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星空巨鼠 第二章 老鼠的眼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多想,他不明白了大魔王为什么会对自己露着那种有爱的眼神,他也不想明白了。  现在的惟一能做的是跑了!  他现在的只要你闭上眼睛,脑海之中都有一副荒唐的的画面会出现。  自己趴在地上,大魔王一脸淫笑,随后摸出它那根细短,粗鲁的刺入自己的后庭深处。  这……它的双眼之中略微带着灵性,此刻正看着徐达,双眼之中充满了一种难以想象的炙热。。...

  老鼠!一只巨大的老鼠,足有那只黑猫一样大小。

  它的双眼之中略微带着灵性,此刻正看着徐达,双眼之中充满了一种难以想象的炙热。

  几乎是下意识的,徐达身躯一颤,头皮发麻起来。

  这只大老鼠多半是这些老鼠的鼠王了,而他的眼神徐达怎么可能会不懂。

  几乎每一个男人见到自己的女神时,就是这个眼神。

  这……徐达无语了!

  他看着向自己围拢,貌似要硬来的老鼠们,心脏就是猛的一阵跳动。

  跑!

  徐达没有多想,他不明白鼠王为什么会对自己露出那种有爱的眼神,他也不想明白。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跑了!

  他现在只要闭上眼睛,脑海之中都有一副荒唐的画面出现。

  自己趴在地上,鼠王一脸淫笑,随即掏出它那根细短,粗暴的刺入自己的后庭深处。

  这……妈的,也太可怕了!

  头皮发麻,徐达拼命的逃跑。

  他寻着记忆,向着一处河流跑去。

  老鼠和蛇不一样,蛇是热感应动物,只要有热感,几乎都躲避不了,而老鼠靠的是嗅觉和视觉,徐达只要清除掉自己身上的气味,那么就可以保住他的“清白”了。

  坤明市的夜晚,发生了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幕。

  老鼠,整整数千只大老鼠追赶着一只拳头大小的灰毛小老鼠,将整个街道都几乎堵满。

  那最前面的小老鼠就像个将军,正带领着它的士兵们赶往战场。

  徐达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几乎可以感受到后面老鼠们的呼吸了,才来到坤明市境内的一条河流。

  随即,纵身一跃,跳入河中!

  他拼命的划拉着手脚,快速的潜入河水之中,借着夜色的笼罩消失在这些大老鼠面前…

  ……

  夏日的阳光洒满大地,带来一片生机。

  坤明市街头!

  一只拳头大小的灰色老鼠贼眉鼠眼的四处张望。

  那老鼠眼睛充满灵性,似乎正在思考,向着一处居民区摸索过去。

  路上,一个少妇也不知是回家还是出门,牵着一条大狼狗,悠闲的在巷道中行走。

  等等!少妇带大狗!

  灰色小老鼠眯着一双小眼睛,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不过那小老鼠却没有跟着少妇去弄清楚自己的猜测,而是向着相反的反向离去。

  那个地方,有着他的亲人。

  不用说,小老鼠自然就是徐达。

  此刻,天已经大亮,他自然不用惧怕鼠王和那些大老鼠了,所以正大光明的走在阴暗的巷道角落。

  速度非常快,由于此刻时间还早,所以并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一路顺风顺水,徐达回到了自家所在的地方!

  这里,却没有了房子,多出来的是一处处废墟!

  徐达没有奇怪!

  他之所以会死,说句实话,其实就与这房子的事情有关!

  当日若不是市工商局想以每平方五百元的价格强拆他们这片小区,他也不会怒向胆边生,威胁工商局的人说要去投诉!

  既然威胁了,那么就得付出行动!他也是真的想为自家和邻居们谋些福利,所以准备好了所有投诉的东西,便准备上法院起诉!

  而此刻,他既然死了,那么自然就没有了人会去投诉工商局的人强拆居民楼!

  而以徐达父母他们那软弱的性格,自然也只有接受五百元一个平方的价格!

  正在徐达琢磨着要去哪里寻找自己父母的时候,废墟中几个捡钢筋的老人开始闲聊起来。

  “作孽啊”。

  一个老者将手里的钢筋扔进塑料袋哀叹了一声:

  “你说那小徐,挺好的一个小伙子,为我们投诉,怎么就出车祸了呢!”。

  “狗屁车祸?”旁边的一个老人抽了口烟,不屑的瞥了眼说话的老人,爆了句粗话:

  “依我看,是那工商局局长的儿子李成叫人撞的”。

  “不仅把老徐的儿子撞死了,还强拆了他们家的房子,一分钱都没补贴,甚至老徐那婆娘不干,还被打进了医院,听说光手术费都要十几万呢!以老徐家的条件,只怕是活不成了”。

  “嘘!别乱说话”先前的老者瞪了一眼这老人,责怪道:

  “那李家少爷也是你能说的,小心一个不好,传进了他的耳朵,把你也弄得家破人亡”。

  他这话说得颇具艺术,虽然明面上是指责老头,可是听得深了,却是暗中默认了那老头所说的话。

  “什么乱说”那个老人显然没有起先的老者精明,被指责一句,心里升腾起争强好胜的心思,他瞥了一眼老者,道:

  “我家那小子就在工商局上班,这事是他亲自给老子说的,还能有假”。

  老者没有再说话了,对于这个不怎么明白事理的老人他无话可说。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对话全部被一只老鼠听到了。

  此刻的徐达,呆愣在了原地。

  老者的话久久在他耳边回荡:光手术费就要十几万,以老徐家的条件,只怕是活不成了!

  活不成了!

  自己的母亲要死了!

  徐达接受不了这个答案!

  他双眼布满了血丝,发疯似的在整个坤明城寻找起来。

  由坤明市高空俯瞰大地,如果你足够细心,你会发现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画面!

