多人变成了一个个亡命之徒。他们结帮拉派,呼啸山林,占山为匪,落草为寇,四处劫掠,为害一方。

  上海县历来就是匪患的重灾区,不说嘉靖年间倭寇的恐怖袭击,就说现在,上海四周也是匪患猖獗,各种海寇河盗多如牛毛。

  仅在夏书信重生后的一个月时间内,他就听到了两次匪徒袭击上海县周边村子的坏消息。

  据说,那被匪徒袭击的村子境遇极惨,除了一些年轻的女人被掠走外,其他的人基本都被屠戮一空。

  真是一个恐怖的年代啊!

  这让夏书信这样一个以前一直活在和平年代的吊丝男如何能淡定下来啊?

  二砂场村是一个沿海小村庄,四周一马平川,无遮无拦。

  这样一个小村庄,要是也让一股匪徒看上了......

  光想想,就让夏书信不寒而栗,寝食难安!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夏书信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时刻处于这种恐怖的危险之地!

  搬家!必须立刻搬家!

  这鬼地方实在是不敢住了!

  要死人的啊!

  就这样,在夏书信强烈的建议下,夏家终于从无遮无拦的二砂场村搬到了城墙环绕的上海县城内。

  只有每天看着那高高的城墙,夏书信心里才能感到踏实一点。

  约莫申时初刻时分,夏家爷三儿终于欢欢喜喜的回到了下渔坊。

  此时,正是晚饭时分。

  远远望去,下渔坊那一排排大小不一的院落中,不少人家的烟囱里正冒着袅袅青烟,一股股淡淡的饭菜香味飘散开来。

  街道里坊里,不时响起一声声爹娘呼儿唤女回家吃饭的声音。

  偶尔,有一条老黄狗从巷弄里突然窜出来,冲着走路的行人“汪汪汪”乱叫。

  一路上,只要遇上熟人,夏大海必定要宣传一下夏书信县试已经被县太爷提前取中的好消息。

  这就导致了他们爷三儿还没有到家,夏书信考中的消息就已经传得满天飞了。

  爷三儿刚刚走进下渔坊,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大人、小孩就纷纷跑过来道喜了。

  这时候,不管夏书信愿意不愿意,都不得不硬着头皮一个个的应付着。说的他是口干舌燥、心烦不已。

  哇!终于到家了!

  然而,等到了自家门口的时候,夏书信却愕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身后竟然跟了一大群男男女女的大人和小孩。

  哇,没必要这么夸张吧?一个县试而已!

  提前一步得到了好消息的老娘徐三凤早已带着七妹夏香竹、二嫂赵翠翠和小侄女夏楠楠站在自家门口向巷子口张望了。

  徐三凤已经四十多岁了。她盘着头发,发上插着一根普通的木簪,身上穿着一件普通的藏青色带有几何条纹的女式右衽盘领棉衣。

  岁月的侵袭和生活的磨难,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苍老一些。她的头发有一半都发白了,脸上也充满了岁月的沧桑。

  一看到爷三儿的身影,娘几个就笑容满面的呼啦啦迎了上来,一边快步走,一边招呼着。

  夏香竹隔着多远就兴奋的大声大叫起来:“六哥,听说你被知县大人提前取中了,是真的吗?”

  不等夏书信回答,夏大海大声回道:“丫头,当然是真的!这还能有假?哈哈......你六哥已经被提前取中了!还要中县案首呢,我们家要出秀才了....哈哈.......”

  “还能中县案首?”这下徐三凤也被镇住了。

  邻居传来的消息只是说他们家信儿被县太爷提前取中了,并没有说中县案首这么大的事啊!

  徐三凤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思,赶紧求证:“信儿,你爹说的可是真的?你还中了县案首?”

  “那还有假,俺跟你说......”夏大海裂开嘴,又要开始吹嘘。

  “爹,这些话等到家了再说!”夏书信赶紧打断夏大海的满嘴跑火车,他对老娘说道:“娘,这事情一句两句说不清,回家慢慢跟你说.......”

