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战兵 001 邓家五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来人。  看见了来人的时候,邓晨的眉头紧紧地皱了,眼神里饱含敌意与焦躁。  他不想看见这个人,这辈子都不想看见,他叫安然,中校军官。  第一次他来这里的时候,他将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全部都带走,只留下的他和老太太生活在这里,那个时候他才7岁!  第此时,邓晨正坐在森林中,生火烤肉。。...

  西南边陲,原始森林。

  此时,邓晨正坐在森林中,生火烤肉。

  虽然丛林茂密;

  虽然灌木丛生;

  虽然天干地燥。

  邓晨却没有任何顾及的在这里生火烤肉,肉是黑熊肉,手擒的;酒是山下的酒,农户那里偷的!

  “人生得意须尽欢,喝完这口就下山——哈哈——”邓晨披头散发,坐在火堆旁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就在邓晨喝的最爽的时候,老太太带着一个人在丛林中走过来。

  邓晨非常警觉的站起来,看着老太太和来人。

  看见来人的时候,邓晨的眉头紧紧皱起,眼神里充满敌意与不安。

  他不想见到这个人,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他叫安然,中校军官。

  第一次他来这里的时候,他将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全部带走,只留下他和老太太生活在这里,那个时候他才7岁!

  第二次他来这里的时候,他送来二哥的骨灰,北海御敌,二哥牺牲了,那个时候他11岁!

  第三次他来这里的时候,他送来大哥的骨灰,火场救人,大哥牺牲了,那个时候他14岁!

  第四次,他送来四姐的骨灰,他15岁!

  这一次,他的手里又抱着一个骨灰盒,上面是三哥穿着军装的照片,邓晨的泪水潸然而下,他的牙咬的嘎嘣嘎嘣作响,拳头上的骨节也攥的嘎嘣嘎嘣响,他怒视着安然!

  一步一步的朝着安然走过去,走到安然位置的时候,他将三哥的骨灰接了过来,泪水滴答滴答的落在三哥的骨灰上。

  “三哥,你回来了——”

  “小五好想你啊——”

  “三哥,你不是要给我买棉花糖嘛,你不是要跟我打篮球嘛——三哥——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邓晨的泪水滴答滴答的向下流,落在三哥的骨灰上,他说话的声音掺杂着泪水变得颤抖,整个人变得颤抖起来,他抱着三哥的骨灰坐在地上,随后他将骨灰放在面前的地上,整个人腾的站起来,拿起还在火堆上的熊肉和地下的烈酒,跑到三哥骨灰面前,完全没有在乎火堆上的温度,完全没有在乎自己是否会被烫伤,他看着三哥的骨灰大声的说道:“三哥,你吃肉,三哥喝酒——喝酒——来——”他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他骗自己三哥能够听见,他骗自己三哥能够跟他一起吃肉,一起喝酒!

  说完话的邓晨毫不犹豫的将酒大口大口的倒进嘴里,最后仰着头喝。

  安然看着邓晨的样子,立刻上前,将疯狂的邓晨在地上拽了起来,大声的喊道:“控制你自己的情绪,你姓邓,你是邓家人!”

  “呵——”站起来的邓晨晃悠着自己的身体,冷哼的笑了笑,泪水依旧在他的脸上悄无声息的留下来。“我姓邓——只有我一个姓邓的人了——”

  此时,安然在衣兜里拿出一份通告,这是全军区的表彰通告“邓家满门忠烈”,邓晨将安然手里的通告拿了过来,仰天长啸,他哈哈的大笑着,泪水伴随着他的笑声哗啦啦的流下来。

  “满门忠烈——满门忠烈——哈哈——”邓晨的笑声越来越大,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重。

  突然,疯狂的邓晨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跪在三哥的骨灰面前,他的头直接抵在三哥的骨灰上“三哥,我想你们,我是小五啊——大哥——四姐——你们跟我说句话啊!”

  “我不要满门忠烈,我要你们活着,我要你们回来——三哥——”邓晨趴在地上继续的哭,越哭心越痛,越哭泪越多。

  老太太在他的身边,眼里的泪水也哗啦啦的流着,她虽然不是几个孩子的亲生父母,但他确实将几个孩子养大,将几个孩子交给部队。

  安然蹲在地上,蹲在邓晨的身边,手轻轻的拂过邓晨的头发,心疼的对着邓晨说道:“以后我是你哥,等我们把三哥入土后,我带你去城里,去念书,去上学,去过普普通通人的生活。”

  邓家已满门忠烈,邓晨是唯一的根,他不需要为国家做任何事情,他只需要过普通人,平凡人的生活。

  跪在地上的邓晨根本没有听他说话,自顾自的在嘴里碎碎念的着几个哥哥,这些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全部将生命献给国家,为了保护人民而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跪在地上的邓晨哭声越来越小,他抱着三哥的骨灰,拿起地上的熊肉和酒,朝着丛林的后山处走了过去。安然与老太太跟在邓晨的身后。

  这里是一块非常平整的墓地,墓地里已经有三座坟,大哥在前,二哥、四姐在后!但坟前并没有石碑,也没有名字!

  邓晨拿起墓地周边的铁锹,在二哥的身边开始挖土,一锹一滴泪,一锹一寸心。

  自己的几个兄长都是他一锹一锹的埋在这里,“三哥啊!你也回家了——以后兄弟几个陪着你——三哥啊——你不应该扔下我自己啊——世上只剩下小五一个人了——”

  邓晨非常用力的挖坑,嘴里碎碎念的对着三哥说着。

  很快,邓晨便将坟墓挖掘好,将三哥的骨灰放在里面,又开始回土,回土的高度比大哥、二哥的低一些。

  回土后,邓晨将兄弟几个人的坟墓周围清理的干干净净,在每个兄长面前放下一块肉,放下一碗酒,他拿起剩下的酒大口大口的喝着。

  当皮囊里的酒被他喝光以后,他在四姐的位置后,选了一块地,又开始挖坑,又开始挖坟墓。

  安然和老太太看着邓晨的举动皱起眉头,这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邓晨这是在给自己挖坟墓。

  待邓晨挖好以后,他跳到安然的面前,擦了擦脸上的泥土和泪水,看着安然说道:“带我走——”

  “去哪?”安然疑惑的问道,安然知道邓晨在说什么,但是安然不能这样做,他是邓家唯一的男丁,不能再让他走哥哥的前路。

  “邓家满门忠烈,不能少我邓晨!”

  说完话的邓晨没有理会安然,跪在兄长们的面前,大声的吼道:“大哥、二哥、三哥、四姐!小五走了,等我死后,就埋在你们的身边,邓家满门忠烈——”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