  坤明市的街道之中,一只拳头大小的老鼠似乎发了狂,一刻也不停歇的在街道上奔跑。

  那老鼠似乎无所畏惧。

  哪怕在他面前的是一只猫,他也是瞬间闪过。

  无数的女人被这只到处乱窜的老鼠吓的花容失色,正想尖叫出声寻求个壮汉保护,可是那老鼠却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千万不能有事!

  徐达的双眼有些模糊,被一层水雾笼罩,他不断的穿梭在坤明市的各家医院之中。

  他知道,以他父母的性格还有他家的情况,绝对不会去什么出名的大医院治疗。

  而小诊所,坤明市至少有近百家!

  徐达恨自己为什么不是重生成为鸟儿,这样他可以更快的见到自己的父母,确定自己的母亲到底有没有事!

  前方巷口,一只黑猫突然窜了出来。

  黑猫站在巷口中央,一双猫眼睛微微发亮,它看着向自己跑来的这个小家伙,舔了舔舌头。

  “喵…”。

  黑猫叫了一声,声音透着一丝戏谑,对于它来说,一只耗子不过是食物罢了,根本不值得在意!

  黑猫的出现,徐达自然注意到了。

  不过作为老鼠的他却没有一声惧意。

  反而因为担心母亲的安危,心里升腾起一股暴虐的情绪。

  他的动作更加利索,犹如光明中的一道黑光,一闪而逝,穿梭黑猫脚下的时候,露出了那足以啃穿墙壁的牙齿,对着黑猫就是一口咬下!

  没有丝毫智慧的黑猫被徐达咬了一口,甚至出现了短暂的一丝呆滞。

  他不明白,一只耗子罢了,食物般的存在,为什么敢咬自己,这…还有天理吗?

  黑猫怒了!

  腿上的伤口生疼生疼的,让它决定了必须活吃了徐达来抚慰自己幼小的心灵。

  不过当它再次看向身边的时候,才发现那耗子早已没了踪影!

  坤明市仁和医院。

  徐达来到了这里,发疯似的一间间病房寻找。

  终于,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老徐,我好像看见小达了”。

  一个四十余岁的妇人脸色安详,看了一眼陪伴在身旁的中年男人,脸上挂起了一抹浅笑!

  “好好休息,少说话,我们的儿子已经,已经…”中年男人捂住眼睛,说不出话来,声音哽咽:

  “都是那李家的畜生,小达绝对是被他害死的,不行,我要到法院去告他”。

  中年男人的双眼有些红肿,里面血丝密布,看起来有些吓人!

  “老徐,别”妇人艰难的抬了抬手,她看着自己的男人,无语凝咽:

  “小达是怎么走的,难道你还不清楚,那李家的畜生有钱有势,你难道也想跟着小达一起走吗?”。

  妇人的精神似乎好了不少,她看着窗外,默默的说了起来:

  “人在做,天在看,那李家的畜生迟早会遭报应的”。

  中年男人沉默了,整个病房的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冷清!

  妇人似乎有些冷了,她把被子向上扯了扯,眼睛更加明亮了,嘴角浮起浅笑,她道:

  “老徐,我们的儿子好像真的来了,他来看我来了…”。

  妇人的双眼就那么睁着,可是心脏却没有再次跳动!

  “医生,医生”中年男人眼睛红了,他发疯似的咆哮:

  “救命,救命啊…”。

  病房门口,徐达双眼瞪大到了极限,他觉得自己几乎快要窒息,一股难以言喻的痛在心中升腾。

  他再也忍不住了,眼泪簌簌的流下。

  他没有再顾忌自己如今的身份,向着病床跑去。

  病房门口,一个小护士却愣在了原地,双眼满是错愕。

  就在刚才,听到中年男人的嘶吼,她快速的跑到病房,却看见了一只老鼠。

  她怕极了,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

  她想要呼喊,却被老鼠的动作惊呆了。

  她能感觉到那只老鼠身体的颤抖,而在那老鼠的双眼之中,她似乎可以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悲痛。

  紧跟着,她觉得她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看到了什么?

  一只老鼠竟然在流泪!

  她愣在了原地,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徐达跳到了病床之上,看着几乎断气的母亲,伸出爪子,抚摸着母亲的脸。

  眼泪滴在妇人脸上,向着两颊滚落!

  中年男人怒了,先是没了儿子,此刻自己的老婆也要离他而去。

  他感觉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更悲惨的人了。

  可是,一只耗子,一个畜生,竟然也来惹自己。

  他从病床旁边的床柜上拿出一本杂志,就砸向了那只耗子:

  “李家的畜生老子斗不过,老子难道还怕你这个畜生吗?”。

  徐达没有躲,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任那本杂志砸在自己的身上。

  老鼠瘦弱的身躯被砸的一趴。

  他用力的推开杂志,在小护士与中年男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跪在了妇人身前。

  好似人类一般的,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随后,那老鼠又看了一眼中年男人,方才跳下了病床,一瞬间消失不见。

  仁和医院的急救室门口,中年男人满脸焦急的走着,嘴里抽着烟,时不时的向急救室望上一眼。

  而在医院走廊的一个座椅底下,一只老鼠也死死的盯着急救室的门口,眼睛布满血丝,眨也不眨!

  咔嚓!

  急救室房门打卡了,中年男人连忙迎了上去,他没有说话,不过光是那期待的眼神便足够说明一切。

  主治医生看着中年男人,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尽力了!

  中年男人身躯猛的一颤,心脏快速的几个跳动,眼睛一白,晕死了过去。

  而在走廊的座椅下面,徐达听见这个消息,只觉得一股痛彻心扉的感觉在心中升腾,双眼一黑,便晕倒在了座椅下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