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战兵 004 我去抓他们回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王小东望着邓晨眼睛目光注视的地方,神神秘的秘的地说:“他叫吕寒,下车一句话也也没说,始终处在游离状态状态之间,不明白昨天累到什么程度。”说话的的王小东还觉间一阵委琐的猜疑。  邓晨听着王小东的详细介绍,轻轻的点点头。王小东这人也也不是也没任何用处嘛。邓晨看着无赖般的王小东摇了摇头,“世界大了,什么鸟都有。”他轻声的感叹一句。...

  王小东见邓晨意志坚决,便将手收了回来,态度很诚恳的看着邓晨说道:“现在我们就是朋友了,所以之前的矛盾一笔勾销了。哈哈”王小东厚颜无耻的坐在了邓晨的面前,在火车上的豪言壮语全都不见,说要弄死邓晨的势气也烟消云散。

  邓晨看着无赖般的王小东摇了摇头,“世界大了,什么鸟都有。”他轻声的感叹一句

  说话的邓晨将视线落在自己对面一个人的身上,此人眼睛微闭,头跟着车子的节奏慢慢的摇动,看着像是睡着的样子。

  王小东看着邓晨眼睛注视的地方,神神秘秘的说道:“他叫吕寒,上车一句话也没有说,一直处于游离状态之间,不知道昨晚累到什么程度。”说话的王小东还不觉一阵猥琐的猜疑。

  邓晨听着王小东的介绍,微微的点头。王小东这人也不是没有任何用处嘛。

  邓晨也不在意,动了动身上的衣服。

  九月的天气,但在军卡上坐了整整一天,身上的衣服早就不舒服了。车厢内早已经弥漫着刺鼻的气味,汗臭味夹杂着呼吸的气味。

  就在邓晨不在意的时候,吕寒摇晃的头故意朝着军卡后面的帘布看了看,看帘布的同时,不忘看了看坐在门口的二期士官。

  看过后,又闭上了眼睛。他的眉头皱起一些愁云。却转瞬即逝。

  这细微的动作被邓晨看在眼里,他也朝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此时,二期士官已经摇晃着睡熟了,嘴巴张着,有些口水正在慢慢外溢。飘动的帘子已经被吹开,外面的景象可以被有心人一览无余,邓晨看了看吕寒的表情和现在的环境,似乎想到些什么。

  果然,就在邓晨想到些什么的时候,吕寒睁开了眼睛,将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扔在车厢内,只留下挎包挂在脖子上。

  挂好挎包后,他轻轻的蹲起身子,动作很轻,身子慢慢的朝着车后面移动过去。

  看着吕寒的举动王小东惊讶的看了看邓晨,他们上车的时候带车干部就已经强调,一路上,没有命令他们不允许站起来,更不允许移动。

  邓晨看着王小东吃惊的表情,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王小东会意没有说出话,坐在原地看着慢慢移动的吕寒。

  吕寒正在慢慢的接近车厢的后面,距离车后越来越近,车里的人迷迷糊糊并没有感觉出什么,只是配合的挪动身子,当吕寒已经走到车厢最后端的时候,二期士官还是先前的睡姿。

  吕寒看了看二期士官,伸手掀开军卡的遮挡布,抬头看见不远处的天空上盘旋着一只色彩艳丽的百灵鸟,百灵鸟一只跟在军卡的车后,吕寒看着天上的鸟眉头紧皱。

  此时,他的右脚快速的伸了出去,一个转身跳跃,自己便趴在了车厢上。脸朝着车厢里侧,无暇看车厢里面的人便准备跳车。

  他松开手,他的思维已经想好接下里的动作,已经想好了落地的动作,他准备好,他松开手。

  他想到了很多落地的动作,但目光却一直注视着天上的花色百灵鸟。

  就在吕寒松开手的瞬间,他已经做好了双手撑地借力的准备,手却被另一双手硬生生的拉扯住。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被硬生生的拉扯住,他抬起头看着邓晨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看着邓晨笑呵呵的脸,吕寒火大的皱起眉,侧脸看了看在一旁睡着的二期士官,再看了看天上飞着的花色百灵鸟,眉头紧皱。

