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星空巨鼠 第五章 无所欲、无所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了这些壁画文字的故事!  作为考古系的大学生,对于历史徐达有些研究与深入了解。  如果,就更别说弘治年代了。  对于孝宗朱祐樘这个元朝最勤勉政事的皇帝,徐达怎么可能会不明白。  有着内阁大学士刘健、谢迁、李东阳三人的尽心扶佐,又有着百万雄师傲居孝宗皇帝朱佑樘励精图治,勤于政事,百姓安居乐业,四海兴旺祥和。。...

  弘治十年【公元一四九七年】。

  孝宗皇帝朱佑樘励精图治,勤于政事,百姓安居乐业,四海兴旺祥和。

  吾,明教教主沈千仇愧对列祖列宗,无力起事,谋夺大业!

  今此,思考再三,于堂前起誓,必定刺杀那狗皇帝,让江山社稷陷入混乱之中。

  此去一行艰险万分,吾不畏死,奈何一身本事却无传人!

  故,三思后行,于此洞中留下毕生所学,待有缘人取之…

  壁画与古文字旁边,还有着一篇寥寥百余字的蝇头小篆,简单的介绍了这些壁画文字的故事!

  作为考古系的大学生,对于历史徐达有些研究与了解。

  那么,就更别说弘治年代了。

  对于孝宗朱祐樘这个明朝最勤于政事的皇帝,徐达怎么可能不知道。

  有着内阁大学士刘健、谢迁、李东阳等人的尽心辅佐,又有着百万雄师雄踞边关,再加上朱祐樘自己也努力,岩壁上所谓的四海升平绝对没有一点出入!

  所以这所谓的明教教主想要在弘治年间有些作为,似乎也只有行刺皇帝这一条路了。

  不过皇帝又岂是那么好行刺的,说不定这沈千仇还没入得皇宫,就被锦衣卫又或者东厂那些死太监给活捉了。

  毕竟,大内高手可是说着玩的!

  当然,这些都不是徐达要考虑的,因为他的心思全部放在了那所谓的‘一身本事’上面。

  作为明教教主,能当上教主的存在,徐达不相信沈千仇会的武功是什么稀松平常堪称垃圾的东西。

  只要是有脑袋的人,都能想到这些壁画和文字必定是珍惜异常的宝物!

  徐达凝神,开始观看起来。

  越看,他越是心惊,越看,他越是兴奋,越是兴奋,双眼之中的恨意与杀机就越加浓厚。

  既然这野猫都能学着壁画上的武功打赢老虎,那么没道理自己不行!

  双眼之中绽放出寒芒,徐达心中充斥了亘古不化的寒意,他在心中咆哮:李成,李家!

  壁画上面仅仅只刻画了两种武学,但无一不是绝顶的东西。

  易筋经,金钟罩!

  俗话说的好: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

  这武学的道道可不是那么好懂的。

  可粗略的划分为内家真气与外家横练功夫。

  自然,那易筋经便是内家真气的修炼功法。而金钟罩则是外家横练的方法。

  天下武功出少林,徐达不懂武学,可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两样武学的珍贵。

  无论是易筋经还是金钟罩,在小说之中皆是经常提到。

  如此,还不能证明这两样武学的宝贵?

  难怪那沈千仇敢壮着胆子行刺朱祐樘,徐达在心里赞道:不仅内外兼修,所学还都是名震四海的绝顶功法,如此,有些傲气也很正常。

  而在一旁,那野猫早已经忘却了徐达,独自学着岩洞中的壁画开始练习起来。

  它首先学的不是金钟罩这种图画较多的外家功法,反而是那晦涩难懂的易筋经。

  易筋经只有两副图画,一副是盘膝养神,一副是呼吸吐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那野猫练习易筋经之后,徐达竟然觉得它似乎又聪慧了一分!

  难道是…徐达眼睛一缩,心里有了一个猜测!

  紧跟着,他不敢耽误,也学着野猫的样子,对着壁画开始修炼起来。

  武学无止境,似乎永远也不可能达到尽头。

  往往你突破一个颈瓶的时候,才会发现其实你仍然站在山脚罢了。

  经过了前人无数的经验积累,武学分出了几大境界。

  外家有,炼皮,炼骨,炼筋,换血四大境界,再之上则是至高无上的先天强者了。

  而内家真气则不相同,只有入门,后天,先天的区分。

  入门对照炼皮,后天则分为初中后三个境界与炼骨、炼筋、换血相对应。

  内家修炼的是一口后天真气,不断淬炼,从而产生一口先天灵气,当先天灵气充斥全身的时候便是成为先天强者之时。

  而外家则是锻炼身体,当炼得一身铜皮铁骨,血液滚动犹如暮鼓晨钟之时,便会由外至内的衍生出先天灵气。

  那野猫虽然有机缘,不过却识不得字,所以易筋经不过是刚刚入门罢了,倒是金钟罩练至了小成,达到了炼骨中期。

  虽不能说是铜皮铁骨,但是刀枪不入还是可以的,就算是普通的手枪也伤不了这只野猫分毫,怕是也只有那些大型枪械才能射杀这厮吧!

