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书生 第五章 县试(5)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末尾写上一个“中”字,而且还特地把那个“中”字圈了出来。  虽然这个结果夏书信早以预料中到了,虽然亲耳听见听见自己被取中了,他心中但是非常激动的。  虽然他会手舞足蹈如果不夸张,虽然这个消息也足已使他的心脏跳动加快了许多。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完全恢复直到外面有衙役报告,又有人来交卷了,叶浩秋和叶盈盈父女才从夏书信带给他们的强烈震撼中晃过神来。。...

  一时间,时间似乎凝固了。

  直到外面有衙役报告,又有人来交卷了,叶浩秋和叶盈盈父女才从夏书信带给他们的强烈震撼中晃过神来。

  叶浩秋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他立刻就收起了自己的情绪,装作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咳嗽一声,对夏书信说道:“小子不错,才华是有一些的!不过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方可前途有望!恩.....这次算你取中了!”

  说着,叶浩秋提笔在夏书信的试卷上圈圈点点,画了十几个圈,然后在试卷的末尾写上一个“中”字,并且还特意把那个“中”字圈了起来。

  虽然这个结果夏书信早已预料到了,但是亲耳听到自己被取中了,他心中还是十分兴奋的。

  尽管他不会手舞足蹈那么夸张,但是这个消息也足以使他的心跳加速了许多。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从容淡定。

  夏书信这种宠辱不惊的做派,倒是让他又在叶浩秋和叶盈盈父女心中加分了不少。

  “学生叩谢县尊大人......不,恩师大人,谢恩师提点恩宠!”

  按照规矩,考生被取中了,就和考官的关系有了一层师生之谊。这时候,考生应该适时的叩谢拜见恩师。

  “快快请起!”

  “谢恩师!”夏书信趁势站了起来。要不是逼不得已,他还真不愿意跪来跪去!

  “书信啊......”

  “学生在!”

  “为师跟你说,县试不过是童子试的第一道门槛,后面还有府试和道试,你切不可懈怠啊!你今天放牌回去,务必要继续用心读书,再接再厉,等你中了生员,为师定要亲自为你庆贺。到时候,你我再叙师生之谊也不迟。现在你先回到座位上,等着放牌吧。为师还要面试下面交卷的考生!”

  “学生一定听从恩师的嘱咐,用心读书。请恩师注意身体,不要过于劳累了。学生告退!”

  叶盈盈双眼迷离的望着夏书信离去的挺拔背影,宛如梦语一般轻声说道:“爹,恭喜你,收了这么一个天才学生!”

  “呵呵呵.......”叶浩秋捋着自己的胡须,得意的笑了起来,好像刚刚捉到了一只美味的小公鸡的老狐狸一样。

  笑罢,叶浩秋忽然童心大发,促狭的朝女儿问道:“乖女儿,你对这小子可还满意?”

  “女儿满意......爹......你坏死了,讨厌.....我去告诉娘,你欺负女儿.......”

  一不小心中了老爹的语言陷阱,叶盈盈不由羞赧难堪之极,她通红着小脸,娇躯一扭,夺门而出,嗒嗒的脚步声远去,眨眼就不知了踪影。

  “这丫头......”叶浩秋苦笑了笑,向门外喊道:“传下一个!”

  .........

  因为考棚已经封门,即使考生提前交卷,要想出场,也要等到下午后半晌才能开门。

  开门的时候,会鸣炮,会有鸣锣打鼓的在考场外吹吹打打欢送第一批出场的考生。这叫放牌。

  第一次开门叫放头牌。

  头牌放过之后,考场大门会再次关上,过半个时辰再放二牌。到放三牌的时候,考场的大门就不关了,随交随走。

  那些到天黑还不交卷的考生,是不准续灯接着考的。衙役会强行收卷,把考生赶出考场。

  这也就是说,夏书信还要等上约莫两个时辰才能出考场。

  从阅卷所出来,在衙役羡慕的眼光中,夏书信高兴的回到座位上坐下。

  此时,举目全场,考棚里绝大多数人都还在提笔耕耘,夏书信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得意。

  在这些人命运未卜之前,他却已经确定考中了,这种高人一等的感觉真是不错!