  邓晨也顺着吕寒的目光看了看二期士官。二期士官是不是太过劳累,竟然没有被两个人吵醒,也可能是他们的动作太轻,并没有引起周围的注意。身边的人也没有醒过来。

  “上来。”邓晨小声的看着吕寒说道。

  车子还在颠簸的道路上进行着,虽然路况影响了车的速度,但车速也有50迈的速度,吕寒低下头看了看向后退去的道路,双腿蹬在上车的梯子上。恶狠狠的看着邓晨骂道“滚。”

  邓晨听着吕寒的话有些气,他们素不相识,此时邓晨出手也是为了避免吕寒犯错,没想到他却如此不讲理,不但不说句感谢还出口伤人。

  世界这么乱,邓晨怎么办?自己就是好心好意的救人,没想到却被人骂。他是雷锋,不是雷人。

  邓晨白了一眼吕寒,按住吕寒的双手紧紧的握住,用力向上拉起。

  拉起的过程,吕寒感觉到邓晨的力气和他们所造成的响声。

  看着身边的人慢慢的醒来,吕寒又看了看离他们很近的二期士官,心中恼火。

  此时,吕寒很着急的看了看天上的花色百灵鸟,似乎那花色百灵鸟像是预知到什么事情一样,扑扑翅膀,朝着另一个方向飞走了过去。

  他的心里大叫一声“不好。”眉头紧皱,面色凝重。

  他用尽手上的力气,脚上也狠狠的用力,身子向上穿。借着这股力气,吕寒狠狠弹射出去,此时的邓晨每想到吕寒会做出这样的危险举动,抓住吕寒的手还未来得及放开便被带出车去。

  邓晨的身子也跟着飞了出去。

  两个人朝着车外惯了出去,50迈的速度并不快,但是跳车的过程并不容易完成,何况,他们都是在相互僵持,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

  邓晨在离开车子的最后一刻,右脚蹬在车上,这一脚不但借到力,而且发出巨大的响声,原本熟睡的一车人都醒过来。二期士官也在朦胧中睁开朦胧的睡眼。

  “作什么呢?不活了?”二期士官大声的叱喝道。

  显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车厢内的王小东将整个过程都看在眼里。

  王小东收回神情,朝着二期士官说道“兄弟,吕寒和邓晨逃跑了。”

  王小东刚刚和两个人都说了话,都知道他们的名字。他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的喊着两个人都逃跑了,他这么一喊不要紧,原本沉闷的车厢瞬间变得沸腾。都开始向外张望。

  听着王小东的喊话,二期士官拉开帘子,看向窗外。

  此时窗外还可以看见吕寒已经钻进了路旁的树丛里。

  而邓晨却没有那么幸运,虽然在下车的过程他接到一些力气,但是受到惯性的作用,他还是在底下滚动了一段时间,滚动的过程,双手撑地,在滚动的同时,双手卸力,将伤害降到最低。

  在他终于停下来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看已经有些走远的军卡,又看了看吕寒钻进的树林,无奈的叹了口气,朝着那片树林钻了进去。

  此时,车上的人都趴在军卡的后面看着消失在路上的两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兴奋,他们哪里听说个这样刺激的事情,在去往军营的路上竟然有人跳车逃跑,这是什么桥段,这是小说中的情节么?难道这是兵痞笔下的小说,当然不是,这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桥段。

  此时,最清醒不过的当然就是刚刚朦胧睡着的二期士官,他是这个车的负责人,他在后面就是为了看好众人,现在人却在车上消失了。这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想到这些,他立马跑到车厢前面,用力敲击车壁,司机听见后面的躁动停了下来,车内的干部走了出来。中尉军衔,年龄不是很大,但脸上却写满了严厉。

  二期士官将发生的事情向干部汇报后,干部眉头紧皱着,看了看二期士官“你带着车上的人回去。”话语很简单,没有多余的言语。

  “是,排长。”二期士官看着中尉干部应道。

  “我去抓他们回来。”严厉的排长说完话,顺着士官所指的方向跟了进去,他跟进去的方向正是邓晨与吕寒消失的地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