  按道理说,拥有智慧的徐达比这只野猫悟性应该高上不少,不说天赋妖孽,但入门想必还是很简单的。

  可是事实的真相却让徐达有些黯然,甚至说是消极也没错。

  整整半月的时间,除了吃喝和偶尔的小憩,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修炼易筋经上面。

  可是最终却连入门都没有成功,那功法中所说的气感徐达更是没有感受到一丝。

  洞口外的苍松耸动了起来。

  随着窸窸窣窣的声响,野猫的身影映入了徐达的眼睛。

  那野猫全身湿漉漉的,不知是去了哪里,不过嘴里却叼着一条长达五米的蟒蛇。

  徐达有些无语了,瞧人家这小日子过得,大前天是野猪,前天是山羊,昨天是猴子,今天又换成了蟒蛇。

  就算是那些个所谓的领导只怕都不能这样享受吧!徐达有些恶趣味的想着,却不与野猫客气,爬到蟒蛇七寸之处,最牙齿撕开了一条口子,便将蛇胆吞入了口中。

  蛇胆入腹,一股温热的能亮流转全身,徐达照着金钟罩的法门开始打起拳来。

  好在老鼠与人类差不多的‘有手有脚’,所以这一套拳倒是打得有模有样。

  一套拳法打完,徐达又饿了,便上前吃了些蛇肉,之后又继续修炼起易筋经来。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徐达用这句名言安慰着自己。

  夏季的气候多变化。

  之前还是晴朗烈日,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便又是乌云遮蔽了天空,看那样子,最多几分钟便会大雨倾盆。

  一丝烦躁在徐达心中滋生,他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修炼易筋经,索性便不再修炼,来到了悬崖边上,那颗苍松的枝干上面。

  黑云压山!笼罩半壁天空!

  四周昏沉寂静,所有的动物都没了声音,寻找着躲避雨水的藏身之所。

  轰隆!

  雷声响动,整片森林映着闪电的光辉,昏暗的天空陡然一亮,又随之暗淡下去。

  雷声更大了,云层之中放佛有两条银龙在飞舞,那恢弘的景色让人震撼。

  淅淅沥沥的大雨开始下了。

  将整片深林笼罩着,许多大树的枝叶似乎承受不了雨水的压力,被压弯了腰。

  雨出生于天,死于大地,这中间的过程便是他的一生!

  虽然短暂,却胜在精彩!

  徐达无法如小说之中的人物那般悟出些什么,但他的心却平静了下来。

  他看着山林被大雨笼罩,那灰蒙蒙暗淡的一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震撼。

  他无比享受这种宁静,渐渐的,半月的疲累涌入心头,眼睛半眯着,陷入了沉睡。

  只是沉睡之前,他的心中却仍旧记着那篇易筋经,放佛习惯似的,呼吸吐纳!

  隐约之间,一丝神秘的气体进入了徐达的体内,沉浸在他的腹中,开始运转起来。

  整个身体在气体进入之后,似乎变得灵动起来,充满了灵性。

  徐达不知道,他也算是运气极好,误打误撞的入了易筋经这部高深武学的门槛。

  作为佛家至高武学,易筋经讲的不是天资,也不是悟性,而是心性。

  所谓‘无所欲,无所求’,便是佛道的至高境界。

  而以他一心想要报仇,而充满各种负面情绪的状态,只怕这辈子都难以修炼出一丝的气感。

  倒是那野猫,由于没有智慧,所以也没有欲望,最多不过是希望自己吃饱罢了。

  而那时候的野猫无意中跌落到这里,哪里有闲心顾得上吃。

  所以,才导致这野猫只是片刻便入了易筋经的第一道门槛。

  这也是为什么易筋经少有人炼成,而炼成之人大多都是些清心寡欲的人,一心只追求隐士生活的原因。

  雨朦胧,树折腰,徐达的鼠脸之上好似挂起了一抹浅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