  夏书信现在比较担心的一件事就是这次县试的案首,也就是县试第一名的归属。自己到底能不能把县案首收入囊中呢?

  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刚才的面试过程,心中渐渐淡定了下来。

  根据叶浩秋的反应,他判断,这个县案首至少有六七成的把握能够花落自家!

  计议已定,夏书信心情开始完全放松下来。

  他拿出老娘半夜三更起来为他们兄弟俩做的葱油饼,虽然已经冷了,但是还可以将就着吃。

  他一边吃着,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考场。

  他第一眼关注的自然是二哥夏书礼。

  由于考前夏书信的特别辅导,夏书礼觉得此次县试做题很有感觉。虽然他不能像夏书信那样逆天,一挥而就,但是至少他写出来的文章很通畅,格局不错,能够入眼。他自我估计,这次县试考中应该问题不大,

  夏书信看过去的时候,夏书礼的第二篇文章已经快要结尾了,正在低头奋笔疾书。

  看到二哥专注的样子,夏书信心里就有谱了,遂放下心来。

  接着,夏书信又在视线范围内注意到了几个二砂场社学的同窗,杜二虎、丁有地、马三一、武高中.......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

  他们有的在提笔疾书,有的在冥思苦想,还有的根本就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

  特别是那个杜二虎,坐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哪有考试的样儿,他见夏书信望过去,还有心情挤眉弄眼,做鬼脸!

  这家伙,就是玩性不改啊!估计这次回去又少不得要被杜大叔棍棒伺候!

  夏书信正寻思着,忽然感到自己坐的连椅长桌又开始摇晃了。

  真是坑爹啊!

  之前,夏书信作文的时候,有很多时间都是花在防备这种桌椅摇晃上,生怕一不小心弄得自己写的文章前功尽弃。

  这次摇晃的又是坐在他旁边的小胖子。

  从考卷上至今还有一道题目没有补充完整可以推断出,这个小胖子读书水平应该非常有限,至少四书五经都没有读熟读透。

  夏书信猜测小胖子身上可能夹带了作弊工具。

  小胖子多次移动身子,大概就是想找一个隐蔽的姿势取出这个工具来作弊。

  可惜,附近的衙役监管的很严,小胖子一直没有机会得手。

  在夏书信交卷回来后不久,小胖子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他快速的伸手从裤腰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

  然而,小胖子的运气很糟糕,他刚要翻看小本子,却被突然出现在他背后的挂号师爷窦一平抓了个正着。

  “拉出去,带枷示众!”

  窦一平冷酷的声音立刻宣布了小胖子悲惨的命运。

  其实,在小胖子之前,考棚里已经有十几个作弊败露的考生被如狼似虎的衙役们拉出去了。

  像这种犯了规矩的考生,将面临非常严厉的处罚。他们不但要带着十几斤重的枷锁在县衙大门外跪着示众,还要面临五年以上禁考的处罚!算是把一个读书人的尊严彻底丢尽了。

  在凄惨的哭喊声中,小胖子被两个强壮的衙役强行拉了出去。

  笔墨纸砚散落一地。

  亲眼目睹了这样一桩惨事,夏书信陡然间失去了探究的心情。

  他收拾好自己的长耳竹篮,便趴在座位上假寐起来,等待着放牌时刻到来。

  ........

  “轰——”

  “轰——”

  “轰——”

  三声巨大的炮响惊醒了夏书信的美梦。

  随着考场大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一股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

  “放牌喽——”

  衙役高亢的喊声提醒已经交卷的考生们,现在可以走出考场回家了。

  于是乎,安静的考棚里陡然间变得混乱起来。上百名已经交卷的考生一起向考棚外涌去。

  而那些还没有交卷的考生则是满眼的羡慕嫉妒。同时,那些还没有作弊成功的考生,也赶紧趁着这股乱乎蠢蠢欲动起来。

  考生们刚刚走到龙门口,一股嘈杂的喧嚣声便扑面而来。

  “嘀嘀嘀......”