  “不是,我这是.......”夏大海还想再吹两句,见徐三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顿时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不敢再吱声了。

  “好,这事回家再说!”

  徐三凤可不是夏大海那样的大老粗,人家也是识文断字的主,她一听夏书信的话,就知道里面另有内情,便不再追问,连声招呼着爷三儿回家。

  对付后面那群“追星族”,徐三凤显然是早有准备。

  只见她从手中的竹篮里拿出一块块诱人的糕点散了出去,一大群人很快就被她哄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回家!”

  徐三凤大手一挥,夏家一家老小浩浩荡荡的返回了自己家中。

  去年发洪水,夏书礼结婚时新盖的房子也被冲毁了,现在他们夫妻俩带着女儿也住在夏家新买的院子里。

  新家是一个小型的四合院。堂屋有五间房子,左右厢房各有三间,一共是十一间房子。

  一大家子七口人住着倒还将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进了屋,徐三凤从儿媳怀里接过孙女,然后指挥儿媳和夏香竹去把放在锅里热着的饭菜端上来,准备开饭。

  等夏书信他们坐了下来,徐三凤便迫不及待的就县案首的问题问开了。

  “这事情俺真的知道.......”夏大海还想插嘴,又被徐三凤瞪了回去。

  “夏大海,你在这里捣什么乱?还不快去把昨天买的那挂炮竹拿出去放了?”

  “.......”

  在某人的淫威之下,夏大海只好乖乖的闭嘴,缩了缩头,默默的走出去放炮竹了。

  兄弟俩暗笑,有老娘在,老爹这辈子是甭想出头了。

  “小宝贝,想小叔没有啊?”夏书信变魔术似的从长耳竹篮里拿出刚才路上顺手买的冰糖葫芦,引诱着小侄女。

  “叔,抱抱,抱抱.......”一看到有好吃的了,刚才还跟陌生人似的小家伙一下子就活泼起来,张开一双小手臂,连呼带叫的。

  “信儿,娘问你话呢,中县案首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徐三凤见夏书信不回自己的问话,反而去逗弄夏楠楠,不由再次问道。

  “都是爹的大嘴巴宣传的,哎......我不想说,让二哥跟你解释吧.......”夏书信一边说着,一边从老娘怀里抱过小侄女,拿着冰糖葫芦逗她完。

  夏书礼见夏书信不想多说,在母亲不停的追问下,他只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要的说了一下。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个夏大海,吹大牛的臭毛病就是改不掉,看我怎么收拾他!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凭信儿这文曲星一样的才情,中个县案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事,以为娘来看,还算靠谱.....中了县案首啊.....肯定能中秀才.......真是祖宗保佑啊.......等一会儿,你们哥俩先到祠堂里去拜拜祖宗,让他们保佑你们都能够顺利的考中秀才.......”

  哎,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口头禅也这么一致!

  “啪啪啪.......”

  喜庆的炮竹声中,夏家的庆功宴终于开始了。

  在吃饭之前,夏氏父子少不了要到祖宗牌位前烧香祈祷一番。

  说实话,重生以来,夏书信磕头最多的对象就是这些木制牌位了。

  有时候,夏书信会无聊的臆测,如果夏家的祖宗在天有灵知道他是个冒牌货,不知道还会不会保佑他?要是不保佑他,他磕了这么多头,岂不是太亏了!

  嘿嘿!

  这一次,不但夏书信已经确定考中了,夏书礼这个屡败屡战的大龄“儒童”也很有希望考中,夏家几乎算是双喜临门了!

  家有喜事,心情自然舒畅。

  再加上老娘今天特地到集市上买了二斤猪肉和一条红鱼,桌上的饭菜极为丰盛。

  这一顿饭,一家人吃的是有滋有味,各种欢笑在席间不停地回荡。

  “要是一家人能永远这么快快乐乐、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就好了!”夏书心中禁不住感慨了一句。

  可是,如此简单而平凡的愿望真的能够实现吗?

  一想起那恐怖的未来,他心中就格外忧虑起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