  “嗒嗒嗒.......”

  “灵哥儿,俺爹来接俺了........”

  “刚儿啊,考的可好.......”

  “卖炊饼喽,刚出炉的炊饼.......”

  “豆腐脑,新鲜的豆腐脑........”

  喇叭和唢呐吹吹打打的声音、呼朋唤友的声音、各种做买卖的声音.......一声声传入耳中。

  陡然间,夏书信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六弟,快看,爹来接我们了!我们快过去吧!”

  夏书礼推了一下愣神的夏书信,带头向老爹夏大海那边走去。

  夏书礼这次考试比较顺当,交卷也比较早,所以他能和夏书信一起放了头牌。

  举目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夏书信果然发现老爹夏大海正站在县衙大门口向这边张望,想必是已经看到他们兄弟了,正一边招手,一边咧着大嘴嘿嘿憨笑。

  “爹,早上不是说好了嘛,这么冷的天,就不要来接了!我们哥俩两个大小伙子还能走丢了啊!”

  夏书礼走到夏大海身边,看着头上随意裹着一条网巾、全身穿得鼓鼓囊囊的老爹正在跺着脚,猜想他已经来了好长时间,忍不住轻声抱怨了一句。

  “嘿嘿.......”夏大海黝黑的老脸上露出一抹憨厚的微笑,说道:“这不今天是咱们家的大日子嘛,爹在家里也坐不稳啊,索性就出来溜达溜达,刚好就溜达到这里了嘛.......”

  “........”

  见老爹强词夺理,夏书礼也懒得辩论了,索性不再多说。

  这时,夏书信也走了过来,他对夏大海叫了一声:“爹.......”

  “哎——”夏大海乐呵呵的望着自己最小的儿子,慈爱的问道:“信儿啊,考得咋样?”

  “爹,你咋只问六弟一个人,不问问我呢?”

  “嘿嘿,你这小子,花花肠子还挺多!好吧,爹就问你们兄弟俩,这次考得咋样?”

  “嘿嘿,爹,你又不是不知道六弟是文曲星下凡,县试这种考试能难得了他吗?告诉你吧,这次六弟是全场第一个交卷的,而且县尊大人已经亲定他考中了,说不定啊,他还能考中县案首呢........”

  “什么?信儿已经考中了!还能中县案首?”夏大海厚厚的嘴唇开始哆嗦着,一时间,他的身子竟然也激动的摇摆起来,连声道:“俺的老天爷,俺的老天爷.........”

  “爹,爹......你没事吧?”兄弟俩赶紧一人一边把老爹扶住。

  过了一会儿,夏大海才缓过劲儿来,他拍打着夏书信的肩膀,爽朗的哈哈大笑道:“好,好,信儿是好样的,好样的.......礼儿,你呢?”

  “我感觉还不错,这次取中应该没问题!”夏书礼有点得意的回道。

  “好,太好了,祖宗保佑啊,我们夏家终于要兴旺了......”夏大海兴奋的手舞足蹈,唠叨个不停。

  “爹,我们赶快回去吧,不要再在这里呆着了,挺冷的!”夏书信提议道。

  “对,信儿说的对,走,回家去!你娘啊,已经烧好了一桌子好菜,就等着给你们哥俩庆功了......恩,在庆功之前,俺还要再带着你们哥俩到祠堂里去给祖宗上柱香,求他们保佑你们这次能顺顺利利的考取秀才......哈哈......祖宗保佑啊......祖宗保佑啊.......”

  “.......”

  又是“祖宗保佑”!

  合着这一切都是祖宗的功劳,俺们都是吃白饭的不肖子孙了?

  夏书信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老爹的这句口头禅都听得他耳朵快起老茧子了!

  ...............................

  强烈请求各位亲收藏推荐!

  强烈请求各位亲收藏推荐!

  强烈请求各位亲收藏推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